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六)  

2016-11-17 21:18:46|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句古语叫“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可武文渊的父母对这句看似佶屈聱牙其实道理非常浅显的古语一窍不通,即使有着大专文化的武文渊的父亲,对子女的教育,毫不客气地说,一直停留在任子女自由发展的刀耕火种或者叫广种薄收的阶段上。1998年11月,丧偶近两年时间的武文渊的父亲武宏伟与范绍碧再婚,随后在辅导范绍碧长子刘华林儿子刘志云的学习时,武宏伟不顾一家人的强烈反对,一直认为儿孙自有儿孙福,对孙子刘志云的学习态度和行为习惯的养成历来是溺爱的态度。用武宏伟近似于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话来说,他的两个儿子,也就是武文渊和武文杰,学习上几乎未看管,还不是照样考上重点大学?就是因为以道家“无为”思想来管教孩子的行为习惯和学习态度,结果导致大孙子刘志云的学习成绩非常糟糕,糟糕到初一年级还未念完就早早地辍学,最后不得不到某所职业中学读书。到职业中学打打闹闹地学习三年又如何,除了获得一个人人都能得到的职高学历的毕业证外,照例是在社会上鬼混。武文渊这位名叫刘志云的侄儿,可以说与一只贼眉鼠眼的老鼠差不多,白天躺在家里睡大觉,晚上则到外面的花花世界寻艳猎芳,其行为属于典型的昼伏夜出。看着孩子如此不争气,而且脾气越来暴躁,其父母,也就是刘华林夫妇,拿到孩子也是毫无办法,于是不停地抱怨孩子的爷爷,即武文渊的父亲武宏伟没有管教好孩子。每次面对哥嫂对其父亲武宏伟在教育其孙子得失上的指责,武文渊的内心世界就情不自禁地涌起一阵悲哀,孩子的成长,最大的责任方不是老师,也不是孩子的婆婆或者是爷爷,而在于其父母上。很多父母忙于光怪陆离的夜生活,或者是疲于奔命地狂敛孔方兄,不幸忽视了对其孩子的教育,结果导致孩子如同一颗歪脖子桃树,总是往旁门左道的方向发展。武文渊的父亲武宏伟,当年长年累月地忙于耕稼,没有时间和精力督促武文渊的学习,同时也没有科学的思想指导武文渊的学习和成长,结果导致武文渊在成长过程中不懂得学习的重要性,不知道人生发展的方向,更不知道人活着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当然,人活着的意义究竟是什么,这是一个任何人都难以回答的问题。解缙,明朝初年才华横溢的大才子,帮助明成祖修订传奇名著《永乐大典》,毫不客气地说是百官推崇万人景仰,可结局呢,不仅身陷囹圄,而且还被锦衣卫的走狗拉出大牢在寒冷的冬夜活活冻死。所以,人怎样活着才有意义,直到武文渊颤颤巍巍地迈着罗圈腿步入不惑之年,也没有完完全全搞明白这是咋回事。

但是有一点他非常清楚,每天焚膏继晷地讲述一篇心情故事和囊萤映雪地拜读名家大作,是其每天苟活的意义所在。其中,最大的意义是,某一天,有人能记住武文渊焚膏继晷坚持不懈写的博客日志,最好是在有生之年能有一部鸿篇巨制横空出世。不得不承认,在武文渊成长的过程中没有人给武文渊的成长做出任何有建设性的指导,这让武文渊在成长的过程中,多次出现迷失方向,也就是偏离人生正确发展的轨道。武文渊的父母,对子女的成长,可能是由于其自身席不暇暖忙碌无暇教育子女的缘故,也有可能是滥觞于其文化水平受限,总之,对子女的成长,无法提出严厉的要求,同时,无法给予子女有效性的思想教育。看着一对儿子日益长大,武文渊的父母对孩子的未来同样是心急如焚,其中,如何修建几间大瓦房、添置几件简单的架子床和几个衣柜,成为武文渊父母当年的首要之急。从内心来讲,肯定是希望两个儿子都能考上大学,并且娶城里又白又美的漂亮女子为妻,但是能否考上大学不是由父母做主,除非是两个儿子是文曲星下凡。