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四)  

2016-11-15 20:50:49|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太瘦指缝太宽,转眼就来到1993年7月,在2003年实行新一轮高考改革之前,每年的高考就安排在七月七、八、九日这三天。这年的七月,照例是骄阳似火,酷暑难耐,赤着胳膊懒洋洋地瘫坐在树荫下,即使纹丝不动,全身也是汗如泉涌。这一年的高考,对武文渊来说是大姑娘出嫁头一回,坐在散发着檀香香味的轿厢里,武文渊感到跼蹐不安。如果进入高三年级时就认认真真地学习,而不是逢场作戏地与张芸谈恋爱,说不定1993年的高考,武文渊能如愿以偿地考上大学,可此时,先不要说数学和英语这两门学科没有学好,连一向长袖善舞的历史和地理学科,也没有学透彻。或者说,只是囫囵吞枣地吞进肚里,没有花时间和精力度学习的知识进行一一地消化。消化,其实是两层意思,分别是物理变化和化学变化,如我们吃了一大块猪肉,其中绝大多数吃进肚里的猪肉最终是被拉进茅厕里作为粪肥,只有极其微少的一部分被身体吸收。拉进茅厕的那部分黄白之物被称为消,而身体吸收的那部分营养则被称之为化,当年武文渊花了一年的时间用于学习,其最终结果只有“消”而没有“化”。从某种角度说,这一年在学习上的放纵行为注定武文渊与1993年的高考愿望只能擦肩而过,或者说,武文渊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打酱油者。那时,文科考试的高考考场在武陵九中,考试期间为了避免学生来回舟车劳顿之苦,班主任付泽贵老师带着一大帮兔崽子在武陵九中附近的一家名叫邮电宾馆的旅舍入住。百年老店的邮电宾馆其实是一家普普通通的旅店,位于武陵城区广场路附近,要说这家宾馆有什么特色,无非是宾馆的房间比较多,可以同时容纳上百莘莘学子入住。所以,每年高考时,有好几所学校参加考试的学生不约而同地把下榻的地方选择在邮电宾馆,原本冷冷清清的宾馆一下就热闹起来。在班主任带领下,武文渊与一大群同学于7月6日上午乘坐公交车来到邮电宾馆,安排了住宿后,前往武陵九中查看考场。尽管高考决定每个人的人生和命运,但是,考场外没有几位家长抱着西瓜或者是摇着蒲扇在守候,究其原因,不是家长不关心其孩子的学习,而是那时众多的考生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打酱油者,家长来到考场外,除了增加患心脏病的风险,对考生的考试成绩没有任何作用。说句心里话,从武文渊先后两次十里不同天的高考经历来看,高考期间,不适合跟随一大群吵吵闹闹的同学住在宾馆房间里。

原因很简单,大家吵吵嚷嚷地聚在一块,无心复习,而是在宾馆房间里嬉戏打闹,直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大家都感到身心疲惫时才上床睡觉。进入梦乡没多久,付泽贵老师就开始扮演闹钟的角色逐一敲响每间房间的房门,要求每名学生起床,准备参加考试。此时的武文渊头昏脑涨,起床后,到卫生间撒泡尿,毫不客气地说分不清楚东南西北。无疑,迈着罗圈腿颤颤巍巍地进入战场似的考场,肯定是找不着北。这年高考,武文渊折戟沉沙,临文不讳地说,一切皆是在情理之中。中午在宾馆房间里打闹一会儿,下午3点半在宾馆大厅里集合,男女生各排成一列,沿着育才路,向设置高考考场的武陵九中进发。虽然是排列成队,但是大家都不遵守规矩,尽管班主任兼带队老师付泽贵拉着一张马脸批评学生好多次,但是大家仍然我行我素地吵闹着赶往考场。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端庄贤淑的汪一菲,这天下午她穿着红色长裙,飘逸的短发、款款的步伐,看上去有一种英姿飒爽和成竹在胸的风采。