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不得不怀疑根据自己的故事“创作”的作品太平庸  

2016-11-13 17:28:10|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马观花似的阅读完毕“小桥老树”先生编著的总计三册内容的《侯海洋基层风云》,陡然发现老夫枝枝蔓蔓讲述的《漫漫人生路》故事中的主人公武文渊,活了一大把年纪,其人生故事竟然是如此之平庸。成绩优异的侯海洋,中师毕业后,因为教育局长彭家振的恶意报复,被发配到巴山县最偏远的学校--新乡学校任教。这所学校是一个怪胎,不仅把小学和中学融合在一起,而且一位名叫刘德清的副校长也是一头怪物,吃着公家的饭每天忙忙碌碌地拉着自家的野屎,还把学校每名年轻漂亮的女老师的肚子逐一搞大。侯海洋与秋云分别从中等师范学校和岭西大学毕业,因为各自不同的原因,两人不约而同地来到新乡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刘德清一看见来了一位丰姿绰约袅袅婷婷的美女老师,一双贼溜溜的眼睛珠子身不由己地在秋云身上打转。某天傍晚,仗着喝了几口猫尿,蹿到秋云寝室企图非礼,被秋云用笔尖狠狠地扎了几下其裤裆里的小丁丁,一瘸一拐地上了好几天的班,小丁丁上的伤口才逐渐愈合。侯海洋得知新来的女老师被刘德清欺负,与秋云一番商量,在刘德清的开水瓶里放了几粒巴豆,狠狠地让其拉了好几天的肚子,其中一次把一大肚子几乎成了水的黄白之物不幸拉进裤裆里,熏死校园里一大堆偷油婆。一米八的个头,天生就是打篮球的料,参加巴山县政府组织的篮球队到市里参加比赛,被县公安局办公室一位姓杜的主任看中。极有机会借调到县公安局工作,就因为刘德清的报复,侯海洋和几名意志消沉的年轻老师因为在校园里聚众看带颜色的录像被新乡派出所和刘德清“逮个现行”。不仅丧失了借调到县公安局的机会,而且还被发配到新乡境内最为偏远的学校牛背坨小学,看似侯海洋跌入了人生的低谷,但是却意外收获了与秋云的爱情。如果说侯海洋被发配到新乡学校任教是被教育局长彭家振恶意安排的,那秋云发配到新乡学校则是自愿的,大学毕业前夕在茂东市公安局从事刑侦工作的父亲秋忠勇因为小人陷害暂时被双规,为了躲避邻里七大姑八大婆像刀子一样的眼神,秋云是自愿来到新乡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任教。本想一心一意地学习,争取在第二年的考研中能考上某所大学的硕士专业继续深造,没想到与比她小四岁的侯海洋来了一场荡气回肠的恋爱。就在侯海洋和秋云不知道未来该何去何从时,秋云的父亲终于被调查出是清白的,来到新乡牛背坨小学看望女儿,发现秋云与侯海洋的恋情。姜毕竟是老的辣,秋忠勇不动声色地把秋云调入茂东城郊的一所中学,然后顺利安排其到厦门某所大学读研,留下孤独无助的侯海洋在新乡牛背坨小学继续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为了闯出一片天地,在姐姐侯正英的支持下,不顾其父亲侯厚德的反对,侯海洋辞职到广东跟随姐姐和姐夫创业。这原本是一条阳光大道,没想到其姐夫张沪岭因为公司运营出现了重大资金流转短缺的问题而跳楼身亡,各方债主来到姐姐家不是臭骂就是打砸,其中一位名叫“光头老三”的家伙气焰最为嚣张。

侯海洋看见姐姐家里满地狼藉,就到“光头老三”家里想教训他一番,没想到“光头老三”被杀身亡,而侯海洋作为犯罪嫌疑人投入“岭西一看”大牢。“岭西一看”看似是文明看守所,其实里面暗潮涌动,在“岭西一看”被关押了90多天,受尽各种折磨,正想着以戕害身体方式找个机会逃离大牢时,真正的凶手被抓住,侯海洋六月飞雪的冤屈才得以昭雪。这场牢狱之灾让侯海洋与秋云的爱情被迫中断,由于“小桥老树”先生有关《侯海洋基层风云》的续集仍处于创作阶段,老夫不知道侯海洋与秋云的爱情能否起死回生。侯海洋从大牢里走出来后,痛定思痛,到茂东一中高三年级复读班学习,在学校里,与地痞流氓狠狠地打了一架,同时也遭到老师的白眼和歧视,但侯海洋的命运最终怎样,恕我直言老夫是一无所知。相对于侯海洋曲折而又精彩的人生故事来说,老夫不揣冒昧地认为,自己讲述的有关武文渊的故事就要平庸得多,有时我情不自禁地想,如此平淡的故事是否该继续讲下去,如果将来以武文渊的故事作为蓝本简单地修改一番后拿去发表,有谁对武文渊波澜不惊的故事感兴趣?