所以,武文渊的父母对两个儿子未来人生的安排,必须得有两手的准备。有一个成语叫七年之病岂能求三年之艾,如果武文渊考不上大学该怎么办,于是,武文渊的父母开始着急地节衣缩食努力存钱准备修建另外的三间大瓦房,至少得让两名儿子各有一间卧室。在农村修建几间大瓦房可以说简单,也可以说极其不容易,为什么说简单,因为只需花钱购买建造房屋需要的几十扎木板、二三十根木柱和一大堆泥瓦就行。但也可以说不简单,因为这需要一大笔近乎于天文数字的孔方兄。在武文渊记忆里,一扎木板大约是20元,一根碗口粗的木柱是25元,前前后后,像蚂蚁搬家似的总共购买了几十扎木板和二十多根木柱,总计花掉两千枚大洋。购买木板和木柱,其实不怎么费劲,从事木柴贩卖的生意人把木板或者是木柱送上门后,只需及时给钱就行,也就是说,不需要伸伸胳膊动动腿使出咂奶的劲搬运。但是购买青瓦就比较麻烦,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很多砖瓦厂只生产青砖不生产瓦,农村村民建造房屋,开始修建砖房,而不再修建瓦房。故,要想买瓦,只能到城区的城中村购买,因为大规模拆迁,那一堆堆青瓦成为了牛溲马勃似的废品。无论是城市里大规模的拆迁,还是某些乡邻修建砖房不再需要青瓦,购买这些青瓦时都得自行运输,而运输的方式除了肩挑背扛,似乎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

当初,从城市里购买青瓦,武文渊与其父亲,毫不客气地说是大费周章,不仅要花一大笔购瓦款,而且还得花巨资请力工搬运。为了尽最大努力节约费用,每次购买青瓦时,武文渊得汗流浃背地参与搬运。临文不讳地说,1992年1月,修建三间大瓦房,身子骨瘦削的武文渊同样付出了辛苦劳动。但是1998年,离开故土到城市里安营扎寨时,加上原本的五间大瓦房、每间瓦房的阁楼、几张架子木床、三个衣柜、五个储存粮食的木仓、以及几十个坛坛罐罐,打成包,以五千元的价格卖给附近一位姓王的邻居。说句心里话,这个价格低得可怜,换句话说,武文渊的父母饮血茹毛奋斗了十多年,手足胼胝建造的房屋,结果却是以十分低廉的价格出售。不过,一位姓王的邻居能够出价五千元人民币购买这五间几乎毫无用处的破破烂烂的大瓦房算得上是慷慨大方,因为这位邻居购买后没有把破旧的瓦房用来居住,而是一声炮响夷为平地,然后在五间大瓦房的宅基地上修建了一幢一楼一底的小洋楼。也就是说,这位姓王的邻居愿意掏钱购买武文渊家里这五间大瓦房,不是看中房屋本身的价值,而是看中这块宅基地。一块普普通通的宅基地值五千枚大洋,在那个穿不暖吃不饱的年代已经算得上天文数字。当然,如果要求武文渊的父母多花点时间教育孩子,尤其是监管孩子的学习,说句心里话,这个要求有点高,毕竟一家人的温饱问题是当年武文渊父母面临的头等重要问题。我猜想,任何人都做得不够,为了孩子的学习,难道就不修建大瓦房,不添置几件最简单的家具?万一小孩没有考上大学该怎么办,总不至于到小孩娶妻生子时,才开始节衣缩食地攒钱修建房屋和增设家具吧。家里有一亩三分地,即使小孩考不上大学也无所谓,有了这一亩三分地,一家人的吃穿是不愁的,如果再修建几间大瓦房和添置几件家具,那给儿子娶一个媳妇也没有多大的问题。当然,如果想给儿子娶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还必须得把五间大瓦房用推土机推掉,建立一幢一楼一底的小洋楼,如果再购买一辆奔驰或者是宝马,说句心里话,月亮上的广寒仙子也能被武文渊娶到手。今天,武文渊的心情非常开心,原因是因为听见一则漫天飞舞的小道消息,说老师即将涨工资。涨工资是好事,我想,这是武文渊今天心情特别开心的主要原因。每次听说涨工资之事,总感觉是空调,不知道这次甚嚣尘上的涨工资之事,是否属于往日的空调?武文渊办公室里有好几位同事今天参加了学校的行政会,校长大人竟然不遵守相关的保密纪律,一时兴奋得意忘形,主动提前透露本次涨工资的相关信息。