而走在武文渊身侧的张芸,说句心里话,尽管也穿了一袭粉红色长裙,但看上去要逊色得多,突然,武文渊感到心里有一种被针狠狠地扎了一下的感觉,原本狂乱的心情更加烦躁不安。此时的武文渊即将19岁,从理论上讲,是一名具有独立刑事责任的成年人,但是在人生发展的关键时期,也就是站在风云际会的人生十字路口,却不幸迷失了方向,面对改变人生命运的高考时,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真正意义上的跼蹐不安。此时的武文渊,个头矮小,思想幼稚,脸上总是出现稚嫩的表情,与其一同参加考试的另外一所学校的考生,看见武文渊可怜的个头,情不自禁地怀疑这家伙是一名初三年级的学生。装嫩的行为常常被世俗世界的人们嗤之以鼻,即将19岁的武文渊,看上去虽然像一名十五六岁的中学生,其实不是在装嫩,而是因为其身体发育比较晚和生活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导致的。如果思想成熟一点,懂得人情世故,知道安不忘危的人生哲理,说不定当初就不会破罐子破摔,不会把其置于跋前疐后动辄得咎的尴尬窘境。说句心里话,当武文渊努力平静心情,看似闲庭信步走进考场时,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本次考试具有与众不同的特征,至少考试结束后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严格意义上说,是一家欢喜多家愁,那时,高考录取率不到10%,先不要说处于边缘化的武陵师专附中,哪怕是当地最好的中学武陵五中,每年七八百学生参加高考,而考上的学生,不管是重本、本科还是专科,加起来顶多不过考上八九十人。

像武陵师专附中这类二不挂五的普通中学,每年虽然有120名学生参加高考,但能考上大学的学生,顶多三至四名,如果加上考上体艺专业的学生,可以凑到10名。如果武文渊在高二年级分文理科时就选择学习美术专业,只要美术专业分数能到达四川美术学院的录取分数线,考上川美是没有问题的。无奈家境一贫如洗,成天与土地打交道的父母没有办法提供经费让武文渊参加美术培训班的学习,武文渊只有硬着头皮参加纯文化的高考。实事求是地讲,如果排除班上十多名的复读生,武文渊的成绩能排在年级的第一名,但是这个排名不顶用,一是能否考上大学不是看成绩在年级的排位,而是看高考成绩是否上录取调档线。二是全年级只有一个文科班,约50人,既有应届生,也有往届生,毫不客气地说是鱼目混珠,在年级考上第一名无非是在班上考了个第一名,而且还得刨除那些久战沙场的往届生。所以,1993年7月举行的高考,对武文渊来说,注定是陪太子读书,而不是蟾宫折桂。平时大大咧咧,好像高考成绩的好坏与己无关,但是到了走进考场,坐在教室里,大汗淋漓地参加考试时,却发现,这一次考试,会对自己的命运产生不赀之损的影响。如今的教室,都安装有空调,遇上高温天气,可以坐在凉爽的教室里心无旁骛地答题,整间考室,只能听见考生答题时用钢笔在试卷上沙沙的作答声音。可那时,教室里没有空调,顶多头顶上有四把一转动就嘎吱嘎吱作响的破电扇。嘎吱嘎吱作响的风扇转动声非常扰人,同时,容易把考生的试卷吹得七零八散,当你把手里的准考证当着扇子夸张地摇晃着大汗淋漓地走进考室时,监考老师早已把头顶上的风扇关掉,坐在座位上,脚下一会儿就淌了一地的汗水。说句心里话,在这样的环境里考试,即使武文渊满腹经纶,但因为天气十分炎热的缘故,也无法发挥出应有的考试水平。在考试之前,武文渊因为真真切切感受到本次考试对他的重要性,心里第一次产生前所未有的忐忑与不安,后悔之前的大半年时间不应该无所事事,不应该每天都在与张芸嘻嘻哈哈地说个不停,如果从进入高三年级开始就认认真真地学习,坐在教室里挥汗如雨地答题心里何来紧张感和狂躁不安?语文,由于作文水品老是裹足不前,120分的总分,顶多能考到75分;数学,虽然从高二年级那一年开始把大量时间倾注于学习数学上,120分的总分,有希望考上80分;英语,很多人一提及这门学科就谈虎色变,100分的总分,武文渊在考试中能发挥极佳的水平的话,有可能考上70分。

