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十)  

2016-11-21 21:12:13|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约定,仅仅是出于渴望见到对方,8月20日这天,武文渊与张芸这对南箕北斗的小冤家,居然不约而同地离家出行,同时往对方家赶。处于张芸父母的热情好客,这天晚上,武文渊硬着头皮在张芸家里住了一宿,同时,刻肌刻骨地感受到张芸父母无微不至的关怀,而可怜的张芸却没享受到此待遇。到了武文渊父母家,张芸吃了一小碗荷包蛋,接着喝了一小碗稀饭,立即起身告辞,步行三个多小时的山路返回到武陵城。由于错过了下午4点开往五马乡的客运班车,张芸被迫在蔺小红在武陵城区一套破旧的民房里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来到车站,没想到与武文渊不期而遇。即使是铁石心肠的人,得知张芸不辞辛苦往武文渊家里走了一趟,也会感动得如鲠在喉,本想向张芸残忍地提出分手,可此时,在车站里与张芸意外相遇,一向心肠比铁石还硬的武文渊始终没有勇气提出来。双方在车站里长凳上坐了一会儿,对未来都感到一片茫然,甚至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难道就一直坐在车站里的长凳上?不行,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比如,新的一学期即将开学,是找一所中学复读还是就此辍学苦心孤诣地经营这段感情?武文渊当年的高考成绩其实离专科录取线相差不远,如果不是因为饥不择食寒不择衣地与张芸谈起了恋爱,第一年高考就应该蟾宫折桂,重点本科大学可能没戏,但是考上一所专科院校是没有问题的。那时,大学属于精英教育,哪怕是考上一所普普通通的专科学校,毕业后找一个吃公家饭的铁饭碗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不要说武陵这座弹丸小城,像重庆主城的诸多重点中学,如今凡是四十岁以上的中老年教师,其最初的文凭大多是专科学校的文凭,而那时的西南师范大学,自诩其培养的本科生是为高校输送人才。虽然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拿到了大学本科文凭,甚至有部分老师还获得硕士文凭,但是,他们的本科文凭或者是硕士文凭,都是花钱购买的,与从正规本科院校毕业出来的老师相比,至少在学识上有很大的差距。第一次参加高考,武文渊的愿望是考上一所专科学校,虽然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命蹇时乖的命运,但是能摆脱在农村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厄运,同时有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当然,考上大学并不能说明未来的人生之路就是阳光大道,没有家庭背景和社会关系的武文渊,大学毕业后,极有可能像“小桥老树”先生笔下的“侯海洋”被无情地发配到鸟不拉屎的偏远地区任教。不过,武文渊对鸟不拉屎的地方一直情有独钟,或者说,一直渴望许由洗耳陶潜避世的世外桃源生活,如果武文渊喜欢文学创作的话,在一个青山绿水的地方创作,说不定能取得重大的创作成就。如今这社会是快餐式的社会,老百姓拜读的名家大作,都打上了快餐式作品的烙印,比如“当年明月”编著的《明朝那些事儿》之所以能一炮走红,而且还经久不衰,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这些作品迎合了大众快餐式生活需要。

