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八)  

2016-11-19 18:59:19|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武陵城区秋阳门车站开往五马乡的客车,要经歪角、沙溪沟、龙桥、南岸浦、北拱到蔺市镇的梨香溪,到了梨香溪,再沿着一条蜿蜿蜒蜒的盘山公路上山,山顶处就是名不见经传的五马乡场镇。五马乡早就并入堡子镇政府,这里只留下“七十一条街”,也就是其实一条街,证明这里曾经有一个屁股大小的场镇。客车到了五马乡场镇后就不再前进,武文渊要想赶到张芸的家,下了车后,必须得沿着一条坑坑洼洼的机耕道继续前行,步行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才能到达松荫村,这里青山绿水钟灵毓秀,否则张芸家怎么可能一口气有四朵“金花”呢?当年没有百度地图可以查阅,那为什么武文渊对这条线路了解得如此之清楚呢,是因为武文渊第二次乘坐一辆破破烂烂的客车赶往张芸家就是沿着这条线路行进的。不要讥诮武文渊老土,在乘车赶往张芸家之前武文渊从来没有乘坐过长途客车,当乘坐在拥挤不堪的客车里一路颠簸着赶往张芸家时,武文渊站在车厢的尾部,双手紧紧地握着扶手,一双斗鸡眼目不转睛地盯着车窗外飞逝的景致。毫不客气地说,只需乘坐一趟车,他就对沿途的景致非常熟悉。如果选择经乌江大桥东桥头到外婆家,而不是选择那条臭名昭著的经摩天岭到外婆家,武文渊可以在乌江大桥东桥头乘坐客车前往,但这需要花上几枚大洋的车费,为了节约那几枚大洋,武文渊一般选择步行前往。不过有一次跟随大舅田富林赶往外婆家时,破天荒地乘坐了一回车,这年武文渊大约六岁,即将上小学。某天下午,跟随大舅到外婆家,在乌江大桥附近的群沱子码头,看见前方有一辆车门上印着“复兴水泥厂”字样的解放牌大货车正要启动,大舅冲上前去,点头哈腰地给驾驶员递上一支烟,就带着武文渊爬上这辆大货车装货的车厢里。随着社会的发展,如今的汽车钥匙变得越来越小,同时做工更加精美,办公室一位名叫“万万”的美女同事,她的座驾是一辆现代新途胜越野车,不需要摁一下车钥匙的遥控按钮,只需怀揣着钥匙来到爱车身边,车门就自动打开。猫腰钻入车厢,系上安全带,同样不需要掏出钥匙,只需在一键启动的按钮上轻轻一按,座驾就能启动。有的豪车,甚至不需要轻轻摁一下一键启动,在很远地地方,摁一下遥控钥匙的发动机启动按钮,汽车的发动机就能自行呼呼地转了起来。当然也有落后的发动机启停技术,比如武文渊那辆与时代严重格格不入的某某牌的小轿车,不要说没有车身稳定系统和没有前雾灯,连遥控钥匙也没有,而且后轮还是鼓刹。2016年,世界日新月异发展的今天,汽车厂家居然还生产这样的小轿车,说句心里话,这让世界人民感到汗颜。当然,武文渊自身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谁叫他神经出了问题非要买这样的车?但是也不能把板子全打在武文渊瘦削的屁股上,如果武文渊裤兜里的孔方兄宽裕一点,怎么可能买一辆连遥控钥匙都没有的车?

