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五)  

2016-11-16 21:17:41|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什么叫爱,武文渊有过刻骨铭心的感受,这个感受用一个字来概括,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痛”字。这个“痛”字其实不简单,因为它是椎心泣血似的痛、肝肠寸断般的痛和撕心裂肺的痛,这种痛,仅仅痛一次,就让人感到伤心欲绝、万念俱灰,可我们故事中的主人公武文渊,一生之中却经历好几次泣血捶膺般的伤痛,到最后,痛彻心扉的伤痛让武文渊浑身上下伤痕累累,不再相信世界上有真挚的爱情。换句话说,要判断武文渊是否真心爱过某个女孩或者是某个女人,判断的标准很简单,就是看他对这名女孩或者是女人是否有过痛不欲生的悲痛,如果有,那就是真心爱她,如果没有,则说明对她没有真正的爱。如果以此标准来衡量武文渊对汪一菲的爱,说句心里话,武文渊倒没有椎心泣血的痛。没有痛,不是武文渊对汪一菲没有爱的感觉,而是因为两人没有拉开架势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如果汪一菲敞开心扉,接受武文渊雷霆万钧般的爱,武文渊心里肯定会有肝肠寸断般的痛。但奇怪的是,武文渊对新结识的同桌张芸没有这样的感觉,也许是因为张芸一头漂亮的披肩长发和不大不小的眼睛不大符合武文渊重口味的审美标准,抑或是因为与张芸的这段感情来得太容易。总之,从恋爱的开始到结束,武文渊心里对张芸从未有痛彻心扉的痛,尤其让人感到悲戚的是,武文渊自始至终没有把这段恋爱当成他的初恋。如果与之辛辛苦苦相恋一场的张芸得知这段感情在武文渊心中,只是一场普普通通的友谊,而不是爱情时,肯定会悲从中来,后悔与武文渊相爱一场。从班主任付泽贵老师手里领取高考成绩单并得知自己无缘考上大学后,接连四五天时间,武文渊都是痛苦地躺在家里老古董木床上,反省过去一年进入高三年级以来自己的所作所为,经过几天茶饭不进的深刻反省,终于认识到,一切皆是其春蚕做茧重重自缚的结果,于是,对与张芸这段不伦不类的感情产生了质疑。高考结束后,不知不觉有一个月的时间没有遇见武文渊,此时,张芸心急如焚,如同猫爪似的,与曾经寝室里一位名叫蔺小红的闺蜜商量一番后,决定不辞辛苦赶往武文渊家,打探武文渊高考失败每天在家里干些什么,尤其是想知道其心里想些什么,对未来有何打算?

张芸比武文渊小一岁,高考落榜后,如果彼此都不打算复读,可以商量恋情进一步发展之事,毕竟此时,两人相处了大半年的时间,不要说亲吻和搂抱这些恋人之间必有的动作,连彼此牵牵手的普通动作也没有。这样的爱情让人琢磨不透,甚至对武文渊的爱产生了质疑,尤其是高考结束后,不知不觉又是一个多月时间过去了,对武文渊葫芦里究竟卖的药是毫无所知。返回学校领取成绩单本来是两人见面的机会,但那时没有现代化的通信工具,电话、手机全没有,同时,暂时不想惊动双方的父母,彼此之间鱼传尺素也没有,所以,在领取成绩单的时候,双方没有约定好时间,结果错过了见面的机会。相思之痛难以忍受,同时想知道心爱的人儿对未来究竟有何打算,张芸从毕业留言册里找到了武文渊家庭地址,打算冒着被其父母拿白眼看人的风险到武文渊家里会一会爱恨交织的心爱的人儿。其实,不需要查看毕业留言册也能知道武文渊的家在什么地方,高考前夕两人在谈天说地的过程中,张芸知道武文渊的家位于乌江大桥里侧一个名叫菜场沱的乌江边。8月6日,也就是得知高考成绩后第五天早上,张芸实在难以忍受心里相思之痛,邀约同样居住在堡子镇五马乡的闺蜜蔺小红,两人先乘坐客车来到武陵城,换乘公交车来到乌江大桥,再步行一个半小时的崎岖山路来到武文渊的家。