当听见同事们从校长大人那里打听的人均每个月涨2000多元的工资时,除了怀疑自己耳朵是否出现问题外,武文渊的心情全是兴奋不已。如果本次谣传的有关人均每个月涨2000元工资属实,那年级组的每名女老师,俯仰之间身价倍增,这让武文渊有点后悔当初寻找结婚对象时,几乎把所有行业的女孩找了个遍,单单没有找学校的女老师,说句心里话,这对聪明绝顶的武文渊来说,是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如今年级组每位女老师的身价都是每年10万元人民币,娶一个女老师,就是娶一个富婆到手,难怪,办公室里待价而沽的每位美女同事,前段时间,横看竖看上看下看,都不怎么顺眼,可今天看上去,每位美女同事都有其可爱和美丽的一面。说句心里话,武文渊在高考前夕结识的女友张芸,如果不戴着有色眼镜去看,或者说不用先入为主的观点去看,你不会怀疑张芸是一名漂亮的女孩,尤其是心地纯良。高考结束后,有一个月的时间没有看见武文渊,张芸不顾舟车劳顿之苦,立即迈着三寸金莲,千里迢迢地赶往武文渊家,虽然没有让武文渊有一丝感动,但是让武文渊的母亲田氏感动不已。当得知这是武文渊的同学,特意前来看望武文渊,母亲田氏非常热情地从鸡窝里掏出几个热乎乎的鸡蛋给张芸和蔺小红分别做了一碗热气腾腾的荷包蛋。不要小看那一碗荷包蛋,这属于熊猫级的待遇,一般的人,比如一位姓胡的男同学来到武文渊家里借阅政治资料,即使武文渊的母亲田氏表现出非常热情,但这热情只停留在口头上,并没有给这名男同学做一碗香喷喷的荷包蛋。这说明男女是有别的,当然更为主要的原因是,母亲田氏把其中一名女生当成了未来的儿媳妇。如果把张芸和蔺小红的模样做一个简单比较,你会发现蔺小红要漂亮得多,尽管其同样是一头披肩长发,但蔺小红是柳叶眉丹凤眼,说句心里话,五官的布局看上去非常甜美。加上凹凸有致的身材和说话时文文静静的模样,无论从何种角度看,毫不客气地是美得不可方物。如果武文渊的母亲阅读过曹雪芹的不朽名作《红楼梦》,肯定会引用《红楼梦》里形容林黛玉的美丽诗句一股脑地拿来形容蔺小红的貌美。说句心里话,曹雪芹寥寥几句形容林黛玉美貌的话语,真的可以用千古绝唱来形容。尽管武文渊对蔺小红的美没有贪欲心理,但是绝不吝啬笔墨,今天就厚颜无耻地引用曹雪芹的千古名句来形容蔺小红的美。

“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不过,这句千古传诵的诗词更适合用来形容武文渊念大学时初恋女友之美。可能是武文渊对张芸的外貌观察不够细致,也可能是因为武文渊从故事的开始到结束,一直未真真切切看一眼张芸,对张芸脖子比较短的外部特征从未发现,但是这次不幸被武文渊母亲田氏发现。尽管武文渊的海拔高度和挑着一担烧饼四处叫卖的武大郎的高矮差不多,但是脖颈长度比较正常,不像张芸的那颗脑袋,好像是直接把脑袋搁在身子上,缺失了绝大多数人拥有的修长的脖颈。听说,脖颈比较短的人,不分男女,不分老幼,都会不同程度患有哮喘病,难怪陪着张芸到教学楼楼顶上欣赏夕阳西下的美景时,攀爬不到两层楼梯,张芸就气喘吁吁。女孩子迈开三寸金莲,走了不到几步路的距离,就气喘吁吁娇喘微微,武文渊曾经一度认为非常正常。看看曹雪芹在《红楼梦》一书里用精妙的语言形容林黛玉的美,不就是用的“泪光点点,娇喘微微”吗?故,当看见张芸走了不到两步台阶,就蹲在那里娇喘微微时,武文渊天真地认为张芸就是林黛玉,没想到这是脖颈太短导致的。毋庸置疑,脖子长有很多好处,俺们国人没有什么爱好,唯一的爱好就是拉伸脖子看热闹,如前方围着一群观者如云的观众正在兴致勃勃地观看几位膀大腰圆的老女人殴打一名娇小可爱的小女人,大家都是把鸭脖子伸得比鹅脖子还长。试想,像张芸这样的女生,脖颈几乎没有,怎么凑在人群中看热闹啊?我想,在新的一学期即将开学,武文渊决定回到学校重读一个高三时,终于找到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结束这段不伦不类的爱情。