历史、地理和政治,这三门豆芽学科看似简单,但是在高三本该厉兵秣马的那一年,武文渊却陷入一段自己都不愿承认的感情中无法自拔,结果荒废了学业,政史地三科总计300分的总分,顶破天能考上200分。换句话说,如果一切按照预想的成绩考试,武文渊第一次参加高考的成绩,极有可能是425分,按照往年高考专科录取分数线,这个成绩有可能无法考上大学。但是差的分不多,顶多有20分的差距,如果每门学科的考试,都多答对一个选择题,那考上大学,则是一件以汤沃雪之事。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这原本是一个浅显的道理,可少不更事的武文渊对此毫无所知,等他迈入考室面临极有可能决定其人生的发展时,武文渊才感受到悔之晚也。可能是因为一开始对本次考试的成绩和结果不抱有任何幻想,为期三天的考试结束后,武文渊没有把至关重要的高考当成一回事,当盼星星盼月亮,等来考试成绩和各类批次的录取线公布的那一天时,武文渊与张芸双双落榜,而曾经心仪好几个月的汪一菲,则如愿以偿地考上武陵师范专科学校外语系。张芸的高考成绩有点糟糕,只有可怜巴巴的300分,离最低档次的录取分数线,也就是离专科录取线至少相差140分。武文渊的考试成绩果然如其所料,有幸考了434分,离专科录取线相差6分。由于武文渊是教师子女,第一志愿填报师范院校的师范专业可以优惠5分,但是即使优惠5分,离专科录取线仍然相差1分。就是这1分,让武文渊痛定思痛,决定放下一切,也包括放下与张芸那段不伦不类的爱情,认认真真地学习,争取在第二年的高考中能摧城拔寨拔得头筹。别看武文渊胸无大志,经历一次高考的失败后,一直在不停地反思过去的人生历程。如果升入高三那一年不去暗恋汪一菲,即使暗恋上汪一菲不去斗胆的表白,即使斗胆地表白但是遭到拒绝后能保持头脑清醒并及时从痛苦中走出来,而不是饥不择食寒不择衣,同时又是稀里糊涂地与张芸恋爱,老夫不揣冒昧地认为,武文渊在第一年的高考中,不要说考上重点本科,考上一般本科院校是没有多大问题的。请仔细观察武文渊的额头,一般的同志额头上的发际线比较低,而武文渊额头上的发际线比较高,这不仅能说明武文渊的额头上能跑马或者是能遛狗,而且也能说明武文渊是一名聪明绝顶之人,只要武文渊心无旁骛地学习,考上大学不应该有任何问题。

武文渊兄弟俩能考上大学其实是命中注定之事,在兄弟俩读高中时,经常有喜鹊在院坝前的桉树上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按照当地的习俗,凡是看见喜鹊站在枝头上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这家的子女能够考上状元。状元这玩意武文渊不敢奢望,毕竟那是上万人挑一人的事,武文渊仅仅是想考上一所大学能摆脱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那时的高考没有扩招,属于精英教育,武陵辖区每年有2000多名莘莘学子参加高考,但是能挤过独木桥笑到最后的学子顶破天只有150人。这150人是当地政府的宝贝,大学毕业后如果找不到工作,回到家乡,当地的人事局会千方百计或者说叫不遗余力给户籍所在地的大学毕业生安排工作。武文渊有一位姓彭的伙伴,这位从开裆裤就认识的伙伴,行为举止非常乖张,课堂上,常常视老师为无物。当感到喉咙里有一口浓痰需要吐掉时,这家伙不举手向老师报告,而是直接站起来,旁若无人大摇大摆地来到窗户边,推开玻璃窗,“噗”的一声一口浓痰飞向楼下的操场。看着黏糊糊的浓痰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弧线,然后重重地摔在操场上后,这位姓彭的家伙才不慌不忙地回到座位上。