毋庸置疑,原本默默无闻的当年明月、小桥老树、南派三叔和唐家三少等这些网络作家,其作品一夜爆红,为武文渊改变时乖运蹇的命运提供了学习的榜样和成功的机会。只是桑榆暮景,给人以亡羊补牢为时已晚的感觉,如果早日喜欢上“写作”的话,或者说,像“小桥老树”先生于2008年就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写作,说不定武文渊已成为一名炙手可热的网络作家。遗憾的是,心智晚熟的武文渊迟迟没有找到其人生发展的方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导致大半辈子的人生处于蹉跎状态。1992年9月至1993年7月,武文渊因为情窦初开,不知道怎么排解内心深处对异性的渴望,不幸度过差不多一年的蹉跎岁月。1993年8月,得知自己的高考成绩离专科录取线只相差6分时,武文渊是欲哭无泪,在充满悔恨和内疚的同时,痛下决心,找一所中学认认真真复读一年,无论如何,在第二年的高考中蟾宫折桂,否则,这辈子只能继续在农村里摸爬滚打。那个年代,农村的经济条件非常差,承包一亩三分地,必须得辛勤耕耘,否则,连最基本的公粮和提留款等农业税都无法缴纳,更不用说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实事求是地讲,只要自己像父母一样手足胼胝的努力,温饱问题是可以解决的,甚至还可以娶一个媳妇,生两个孩子,但是每天得日晒雨淋。没日没夜的劳作会让弱不胜衣的身子骨和脆弱的神经崩溃,思前想后,武文渊认为唯一的出路只有燃糠自照地学习。应该说,1993年7月第一次参加高考,不幸遭遇折戟沉沙对武文渊打击很大,尤其是知道自己的高考成绩离专科录取线只相差6分时,心里的失落、悔恨、内疚和痛苦,像火山爆发似的迸发出来。于是,躺在床上痛苦地望着昏暗的天花板,昏睡了五天,当感到整个人散了架,甚至感受到自己的灵魂脱离躯壳时,突然幡然醒悟,就如同鲁迅先生在《纪念刘和珍君》一文里写道:“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要想找一所中学复读一年,对武文渊来说,是一件以汤沃雪之事,不需要其他的,就凭着手里那张盖有“武陵市大中专招生委员会”鲜红印章的高考成绩单,在武陵境内任何一所中学,可以轻轻松松进入复读班学习,甚至不需要缴纳任何费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在高考中能考上大学,对很多莘莘学子来说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原因没有其他的,仅仅是因为当年高考升学率很低。就因为升学率低,一旦考上大学,工作就不用愁,这对很多出身于版筑饭牛之家的农家子弟来说,考上大学就成为其学习的唯一目标。这个目标一旦实现,后面的成家立业,毫不客气地说是水到渠成。就因为此,很多莘莘学子蜂攒蚁集地涌向高考这座独木桥,过桥时,要么是踩着别人的尸首,要么是把别人挤下水,成功抵达对岸后,自己的人生才有可能发生改变。如此多的莘莘学子涌向独木桥,那高考这个战场看上去就多了一份血腥味,一将功成万骨枯,不仅是军事战场,在高考战场上,照例是只有勇往直前的冲杀。

由于高考升学率非常低,甚至达不到10%,重点本科、一般本科和普通专科,其录取的分数线差别就不大,有时,仅仅是十分的差别。十分的差别是什么意思,如果在考试过程中运气好一点,或者说仔细一点,多答对两三道选择题,你极有可能考上重点大学。但是,如果不幸踩了一坨狗屎,也就是遇上狗屎运,答错了几道选择题,你极有可能名落孙山,连专科也考不上。所以,某些中学的领导看见前来咨询复读的学生,看见其高考成绩离专科录取线只相差几分时,往往是如获至宝,要不择生冷把这名学生留在学校学习。1993年8月底,武文渊拿着高考成绩单,就是一位待价而沽的商人,哪所中学给他的优惠最大,他就在哪所中学复读。所以,1993年8月,武文渊蚀定吮痛,决定认认真真复读一年高三时,不是愁找不到学校念书,而是绞尽脑汁地寻找办法该怎么断绝与张芸的关系。