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校长大人企图偷看我写的博客日志  

2015-09-07 14:21:05|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于下午要到江南车管所缴纳下一年的路桥费,今天上午参加完毕教研活动和升旗仪式后,回到办公室我就忙不迭地打开电脑任由思绪自由飞扬地写几句日志。同一台笔记本电脑,在家里就无法打开或者是登录博客,但是一到学校就能轻轻松松打开或者是登录,看来,家里的网络出现了问题。但是家里的网络出现了什么样的问题,我是上撕短袖下撕短裤是百思不得其解,如果说家里的网络有问题的话,为什么其他的网页都能打开单单就网易博客无法打开,看来,是网易博客故意和我唱对台戏。在写这篇日志之前,我特地登录博客在音乐里收藏了一首非常经典的歌曲《采红菱》,这首歌曲历史悠久,当年邓丽君就曾唱过这首歌,我是因为感到这首歌非常好听特意登录博客收藏这首歌曲。不过,在登录博客输入帐号和密码时,博客系统老是提醒我的密码有错。怎么可能有错呢,我的博客密码是由我和妻子姓氏的拼音字母以及妻子的手机号码组成,对其熟悉的程度毫不夸张地说闭着眼睛都能输入,但今天博客系统却老是提示我输入的密码有错。没有办法,只有通过当初设置的安全问题找回密码,可是在回答你“最爱的人儿”是谁时,我把自己一生中爱过的女人,甚至把妻子的名字也输入,但也没有回答出正确的答案,难道我最爱的人儿是另有其人?但是这严重不符合历史事实啊,我曾倒廪倾囷爱过的女人,即使加上妻子,也不过是四位,但是我依次输入这四位女人的名字,博客系统仍然提示我回答的问题是错误的。对了,我突然想起来自己从来没有在博客里设置这一问题,否则,我接连输入四位女人的名字不可能仍然无法登录博客啊。不要奢望今天晚上回到家后我就能打开或者是登录网易博客,故,今天我必须得在下午2点20分之前把日志发表在博客里,然后拾掇好电脑跟随一位名叫木子李的同事到江南车管所缴纳新一年的路桥年费。学校领导硬性要求初三年级的老师必须按时上下班,但是今天下午到江南车管所缴纳路桥年费后如果时间比较晚的话,我就不打算返校,而是直接开车回家。回到家后,不要指望用家里的电脑能登录博客,所以,要想今天的日志能发表在博客里,我必须得在下午2点20分离开学校之前就登录博客发表日志。不过,这个过程非常艰辛,因为此时是北京时间11点10分,已写的日志字数还不到900字,看来,今天中午就甭想午休,得埋头坐在电脑前继续写日志。本学期因为没有从事班主任工作的缘故,每天中午我都不用走进教室坐在讲台边守着学生午休,而是来到一位姓周的同事的办公室里和一帮狐朋狗友高谈阔论天下事,到下午再次敲打键盘写日志时由于整个中午没有休息突然感到头昏脑胀。今天中午因为得赶写日志的缘故,吃罢午饭我就得回到办公室抓紧时间写日志,但我这人吃罢饭后就有“醉饭”的症状,什么叫“醉饭”,也就是吃了午饭就想睡觉。当感到瞌睡虫悄然爬上额头的时候,我就趴在办公桌上休息一会儿,一旦感到头脑清醒,就抬起头继续噼里啪啦敲打键盘写日志。

我已经习惯上班期间每天忙里偷闲地写一篇日志,昨天下午我和学校一位分管后勤工作姓谭的副校长就博客日志之事进行了心与心的交流。本学期,我的工作相对来说比较轻松,如果不出意外,工作期间,每天有足够的时间写日志。昨天下午,我上完第二节课就回到办公室想修改日志,突然发现靠在窗边逆光坐着一位铁塔似的家伙,定睛一看,是学校一位分管后勤和工会工作的姓谭的副校长。我与学校所有校长级别的人物交往不深,见面时顶多礼貌性地打一个招呼,平时对他们都是视而不见。看见谭校长瘫坐在窗户边的椅子上,我走过去礼貌性地打了招呼,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本想修改日志以便及时发表在博客里,但是谭校长坐在那儿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即使我狗胆包天,也不敢在校长大人的眼皮底下忙自己的私活,于是掏出备课本,百无聊奈地写几句教案。时钟的指针慢慢悠悠就指向下午4点半,而谭校长仍没有起身离开的迹象,想到晚上回到家后无法登录博客,我只有硬着头皮打开电脑修改日志。刚刚打开wps文档,谭校长像发现新大陆似地就悄然来到我身边偷窥我的举动。昨天下午我修改的日志虽然没有涉及违法乱纪的内容,但是谈及我过去一段陈芝麻烂谷子的故事,这段故事虽然光明磊落,但是在戴着有色眼镜的绝大多数世人来说是离经叛道,故,当我从眼角的余光中感到谭校长悄然来到我身边时我是果断地关闭文档。谭校长肯定要询问我在写什么东西,原本想回答我在写有关师德师风或者是教学方面的论文,但我匆匆地关掉wps文档显然与写教学论文严重不符,于是我就如实相告,说自己在修改博客日志。对很多人来说,博客日志是一个非常陌生的,甚至是一种高大上的东西,如果某人说他每天都在坚持写博客日志,瞬间我有一种被石化的感觉,至少内心里会想,这位看似貌不惊人的家伙原来是一位博物洽闻的才子。当然我得除外,出生于版筑贩牛之家的我从小就不学无术,对文学先天就缺乏文学细胞,后天也缺少文学氛围,从牙牙学语到进入高等学府的象牙塔,几乎没有拜读过一部名家大作,即使郢书燕说地炫耀自己曾经品读过一部名家的鸿篇巨制,那也是在念高中的时候,、走马观花似地把父亲购买的《三国演义》翻了一遍。我只粗略知道这部著作的某些精彩的故事情节,比如燕颔虎须的张翼德站在长坂坡木桥上猛地一吼,吓得几名曹兵跌落马下,曹操看见张飞身后的丛林尘土飞扬,认为埋伏有大量军队,只有夹着尾巴撤退。还有,对诸葛亮三气周瑜的故事也比较熟悉,对钟会和邓艾灭掉蜀国的过程也有一点肤浅的印象,但是当年翻阅《三国演义》,我只是想知道故事情节,对其文学成分是漠不关心。念大学的时候,每天的空闲时间相对来说比较充裕,我想,这也是我国教育的一个奇特现象。在国外,学生念小学和中学都比较轻松,甚至高考也轻松,是名副其实的快乐的童年,但是一旦升入大学,学习就开始变得紧张,但是在我国这一过程却颠倒过来。从念幼儿园开始,学生就处于身心疲惫的学习之中,到了念小学和中学的时候,学生的负担骤然加重。比如我家的小屁孩,从念小学开始,每个周末都要参加语数外等学科的兴趣班学习,到了上中学后,每天早上6点半就得起床,7点钟我就护送小孩上学,到了学校后就屁股不离椅子地在教室里呆一整天。

