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十年漫漫人生路(四十)  

2016-01-25 22:51:55|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于天寒地冻的缘故,下午美美地一个午觉睡醒后,我是迟迟不愿意起床,像一只瘦骨嶙嶙的老公狗一直蜷缩在被窝里翻阅金庸先生的名作《笑傲江湖》,直到傍晚时分才情不情愿地起床。先得把中午未来得及洗刷的碗筷用热水走马观花似的洗一遍,接着哆嗦着筛糠似的身子出门到附近的菜市场买菜,到晚上6点40分妻子正在厨房里忙碌着张罗晚饭时,我才懒洋洋地打开电脑述说今天的心情故事。说句心里话,心情慵懒的我是极不情愿地坐在电脑前忍受着天寒地冻的鬼天气噼里啪啦地敲打键盘写这篇日志,但无意间翻阅2012年2月28日写的一篇名叫《我们的爱情再一次转危为安》的日志时听见了当初我在日志里插入的一首《Everything I do it for you》的歌曲,我的内心世界不得不心潮起伏,于是情不自禁地打开wps文档,开始讲述我今天的心情故事。记得当初你也非常喜欢这首伤感的歌曲,在我那篇名叫《我们的爱情再一次转危为安》的日志里还留下你一句“亲爱的,很喜欢你插入日志里的音乐,这种歌曲总能触动内心世界某个柔软的地方”留言。不过,今天再次翻阅这篇日志时,除了这首《Everything I do it for you》的歌曲让我不禁不由地回想到当初那段凄凄怨怨的感情心里情不自禁地产生几丝伤感外,就剩下一种物是人非的感叹。如果当初你对爱情坚定一点,不是一遇上挫折就冲动地提出分手,兴许我们的爱情故事就不会以死亡的方式结束,但你放不下你旧有的婚姻,割舍不了你锦衣玉食的生活,我在你心中地位难改只是一粒附赘悬疣尘埃的命运,上天在安排我们的缘分时注定了我们的爱情只能是有缘无分,在辛辛苦苦爱了半年后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爱情从我指尖滑落。有时我恨你无情,有时又认为分手何尝不是解决我们爱情之痛的最佳方式,但愿在没有我相伴的日子里你永远幸福,而我自己也要勇敢地面对人生,努力做到与妻子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地相爱,早日忘掉我们那段悲戚的故事。2012年7月13日至7月14日,我跟随年级组近30位同事到江津四面山游玩,清楚记得7月13日下午我和一大群同事在和煦的阳光下泛舟湖上时,你不厌其烦地给我打来电话,执意要与我卿卿我我地煲电话粥。说句心里话,在大庭广众之下,也就是在同事们面前卿卿我我地与你煲电话粥需要勇气和胆量,不需要像福尔摩斯侦查案情一样仔细推敲,单单从我用蹩脚的普通话柔情蜜意地与你煲电话粥,就足以让同事们知道电话那端的你不是一般的女人,毫不客气地说,明眼人一看就得知你是我的红颜知己。我有一个网恋的女友毫不夸张地说是当时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否则一位好事者就不可能悄悄地在我笔记本电脑上粘贴一张“孤单不是与生俱来,而是由你爱上一个人时的开始”的善意提醒语。但是我肆无忌惮地与你相爱并没有留住我们的爱情,2012年7月26日我发表的日志其题目是《是我的错吗》,7月28日发表的日志其题目叫《分手》,不需要看日志的内容我就能知道我们的爱情再一次遭遇命悬一线的危机。