找个什么样的理由,结束与张芸冷淡如水的恋情,对武文渊来说无疑是一件煞费苦心之事。在秋阳门车站,意外遇上张芸,得知张芸不辞辛苦往自己家里跑了一趟,这时,武文渊感到鼻子有点酸,原本想告诉张芸分手的事只能痛苦地吞下肚。张芸对这段爱也是充满了痛苦与彷徨,一是对这段爱总是缺少安全感,二是不知道未来的道路该怎么走,三是不知道武文渊肚里究竟卖的什么样的药。去年12月,两人因为一场突兀而至的暴雪在一同堆雪人打雪仗的过程中,冲破了冰块与火炉的安全距离,开始走得越来越近,但是张芸心里没有感受到一丝温暖,总感觉武文渊的表情和语言是冷冰冰的。有时,看似武文渊的心情阳光灿烂,对自己多了一份关怀,但是武文渊的心情如同波诡云谲的天气,之前还是风和日美,转瞬之间就下起倾盆大雨,说句心里话,这让张芸对武文渊的心理捉摸不透。闺蜜蔺小红也与半年前谈起了恋爱,但是人家的男友对蔺小红很好,经常问寒问暖,可自己的男友呢,对自己历来是不闻不问,总给人冷若冰霜的感觉。还有,人家谈恋爱,常常在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可我们呢,谈了大半年的恋爱,武文渊连我的小手也未拉过,想到这里,张芸噙在眼眶的泪水再一次哗哗地从白皙的脸庞上淌了下来。除了这段看不明白的爱情困扰着张芸外,未来道路该怎么走,如幽灵似的紧紧地盘踞在张芸的心头上。张芸的成绩一向不好,尤其是数学和英语这两门学科,对张芸来说如同是天书,本次高考,尽管发挥了最大的潜能,可总分加起来仅仅只有310分,离专科上线足足相差140分,即使痛下决心发奋蹈厉地学一年,说句心里话,在明年的高考中也不可能考上大学,于是,对复读高三这事难免不感到心灰意冷。武文渊的成绩要好很多,本次高考,原本是极有希望考上大学的,无奈发挥失常,不幸名落孙山,但是,如果选择复读的话,武文渊考上一所大学可以说是板上钉钉之事,一旦武文渊考上大学,那我们的爱情该怎么办?

真的感到迷离彷徨,难道让我放弃这段感情,可是,我试做放弃这段感情,无奈做不到,在无法承受相思之苦后,张芸只有厚着脸皮跑到武文渊的家,却没料到吃了闭门羹。武文渊的母亲虽然脸面上的表情还算和蔼,但是热情不够,明眼人就可以看出我与武文渊是什么关系,可武文渊的父母却装糊涂,询问一句武文渊到什么地方去了,武文渊母亲除了说一句找学校复读外,没有再多说一句话。不得已,只有打道回府,没想到在准备乘坐客车回家的时候,却在这里遇上武文渊。坐在车站里长凳上的张芸和武文渊你一言我一句对未来讨论了大半天也讨论不出所以然,最后一合计,先硬着头皮在城区找几所中学打听复读的事。武陵城区,最著名的中学无外乎是武陵五中和武陵实验中学,其中武陵五中是百年名校,如果要追溯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大清帝国时期光绪还在穿开裆裤那个年代。与武陵五中百年名校这一金字招牌相比,武陵实验中学显得非常稚嫩,如同一名牙牙学语蹒跚学步的两岁小孩。如果查看武陵实验中学的校史,你会发现其成立时间还不到两年,而且规模很小,小到全校师生加起来不到1000人。与武陵实验中学相比,武陵五中则是一艘航空母舰,高中年级,每个年级十二个班,每个班五六十人。初中年级十五个班,每个班同样是五六十人,如果把全校的师生加起来,你会惊奇地发现,居然有5000人,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这样的中学被学子们戏称为航空母舰。可能是因为对航空母舰有畏惧心理的缘故,武文渊和张芸,首先查看的学校则是武陵实验中学,毕竟这是新成立的学校,百废待兴,对高三复读生要求不高,甚至还会减免高三复读生的学杂费和书籍费。武陵实验中学于1991年成立,坐落在武陵城西烈士陵园附近,当时,周边全是农村,不过几年以后偌大的校园全被钢筋水泥包围。尽管是才修建的中学,而且只有高中部,但是起点高,有教学楼、科技楼、实验楼、图书馆和独立的行政楼。在校园左侧,男女生公寓楼各一栋,男女生的公寓楼设计得非常宏伟和科学,中庭是一个只能看见一线天的花园,四周则是学生寝室,一共六楼,其中每层楼的学生寝室有20间。