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三)  

2016-11-14 20:45:41|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严格意义上说,武文渊与张芸的恋爱不叫爱情。从外貌上看,张芸俊俏的模样不符合武文渊的审美观,熟知武文渊审美观的人都知道,让武文渊怦然心动的女孩必须是一头短头发,可不是张芸的一头披肩长发。从恋爱的过程来看,武文渊从未对张芸动过心,从头到尾,没有为张芸有过椎心泣血肝肠寸断的伤痛,当故事结束时武文渊不仅没有痛楚感,反而是一种解脱和轻松。导致这一切结果,不是滥觞于武文渊把爱情当成儿戏,而是因为其追求汪一菲遭拒后,武文渊突然没有了精神寄托,饥不择食寒不择衣,当张芸抛出橄榄枝,就半推半就地与张芸谈起了任何人都看不明白的恋爱。1992年12月23日中午,吃罢午饭,一行十人,也就是五男五女,用手指掏着牙齿缝里食物残渣沿着建陶厂左侧长满苔藓的山路拾阶而上,到了半山腰处,看见了漫山遍野的白雪。在明媚的阳光下,田野里、草丛中、树叶上,到处都是十分耀眼的皑皑白雪,在和煦的阳光下,皑皑白雪看上去格外纯洁。说句心里话,武文渊真的不想去破坏眼前银装素裹的美景,但是一看见洁白的积雪,就控制不住兴奋的心情打雪仗堆雪人,一会儿,充满青春的欢声笑语徜徉在田野上和山林间。五男五女中,只有代兆斌和文静处于热恋阶段,其他几人,瞧不出有恋爱的迹象,即使乱点鸳鸯谱,这几人也是处于偷偷摸摸的地下工作状态。之前,武文渊和张芸虽然是同桌,但很少说话,毫不客气地说,几乎形同陌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一是武文渊本身具有自卑的心理,而自卑的心理往往表现为闭关却少的性格,常常视张芸为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二是武文渊还未从与汪一菲那段曾经如胶似漆的“情感”中走出来,而医治伤痛最好的良药是时间,远离汪一菲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武文渊需要大量的时间忘记脑海里汪一菲乖巧的模样。也许是对汪一菲俊俏的模样念念不忘的缘故,若干年后,武文渊在想象这辈子最爱什么模样的女人时,仍然无法摆脱汪一菲短短的头发、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鼻翼上翘的鼻子和红红的樱桃小嘴的形象。而张芸一头长发,眼睛和眉毛都很平庸,尤其是,看见张芸的第一眼,没有被一种电击的感觉,而被电击的感觉往往是一见钟情的主要特征。可12月23日这天,因为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和到处都是洁白的白雪,让武文渊的心情暂时摆脱长达一个多月时间的阴霾,于是大方地与张芸嬉戏。

张芸的家在武陵城西海拔近2000米的山区里,每年隆冬时节都能看见满树银花的皑皑白雪,但是能在念书期间看见白雪,尤其是沐浴在暖和的阳光下,心情会跟随灿烂的阳光和皎洁的白雪欢畅起来。其他几名同学继续往灌木丛里钻,张芸和武文渊则留在一片野草处,枯黄的野草上,全是洁白的积雪。两人首先堆雪人,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堆了几乎大半人高的雪人,为了让雪人活灵活现起来,武文渊像一只猴子,矫捷地攀爬到野草附近的一颗松树上,摘了两颗核桃般大小的松球,插入雪人的脑袋上当着眼睛。张芸也没闲着,取下她脖子上的粉红色的围巾,系在雪人的脖子上,一下,雪人仿佛从神秘的童话王国款款来到人世间。钻入树丛的那几位同学也许搂搂抱抱够了,突然从树丛里跳了出来,一看见武文渊和张芸堆的雪人,由不得童趣大增,从草丛里抓了一把雪,就开始打雪仗。