真正在学校里学习感到有几丝轻松是在挤入大学象牙塔后,说是轻松,是因为没有人要求你的学习成绩,也没有人逼着你学习。上课的时候,可以埋头玩手机,我们那个时候没有手机可玩,但是可以趴在课桌上睡大觉,或者是埋着头和心爱的人儿打情骂俏。很多同学在课堂上不需要记笔记,甚至连教材也不需要购买,比如当年为了节约每学期购买教材需要花费的100多元的费用,我是有好几学期没有购买教材,全靠在课堂上记笔记进行学习。我是一个很在乎考试成绩的人,如果不在乎考试成绩多与寡的话,大学那四年完全可以敞开xiong怀地玩,但是在临近毕业即将告别学校的时候突然会感到一丝失落,认为四年的大学生活是白忙活了,花了不少的钱可到头来是一事无成。四年的大学生活,不能用刻苦一词来形容,但也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那般疯耍。虽然有好几学期没有购买教材,但是在课堂上我是认真记笔记,甚至连老师咳得一声嗽或者是放的一个屁我都一字不落地记下。其实,每学期开学时我只是没有购买专业方面的教材,购买英语和计算机方面的教材或者是资料时却非常大方,因为那个时候辅导员多次以没有拿到大学英语四级证书和计算机一级证书就无法毕业来威胁我们。故,每次上英语课和计算机课时我都非常认真,每天晚上,看着同学们在寝室逍遥自在玩乐的时候,我都是硬着头皮陪着初恋女友在教室里学习,唯一感到一丝安慰的是,上了晚自习在回寝室途中,在婆娑的树影遮掩下,可以拥着心爱的人儿啃几口。星期六上午。我和初恋女友都习惯性地来到寝室附近政治系的教学楼里上自习,学习的内容全是英语,貌似我念的专业不是历史而是英语。之所以会选择政治系的某间教室作为落脚点,是因为从事政治的人不喜欢在教室里谈情说爱,我可以和初恋女友躲在某间教室的角落一边用我的一只咸猪手在她身上游走,、一边心不在焉地学习英语。下午就是我们一道到嘉陵江畔撩云拨雨的美好时光,只要天不刮风天不下雨天上有太阳,我们吃罢午饭就会沿着一条名叫龙凤溪的溪沟来到嘉陵江边,依偎在一块畅谈人生,感到唇焦舌敝的时候,就搂抱着卿卿我我。星期天,我们就暂时分开过着互不干扰的生活,通常我会呼朋引类放鹰逐犬地邀约寝室里一帮室友攀爬学校附近的缙云山或者是桃花山,这个时候我的身份好像就变成了基佬。大学那四年,几乎每天都是按照这一模式度过,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几年的努力,我顺利拿到大学英语四级证书、六级证书和计算机一级证书,但是从这些证书只能躺在衣橱里睡大觉来看,我的这番努力,或者说这几份证书对我的人生有个卵用。倒是在临近毕业时在某个宾馆能与初恋女友滚床单给我留下永远都抹不去的印迹。漫漫人生路,如果让我来重新选择四年的大学生活,我除了继续死缠烂打地和初恋女友谈恋爱以外,我会把四年的大学生活主要用于拜读名家大作上,并且坚持写日记,说不定通过四年手足胼胝的努力,临近毕业时我成了一名xiong怀大志热情似火的文艺青年,再经过一番努力,成为一名作家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事在人为,只要自己往这个方向努力,就有机会分享成功那一天的喜悦。

校长大人企图偷看我写的博客日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校长大人企图偷看我写的博客日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校长大人企图偷看我写的博客日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校长大人企图偷看我写的博客日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校长大人企图偷看我写的博客日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校长大人企图偷看我写的博客日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校长大人企图偷看我写的博客日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校长大人企图偷看我写的博客日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