尽管武文渊的父母每天忙于耕穑,没有时间和精力管教两个孩子,但是武文渊与其弟弟武文煜,从未有视老师为空气的行为,难怪办公室的同事无一不夸奖武文渊是极有修养的一个人,是名符其实的谦谦君子。尽管武文渊有擢发难数的缺点,但是其良好的个人修养是不能否认的事实,每次单位上组织召开全校教职员工大会,毫不夸张地说偌大的会议室乱成一团麻,和人声鼎沸的农贸市场没有任何区别。有老师是舒适地把身子骨陷入柔软的座椅上不停地摆弄手机,有老师则是视主席台上校长大人为空气,三五成群聚在一块高谈阔论交谈各种各样大家感兴趣的花边问题。有的老师则是埋着头打瞌睡,其中有一位姓李的同事,常常低着头和抱着大腹便便的肚子,蜷缩在座位上,一张像挂了一副猪大肠的嘴巴“吹拉弹唱”地在那里打着呼噜打瞌睡。说句心里话,就只有武文渊安静地坐在会议室某个角落,埋头品读随身携带的名家大作。不能说埋头拜读名家大作就说明他有优秀的会风,但是和那些把玩着手机,尤其是与高谈阔论和低头打瞌睡的同事相比,武文渊埋头翻阅名家大作的做法,无疑是最有修养的,至少他没有打扰正襟危坐在主席台上正在唾沫四溅做冗长报告的校长大人。

从武文渊儿时的那名姓彭的伙伴,公然在课堂上视正在上课的老师如空气,自由自在地走到窗前,狠狠地向楼下吐一口痰,就可以看出这位自称是彭大将军后代的家伙不是一盏省油的灯。1994年,这名小伙伴考上某所农业专科学校,1997年大学毕业后,被人事局分配到武陵农业学校。这是一所公办的中专学校,但是武文渊这位姓彭的小伙伴嫌工资太低,工作半学期后毅然辞职,在外面花花世界晃荡大半年,居然于第二年,也就是1998年7月再次参加人事局的分配,结果这次分配让他走上了仕途之路,如今已是某个区的副区长。可武文渊呢,认认真真地学习和老老实实地做人,可如今,仍在毫不起眼地三尺讲台上鬼混。有人说知识改变命运,武文渊恰恰是当年高考失败后,从此奋发图强努力读书,结果导致其命运隆重打上臭老九的标签。人活一世,最害怕后悔和如果这两个词语,刚刚升上高三年级时,如果个断然抛弃儿女私情,用心好好念书,1993年7月的高考,不说考上一所重点大学,考上武陵师专这类默默无闻的大学是没有问题的。大学毕业后,结果肯定是在当地的某所中学任教,甚至像“小桥老树”先生笔下的侯海洋,被发配到当地最为偏僻的一所乡村小学教书。这也许是一种悲哀,但是不知咋回事,执拗的武文渊却时时渴望这样的人生。在某所乡村小学工作,可以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真正过着许由洗耳陶潜避世的桃花源式生活。遗憾的是,这个美丽的梦想被武文渊破罐子破摔的放纵行为打碎,1993年8月,在学校领取高考成绩单和得知自己无缘考上大学后,武文渊回到家里茶饭不思地躺在卧室里一张破烂的木床上静静反省三天,如同释迦摩尼躲在某个山洞里思考了七七四十九天突然幡然醒悟创造了佛教。“活人不能被一泡尿液憋死”,武文渊想到了“小桥老树”先生笔下的侯海洋常挂在嘴边的那句经典的口头禅,于是抛弃高考失利,决定找一所学校复读一年,争取在第二年的高考中能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不过,决定找一所学校报名就读高三复读班之前,得赶到堡子镇五马乡一个名叫松荫村的地方向张芸挑明话题,即暂时搁置爱情,一心一意地念书。不得不承认武文渊胆力过人,虽然之前从未离开过家门口,即使曾经离开过家门口,也无法是跟随父母进了一趟武陵城,或者是到二十多公里之外的一个小山村看望外婆。但是一想到必须给张芸挑明话题,武文渊从父亲手里厚着脸皮要了二十多元路费后,决定身入龙潭虎穴来到张芸家里,快刀斩乱麻地表达武文渊花了好几天时间,痛定思痛一番后作出的重大决定。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