尽管“小桥老树”先生讲述的有关侯海洋的故事非常生动,阅读时让人有扣人心弦的感觉,但是故事里的内容,临文不讳地说,是作者“小桥老树”先生是虚构的。即使由真实的内容,也是把多个人物不幸的故事糅合在一块,让倒霉的侯海洋一个人来承担,可是老夫讲述的故事,是发生在武文渊一个人身上的真实的故事,绝没有胡乱编造。可能就是因为此,让我在讲述武文渊故事中总是感到有几分平庸,但是平庸的故事有时能反映普通人物的伟大内心世界,如路遥先生编著的《平凡的世界》,其主人公孙少平,其曲折的人生故事同样平庸,但是这部作品却成为上个世界八九十年代每位大学生放在枕边的一部励志书。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我猜想,主要原因在于孙少平的故事很真实和感动人,让八九十年代的大学生产生了心灵上的共鸣,而老夫讲述的有关武文渊的故事,目的不仅仅是想记录某个人的人生故事,更多的是试图尝试创作,给那些在漫漫人生道路上找不到人生发展方向的迷路者提供微不足道的帮助。可能是博客小管看见我在日志里老是讲述一些颓废的或者是不健康的故事,于是一次又一次残忍地屏蔽我辛辛苦苦写的一篇又一篇日志,这不仅让每天不辞辛苦光临我博客空间的朋友感到扫兴,也给自己带来了糟糕的心情,让我对网易博客在充满爱的同时又充满了恨。说句心里话,不是看见我在网易博客里辛辛苦苦扎根了八年多的时间,不知不觉留下七八百万字的心情故事和坐拥来自国内外好几名忠实的粉丝,有时真想放弃网易博客,到其他地方去安营扎寨。兴许天下乌鸦一般黑,无论在哪里给心灵安一个家,说不定,辛辛苦苦写的博客日志,照样会被屏蔽。我是一名安于故俗溺于旧闻的人,从我脆弱的内心来讲,我不愿意抛弃网易博客,毕竟我在这里安营扎寨有八年多的时间,毫不夸张地说,我是伴随着网易博客成长,同时经历了擢发难数的风风雨雨后,不知不觉对网易博客产生了某种无法割舍的感情。

遥想2008年,老夫突然对这一年有一种陌生感和久远感,这年的5月1日国际劳动节,我哪里也没去,整整为期七天的小长假,我都是呆在家里与电脑为伍。5月1日这天晚上,在电脑前整整坐了一天,无论是玩扣扣四国军棋游戏还是在新浪UC房间和陌生的网友打情骂俏,我都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厌倦,于是好奇地在网易博客用自己的163邮箱注册了博客账号。而这之前,我不知道博客为何物,也不会知道自己这样无心之举让我收获了两段无疾而终的感情,更没有预想到,不知不觉我会迷恋上“写作”。毫不客气地说八年多的时间,二千多个日日夜夜,每天我都是无怨无悔地伴随着网易博客成长。由于玩游戏的需要,2001年元旦节,我以打着工作需要为名的幌子,说服妻子,在石桥铺泰兴电脑城花了近5000枚大洋购买了一台电脑,不要小看这5000枚大洋,老夫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至少要存一年。毫不客气地说,为了满足我对游戏的欲望,我把砸锅卖铁的劲都使了出来。我从打小开始就没有胸怀远大的理想,念中学时,即使每天不顾风风雨雨拎着书包艰难地上学,其实也是随波逐流,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从未想过把书念好,也未想过将来考一所比较知名的大学。那时我不知道什么叫知名的大学,每天坐在教室里,仅仅是听老师唠唠叨叨地讲课,没有报刊,也没有网络,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导致自己心智晚熟,肯定与自身身体发育缓慢有关,也与当时家庭糟糕的经济环境有关,毫不客气地说,每天除了按部就班地混日子外,我没有思考将来我的人生该怎么发展,更没有思考人活一辈子要出人头地,即使不能出人头地,至少应该有远大的鸿鹄之志。念小学时,除了在课堂上被迫跟随老师的思维简单地学习一点知识外,其他时间,我都是在学校垃圾堆里搓泥巴蛋,直至迈着罗圈腿步入大学这座象牙塔。每年寒暑假回到父母身边,如果遇上闲暇时间,我都是躲在屋檐后的竹林丛里开山筑路遇水架桥,打造隐藏在心里的一座理想化的城市。后来,也就是在2008年那段时间,每天晚上回到家里,除了疯狂地沉溺于扣扣四国军棋游戏外,就是玩一款名叫“模拟城市4”的单机版游戏,如果不是这款游戏对电脑的配置要求特别地高,说不定我会把有关模拟城市的所有游戏没日没夜地玩下去。