说句心里话,如果张芸的脖颈和正常人的脖颈差不多,当决定是否离开张芸时,无需多说,武文渊的心里肯定充满矛盾,但是一想到母亲说的凡是脖颈短的人,天生就带有哮喘病,所有的矛盾或者踌躇,立即转化为斩钉截铁,至少武文渊是以截钉的方式残忍地向张芸提出分手。老夫猜想,如果把张芸和蔺小红调换一下身体,即使张芸仍然是一头长发,脖颈仍然是比较短,武文渊说不定在两人正式确定恋情不到一个星期,把该亲吻的地方给以亲吻,该揉搓的地方给以揉搓,甚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把暂时不该占有的神秘地带通通地占有。可事实是,长着一对势利眼并没有这样去做,他与张芸的恋情,仅仅停留在普普通通的朋友关系上。

毋庸置疑,张芸在蔺小红的陪同下,千里迢迢感到武文渊的家里,尽管武文渊的母亲给其热情地做了一碗热气腾腾的荷包蛋,但是从武文渊母亲的眼神里,张芸看见了一闪而过的一种冷淡。尤其是得知,前来看望武文渊的女生不是蔺小红,而是自己时,张芸更是感到武文渊母亲眼神里的逐客令。当然,武文渊母亲里是什么样的眼神不怎么重要,毕竟不是与武文渊母亲谈恋爱,将来也不是嫁给武文渊的母亲,现在,让张芸感到伤心的是,武文渊的眼神里,不知何故,居然多了一份冷漠和迷离。从理论上讲,张芸不顾舟车劳顿之苦千里迢迢,其实是百里迢迢来到偏僻的茶沟村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看望武文渊,武文渊眼里应该充满兴奋才对,但是接连仔细观察大半个小时的武文渊的眼神,却发现其眼色是一种躲避和冷淡。强忍着心里的痛苦和努力控制眼眶里的泪水不要流淌下来,张芸是食不知味地吃完那碗看似热情其实是冷淡的荷包蛋,没有与武文渊交流,向武文渊的父母挥了挥手表示再见,扭转身,在蔺小红的搀扶下,伤心欲绝地离开武文渊的家。武文渊本想护送张芸和蔺小红回到武陵城,但是想到自己要雄心壮志地考大学,而不是留在农村早早地娶妻生子,把张芸护送到屋檐下后,武文渊非常坚强地停住了脚步,目送张芸和蔺小红离开这个鬼都不生蛋的地方。不需要抽丝剥茧地分析,当张芸的视线里再也看不见武文渊的身影时,她肯定会躲在某个树荫下痛哭。满怀着希望和怀揣着憧憬,来到武文渊的家里,结果居然是这样。之前,虽然心里做了各种各样的假设,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样,无声地抽泣,或许是此时张芸摆脱伤痛的最佳方式。其实,武文渊心里何尝不是一种痛,但是这种痛远远没有达到肝肠寸断或者是撕心裂肺的程度,如果是椎心泣血的痛,我想,武文渊绝没有勇气选择放手。造成这天两人见面的尴尬局面,责任肯定不在张芸身上,而在于武文渊从班主任付泽贵老师手里领取了成绩单发现自己离大学仅仅只有一分之遥时,心里的悔恨和忏悔不禁不由地产生。进入高三年级时就胸怀壮志地努力学习,而不是陷入儿女私情聊以自慰,说不定此时的武文渊正在想象进入大学的第一天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神采飞扬地在校园里寻找寝室的场景,可遗憾的是,不幸高考落榜,不得不继续脸朝黄土背朝天地在农村里摸爬滚打。当然,更为主要的原因是,张芸的模样和身材与汪一菲的模样相差太大,如果张芸像范老爷,有着沉鱼落雁之美,闭月羞花之貌,说不定武文渊心里想的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请大家不要讥诮武文渊肮脏的心理,羽坛名将,被无数美女迷恋的林某某,不照样是驾驶着火车出轨了吗?为什么出轨,还不是因为人家的老婆比其自家的黄脸婆更加漂亮,或者是更具有女人味。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