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讨厌的月考考试  

2015-10-21 21:16:26|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初三年级正在进行月考,作为通监犯的我一口气要监考好几堂考试,好不容易等到某堂考试结束,来不及端着茶杯喝口水或者是到厕所里撒泡尿,就忙不迭地回到初一年级,查看我管理班级的学生的学习和休息情况。不过这些都不是主要的,或者说,真正给我这两天的日志造成不赀之损影响的是月考结束后得及时评阅考试试卷。按照年级组统一的要求,星期三下午考试结束后,最迟于星期四的傍晚就必须得把试卷批阅完,而且第一时间里把学生的考试成绩上传到初三年级组长的邮箱里,给我的感受是,这一切如同黑白无常催命一样。昨天就是因为百无聊奈的监考,导致傍晚5点30分准备拾掇好电脑包回家时,发现忙里偷闲写的日志只有2000多字的内容。晚上回到家吃罢晚饭原本可以一边玩着足球经理世界游戏一边不断地点头哈腰打着瞌睡继续写日志,可妻子提出到巴南区李家沱恒大山水城小区某家酒楼参加妻弟孩子的满周岁寿宴。妻子的命令我不敢明火执仗地违抗,坐在电视机前跼蹐不安地看了一会电视新闻后,一看见孩子放学回家就忙不迭地地带着妻儿开车往巴南区李家沱赶。此时华灯初放倦鸟归巢,赶往李家沱的渝南分流道是车水马龙,偶尔还有几名胆大的市民冒着黑夜翻阅道路中间的隔离栏杆横穿公路,如此复杂的路面对斗鸡眼近视得如同瞎子的我来说是一场严峻的挑战。在南滨路西段美堤雅城附近的一个红绿灯路口,眼见信号灯即将由绿变红,但是我看不清斑马线前的停车线,再加上赶时间,我是壮着狗胆横冲直闯地冲了过去。好在这个路口没有阴森森的监控摄像头,也有可能有摄像头但我没有看见,昨天晚上大着胆子冲过这个路口后心里就感到几分踧踖不安,如果在未来的一个星期里我没有接收到重庆交巡警总队发送的交通违章短信,那就说明我这无意间闯的红灯只是虚惊一场,或者是庸人自扰。在李家沱一家名叫“厚淳”的酒楼吃了晚饭开车回到家时已是晚上9点30分,这个时候顾不上瞌睡虫袭上心头,句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修改日志,虽然在临睡前最终把一篇无病呻吟的日志发表在博客里,但是日志的字数没有凑足3600字。今天这篇日志我也无法凑足3600字的内容,原因是因为今天我既要参加监考同时也要批阅考试试卷,晚上回到家后还要做晚饭,在临睡前能把日志凑到3000字的内容已属不易。以往批阅试卷时我是埋着头打神仙分,什么叫打神仙分,也就是一目十行地瞥一眼学生答案后靠一种直觉胡乱地给学生的某道题打一个分数。临文不讳地说,我这打神仙分的给分方式极不严谨,甚至是极不负责任,但是有严重职业倦怠心理的我没有办法改变这一评分方式。其实,我这类似于打神仙分的评分方式还算公正和客观,哪怕是每年都参加的初三年级的第一次诊断性考试的试卷阅卷或者是中考考试的阅卷,虽然我是一如既往地打神仙分,但是我阅卷的误差率很低,每次期末考试参加阅卷,由于我高效率的阅卷能力往往被阅卷的负责人委以重任。不过,我并不是打神仙分的高手,每次参加期末考试的阅卷,附近一所中学姓毛的老师其阅卷速度才可以堪称为打神仙分。

我的阅卷速度往往是每8秒钟批阅一道试题,而他则是每两秒钟评阅一道试题,两秒钟的时间犹如电光石火,真的是神速,毫不夸张地说,这名老师看了一眼学生张牙舞爪书写的答案就急着给分,而答案写的什么内容,我猜想他没有认真去看。本次月考,原本是由我来命题,命题工作对我来说倒不难,但是接连好几天都需要大量的时间,可我每天的时间都很紧张,如果认认真真地去命题,肯定会影响每天日志的发表和质量。故,当上周星期四下午,突兀地听见一位姓易的美女同事说由她来负责本次考试的命题时,我开心得差点蹦上了天。但是从今天上午我查看了一下由一位姓易的美女同事命的试卷来看,发现这套试卷似曾相识,如果我的记忆力没有出错的话,这套试题应该是2012年初三年级的半期考试试题,如今3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这套试题算得上是商彝周鼎。当然,如果这套试题的命题质量很高,每一年都不厌其烦地使用倒无可厚非,但是这套试题的质量不敢恭维。比如,重庆初中阶段的历史考试,不管是初一年级的期末考试还是初三年级的升学考试,全是以开卷的方式考试,而且试题的分值是50分。本次月考考试的历史试题,虽然分值是50分,但是考试方式是闭卷,而且分值的分布与中考试卷分值的分布是格格不入,甚至有些知识点不在中考考纲的范围内。重庆的中考试卷,选择题是15分,判断题5分,填图题5分,材料题13分,简单题12分,而本次考试历史试卷,选择题的分值是25分,材料题8分,与中考试卷分值的分布严重不符。几年之内初三年级的月考试题不发生丝毫改变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与接连好几届学生的质量进行对比,以便发现问题和对症下药,但我更多地认为,这是那位姓易的美女同事投机取巧偷奸耍滑的结果,或者说是骗取学校命题费的把戏。今天忙里偷闲地批阅了几大叠试卷,发现学生回答的答案很糟糕,在即将举行的月考考试成绩分析会上极有可能遭遇初三年级组长含沙射影地痛骂。本学期,我在工作上的表现算是积极,几乎每一节课都要组织学生听写,早上到了学校清点完毕学生到校人数和组织好学生早读后,就回到办公室忙不迭地批阅学生的听写本。不宁唯是,几乎每天中午我牺牲午休的时间守着听写不合格的学生再次听写。不过让人感到遗憾的是,我所有这些付出都是韩卢逐块白费功夫,哎,真不知道该采取什么样的办法才能有效地提升学生的学习成绩。明天的任务除了上三节初三年级的历史课外,主要任务就是把剩余的几大本订成册的试卷批阅完,而下午4点时还得参加全校教职员工大会,看来,明天在工作期间能忙里偷闲地写上2000字的日志已是不可能。晚上回到家吃罢晚饭一屁股坐在电脑前写日志,即使我不停地用冰冷的自来水冲洗脸,但是一坐在电脑前我就感到上下眼睛皮沉重得无法睁开,要想在临睡前把日志发表在博客里,只有压缩日志的内容和字数。不过,让我感到胆战心惊的不是这几天忙得脚板起火屁股冒烟从而导致挤不出充裕的时间写日志,而是11月2日要率领班上44名学生到六公里国防教育中心参加为期五天的军训。如果没有在初三年级担任教学和没有从事博客日志的写作,到国防中心参加军训倒没有什么,但我面临的问题是,军训期间,我除了陪着学生军训,还得时时回到学校担任初三年级的历史教学。

