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五)  

2016-11-26 20:42:16|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废言赘语地说了当年武文渊的历史学科,老夫必须得简要说说武文渊的政治学科,而这门学科成绩的好与坏,恰恰决定武文渊1994年的高考成绩。不管在座的诸位是否相信,1993年9月至1994年7月,武文渊在武陵实验中学复读的这一年,如果对学习有合理的规划,尤其是抓好语文和历史这两门课学科,毫不客气地说,武文渊在1994年高考中放一颗卫星,考上北京大学不是没有可能性。不管波诡云谲的世道如何变化,武文渊手里一直小心翼翼地珍藏着一本由“四川省大学中专招生委员会办公室”编写和出版的《1996年高考指南》。这本末尾封面上注明“内部资料,注意保存”的《高考指南》武文渊保存得非常完好,甚至可以说,于1996年5月出版的这本“内部资料”,经过20多年的时代变迁,全世界留下来的可能就剩下武文渊手里这一册。其实,武文渊要感谢其父亲武宏伟老先生,如果没有父亲无意间的收藏,武文渊也不可能得到这件宝贝。当然,这个宝贝对武文渊来说是毫无用处,那武文渊为什么又要小心翼翼地收藏呢,难道是武文渊的神经出现了错乱?要说武文渊把这本书页已经泛黄的《1996年高考指南》当做宝贝,无疑是向其曾经心爱的人儿,也就是来自福建的一位名叫樊晓霞的恋人证明,当年他们在茫茫网海上聊天过程中,武文渊随口说的1994年其高考成绩上了北京大学在四川省的最低录取分数线这件事不是在胡乱编造,而是真实的。如果某一天武文渊与樊小霞在现实世界里不期而遇,你们能知道武文渊最想做的事是什么?说句心里话,不是给对方一个灿烂的微笑,也不是给一个深情的拥抱,而是掏出这册书页早已泛黄的《1996年高考指南》,翻到92页至93页内容,想告诉樊小霞,1994年西南师范大学在四川境内的最低录取分数是534分,而同一年北京大学在四川的实际录取分数线是531分。换句话说,要是武文渊于1994年6月填报高考志愿时冒着天下之大不韪敢填报北京大学,说不定武文渊就是毕业于北京大学的高材生,当然,这不能证明武文渊有这个真才实学,否则,2012年7月,武文渊曾经爱得发狂的樊小霞就不会对武文渊信口雌黄吹嘘的其当年的高考成绩上了北京大学在四川省最低录取线持怀疑态度。持怀疑态度武文渊可以理解,毕竟武文渊在樊小霞心里就不是一个好东西,即使是一个好东西,也不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才子。说句心里话,武文渊接受不了的是当年心爱的人儿就这件事的冷嘲热讽,原本认为两人的关系是亲密无间,什么事情都是坦诚相待,没想到自己不知哪个神经出现紊乱无意间谈及当年高考之事,竟然成为那段爱情走上死亡的导火线之一。每想到此处,武文渊就感到心里在流血,同时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要想摆脱心里的痛苦和洗雪当年遭受的不白之冤,武文渊除了小心翼翼保管好这册《1996年高考指南》之外,只有通过焚膏继晷地坚持“写作”来证明自己原本就是一个孜孜以求、非常热爱学习的人。