语言,尽管丰富多彩,其实有时非常苍白,比如,张芸偕同蔺小红,不顾舟车劳顿之苦赶往武文渊家,就无法用准确的语言来形容。乌江大桥位于武陵城东,从东桥头到武文渊父母家这段道路全是崎岖的羊肠小道,有时,还需要在悬崖边上攀爬,老夫猜想,张芸艰难地行走在这条荆棘丛生的羊肠小道上,对武文渊居住的鸟不生蛋的小山村肯定抱有怨气。如果不是为了要见一见日夜思念的心爱的人儿,张芸肯定不会来到这个鬼不生蛋的穷山恶水之地。从乌江大桥东桥头出发,溯江而上,有一公里的道路还算平直,尽管是羊肠小道,但是平直的路面没有多大危险,不过路沿外侧就是悬崖绝壁,晚上在这条道路上行走,一定要注意路沿外侧的悬崖,否则,摔一个跟头有可能掉进悬崖下方的滔滔江水里。行走一公里比较平直的山路后,也就是即将到达一条名叫马脚溪的溪沟时,路面全是陡峭的下坡路,有多陡峭,如果不幸摔了一个狗啃泥,毫不夸张地说,可以直接滚落到山脚下的溪沟里。

马脚溪是当地一条著名的溪沟,算得上是优美的风景区,每年盛夏时节,挎着书包回家,路过马脚溪,看见清澈见底的溪水,武文渊会情不自禁地扔掉书包和脱掉衣裤,接着噗通一声跳进水里,来一个潇洒自如的蛙泳,有时会是仰泳,偶尔来一个自由泳。武文渊算不上是游泳高手,毕竟其瘦骨嶙嶙的身子骨注定了他没有强大的力量在水里遨游,但是类似于马脚溪这样的溪沟,那是武文渊自由的天堂。每年五月,气温日渐升高,每次经过马脚溪,哪怕是孤身一人,武文渊也会毫不犹豫地脱掉衣裤和鞋袜,噗通一声跳进溪水里。每年五月,洪水尚未泛滥时,清澈的乌江水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看上去是格外湛蓝,马脚溪毕竟只是一条小溪,不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地方,武文渊偶尔会把游泳的地方选择在马脚溪与乌江交汇处江水比较平缓的地方。枯水季节,可以从马脚溪与乌江交汇处的河口,战战兢兢地踩在几块摇摇晃晃的石头上过溪沟。每年五月,洪水开始泛滥后,只能在马脚溪深处的一座简易石拱桥过溪沟。但是,一旦遇上山洪暴发,洪水漫过石拱桥,只能继续往马脚溪深处走,走到洪水相对来说比较弱小的地方,牵藤扯蔓地拽着溪沟边的小草赤脚淌过溪水。所以,无论是上学还是放学,一旦遇上疾风骤雨,武文渊就会为如何淌过这条溪沟犯愁,尤其是遇上溪水漫过那座简易的石拱桥时。淌过马脚溪,沿着乌江江畔一段怪石嶙峋的小路前行,这段道路大约有两公里,路面全是由各种各样的怪石拼凑而成。但是,到了洪水季节,乌江水位上升,这段道路就会被浩浩汤汤的江水淹没,每天乐此不疲在这条道路行走的人们,不得不在半山腰处一条羊肠小道上艰难行走。这条魑魅魍魉都得绕着走的山路,一年四季,几乎有大半年的时间无人光顾,毫不客气地说是野兽出没的地方。当洪水淹没江畔的那条怪石嶙嶙的小道后,要想进城或者是回家,人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在半山腰处齐腰高的茅草丛中艰难前行。抵达武陵轮船公司建立在茅草丛中一座油库后,迎着一条泥结石路拾阶而上,足足行走五公里的距离,才能到达武文渊家中。说句心里话,看着张芸千里迢迢来到家中,武文渊原本冷谈的心理有一种如骨鲠在喉的感动,但是这种感动转瞬即逝,因为武文渊不想在农村待一辈子,必须得考大学,在爱情与未来的人生道路之间做一个看似艰难的选择时,武文渊毫不犹豫地选择未来的人生道路。