最开始,主要把手里洁白而又冰冷的雪扔向雪人,雪人在缺了胳膊和少了腿后,轰然倒下,可是大家打雪仗的情趣仍然高涨。于是互相之间就打起了雪仗,最终的结果是武文渊和张芸成了众矢之的,头顶上、脖颈上、衣服上和鞋袜里,全是冰凉的白雪。这场突兀而至的雪仗无疑拉近武文渊和张芸两人的感情,虽然彼此没有把话挑明,但是明显感到,无论是在课堂上还是在课堂下,两人原本无话可说变成了无话不说,甚至是亲密无间。有时,张芸没有坐在身侧,一个人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地坐在教室里学习,武文渊心里不知不觉有了某种失落和寂寥。直到高中毕业即将参加高考,两人的感情其实一直停留在不愠不火的状态,在其他同学眼里,两人似乎是恋人关系,但是在他们彼此的心中,更多的是把对方当成了朋友,或者是知己。不过,两人关系走得近对武文渊学习来说不是一件好事,自从与张芸成了无话不说的知己后,课堂上,两人经常讲小话,逐渐,武文渊的成绩开始下降,班主任付泽贵老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多次善意提醒武文渊,但此时,已被“爱情”迷惑得利令智昏的武文渊,已经听不进去付泽贵老师的教诲,或许这就是言者谆谆听之藐藐吧。与张芸的恋情其实不叫恋爱,两人只是在课堂上经常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但就是不谈学习的事。张芸也想认真学习,无奈数学和英语成绩实在太糟糕,每次上数学课和英语课,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毫不客气地说是越听越糊涂,如坠五里云雾中,于是放弃学习,把心里对学习的怨恨一股脑地讲给每天如影随形的粉丝武文渊。

胸无大志的武文渊,忘记了其考大学的使命,一看见张芸张开嘴,就尖起耳朵,当一名忠实的听众。后来,班主任付泽贵老师实在看不下去这对不知居安思危的“小情侣”在课堂上昭然若揭地卿卿我我,心一狠,把小两口调往教室最后一排,靠近左侧,也就是靠近后门的地方。这个地方是鸟不拉屎鬼不生蛋的地方,那些在课堂上调皮捣蛋或者是不学无术的学生,其座位,一般都是被班主任老师发配到这个地方。当然,这个地方也曾产生过天才似的伟大人物,比如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领袖达芬奇,念小学时,因为老是做不好那根小木凳,不幸被老师发配到此处就坐。还有那位来自德国名叫阿道夫、留着八字山羊胡须的家伙,初中毕业时照毕业照,其站立的位置,也是最后一排靠近最左的这个地方。阿道夫虽然是一名狂热的战争分子,但是其激情四溢的演讲是无人能与之比肩而立的,我们故事中可爱的主人公武文渊,也曾盘腿坐在这个专门为天才而设立的座位,只是上天乏其筋骨饿其体肤劳其心志后,并没有让武文渊成为一代天才。历史上的天才很多,比如拿破仑,25岁就建功立业,接着建立控制大半个欧洲的拿破仑帝国。还有武文渊敬佩的明代中期改革家张居正,帮助明太祖朱元璋取得天下的李文忠和刘伯温,这些都是天才似的人物,可这些伟大人物的命运仍然无法摆脱家破人亡的悲戚结局,所以,在武文渊的人生字典里,只有安贫守道这个成语。就是因为这样的人生理念,让武文渊暂时忘记了每天早上披星戴月辛辛苦苦赶往学校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难道只是安贫乐道地谈一场自己都有点怀疑的恋爱?说句心里话,武文渊与张芸的恋爱故事有很多情节,无论是武文渊本人,还是见证这段恋情的吹须老道,都已淡忘。这不是源于贵人多忘事,而是两人的恋爱,没有留下深刻的记忆值得回味和讲述。依稀记得每天早上大汗淋漓地来到学校,掏出书本开始一天的学习时,张芸会深情地看一眼满头热汗的武文渊,有时,不顾同学们异样的眼神,拿出湿纸巾递给武文渊,让其擦擦脸上的热汗。课堂上,彼此都想认认真真的学习,无奈老师讲的知识如同天书,无论张芸怎么竖起耳朵聆听总是听不懂。武文渊的成绩略略好一点,总分120分的数学,考80分没有多大的问题,要说有什么感到棘手的学科,也是英语差了一点。