尽管随后我们的爱情再一次起死回生,但是给彼此带来的伤痛已经无法治愈,至少此时的我们已经出现了严重的互相猜忌,为了减轻心里的痛苦,我是不得不再一次删除博客相册中有关你所有相片。此举也许有冲动之嫌,但是也说明我对我们的爱情已经感到伤心绝望,此时,我并不奢求我们的爱情是否能起死回生,而是想早日从痛苦中走出来。我清楚记得这时的我早就对我们的爱情感到伤心绝望,如果我的记忆力没有出错的话,这时的我已经在逐渐远离维系我们感情的网络,比如,就在这一年的7月,也就是一年一度的暑假正式到来后,我陪着妻儿多次游玩洋人街和攀爬南山或者是攀爬歌乐山等。之所以像一块狗皮膏药时时紧紧地粘附着妻子,因为此时我已经明白这辈子能做到与我相濡以沫和不离不弃的女人不会是你,而是我的结发妻子。说句心里话,这辈子我感到自己最愧疚的女人恰恰就是我的妻子,尤其是经过与你那段凄凄怨怨的感情故事后,让我突然认识到结发妻子对我余生的重要性,甚至认为如果让我来重新选择人生我绝不会轻易与你相恋。这不是因为我们的爱情结果是无疾而终,而是因为我再一次深深地伤害了妻子,故,当我一次又一次痛下决心要离开的时候,我就果断地删除博客相册中有关你的相片,并且毫不犹豫地修改了扣扣号的密码,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迫使自己永远地离开你,对你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一旦我决定要正式离开你,同样是九头牛也无法拉回我的心,就如同2009年9月我与妻子破镜重圆后,即使曾经来自黑龙江的她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央求我永远不要离开她时,我也会做到坚决不回到她身边。覆水难收,一旦我回到妻子身边,我不愿意再一次伤害无辜的妻子,甚至毫不客气地说,我宁愿无情地伤害你,也绝不会伤害我的妻子,临文不讳地说,在你一次又一次无情地提出分手的同时也把我残忍地推回到妻子身边。不过要痛下决心做出某个决定对我来说却很艰难,2011年10月,也就是我们相恋的初期,在突然遭遇爱情莫名其妙地出现死亡时,我首先想到要采取的措施是把你从我扣扣号里拉黑并永久地删除,同时关闭博客,不再让你进入的世界。不过,真正义无反顾地做到这一步却是在2014年4月初的某一天,这时的我已经对我们的爱情不再抱有幻想,对你在扣扣空间里留下诸多感人肺腑的“说说”也是熟视无睹,即使你留下的这句“曾经,执子之手,与子成说,终只是浮烟;曾经,死生契阔,与子偕老,都只是无果;红尘深处,我应劫而来,抽身,却已是心痕累累;三界之内,你渡谁而去,落泪,错信三生石上缘”伤感之语,也无法引起我心灵的共鸣。我照例是毫不犹豫地选择离你而去,于是毫不客气地彻底删除博客相册有关你我的所有相片,再一次修改扣扣号密码,不过我没有关闭博客,因为我的博客不是因为你而诞生,所以我执拗地认为自己的心灵空间决不能因为我们的爱情的死亡而灭亡或者是永久地关闭。为了避免看见来自福建的访问量让自己出现肝肠寸断般的痛楚,每天晚上登陆博客发表日志时我努力做到不去查看浏览量的访问来源地,不去翻阅当初我呕心沥血写的每一篇日志。

经过一年多时光的不懈努力,如今的我即使在发表日志时无意间看见来自福建的访问量心里也没有疼痛感。说句心里话,每天你是否浏览我的博客日志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重要,同时我在写博客日志时也不会考虑日志的内容给你带去的感受,对我来说,你只是一个普普通通、与我没有任何瓜葛的不知名网友而已,和路人甲、路人乙没有本质的区别,甚至你在我心中的地位还不如一直陪伴我博客成长的好友“月光”在我心中的位置。尽管我没有回复“月光”在扣扣号里或者是在微信里的祝福语,但是每次遇上节假日的时候,哪怕是类似于“腊八节”无关痛痒的节日,好友“月光”都会在扣扣号里或者是微信里给我留言祝福我节日快乐,可你的祝福语在哪,或许在你心中吧,但遗憾的是我却感受不到。当然,你或许就没有想过在某个节假日到来的时候在心里默默地念上几句祝福语,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已经忘记我的电话号码和当初给你申请的扣扣号及其密码,甚至忘记了那段悲戚的故事,过去你曾想的要给我买书作为补偿或者是到重庆来看望无非都是你一时冲动异想天开地在你脑海里瞬间产生的一个想法。好在我没有把你异想天开的想法当成一回事,从来没有奢想过有一天我突然收到你邮寄的一大包名家大作,更不会梦想某一天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得知你正在我所在学校的门口等着与我见面。说句心里话,要是真的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得知你在我所在单位的门口正企足矫首地等待与我见面,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面对你的突然到来。虽然我嘴里告诫自己不要与你见面,但是真的遇上那么一天时我肯定无法拒绝你的到来,不说别的,单凭你不顾舟车劳顿之苦,千里迢迢赶到重庆来看望我,足以让我感动一辈子。毋庸置疑,我肯定会欣喜若狂地赶到校门处与你见面,这个时候,我会忘记过去所有的痛楚,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婚姻和家庭,只想与你生生死死在一起,只要曾经拥有何必在乎天长地久,那一刻我会忘记所有人世间的烦恼。不过,这辈子我没有机会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得知你正在校门处等我,早在2012年2月我们无法见面时我就知道今生今世我们永无见面的可能,所以,我只能把你当初异想天开的想法当成一个虚幻的梦想。当然,我也不会赶到福建去看望你,即使某一天我游历著名的武夷山,或者是福建土楼,抑或是厦门鼓浪屿,我除了会不经意间想到我们过去那段凄凄怨怨的感情故事外,我绝不会顺路赶到南平来看望你。甚至即使我已经来到南平,我也绝不会向当地人打听你的消息,更不可能厚颜无耻地到你曾经告诉我的你家庭的住址来找你。从某种程度上说,2012年8月14日我们的爱情彻底走向死亡后,你根本没必要换掉你的电话号码,因为一旦我们的爱情伯劳飞燕,即使我厚颜无耻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我也绝不会拨打你的电话。说句不怕你生气的话,当初你那个移动公司的手机号码,我除了知道第一位数字是1以及最后两位数字是3和8外,其他的数字我早就忘记了。对我来说,你只是我过去某段故事中的一个符号而已,这个符号和众多记忆深处的零零星星的碎片一样,除了偶尔勾起我对一段悲戚故事的回忆之外,再也不会在我心里掀起层层涟漪。

十年漫漫人生路(四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四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四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四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四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四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四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四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四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四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