之前,没有经历高考的失败,感受不到散发着青烟的烙铁落在脚背上的疼痛感,当参加完毕高考得知自己的成绩仅仅是比专科录取线少6分时,武文渊心里有了太多的不甘心。毕竟考上一所大学,哪怕是一所普普通通的专科学校,至少可以摆脱待在农村里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厄运,说不定还能在城里的某所中学工作,将来在城里娶妻生子。尽管教师的待遇很低,有时,连基本的养家糊口都很艰难,但是总比待在农村里不停地修建地球强。看看母亲,每天鸡叫三遍时就得起床,顾不上吃早饭,慌不迭地赶到地里种庄稼。在武文渊的记忆里,每年暑假待在家里时,母亲每天都是手忙脚乱地在地里不停地辛勤耕耘。7月中旬沉甸甸的玉米即将收割的时候,母亲一直弯着腰在玉米林里用锄头挖土豆,毫不客气地说,在地里挖的一背篓土豆全是母亲生命和汗水的结晶。此时的玉米叶,如同刀子似的割在额头上、手臂上和小腿上,毫不夸张地说,额头、手臂和小腿,全是玉米叶割的血淋淋的伤口。如果仅仅是血淋淋的伤口,老夫认为不怎么可怕,武文渊的母亲是顶着烈日冒着酷热在玉米林里艰难地挖土豆,浑身上下汗如雨下,含有氯化钠成分的汗水淌过血淋淋的伤口,就如同一把盐撒在伤口上,那种痛如同是成千上万只蚂蚁在不停地撕咬。在武文渊记忆里,每年七月母亲到地里挖土豆时,都是于中午12点才收工,此时,太阳公公正悬挂在头顶上,炙热的阳光毫不客气地洒向大地,到处都是灼热的热气,用一个成语来形容叫“蝉喘雷干”。真的是无法想象母亲瘦小的身躯在玉米林里弯着腰,汗如雨下的挖土豆是什么样的一番滋味,武文渊曾跟随母亲到地里挖土豆,挖了不到一个小时,太阳公公还徘徊在天际边,也就是不到上午9点,就嚷着招架不住。由于身子骨天生就羸弱,在农村摸爬滚打的那十多年,每年暑假,武文渊的额头、脖颈、胸脯和手臂,全是密密麻麻,同时又是亮晶晶的痱子。别认为痱子这玩意无外乎就是一个针孔般大小的一个气泡,其实,长了一身的痱子后,每当遇上太阳公公从天际边鬼头鬼脑地探出头洒在身上时,你会感受到全身的痱子痒个不停。当然,用尖尖的指甲挠痱子本身也是一种乐趣,抡圆斗鸡眼,在胸脯上看见一颗亮晶晶的痱子,你会兴奋得大叫起来,接着用尖尖的指甲往痱子上一挠,便听见如同天籁之音的“噗”的一声。

当年,每当到了暑假,浑身上下长满痱子的武文渊,一旦有空闲时间,就会坐在屋檐下,脱掉身上穿的印有“潇洒走一回”的短袖,低下头,在瘦骨嶙嶙的胸脯上,抡圆斗鸡眼,地毯式寻找每一颗亮晶晶的痱子。作为少不更事的孩子,武文渊总有闲着的时候,有时是躲在树荫下掀开衣服寻找一颗亮晶晶的痱子,有时是来到不远处一条小溪,在浑浊的溪水里痛痛快快地洗一个冷水澡,有时则是来到屋檐后的竹林丛里开山筑路,“建设”心中的城市。可是作为父母,母亲田氏和父亲武宏伟从未有闲下来的时候,母亲,终年累月地在地里干活,父亲,除了在学校教书育人外,每天傍晚下班回到家后,还不得不在地里跟随母亲忙碌到深夜。就是看见父母终年在地里操劳,在第一次参加高考遭遇折戟沉沙的失败后,武文渊突然认识到了学习和考上一所大学的重要性,至于爱情,尤其是与张芸那段不怎么刻骨铭心的爱情,说句心里话,一点也不重要,甚至可以随时弃若敝屣地丢掉。不过,对张芸的突然到来,母亲田氏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关心和关注。辛辛苦苦养育两个孩子,含辛茹苦地养到十八九岁,说句心里话,一路走来,真的不容易。原本冀望大儿子今年能考上大学,将来能拥有一个不遭受日晒雨淋的工作,没想到在阴沟里翻了航空母舰,竟然没有考上,这多少有点让人感到遗憾。其实,大儿子今年没有考上大学不是世界末日的到来,我们可以让大儿子到学校复读,兴许明年考上大学。一旦考上大学,那肯定是光耀门楣之事,因为我们所在的村,还没有哪一位农家小孩能考上大学。即使明年再一次折戟沉沙,同样不是上天坍塌下来,经过最近十年的辛苦拼搏,已于去年修建了三间大瓦房,加上原有的两间大瓦房,已经有了五间大瓦房。