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三)  

2016-11-24 21:10:57|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天寒地冻,但是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享受着空调吹出的暖气枝枝蔓蔓讲述今天的心情故事,武文渊心里不禁不由地感受到一丝温暖。近段时间,一大波冷空气以雷霆万钧之势从西伯利亚出发,横扫蒙古高原和华北平原,接着以排山倒海之势席卷大江南北,俯仰之间,重庆主城的气温降到十度以下,周围几座山头,如缙云山、铜锣山、仙女山、武陵山和金佛山,均丢絮扯棉地下起了小雪。当然,每天忙于工作和学习的武文渊挤不出时间爬上那几座山头领略银装素裹的美景,只能在家与学校之间来回地奔波。每天凌晨5点,鸡叫头遍时武文渊就从被窝里爬起来,哆嗦着身子靠在床背上,打开床头柜上的台灯,开始新一天的学习。由于早上没有第一节课,吃了早饭、清点完毕学生到校人数和组织好学生早读后,武文渊回到办公室,打开空调的暖气,趁着办公室没有其他同事,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手忙脚乱地开始讲述他的心情故事。但是,天气的骤变和气温的降低,让武文渊弱不胜衣的身子骨开始出现了异常的反应,如昨天晚上,把日志发表在博客里后,来到厨房洗碗时,突然感到耳畔有隐隐约约的蝉鸣声。寒蝉凄切对长亭晚,尽管已是初冬,但耳畔传来悲戚的寒蝉声不能说耳朵就不正常,但是洗刷完毕碗筷和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热水澡后,蜷缩在被窝里想拜读一会儿“当年明月”编著的《明朝那些事儿》时,耳畔还有那隐隐约约的寒蝉声。这就有点不正常,而且是很不正常,即使武文渊捂着耳朵,把整个身子都蜷缩在被窝里,耳畔的寒蝉声仍然听得见,而且是越来越清晰,甚至就在大脑里回荡。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寒蝉成精了钻入武文渊的脑袋?从小就树立伟大唯物论思想的武文渊不相信这事,此时,听见脑袋里那聒噪的寒蝉声,只能说明武文渊弱不禁风的身子骨出现了问题,而且性质非常严重,活了一大把年纪,从未遇上这种现象。临文不讳地说,即使武文渊紧紧捂着耳朵,寒蝉刺耳的聒噪声仍然清晰地响彻在耳畔,而且越发地清晰,原本浓浓的睡意,因为持续不断地寒蝉声,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从此以后天天都得听着脑袋里的寒蝉声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地混日子,说句心里话,这样的日子生不如死,于是,武文渊不禁不由地对其瘦骨嶙嶙的身子骨感到惶恐不安。记得有一句话叫“外事不决找什么度,内事不决找什么涯,房事不决找什么易”,武文渊在百度搜索引擎里输入“耳鸣”,没想到武文渊昨天晚上双耳听着寒蝉叫个不停的症状就是耳鸣。耳鸣不是小病,至少是肾脏亏空的表现,如果严重的话,不仅导致耳聋,而且还会给生命造成威胁,于是,武文渊就自怨自艾地抱怨自己近段时间只顾忙于讲述心情故事,而忽略了身体的锻炼,结果导致身子骨出现了严重的问题。造成这一严重问题,毋庸置疑于昨天晚上开车回家时一直开着爱车的暖气有关。在小区大门外那条熟悉的支路上违章停好车,刚刚弯腰走出车厢,一股侵肌透骨的寒风迎面袭来,武文渊情不自禁地打了好几个寒颤,回到家里就出现了耳鸣的现象。