还有那良心被狗吃的汽车厂商,即使要最大限度降低成本,也不能把前雾灯、遥控钥匙和车身稳定系统给省了啊,看来,大家为了尽可能地多赚取孔方兄,都是不择生冷,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使出浑身解数和各种各样的花招。说句心里话,每次武文渊摸出机械钥匙插入车门上的锁孔向左转一圈打开车门时总有做贼心虚的感觉,总感到周围有几道像利箭似的眼光凶神恶煞地射向自己,不知不觉,脸上有火辣辣的感觉。如果某天遇上狗屎运购买彩票中了几百万元的大奖,做的第一件事是把手里这辆丑陋的小轿车砸掉,购买一辆由良心汽车厂家生产的小轿车,可是,被孔方兄腐蚀良心的厂家,有谁会生产一辆真正具有安全性能和舒适性能的小轿车呢?这个世界真的让人感到匪夷所思,就拿武文渊坚持数载焚膏继晷写的博客日志来说,八年多的时间,总计写了2730篇,800多万字的日志,但是近段时间博客小管神经出现错乱,或者是狂犬病复发了,居然把其辛辛苦苦写的近2/3的日志进行莫名其妙地屏蔽。按照博客小管草菅ren命的做法,在未来的几天时间里,兴许所有的博客日志都会遭遇莫名其妙地屏蔽。但是这不会阻挡武文渊晨兴夜寐坚持写博客日志的热情和雄心壮志,就如同高尔基先生曾经在《海燕》里写的,“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武文渊倒想看看博客小管这只走狗究竟想干什么?生活在这样的国度与时代,总感觉有一丝悲哀,但这也恰恰说明某些人心里的恐慌,尤其是那些一看见其主人就摇尾乞怜的走狗,除了心理变态地压制各种思想外,其他的好像什么都不会。还是让武文渊调整一下心情吧,穿越时空,把思绪追忆到六岁那年第一次乘坐一辆大货车的事。当时的解放牌卡车,除了那长长的鼻子给武文渊留下深刻的记忆外,还有那“之”字型的钥匙也给武文渊留下抹不去的记忆。武文渊不知道这个“之”字型是否是钥匙,依稀记得司机大哥每次发动卡车时,都会从驾驶室里找出一把长约两尺的这个铁家伙,插入鼻子前端的一个手指粗的小孔,使出咂奶的劲转动无数下,才能把卡车发动。好在那时的卡车驾驶员全是裤裆里带家伙的男性,如果是女性驾驶卡车,说句心里话,单单是用两尺长的钥匙发动卡车,就让她够呛。这是武文渊第一次乘坐原本是装载水泥的卡车,由于返回外婆家附近的水泥厂的卡车都是空车,所以,司机大哥是轰着油门,在蜿蜿蜒蜒崎岖坎坷的公路上风驰电掣地飞驰。不知道是因为晕车,还是因为车速过快感到害怕,抑或是因为迎面袭来的寒风让身子骨感到招架不住,总之,卡车行驶没多久,武文渊就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着要下车。大舅田富林好不容易搭了一辆顺风车,肯定不想早早地下车步行回家,于是任由武文渊坐在车厢里歇斯底里地哭泣。到了外婆家时,直言不讳地说,武文渊是泪流干了,声音哭哑了,从此,对坐车就有了心理阴影。

但是这个阴影面积有多大,那得看武文渊的心情,如果心情如同今天窗外阳光明媚的天气,那阴影面积就小,如果是心情如同淫雨霏霏的鬼天气,那心理阴影的面积就很大,甚至覆盖了整个地球。说句心里话,8月20日这天上午,武文渊顾不上美美地睡一个懒觉,一大早就一个鲤鱼打挺滚下床,喝了一碗散发着馊味的冷稀饭,忙不迭地步行两个半小时的羊肠小道,匆匆地赶到秋阳门车站,却被告知开往五马乡的客车必须得等到下午4点,瞬间,武文渊的脑袋就蒙了,心里全是阴影面积。突然,依稀记得张芸曾经在耳畔燕语莺声地说过,遇上马武镇赶场天时,她曾跟随其父母到过马武镇卖茶叶,换句话说,张芸家离马武镇不远,而马武镇是武陵一个大镇,每天有多班客车开往马武镇。马武是东汉名将,跟随光武帝刘秀南征北战,协助刘秀建立东汉政权,可能就是因为马武的足迹踏遍大半个中国,全国各地有诸多的乡镇名叫马武镇。不过,这时的武文渊不知道马武镇的得名与东汉名将马武有关,更不知道东汉时期还有一个名将叫耿恭,故,这次乘坐一辆破旧的中巴车到马武镇,并不是凭吊曾经在这里屯军的名将马武,仅仅是想怎么早点到达张芸家,把该说的话交代清楚后,立即返身回家。尽管开往马武镇的客车比较多,但是每趟班车,乘客仍然是摩肩接踵,瘦削的武文渊费了好大的劲,几乎是使出浑身解数,才挤上一辆开往马武的班车。