考上大学前的念中学的那几年,我真的没有什么兴趣爱好,念小学时,傍晚回到家里,除了割猪草和上山把牛儿赶回家外,在煮晚饭之前,我都是悄悄地躲在屋檐后的竹林丛里开山筑城。在做晚饭的过程中,趁着父母还在地里忙个不停暂时没有回家的机会,厨房里灶台上我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石块,美其名曰是汽车。如果是在学校垃圾堆里捡到一个破烂的类似于汽车的小玩具,我是高兴得跳起八丈高,兴奋得接连几天晚上无法入睡。所以,当年要是你在灶孔前柴草堆里看见我收藏的大大小小的石块,你一定不要感到惊奇,这是老夫精心收藏的宝贝。家里院坝上时时能看见成群结队的蚂蚁,有人一看见蚂蚁就感到害怕,我则喜欢逗着蚂蚁玩,几年前,在网络上看见一部有关蚂蚁的《虫虫特工队》的动画片。

说句心里话,这部画面不怎么精美,故事内容也不精彩的动画片老夫一口气看了好几遍,没有别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我喜欢蚂蚁而已。今天在写这篇日志的过程中想再次重温这部影片,领略蚂蚁英姿飒爽的风姿,倒,无论是爱奇艺还是搜狐,抑或是腾讯,都得付费后才能欣赏。如今这年代,像老夫的博客日志,能够免费阅读或者是免费欣赏的东西越来越少,有时,很想在酷狗音乐里聆听一首经典的老歌,好不容易找到这首歌后,发现得支付5元人民币或者是花钱开通会员后才能聆听。按照任何东西都得花钱才能聆听或者是阅读的趋势发展下去,说不定老夫抱椠怀铅写的博客日志,见钱眼看的博客小管也要实行支付一定费用后才能阅读。如果果真到了那一天,我猜想,跟随多年的忠实粉丝肯定会离我而去,在没有朋友们的支持和陪伴下,我不知道自己在网易博客里的“写作之路”还能走多远。当然,我不会就此停下脚步,不管博客小管怎么对待我的博客日志,甚至关掉博客这一功能,我也要焚膏继晷地坚持把博客日志写下去。博客日志,既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支撑我努力活好每一天的精神支柱,只要克服“写作”过程中最初阶段的艰辛,我相信,自己离成功的那一天就不远。念小学时,我的兴趣爱好主要是玩泥巴蛋,到了念中学,兴趣爱好有所拓宽,尤其是读高中的那几年,我不仅对男女之事有了懵懵懂懂的兴趣,周末回到家里,也是积极和父母一道耕种庄稼。有时遇上淫雨霏霏的鬼天气,我则戴着斗笠和披着蓑衣,扛着锄头来到五间大瓦房背后的半山腰上开垦荒地。直言不讳地说,念高中的那四年,每到周末遇上老天爷哭丧着脸的鬼天气,我都是于早上清晨7点一个鲤鱼打挺滚下床,简单地吃了几口前一天晚上留下的冷饭,扛着锄头来到半山腰,在坟茔堆里开垦土地。前前后后,我一共开垦了六七块大小不一的梯田,大概有三分地,这几块梯田错落有致,不仅采光好,而且土地肥沃,每年种植的水稻,都是大丰收。如果不是因为1994年7月考上大学,不得不来到重庆主城念书,以及1998年搬离了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我猜想,半山腰那一大片无人烧钱化纸的坟茔,极有可能被我开垦成良田。由于每天的上学之路在“薛家屋基”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经过好几处坟茔堆,打小我对妖魔鬼怪之类的东西不怎么惧怕,夜色中经过坟茔地时,大不了多撒几泡尿。俗话说久走夜路必撞鬼,有天晚上我在离家不远处一个名叫狮子岩的地方就遇上前方弯弯曲曲的道路上有“鬼影”在晃动,尽管我扯掉胸口上的风纪扣,同时掏出裤裆里的小家伙卯足劲撒了一大泡尿,前方约隐约现的“鬼影”仍然未消失,说句心里话,当时把我着实吓得不轻。不过老夫贼胆包天,甚至幻想前方这鬼影是女鬼,有部电影叫《靓女幽魂》,还有部电影名叫《人鬼情未了》,不都是讲的人与鬼的故事吗,像我只有一个优点,也就是帅得掉渣的男人,说不定能被前面的女鬼看中。于是,我把小家伙放进裤裆,大胆地往前跑了几步,走进一看,倒,是一位穿着白大褂的邻居,刚才邻居的背影之所以是鬼鬼祟祟的,主要原因在于狮子岩这段鸡肠小道是蜿蜿蜒蜒的。