好在捂着被子蒙着脑袋睡了一宿后,耳鸣的现象有所减轻,到此时,几乎没有,但是这一次从未遭遇的耳鸣现象仍然让武文渊心里一紧,为了将来退休后能多领取几年的退休工资,武文渊必须得加强身体的锻炼,否则,极有可能遭遇还未到退休的年龄时就早早地跑到阎王殿向青面獠牙的阎王爷报到。不过,在二十多年前,武文渊的身体可棒了,尽管身子骨瘦削得只剩下一包骨头,但是各种疾病从未光临过武文渊,感觉是百毒不侵的圣斗士。1993年8月31日,在张芸家里辛辛苦苦采摘了两天的茶叶后,凌晨5点30分,冒着夜色,武文渊与张芸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离开张芸的家赶往五马乡客运车站。挤上一辆开往武陵城区秋阳门车站的乡村客车,两人怀揣着一份梦想,同时也怀揣着一份迷茫,开始了新的一学期的征途。武文渊先护送张芸到武陵第一中学报到,报到过程非常顺利,但前提是主动交上每学期3000元的赞助费,加上学费、住宿费和资料费,张芸身上带的4000枚大洋几乎花光。武陵一中对复读的莘莘学子给予了特别的关照,比如学生所住的寝室,全是用教室改造而成,一间寝室,横七竖八摆放着十多张上下铺的铁床,可以容纳下30多名学生入住。不用猜想,这30多名学生晚上睡觉时此起彼伏的打呼噜声磨牙声说梦话声和放屁声,混合在一起肯定非常热闹。更为主要的是,只有走廊尽头有一间卫生间和洗漱池,无论是早上还是晚上,学生们无论是上厕所还是刷牙洗脸,都得打拥堂。办理好张芸的入学手续后,武文渊与张芸依依惜别,独自来到武陵实验中学办理入学手续。没有交一分钱,包括住宿费、学费和资料费在内,通通地给予免掉,于是,武文渊轻轻松松地在招生办廖老师那里办理完毕新的一学期高三复读生的入学手续。貌似节约了好大一笔费用,保守点估计,不会少于4000元人民币,但是,武文渊能享有这个特殊的待遇,不是因为其长得帅气可爱,也不是因为其是拍马一族仗着几句谗言媚语就博得招生办主任廖老师的欢心,而是因为武文渊手里有一张印有“武陵大中专招生办”章印的高考成绩单。这张成绩单,走到哪里都是减免学费的护身符。如果这张成绩单上的分数接近当年北大或者是清华在四川调档的录取线,其价值就不是那4000元,如果拿到今天来说,极有可能是二三十万元人民币。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有学生就是因为成绩好,读中学不花一分钱,读大学也不花一分钱,甚至每年还能获得好几万元的奖金,也就是说,这部分学生读书,不仅没有花掉一分钱,反而是带来滚滚财源。不过,更多的学生是花钱念书,而且还是花了一大把的钱没有念好书,同样是读书,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相径庭的结局,老夫猜想,这是因为绝大多数学生没有深刻领悟“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句话的含义。武文渊临近四十一枝花时才懂得这句话的含义,但此时懂得这一深奥道理给人以亡羊补牢的感觉,为了自我安慰,或者是叫自欺欺人,武文渊只有用东隅已逝桑榆非晚来鼓励自己。

在武陵实验中学办理好入学手续,武文渊立即回家,回家之路非常漫长,也比较艰辛,从学校出发,经四环路、三环路和乌江大桥到东桥头,到了东桥头后,再步行一个半小时的山路,前前后后,至少需要2个半小时。故,在实验中学复读的这一年,武文渊除了选择住校外毫不客气地说是别无选择。9月1日正式上课,为了能在8点之前赶到学校,武文渊不得不于凌晨5点起床,顾不上吃早饭,就扛着铺盖卷和背着书包上学,为了能准时赶到学校,马脚溪石拱桥附近的那株时常受到武文渊盛情款待的黄果树此时只能暂时残忍地搁置在一边。可以说武文渊流淌了擢发难数的汗水后才艰难地来到学校,先把铺盖卷放在寝室里,然后拎着书包赶到教室上课。这年的武陵实验中学,高三年级总计有七个班,其中有两个班级是复读班,文理科刚好各一个班级。文科复读班的学生只有40多名,这里面成绩最厉害的角色不是武文渊,而是一位姓罗的同学,无论是数学还是英语,这家伙的成绩远远在武文渊之上。听说,1993年这位姓罗的仁兄平时的学习成绩分析优异,原本可以轻轻松松考上一所重点大学,只因马失前蹄,或者是在阴沟里不小心翻船,高考成绩离专科录取线少了2分,不得不委身来到实验中学复读。