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这几天是不是她在不厌其烦地翻阅我博客日志  

2015-09-15 20:37:23|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对我来说是一个星期中最忙碌的一天,不仅要上5节课,而且傍晚7点钟拎着沉甸甸的电脑开车回到小区大门外那条狭窄而又熟悉的支路上时还得为停车的事犯愁。故,每周星期一的晚上,一想到第二天的劳苦命,我的脑袋轰的一声就大了。今天我这篇日志的内容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工作上鸡零狗碎之事我不想过多提及,每天只需按照学校领导的要求按部就班地工作就行,要说有一份梦想,那也是争取在未来的五年之内能有资格申报中学高级教师职称的评定。感情上的故事倒是值得不厌其烦的赘述,尤其是于2011年10月开始的那段悲戚故事,我只断断续续零零星星地讲述当时我内心世界的一些真实感受,并没有把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脉讲述清楚。关于自身的凄凄怨怨的故事我也讲述得不少,凡是我博客日志的忠实粉丝,毫不夸张地说,对我命蹇时乖的人生故事是了如指掌。当然,还可以试着“创作”一部“武侠作品”,但是如今的条件尚不成熟,比如我想根据金庸先生编著的《倚天屠龙记》这部著作“创作”续集,无论如何,至少得把《倚天屠龙记》认认真真地拜读一遍吧!我打算在国庆节后赶到位于江北区北滨路金源世纪广场的重庆书刊交易市场购买几部金庸先生编著的作品,比如,《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天龙八部》、《笑傲江湖》和《倚天屠龙记》等这几部作品都值得买回家后仔细“研究”。上周星期日,也就是前天上午,我跟随一位名叫木子李的同事参观在重庆国博中心举行的文博会,其中有一个展台就出售金庸先生编著的一共14部武侠著作的作品集,无奈卖家要价太高,我舍不得花上八九百元大洋购买金庸先生创作的全套作品。还有,我只对金庸先生创作的部分作品感兴趣,而不是对其所有作品都有手不释卷的感觉,故,面对高昂的书价,我只有捂着自己干瘪的荷包黯然神伤的离开文博会展览现场。试着根据金庸先生编著的某部作品“创作”一部续集是隐藏在我心中的一个美丽的梦想,一旦把其编著的《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天龙八部》、《笑傲江湖》和《倚天屠龙记》等这几部作品“研究”个底朝天后,我肯定会试着讲述张无忌与赵敏在明朝建立和元朝灭亡后一些子虚乌有的故事。而今天为了给日志凑足3600字的内容,我还是静心下来讲述发轫于2011年10月的那段凄美故事。不过,在讲述这段故事之前,我有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感觉,因为最近这几天,来自黑龙江的访问量特别多,我担心这段故事会伤害来自黑龙江的她。毫不夸张地说,最近这几天,我博客访问量中有一半的访问量来自黑龙江,我不知道是不是来自黑龙江的她再一次突然叩开我的心扉?