车厢里全是乘客,除了少部分乘客是坐在座椅上之外,绝大多数乘客只能站在车厢里的过道上,尽管武文渊缺少乘坐拥挤的客车的经验,但是与生俱来的“绝顶聪明”让他非常明智地往靠近最后一排座椅的过道上挤去。在没有找到一个座椅坐下来之前,靠近最后一排座椅的过道相对于其他地方的过道来说不怎么拥挤,至少没有乘客上下车,你可以从容地扶着扶手,踮脚站在那里。如果身侧有个美女就幸福了,客车在颠簸着的过程中,武文渊身子骨总是前后左右的晃动,遗憾的是身侧没有美女一道晃动,倒有一位膀大腰圆的老大妈站在身侧。每次随着客车的颠簸来回晃动时,老大妈肥硕的身躯总是重重地压在武文渊瘦小的身躯上,毫不客气地说,压得武文渊喘不过气来,被迫把脑袋往车窗玻璃处靠。倒,车窗玻璃上有几绺黄白之物流淌下来,而且其散发着的恶臭味通过打开的车窗迎面袭来,差点让武文渊晕倒。流淌着的白花花的黄白之物,肯定是车顶上装载的几十只鸡鸭鹅拉的粪便,这个臭味才叫他妈的浓,即使武文渊重口味,但是这股浓浓的臭味仍然熏得让武文渊感到窒息,不得已,武文渊只有把头缩回来,硬挺着承受左侧有着肥硕身躯的大妈的挤压。历经一个半小时的颠簸,武文渊终于平安抵达位于武陵城西南约30公里处的马武镇,这里,除了看见一条狭窄同时又是破破烂烂的街道外,并没有看见又关马武的任何历史遗址。

即使武文渊伸直脑袋,满大街寻找当年马武在此地屯军的历史味道,恕我直言,武文渊除了嗅到一股浓郁的家禽和牲畜的粪便味道外,马武留下的历史气味早已荡然无存,如今,只留下马武镇这个充满历史韵味的名字。不过,有关马武遗留的历史韵味对武文渊来说一点也不重要,此时,武文渊只想知道通往五马乡松荫村的路该怎么走。还是那句话,一个大活人不可能被一泡尿憋死,武文渊找了一名刚走下客车的路人甲,顺利打探到通往松荫村的一条羊肠小道。不过也有意外,当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向另外一位路人乙询问离松荫村还有多远时,没想到得到的答案是还要走两个多小时。此时,太阳当空烈日炎炎,武文渊全身汗如泉涌,毫不夸张地说,早已是汗透重衣。最要命的不是衣裤可以拧出汗水,而是肚子早日空空然,尽管早上出门之前喝了一大碗散发着馊味的冷稀饭,但是在马脚溪石拱桥后面的一颗黄葛树下拉了一泡屎,这碗稀饭已成了那株黄葛树的早餐。此时,武文渊的肚子饿得是呱呱的叫,前胸早已贴到后背上,可是离张芸的家还有两个多小时,早知是这么一回事,刚才真应该在马武镇找家餐馆吃一碗豆花饭。豆花饭是武陵老百姓的大众美食,无论是城区还是乡镇,只要有餐馆的地方,就会有豆花饭出售。做豆制的商贩没有亏本的,豆花做稀了,可以当做豆腐脑,豆花做老了,可以当做老豆腐。如果不幸熬糊了,你也不要灰心丧气,可以做成豆腐皮。做好的豆腐即使发霉发臭,甚至长出了霉菌,你一定不要丢掉,自从毛老爷子喜欢吃来自长沙的臭豆腐后,如今全国人民都喜欢吃臭豆腐。说句心里话,做豆腐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如果哪一天武文渊光荣下岗,为了生计谋求一个事业时,做豆腐可以说是不二选择。一代奸雄曹孟德老是用望梅止渴或者是画饼充饥的办法鼓舞将士的士气,此时,可怜的武文渊只有用那清香的豆花饭鼓励自己拖着沉甸甸的屁股往前走。在艰难的前行过程中,如果看见一泓山泉,管它是否清洁卫生,武文渊会蹲下身来,双手并在一起,做成一个勺子的形状,小心翼翼地掬一勺水,狠狠地吸几口,顿时一股甘泉流入心田,但同时又感受到肚子里传来的疼痛难忍的饥饿感。实事求是地讲,这不是有生以来武文渊感受到的最为严重的饥饿感,某年7月,刚刚放暑假,武文渊向父母简简单单地告知一声后,经大白天里都有一种阴森森感觉的摩天岭到外婆家。由于没有吃早饭,加上前一天晚上也没有吃饱,出门前就感到肚子是咕咕地叫个不停。到了外婆家,无论是外婆,还是大舅,都在地里忙得不亦乐乎,武文渊坐在树荫下,看着外婆和大舅在玉米地里忙个不停,饿得晕了过去。老夫不知道武文渊在其外婆和大舅面前为什么表现得如此矜持,外婆和大舅,都是血浓于水的亲人,当饥饿难耐的时候为什么不告诉给外婆或者是大舅,而是躲在树荫下精疲力竭地与饥饿作斗争?