这家伙高考落榜后,挥刀斩情愫,把其恋爱了近两年时间的女友残忍地抛弃,来到实验中学只想心无旁骛地读书,1994年7月,光荣地考上吉林大学经贸系。不过,武文渊从路边社得来的小道消息称,姓罗的这名同学之所以痛下决心斩断情愫,不是因为他幡然悔悟,而是其女友在1993年考上大学后,一脚把姓罗的男友踢到九霄云外。办公室里的美女同事“万万”和黄大姐,今天一有空闲时间就坐在电脑前观看王宝强主演的《唐人街探案》,“万万”和黄大姐笑得前仰后合,同时饶有兴致地评价王宝强的个头太矮,模样太丑。这番评价也许符合事实,但恰恰说明王宝强的成功之路非常艰辛,有些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女演员,可以靠着与导演或者说与投资人的潜规则上位,从而成为家喻户晓的女明星,可王宝强,如果黄大姐的评价属实的话,有哪位女导演或者说女投资人对王宝强给予潜规则?没有潜规则,故,宝强哥的成功之路就格外艰辛。以此类推,同样是身不满五的矮个子男人武文渊,如果要想在漫漫人生之路上取得成功,除了手足胼胝地努力外,似乎没有潜规则这一捷径可供选择。不过,当年武文渊就读的复读班,真正让武文渊敬佩得五体投地的同学是一名姓孟的家伙,这家伙于1990年参加首次高考遭遇滑铁卢后,这是第四次到高三复读班学习。1994年7月参加第五次高考时,当年那些考上大学的同学,有的早已走上工作岗位,有的则刚刚大学毕业,正忙不迭地赶往工作单位报到,可这位可怜的姓孟的仁兄,再一次刚刚参加完毕高考,每天如坐针毡地待在家里踧踖不安地等待又一年的高考成绩。可能是接连五年参加高考,差点创下现代社会的范进中举,上苍终于被其不屈不挠、坚韧不拔的拼搏精神所感动,1994年7月,终于考上兰州商学院。

武文渊还有一名姓李的同学,在此不得不浪费点笔墨简要地说几句。这家伙是须眉浊物,也就是说裤裆里天生就带有三八大盖步枪,每天本应该好好地学习,可这家伙如鲁迅笔下的祥林嫂,不停地向同学推销他品读曹雪芹《红楼梦》的心得体会。“闲谈不说《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这位仁兄一有时间与武文渊高谈阔论阅读《红楼梦》的心得体会老夫认为无可厚非,可这家伙像那位在取经路上老是歪歪唧唧的唐三藏,总是不停地谈及贾宝玉与林黛玉的悲戚的爱情故事,而每次谈及宝黛两人的爱情故事,这位姓李的家伙不由得老泪纵横。有一句古语叫“看《三国演义》掉眼泪替古人担忧”,可这位仁兄是看《红楼梦》掉眼泪为林黛玉与贾宝玉的爱情而伤心,说句心里话,这让武文渊百思不得其解。尽管父亲武宏伟是一名教师,武文渊看似出身于书香门第之家,其实,因为家庭的困难和缺乏父母的正确引导,武文渊对“书香”这两个字打小就没有兴趣,在考上大学之前,唯一蜻蜓点水拜读的名家大作是《三国演义》。对于其他中外名作,恕老夫直言,武文渊一部也未看过。当时那几名与之相处要好的同学如果得知如今的武文渊每天早上5点就蜷缩在被窝里拜读名家的鸿篇巨制,我敢说他们会认为武文渊已经疯了,尤其是,当知道武文渊每天晚上都要发表一篇5500字的日志时,肯定会认为武文渊的疯已经病入膏肓无可救药。这样的认识老夫认为非常正常,就如同当年那位姓李的“祥林嫂”,一有闲暇机会就滔滔不绝地讲述其阅读《红楼梦》的心得体会,这种一根筋的疯,或许只有“祥林嫂”或者是武文渊本人才能知道,这正如曹雪芹在《红楼梦》开篇之语写下的“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不知道如今的武陵实验中学对学生管理的水平怎么样,在武文渊就读的那一年,老夫执拗地认为,这所学校对学生的管理非常科学,同时也非常到位。如果当年的武陵师专附中也是用科学的办法管理学生,说不定,1993年7月的高考,武文渊就能桂折一枝登科及第。武陵师专附中对学生的管理非常混乱,可以说毫无章法,学生在教室里上课时,经常听到教室下方的教师活动室传来噼里啪啦“修建长城”的声音,在这样的环境里学习,老师们怎么讲课,学生们怎么听课?