毫不客气地说历史和地理是武文渊的强项,曾经多次在年级考试中,即使临时烧香抱佛脚,历史和地理这两门学科,均能轻轻松松地考取年级第一名。只不过一个年级的文科班只有三四十名学生,武文渊的第一名看上去就不怎么出类拔萃,或者是不让人心服口服。初中时,一位姓李的地理老师,每节地理课李老师讲授的知识武文渊非常有兴趣,毫不夸张地说,全班同学都无法正确回答的问题,武文渊不需动用大脑,只需抬下屁股,就能准确无误地回答出老师提出的钩深极奥的问题。历史这门学科,虽然不敢说武文渊博古通今,但是书本上那点知识,只需走马观花似的翻阅几遍,武文渊就能烂熟于心地掌握。赚得盆满钵满的网络作家“当年明月”就是因为在中学时代看了十多遍的《上下五千年》和在大学期间仔细阅读有关明朝历史的《明实录》和《明史》两大部线装图书,于是在天涯论坛上埋头写下一部荡气回肠的《明朝那些事儿》,从而一炮走火,成为当代碌碌无为的中老年人,比如像武文渊这类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不学无术之徒的楷模。虽然武文渊出生于书香门第之家,好歹其父亲武宏伟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但是家里一贫如洗,拉泡屎得在露天坝里鼓着眼睛卯足劲地拉,同时得探头探脑地查看有无路人经过。如此贫困的家庭,不要说购买一部名家大作,就连提供维持身体新陈代谢的饭菜都成问题,所以,在武文渊迈着罗圈腿进入大学象牙塔之前,从未阅读过一部名家的鸿篇巨著。要是武文渊在念中学的那几年也读几遍《上下五千年》,说不定武文渊会真正喜欢上历史,念大学时像“当年明月”渴骥奔泉地拜读名家大作,虽然说不上饱读四书五经,但至少得把《史记》、《资治通鉴》和蔡东藩编著的各个朝代的历史演义看一遍。遗憾的是,武文渊活了一大把年纪,直到现在,大半截身子骨埋入坟墓,这几部名家的旷世奇作武文渊仍然从未阅读过。要想在写作道路上越走越远和越走越宽,武文渊很有必要把《史记》、《资治通鉴》和蔡东藩编著的各个朝代历史演义认认真真地阅读一遍。如今,在当当网上已经有《明朝那些事儿》、《秦朝那些事儿》、《汉朝那些事儿》和《唐朝那些事儿》等大作出售,如果武文渊仔细研究宋朝弱积弱贫的历史后,完全有能力写出一部《宋朝那些事儿》。无奈这步路非常漫长,甚至是一个无法实现的梦想,不说别的,每天忙得脚后跟翻到脚背上的武文渊,即使有满腔的热情,也没有多少时间用于阅读。

争分夺秒抓住每一分钟每一秒钟囊萤映雪地阅读,等到把那几部历史巨著品读完,说句心里话,黄花菜都凉了,于是武文渊退而求其次,不再研究那些毫无意义的“史料”,而是广泛阅读杂七杂八各种各样的作品,最近这段时间,正在疯狂地阅读“当年明月”先生的名作《明朝那些事儿》。就是因为武文渊当年历史成绩和地理成绩都不错,甚至不需要认真听课、不需要认真学习和记笔记,遇上考试能轻轻松松考上七八十分,在升入高二年级那一年开始分文理科时,从事历史教学的班主任付泽贵老师,生拉活拽地把武文渊抢进了文科班的教室。只要武文渊继续保持昂扬的斗志和孜孜以求的学习精神,考上大学,尤其是考上当地的武陵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如果高考时加上一点狗屎运,说不定能考上本科院校。可就在人生进入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我们故事中的主人公,居然饥不择食地与班上一名姓张的女孩谈起了恋爱。