早知是这么一回事,老夫该把那泡尿储藏起来,到了“薛家屋基”的那几座饿死鬼的坟墓时再掏出家伙放水给自己壮胆。说句心里话,老夫走上如今的“写作之路”是非常不容易,毫不客气地说,是经历好几段避坑落井的挫折后才找到一条适合自己人生发展的道路,就如同当年的毛老爷子领导秋收起义围攻大城市失败后才找到一条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尽管今天中午吃午饭之前妻子又在讥诮我,每天废言赘语写的无病呻吟的东西有什么用,但是我仍然坚信,只要焚膏继晷地坚持“写作”,老夫总有成功的那一天。如果不晨兴夜寐地坚持“写作”,我极有可能回到过去每天俾昼作夜通宵达旦沉溺于莫名其妙的网络游戏之中。人一旦没有理想,就会是一具行尸走肉,每天得过且过地混日子,到头来只会是碌碌无为地在世界上走了一遭,而我不想就这样平庸下去,渴望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自己的名字,至少让世人知道我坚持不懈的“写作”精神。但是,我在感到踌躇满志的同时又感到一片迷茫,不知道我的“写作之路”在何方,也就是不知道怎样“写作”才能成功。读罢《侯海洋基层风云3》,很想阅读《侯海洋基层风云4》,尤其是想知道,侯海洋与秋云的爱情结果如何,可是在网络上再也找不到侯海洋基层风云故事的续集。我这人的缺点有几大箩筐,毫不夸张地说,多得是擢发难数,其中最大的缺点是我的心很软,如看见侯海洋被关进“岭西一看”大牢里,与秋云美丽的爱情故事以相互怨恨的方式不得不终止时,我心里有骨鲠在喉的感觉。明知这是作者“小桥老树”先生杜撰的爱情故事,可我在阅读时总是认为是真实的,不禁不由地对侯海洋与秋云的爱情故事产生戚戚然的感觉。侯海洋和秋云,都深深地爱着对方,只因侯海洋被关进大牢,拨打的传呼机没有收到任何音讯,秋云就把侯海洋赠送的传呼机砸烂,尽管小心翼翼地把砸坏的传呼机用小口袋重新包裹起来收藏好,但是爱情一旦出现裂痕就很难回到过去。2011年11月,我对山遥水远之外的她曾经深信不疑,从未怀疑她说的每一句话和做的每一件事的真实性,但是经历恒河沙数的分分合合的小插曲后,我对她的爱却产生质疑,直至最后修改扣扣号密码和删除博客里有关她的所有相片。说句不怕出乖露丑的话,我时常在反思前后自己的心理差别,但总是找不到原因,看了侯海洋和秋云的故事后,突然认识到,是太多的误会和分分合合埋葬那段原本美丽的爱情。尽管老夫讲述的有关武文渊平淡无奇的故事无法吸引人们的兴趣,但是我仍会坚持讲下去,一是为了锻炼文笔,二是为了改变博客日志老是园囿于心情故事上。只是没有想到,讲述的根据自己人生经历改编的武文渊的故事,照样被博客小管无情地屏蔽,为此,我在搜狐博客安了一个新家。有一点我不得不感到纳闷,同样的一篇日志,在搜狐博客就能正常发表和显示,但是在网易博客就被莫名其妙地屏蔽。如果大家想在第一时间里阅读我当天发表的博客日志,记住我在搜狐博客里的地址“woowbin.blog.sohu.com”。由于“踏云追月”这一马甲有太多的网友在使用,而“携爱寻美”也被他人抢注,如今我正在思考在搜狐博客里用什么样的马甲。

不得不怀疑根据自己的故事“创作”的作品太平庸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不得不怀疑根据自己的故事“创作”的作品太平庸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不得不怀疑根据自己的故事“创作”的作品太平庸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不得不怀疑根据自己的故事“创作”的作品太平庸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不得不怀疑根据自己的故事“创作”的作品太平庸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不得不怀疑根据自己的故事“创作”的作品太平庸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不得不怀疑根据自己的故事“创作”的作品太平庸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不得不怀疑根据自己的故事“创作”的作品太平庸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