来自黑龙江的访问量无非来自三位女人,第一位女人就是曾经的她,也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逍遥简单”,或者是“小妞贼狠”。我与她的感情非常纯真,可以用伟大一词来形容我俩曾经的爱情,但是伟大的爱情恰恰以悲剧的方式而结束。我对这段感情一直是无怨无悔,言由心生,大家从我一篇又一篇讲述此段故事的日志中也很难找到我有一丝怨言,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段感情是我人生中最美的一段爱情,甚至超过了当年羞涩的初恋故事,否则,当初我不可能会为这段感情抛妻弃子从而导致自己众叛亲离。2009年4月11日上午10点50分在我博客日志里留下一段话,并且其IP地址显示的是“黑龙江佳木斯”的一位不知名的网友肯定就是曾经我心爱的“逍遥简单”。看看这段话,不是她又会是谁?“你怎么能这样呢,你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就写出这样的话?简单要是看见了会怎么想呢,她现在已经和他的老公离婚了,你能让她去哪儿呢?你是一个老师,思想和感情都可以兼得,但简单不行,她已没有退路。我希望你能收回你所说的话,让简单能有一个去的地方,要不会出大事的。你和简单相爱,你应该了解一点简单的性格,她会怎么去做?简单已没有了退路,你好虚伪,我看不起你这样的朋友”。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2009年4月11日这天是星期六,由于家里那台山水牌的电脑音响被我鼓捣坏了,一大早我就一个人步行到位于南坪西路长江村附近的嘉德数码电脑城购买电脑音响,花了整整一上午的时间,千挑万选,终于花了600枚大洋买了一台音质比较好的麦博音响。辛辛苦苦地抱着音响回到家,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登录博客,就发现了来自黑龙江佳木斯这位马甲显示为“网易博友41”的网友留下的这段话,当时我顾不上这位网友是谁,得知简单已经离婚,就迫不及待地给简单的哥哥和母亲打电话,可结果却是遭到一番狗血喷头的痛骂,尤其是简单的母亲,明确告知我,即使让简单去死,也不会把简单嫁给我。听到这样的话,我是万念俱灰,可此时,简单仍然没有给我传送丝毫信息,你们说,此时的我还能有什么办法挽救那段濒临死亡的爱情?这位来自黑龙江佳木斯的匿名网友说得对,我对简单是有一定的了解,但是不要忘了我对简单性格上的软弱性也非常了解,就是因为简单做不到像我这般意志坚定的坚持到最后我才不得不接受伯劳飞燕的残酷事实。没有见面之前我没有发现简单在意志力上的软弱,但是2009年1月15日上午到了佳木斯同江车站迎接简单来重庆时我就发现简单眼里的犹豫,她这份犹豫很正常,毕竟离开孩子、离开父母、离开亲人和离开故土心里肯定会有很多的不舍,不过,这份犹豫也为我们爱情的死亡埋下了伏笔。

我当时的想法很天真,就是尽我最大的努力与简单有一个完美的结果,故,不惜一切代价与妻子离婚,然后怀揣着仅有的1000多元钱只身飞赴哈尔滨,饿着肚子再辗转赶到佳木斯的同江,我做的这一切只是想看看我们爱情的结果是什么。如果简单不愿意陪我回重庆,我就把给其购买的飞机票当着纪念永远尘封在记忆里,如果简单愿意彩凤随鸦地嫁给我,我就不离不弃相濡以沫与心爱的人儿厮守到老。虽然简单看见我嘴唇上一道道血泡突然心软毅然决定和我一道回到重庆,但是她对我们的未来没有一个详实的计划,甚至是以试一试的心态来到重庆,就是这份试一试的心态让我对爱情没有安全感,当我们一再发生龃龉的时候,我的心里就情不自禁地产生退缩。如果简单到重庆后不与她法律上的丈夫保持联系,不是怀着试一试的心态和我相处,而是铁了心与我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兴许我们的爱情就不会走向死亡。尽管我们的爱情走向死亡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只要简单愿意嫁给我或者是留在我身边,我肯定会做到好好疼爱她一辈子呵护她一辈子。当简单又一次决定离开重庆回到黑龙江去解决她旧有的婚姻时,我认为没有更好的办法解决我们面前的重重荆棘,如今这社会结婚和离婚都是自由的,当时我幼稚地认为简单回到黑龙江后,肯定能合理合法的解决她的婚姻问题,一旦她成功地摆脱旧有的婚姻束缚,我们就会有一个令人艳羡的完美结局。纵然给我多种假设,我也绝不会想到简单离开重庆后就会雁杳鱼沉,起初那一个月,我几乎天天是以泪洗面,我所遭遇的痛苦绝不会亚于简单回到黑龙江后遭遇的痛苦,所以,当看见简单于2009年4月11日在我博客日志里留下的这段指责我的话时,我除了感到无助与痛苦之外,还感到满腹的委屈。从某种程度上说,简单对我不怎么了解,否则,就不应该怀疑我对她的爱,更不应该带着满腹的怨言彻底从我视线里消失。这段爱情随着简单的音讯全无而彻底走向死亡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无法忘记这段凄美的爱情,而且多次试着努力打听简单的消息。我曾经扛着“点我名字我电你”的马甲在新浪uc各大房间到处寻找简单,而且到百度佳木斯贴吧打探简单的消息,有一位来自同江的网友明确告知我简单没有离婚,直到此时,徜徉在我心里有好几年历史的踧踖不安在才逐渐消弭。我也曾多次查询简单的一个扣扣号码,试图加她为好友,但是其扣扣号设置为拒绝加人,如果最近这段时间来自黑龙江的脚印是简单留下的话,我真想知道她回到黑龙江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在其留言中所说的和她的老公已经离婚?