如果每间寝室住六人的话,这两幢学生公寓可以住1400多人,足以容纳全校所有的学生。沿着学生公寓楼继续往左走,则是教师楼,总共有三幢,这时的武文渊,其梦想是考上大学,早日踏上工作岗位,能拥有一套类似于教师宿舍的住房。教学楼前面,是一座周长为400米的足球场,但此时的足球场还在修建之中,学校的升旗仪式和体育课不得不在篮球场上举行。说句心里话,在张芸的陪同下武文渊来到武陵实验中学,一下就被学校优美的环境吸引,尽管一切看上去是百废待举,但是学校占地面积大,教学楼、实验楼、科技楼、图书馆,整齐划一,看上去非常宏伟。不走了,这就这里寒窗苦读一年,争取在这里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于是武文渊在行政楼前停止了脚步。

行政楼,顾名思义是学校领导办公的地方,来到楼梯口,就有一个路牌指示招生办公室所在的方向。一位头顶上没有几根头发、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拿着一份报纸瘫坐在藤椅上,藤椅有一只腿被压弯了腰,正在嘎吱嘎吱地呻吟。从办公桌上的烟灰缸里横七竖八堆放的烟头来看,这位头顶上没有几根头发的招生办负责人是一位资深烟民。当他用看报纸的余光看见武文渊走进办公室,没有抬一下眼皮,冷若冰霜地询问一句“你有什么事?”。肯定有事,没事的话,武文渊肯定不会到这里来。张芸本来跟随武文渊的屁股走进了行政楼,但是一看见“招生办公室”这几个字,吓破了胆,不由自主往后退了几步,最后是武文渊硬着头皮一人走进招生办的办公室。接待武文渊的这位领导姓廖,在即将到来的高三年级从事政治教学,同时兼任学校招生办的主任。不要小看这位戴着一副宽大金丝眼镜的廖老师,在整个武陵大地政治学科这一领域,可以说是名扬天下的泰山北斗,复读的这一年,武文渊的政治成绩是呈直线上升,在当年期末考试中政治这门学科一不小心就考了全区第三名。就是凭着政治学科这一优异成绩,武文渊还荣幸地评为校级三好学生,有生以来第一次站在领奖台上点头哈腰地领取了一本有着鲜红封面的三好学生证书。不过,从事政治教学的廖老师给武文渊最深印记的是其光秃秃的头顶,当年学的英语课文,有一篇关于做化学实验的文章,这篇文章里插图中指导学生做实验的老师,其头顶上也是光秃秃的一片。如果要用蝌蚪形状的英语来讲述英语教材里那篇文章的内容,恕我直言,武文渊早已没这能力,但是如果用中文讲述,武文渊倒有这个能力把英语课文中的内容讲述一遍。这不是说武文渊有博闻强识的能力,而是当年每次打开英语书阅读这篇文章时,看见插图里那位头顶光秃秃一片的老师,总是在不经意间想到给其上政治课的廖老师。英语课文里那位名叫怀特的淘气老师,指导学生做实验时,本来是用中指插入有化学试剂的试管,但是在品尝试管里的化学试剂是什么样的味道时,舌头却是舔舐的食指。学生看罢头顶是光秃秃一片的老师做了示范后,纷纷把食指插入试管,然后用舌头舔舐食指,结果每位学生都埋着头哇哇呕吐。这篇课文主要是想告诉学生,做实验时一定要仔细观察,但是武文渊关心的却是书本里的老师和现实社会中的老师从外貌上看有太多的相似点,尤其是,武文渊迈入四十一枝花年龄后,惊奇地发现其头顶上那几根头发并不比当年给其政治教学的廖老师头顶上的头发多。廖老师搞明白武文渊的来意后,立即询问当年的高考成绩是多少,当听说离专科录取下相差6分,立即热烈地欢迎武文渊到实验中学免费就读,不过报名之前要查看那张盖有武陵市大中专招生委员会章印的成绩单。当然,武文渊也询问了300分的高考成绩能否复读,廖老师没加丝毫踌躇,明确告知武文渊,在专科录取线50分以下的学生,即使交纳两三万元的学费学校也不会招收。看来,张芸要复读的话,只能另谋高就。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逢场作戏(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