这五间大瓦房足够一家人居住,即使两个儿子都娶了媳妇,也能够一家老少的居住,只是得添置一些家具,如给每名儿子添置一张用柏木制作的架子床和一个同样是用柏木加工而成的衣柜。故,1993年暑假,看家武文渊高考名落孙山后,其父母没有丝毫踌躇,砸锅卖铁请了一位工人师傅制作了两张架子床和两个衣橱,而这两样东西,是武文渊结婚时必备的家具。五间大瓦房里仅仅摆放这几件家具远远不够,武文渊的父母还请了工人师傅给每间房间用木板做了阁楼,而且还做了一个大橱和两个存放粮食的粮仓。只需把这几件家具涂上一层枣红色的漆,就可以张灯结彩敲锣打鼓地给武文渊迎娶媳妇啦。

现在回想这事,不得不认为武文渊的父母把儿子的未来想得太简单,甚至是一种幼稚的想法,因为父母节衣缩食请工人师傅制作的家具,也就是那两张架子床和两个衣橱,以及一个大橱和两个存放粮食的粮仓,其实没有发挥它应有的作用,甚至包括那最新修建的三间大瓦房以及每间房屋修建的阁楼,说句心里话,全部没有发挥它应有的贡献。换句话说,武文渊父母手足胼胝做出的努力,结果却是韩卢逐块白费功夫。当然,我们不能求全责备地把这一切怪罪于武文渊的父母,毕竟一辈子与土地打交道的父母,根本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办法如何有效地培育儿子。父母天真地认为,尽最大努力送孩子到学校读书就是给孩子最大的未来,孩子能考上大学固然可喜,考不上大学也无所谓,毕竟家里还有一亩三分田,只需修建几间大瓦房和做几件简单的家具,仿佛孩子未来所有的一切都不用愁。其实,这种做法不仅让父母没日没夜地操劳,而且也让武文渊没有了伟大的人生理想。一个人如果没有了人生理想,老夫认为是最可怕的,就如同是一具行尸走肉。说句心里话,1992年11月至1993年7月,武文渊就是一具没有人生理想的行尸走肉,如果其父母,尤其是父亲武宏伟,毕竟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曾经好多次获得先进人民教师的称号,在武文渊升入高三那年时能及时给武文渊灌输考大学的思想,尤其是灌输学习的重要性,说不定高考前夕的那一年武文渊就不会颓废。老夫讲述的故事中的主人公武文渊其颓废时间几乎长达半个世纪,直到迈着罗圈腿颤颤巍巍地步入四十不惑之年时,尤其是经历一段凄凄怨怨的感情挫折后,才突然拥有了人生理想,找到一条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但此时,不知道是否有亡羊补牢悔之晚也的韵味。尽管武文渊时常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来鼓励自己,但是试图以其平庸的人生故事为素材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尝试创作一部作品时突然感受到什么叫笔困纸穷的痛苦滋味。说句心里话,“创作”不是凭着三分热情就能完成的,而是需要有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卓越的写作技能,可这两方面必备的条件,武文渊是一条也不曾拥有,到最后,只有咬紧牙关硬着头皮“创作”。不要说朋友们阅读后感到其内容乏善可陈和味同嚼蜡,连武文渊本人阅读后也是感到极其不满,但是又无力去改变,毕竟每天都是身不由己地疲于奔命,对讲述的故事无力去构思和雕琢。说句心里话,能在临睡前把当天讲述的故事凑足到5400字的内容已属不易。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