其实,后来还有比这更厉害的饥饿,只是武文渊屁股不离椅子地坐在电脑前只顾手忙脚乱地玩游戏,尽管三天三夜没有吃一粒饭、没有喝一口水、没有拉一泡屎和没有合上眼睡一会,但是武文渊没有感受到饥饿感。玩游戏玩到这种水平,不得不佩服武文渊坚强的斗志,这个世界,除了武文渊本人外,兴许无人能击倒武文渊坚强的意志力。就是这份坚强,让武文渊于午后1时顺利赶到松荫村。应该说武文渊的运气有点好,即将到达松荫村时,遇上一名路人丙,向他打探松荫村和张芸的家,没想到这名二十多岁的路人丙与张芸住同一个村,在路人丙的带领下,武文渊非常顺利地来到张芸家,但让人感到遗憾的是张芸没在家里。怎么办,难道就此掉转身子打道回府?可张芸的父母不乐意了,把门一关,执意让武文渊留下来吃午饭。当村干部的人就是不一样,尤其是当村长的村干部,那股热情劲让你无法拒绝,而张芸的父亲,就是一名能说会道的村长。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独自莽莽撞撞地找一名同样是十八九岁的少女,不需要动脑子想,只需抬一下屁股就能知道两人的关系。故,当武文渊来到张芸家后,张芸的父母立即把家里老腊肉割了一块下来煮进锅里,同时到池塘用渔网打捞一尾草鱼做了一大盘酸菜鱼。不宁唯是,张芸的父亲还从地窖里翻箱倒箧地找了一瓶埋藏好几年的“百花潞酒”,只是武文渊从未喝过酒,张芸的父亲只能拿着酒瓶自娱自乐地独饮。尽管武文渊早已饿得肚子用一根绣花针就可以穿过,但是当张芸的父母把可口的饭菜摆上桌后,只想简简单单地吃几口,匆匆地填下肚子,就转身回家。当武文渊把碗里的几粒米吃得干干净净,搁下碗筷,打算说一句“叔叔阿姨慢慢吃,我得回去了”话时,张芸的父亲再一次不乐意了,不管武文渊是否同意,让老伴,也就是张芸的母亲,给武文渊又盛了一碗饭。张芸的父亲非常健谈,不愧是雄霸一方的村长,在吃饭的过程中,仔细向武文渊打听其家里情况,武文渊非常老实,用武文渊妻子的话来说,“老实得像一块磨刀石”。其实,武文渊的家庭情况非常简单,父亲武宏伟是一名教师,每个月有三四百元的工资;母亲田氏务农,小学三年级文化,未出嫁之前倒是能歌善舞,结婚生子后,只会种庄稼,不过一年可以出栏四头大肥猪,一年有2000元收入。武文渊本人不用多说,就摆在张芸父母面前,用后来武文渊同事们说法,武文渊优点和缺点都有好几大箩筐。家里有一个弟弟,在武陵五中念高中,成绩一般,如果英语成绩好一点,考个大学是没有问题的。张芸的父母非常认真地聆听武文渊的介绍,尽管武文渊在自我介绍的过程中结结巴巴的略显紧张,但这说明武文渊是一名单纯的孩子,而这恰恰是张芸父母喜欢的。这年头,裤裆里自带家伙的男孩好找,但是要找一个朴实无华浑金璞玉的男孩则难,看来,张芸的眼光不错,居然找到这么一位小青年,想到此处,张芸的父亲情不自禁地把手里酒瓶里香浓的白酒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