尽管武文渊一直否认这是恋爱,但两人每天坐在教室里天南地北的胡吹乱聊是不争的事实,有时,还要逃课,躲到教学楼楼顶上沐浴着冬日里难得一遇的暖阳共同聊人生聊理想聊未来。尽管因为一场突兀而知的暴雪让两人的时空距离变得越来越近,甚至武文渊这块来自南极洲的冰块差一点被张芸这座火炉融化,但是两人每天废言赘语谈的内容,其实是不咸不淡的话题。当把人生中所有的话题聊了好几遍,感到毫无话题可聊时,武文渊与张芸这段从一开始就有点不伦不类的爱情必然走上死亡。其实,张芸心里一直爱着武文渊,尽管武文渊个子不高,与其老祖宗武大郎的身高没两样,但是心地善良,偶尔还要讲一个笑话逗自己开心。武文渊讲笑话时很有趣,他看似一本正经地讲着笑话,讲完后见身边的同学没有人随声附和地大笑,他自己倒龇牙咧嘴乐呵呵地笑了起来,满口的黄板牙一览无遗的出现在张芸的眼前。换句话说,武文渊讲的笑话一点也不可笑,但张芸恰恰喜欢这样的笑话和讲笑话的男孩。其实,张芸属于漂亮的女孩,身高约一米五八,一头瀑布似的披肩长发,弯弯的眉毛,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配上那张白皙而又文静的脸,看上去有几分妩媚和靓丽。只是,此时的武文渊心里有太多汪一菲的身影,横看竖看上看下看,总感到张芸的身材和面貌,不如汪一菲的身材那般丰满和丰姿绰约,面貌,也不如汪一菲那张杏眼桃腮的脸。

所以,在武文渊心里,张芸只是感情寄托的替代品,临文不讳地说,武文渊没有真正爱上张芸,无疑,这是爱情的悲剧。其实,一个女人的身材和面貌,对男人说来非常重要,有时,只需初次相见的那一眼,就能知道惊鸿一瞥的女孩是否中自己的意,遗憾的是,在武文渊眼里,张芸不是一见钟情的女孩。每当回首这段往事,除了后悔当年没有好好念书,导致1993年的高考折戟沉沙外,就是对这段不明不白的爱情感到愧疚,至少无数次伤害了张芸的心。故,从某种角度说,武文渊后来遭遇的感情挫折是上天给他的惩罚。两人,在大半年的相爱过程中,偶尔也有鲜为人知的甜蜜时刻,如每天傍晚放学后,张芸都要把武文渊送到学校的后校门,有时,还会送到附近的磨盘沟大桥。尤其是1993年3月迎来新一年的八九雁来春暖花开时,傍晚放学后,张芸总是陪着武文渊到乌江边戏水和游玩。这一学期因为学习紧张的缘故,武文渊无论是早上还是晚上,都是乘坐附近水泥厂一艘名叫“新建2号”的客轮上下学。虽然是乘坐轮船上下学,其实每天早上仍然是凌晨6点拎着书包拔腿出门上学,一路小跑,花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才能来到乌江边,上船后在长凳上坐一会儿,6点40分客轮准时开航,大约一刻钟的时间抵达学校附近的一个名叫“群沱子”的码头。下了船,连奔带跑,至少需要一刻钟的时间才能到达学校,换句话说,乘坐客船上学要比步行上学节约20多分钟的时间,但这20多分钟的时间需要支付一元人民币的船费。为了争分夺秒地学习,其实是想多陪伴张芸,武文渊在高三年级最后一学期居然大方了一回,每天都是花钱乘坐客船上下学。每天傍晚5点钟放学后是一天之中最为快乐的时候,这时,随着天气转暖,大量来自武陵师专和师专附中的学生赶到乌江边游泳,武文渊虽然算不上游泳高手,但是一旦进入桃花运泛滥的五月,武文渊都会脱掉衣服,穿着一件破烂的内裤跳进凉爽的江水里扑腾扑腾游几下。看见轮船驶来,才慌不迭地游到岸边,找到一处隐蔽的岩石后面,弯下腰,躲着众人的目光,悄悄地脱下湿漉漉的内裤,把裤子穿上。由于与张芸的爱情未发展到肌肤相亲的程度,张芸只能红着苹果似的脸,远远地望着,看见武文渊快速的穿好裤子忙不迭地上船时,怅然所失地向武文渊挥挥手。看见武文渊乘坐的客轮消失在视线里,掉转身,眼里噙着泪水,愁肠百结地离去。这就是两人的爱情,淡如白开水,从故事开始到结束,武文渊从未珍惜这段来得太容易的感情。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