更为让人感到措手不及的是,每天晚上还得留在国防教育中心与学生同吃同住,换句话说,军训期间,每天晚上我不能回家,这就导致我没有办法坚持写日志和沉溺于游戏。游戏可以暂时抛弃,但是日志却不能忍心搁置,但时为了工作,到时我不得不牺牲我的博客日志。熟知我的人都知道,经历几段避坑落井的感情挫折后,我的人生重点已经定格在每天抱椠怀铅地写一篇日志和拜读名家大作上,遇上五一节、暑假或者是国庆节等假期,尽可能带着妻儿到附近的景区走一走,除此之外我是别无所求。想到网络写手“唐家三少”一年的作品版权收入高达5000万元人民币,甚至超过大牌明星周迅的收入,渴望有朝一日能创作一部流芳百世的作品就成了我心里隐藏着的最大一个梦想。如果有人好奇地问我,是什么样的力量在支撑我晨兴夜寐地坚持写日志,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支撑我笔耕不辍地坚持写日志不是曾经我爱过的一个人或者是留恋一段情感故事,而是埋藏在心里的写作梦想驱使我这样去做。在事业上我可以碌碌无为,在婚姻上可以是一潭死水,但是我不想在人生故事上显示我的平庸。曾经我对美丽的爱情和幸福的婚姻充满了无限的憧憬和渴望,可是自己焚林而田竭泽而渔地爱一个人后,发现世界上原本就没有美丽的爱情和幸福的婚姻,即使有,也只是忸忸怩怩地出现在文艺作品里。我身边很多同事每天的日子过得花团锦簇烈火烹油,其实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自己不能畅所欲言的痛苦,比如每天对我问寒问暖的黄大姐,时常向我倾诉她的一生过得极不快乐,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其父母对她看得太紧,即使如今的她年近艾服之年,其父母仍然是把她当成小孩子看得紧紧的,用黄大姐自己说的话来说,她从来没有一天是在为她自己而自由自在开开心心地活过。从某种程度上说,我比黄大姐幸运,因为我曾经为自己开开心心自由自在地活过,只是美丽而又幸福的时刻非常短暂,如同天际边划过的一颗流星,它的美丽只是昙花一现。但有句话说得很好,“只要曾经拥有何必在乎天长地久”,这辈子我曾经有过瞬间的快乐和幸福,我应该感到知足。不过,在拥有片刻的幸福和欢愉之后,我想用自己稚嫩的文笔实现我“创作”的人生价值。近段时间,我放弃了学习成语典故,一旦有空闲时间,我就囊萤映雪地品读金庸先生创作的《倚天屠龙记》,我的梦想是,借助金庸先生的创作手法和写作技巧,开创属于自己的写作之路。说一句发自五脏六腑的话,粗略翻阅了《倚天屠龙记》后,我挺敬佩金庸先生的写作能力和文学才能,感到金庸的作品不仅开创了武侠小说的新纪元,而且也让后人无法超越,真的可以用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来形容。前段时间我曾多次幻想试着天马行空地胡编乱造一部武侠故事,但是何时尝试让我感到犯难,我的博客日志主要是时时体现我的心情,但是一旦试着创作一部武侠作品,心情故事这个标签就得撕掉。但是把博客日志园囿于心情故事不利于我写作能力的提高,毕竟每天写的心情故事全是无病呻吟的东西,所以,尝试闭门造车地杜撰一则故事对我写作能力的提升非常有帮助。我打算于11月中旬,当初一年级的学生军训结束后我回到按部就班的工作和生活时就试着去杜撰一部虚构的故事,但是会遇上擢发难数的困难和荆棘,最终能否如愿以偿,得看我的意志力是不是真的很坚定。

讨厌的月考考试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讨厌的月考考试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讨厌的月考考试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讨厌的月考考试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讨厌的月考考试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讨厌的月考考试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讨厌的月考考试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讨厌的月考考试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讨厌的月考考试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讨厌的月考考试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