当然,我只是仅仅想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而已,她是否离婚对如今的我来说已经不再重要,顶多是得知她过得不幸福时自己心里会踧踖不安一辈子。在没有认识我之前,简单有着完整的婚姻和家庭,甚至有着幸福的人生,就因为我们一段兰因絮果的爱情导致她的婚姻和家庭破裂,无论从何种角度上讲我都会为此跼蹐不安。说一句发自五脏六腑的话,我是真心希望她的人生永远幸福,不要像我总是与各种各样苦难和痛苦打交道。2013年,一位来自黑龙江佳木斯的网友主动加我的扣扣号为好友,我不知道这位网友是谁,因为我从未看见过她上线,同时我是终年累月的隐身她也不会看见我上线,我从其填写的有限资料里了解到她来自黑龙江佳木斯,性别为女,年龄不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一直潜水没有上线的缘故,半年后,她突兀地给我发送一句“祁隆,爱的世界只有你”就拉黑我的扣扣号并删除。说句心里话,当时我并不知道祁隆是一名歌手,也不知道《爱的世界只有你》是其演唱的一首歌曲,我把那位神秘的来自佳木斯的网友留下的这句话天真地理解为“亲爱的,爱的世界只有你”。确认为好友后,我很想知道这位神秘的网友是谁,无奈她老是隐身,在拉黑删除我时又故意丢下一句话,这让我不得不怀疑这位神秘的网友极有可能是我曾经心爱的人儿逍遥简单。如果是普通的网友,她不可能主动加我的扣扣号为好友,更不可能在拉黑删除我扣扣号时留下那句让我感到匪夷所思的话。来自黑龙江的第二位女人可能是我的猫妹,她曾经有一个响当当的马甲叫“音魂不散”,和简单一样,猫妹也是脚上安装有风火轮的女人,昔日在新浪uc房间玩耍嬉戏的时候,猫妹总是来去匆匆,或者说,来到房间趴在公麦上放几首歌以及与我忽悠几句后就闪人。她们就像天际边飘过的一朵五彩斑斓的云彩,向我轻轻挥一挥手后,还未来得及说一声再见就消失在我的世界里。如果没有2011年11月那段感情故事,兴许我与猫妹的友情还会继续下去,不过,从猫妹随后就果断地消失在我视线里说明了当初猫妹想到重庆来谋求发展的念头是真实的。猫妹曾经两次买了到重庆的飞机票,只因为我太相信2011年那段感情,不敢奢望与猫妹有一段故事发生,这两张飞机票不得不废弃。弹指一挥,已经有三年的时间没有猫妹的消息,有时还真想她用爪爪给我挠痒痒,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我牙龈上火,特想猫妹用她独有的办法给我降火。来自黑龙江的第三位女人可能是来自当年我在新浪UC加勒比海风情房间认识的一位看似熟悉其实非常陌生的网友,这位网友如今极有可能在51vv黑龙江虎林房间当管理,只是我对51vv不感兴趣。不过,从这几天有好几百次来自黑龙江的浏览量看,我可以排除是这位网友留下的,换句话说,最近这几天,要么是猫妹,要么是曾经的她,趁着月黑风高的夜晚溜进我博客偷看我每天写的心情故事。

这几天是不是她在不厌其烦地翻阅我博客日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这几天是不是她在不厌其烦地翻阅我博客日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这几天是不是她在不厌其烦地翻阅我博客日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这几天是不是她在不厌其烦地翻阅我博客日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这几天是不是她在不厌其烦地翻阅我博客日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这几天是不是她在不厌其烦地翻阅我博客日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这几天是不是她在不厌其烦地翻阅我博客日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这几天是不是她在不厌其烦地翻阅我博客日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这几天是不是她在不厌其烦地翻阅我博客日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这几天是不是她在不厌其烦地翻阅我博客日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