武文渊清楚记得当年学生做广播操时,每天负责播放广播操音乐的老师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可爱的校长大人,看似校长大人与人民群众打成一片,换个角度分析,学校涣散得连播放广播操音乐的老师都没有。当然,这也是武文渊春蚕作茧重重自缚的结果,如果念中学时武文渊就发奋读书,考入当地声名远播的武陵五中读高中,或许武文渊的命运就不会如此之坎坷。如果把实验中学和武陵五中这两所学校对学生的管理模式进行简单的比对比和选择,武文渊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到实验中学就读,不是因为武陵五中管理混乱,而是安于故俗溺于旧闻的武文渊,更加喜欢实验中学的管理模式。每天早上5点40分,不需要生活老师吹哨子,武文渊一个鲤鱼打挺滚下床,快速地刷牙和洗脸,就躲在洗漱间里朗读一会儿英语。

到了清晨6点30分,跟随寝室的同学来到篮球场参加体育锻炼,如果天气比较热,就做一套广播操,如果天气转凉,全校的住校生,按班级列队,绕着操场跑几圈。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武文渊脚上穿的是一双父亲扔掉的破皮鞋,由于鞋尖比较长,当地老百姓把这类皮鞋称为“火箭皮鞋”,原因是因为它和火箭的模样差不多。曾经一度武文渊的父亲非常喜欢火箭皮鞋,否则怎么可能会花上好几十元大洋购买这双皮鞋?但是穿在脚上后,武文渊的父亲很快就发现这双火箭皮鞋造成的问题是多么地严重。武宏伟在课堂上常常遭遇学生的调皮捣蛋,有时控制不住愤怒情绪,抬脚就在学生的小腿上或者是屁股上狠狠地踹一下,不要忘记这是火箭皮鞋,就这么一脚,学生娃的屁股上或者是小腿上就会出现一大块淤血。讲点道理的家长不会对父亲武宏伟粗暴的教育方式提出反对意见,但是林子大了啥鸟都有,总有些家长小题大做无理取闹,结果有次父亲武宏伟下黑脚重了一点,不小心在某位学生的屁股上留下一个没法抹去罪证的淤血印痕,这下就捅了这位学生家长的马蜂窝。学生家长接连好几天到学校来大吵大闹,武文渊的父亲没有办法,只有赔礼道歉和赔偿医药费,同时一气之下把这双做工还算精良质量还算不错的火箭皮鞋扔进院坝前的垃圾堆里。周末武文渊回家后,在垃圾堆里搓泥巴蛋时无意间发现这双还可以穿一段时间的火箭皮鞋,于是武文渊把这双皮鞋简单地打理下,作为自己的代跑工具。别看这双火箭皮鞋已经有了一段悠久的历史,而且鞋面严重变形,甚至某些地方开始出现龇牙咧嘴的现象,但是这双破旧的火箭皮鞋陪伴武文渊走过了一个冬天,直到鞋面都成了一张张大嘴再也无法穿时才被迫丢掉。这双火箭皮鞋当年给武文渊留下了刻肌刻骨的记忆,每天早上,武文渊穿着这双皮鞋来到操场,跑步时那啪嗒啪嗒的声音响彻云霄。跑完步,所有学生回到教室上早自习,没有老师看护,全是学生们自觉朗读语文或者是英语课文。武文渊脸皮比城墙拐角还厚,不惧怕同学们的嘲笑,每天早上,无论是读语文还是读英语,都是扯开喉咙大声地朗读。读书百遍其义自见,只要不知羞耻地大声朗读,逐渐就产生了语感,而有些关于英语语法的选择题,也许你搞不明白为什么要选某个单词或者是某个词组,但是朗声阅读几遍课文后逐渐产生语感,你会凭着一种莫可名状的感觉选对了正确答案。不用去怀疑武文渊良好的学习习惯,无论是英语还是数学,如果遇上某道试题搞不明白,武文渊早已准备好一个改错本把这道试题抄下来,实在是搞不明白,武文渊就靠死记硬背的方式搞“明白”这道试题的答案。这就是武文渊,一个不会向命运轻易屈服,同时又知道该怎么解决问题的武文渊,难怪办公室的同事黄大姐常常夸奖武文渊是她这辈子遇见的最为聪明和最有智慧的男人。当然,黄大姐的夸奖有严重的水分,但是武文渊遇上困难,总是在第一时间里非常冷静地想出办法解决问题的聪慧倒是不争的事实,否则,“聪明绝顶”,也就是头顶上没有几根头发的武文渊,怎么可能会被黄大姐称为最有智慧的男人呢?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