每当武文渊心情非常糟糕时,总喜欢聆听一首非常优美的歌名为《Everything I Do》的英文歌曲,这首伤感的英文歌曲让武文渊不禁不由地回忆发轫于2011年11月那段悲悲戚戚的情感故事,不知不觉,两行浊泪从瘦削的面颊上流淌下来。说句心里话,如果不是2012年7月的某一天心爱的人儿樊小霞质疑并讥讽武文渊当年的高考成绩,武文渊绝不可能收藏这本已成商彝周鼎的《1996年高考指南》。同时,如果不是这本书页早已泛黄的《高考指南》,武文渊也绝不会知道当年他竟然与万人敬仰的北京大学的距离原来是如此之近。这册有着悠久历史的《高考指南》不是武文渊的父亲当着破烂货从垃圾堆里捡回家的,而是武文渊的弟弟武文杰于1996年参加高考时由学校统一组织购买的。武文渊于1993年和1994年,先后两次参加高考时都曾购买了当年由“四川省大学中专招生委员会办公室”编写并出版的《高考指南》,同时购买了一份厚达几十页的《高考志愿报》,但是这几件东西武文渊的父亲没有保留下来。说句心里话,这让武文渊感到匪夷所思,难道当年高考结束后,武文渊把《高考指南》和厚厚几十页的《高考志愿报》全部撕下来擦屁股了?这极有可能,一向重口味,也就是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吃鱼不吐刺和吃肉不吐骨头的武文渊,在当年的高考结束后,回到家里,脚踏长江和黄河,鼓着眼睛,脸朝外背朝里,冒充英雄好汉,偷偷干完坏事后,说不定随手撕下一页《高考指南》或者是《高考志愿报》胡乱擦了一下屁股。这里,必须得利用千载难逢的机会感谢武文渊的老婆大人田芳,其隔三差五总是无怨无悔地给咱们可爱的武文渊洗内裤。给老公洗内裤对很多娴熟端庄心地纯良的家庭主妇来说是一件不值得一提的小事,但是对武文渊的老婆田芳来说,却是大事,因为武文渊穿过的内裤,不仅散发着让人窒息同时又是熏得睁不开眼睛的尿酸味,而且内裤裤裆部位还有黄色的污迹,老夫猜想,除了武文渊的老婆田大小姐能够紧紧捂着鼻子忍受这个痛苦滋味外,其他的女人,包括曾经深深爱着武文渊的来自福建的樊小霞,肯定做不到。可能就是武文渊历来重口味的缘故,让他当年参加高考时学校统一组织学生购买的有关高考方面的资料通通当成手纸用于其擦屁股上了。说句心里话,如果不是时常想着《1996年高考指南》承担着为当年的武文渊昭雪的重任的话,说不定这册书页已泛黄的《高考指南》早已尸骨无存,全部变成武文渊擦屁股的手纸。不要向武文渊询问1994年为什么北京大学在四川的最低录取分数线如此之低,甚至低于名不见经传的西南师范大学的录取线,如果执意要武文渊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可能是因为那时北京大学和西南师范大学的地位差不多吧,都是一所默默无闻的高等学府,或者是北京大学的领导做事太低调,没有引起当年考生们的注意。但是1995年高考文科录取分数线,北京大学与西南师范大学录取分数线的差距一下就显示出来,北京大学最低录取分数线是574分,而西南师范大学的最低录取分数则是544分,到现在,这两所学校的录取分数线更是相差近100分。

不要痛惜武文渊当年高考时错过了考上北京大学的机会,毕竟这是命中注定的,又是他人不大相信的,对武文渊来说,好好珍藏这册《高考指南》,等待机会向樊小霞证明其从未说过谎。同时,发奋蹈厉地坚持学习和“写作”,寒门生贵子,白屋出公卿,说不定武文渊就是下一个“当年明月”。饶舌说了以上这么多的废话,我终于可以向大家讲述武文渊当年高三复读时学习有关政治学科这事。政治对武文渊来说永远都是吸引不了兴趣的东西,如果不是因为考试需要,特别是高考需要,谁去学这门没有多大实际用处的学科?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句话充分说明政治的残酷和血腥,武文渊甚至能从政治教科书里嗅到这一气味。1992年9月至1993年7月武文渊在武陵师专附中学习时,掉得最多的东西,不是孔方兄,而是政治教科书,毫不夸张地说,只要怀揣着政治教科书来到学校,武文渊从早到晚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保管好这本政治书。有句话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即使武文渊时时抱着政治教科书,但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很不幸,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先生,先后有三次政治书被他人盗走。当然,主要原因不在于武文渊个人的保管不善,也不在于偷盗者高深的盗窃技术,而在于学校的管理方只顾拉壮丁似的招收高三复读生,却没有给新招收的复读生订购政治教材。其他几门学科,往年的教材可以凑合作用,但是每年的政治教材则不能凑合使用,因为无论是体系还是知识,全都发生翻天覆地变化。不过,在实验中学就读的这一年,不用担心政治书被盗,一是因为学校给文科班每名复读的学生购买了全新的政治书,二是因为大家的品性不错,就连一向挥舞着锄头挖人家墙角的武文渊,也静下心来,老老实实地学习。大家都认认真真地学习,谁他妈的有闲情雅致去做偷鸡摸狗的事?当然,武文渊政治成绩突飞猛进一路高歌,不是来自其自身的学习努力,而是遇上一位教学经验非常丰富的好老师。如果担任历史教学的汪财金老师不是成天忙于撰写教学论文,而是绞尽脑汁地想出各种办法改进他的历史教学,我相信,武文渊历史这一学科的高考成绩绝不仅仅是只有可怜的85分。当年武陵城区历史教学领域的高手在武陵一中,姓杨,听说其上历史课时从不用教材,一听见上课铃声,只需背着一双大手走进教室就行,靠着一张赛过三千把毛瑟枪的嘴和一支如同杨玉环白白胖胖身子的粉笔,把古今中外各自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妙语解颐地在学生面前娓娓道来。更为让人吃惊的是,杨老师竟然把书上每个知识点在教材上哪一页记得清清楚楚,毫不客气地说,杨老师就是当年高考需要考试的那几本历史教材,教材里的内容杨老师肚里全都有,教材里没有的内容杨老师肚里也有。武文渊曾经跟随张芸听过一节杨老师讲的历史课,尽管杨老师只是靠着那张伶牙俐齿的嘴,但是教材里的知识如同一幅幅巨大的历史画卷非常生动地展现在武文渊面前。不过,随着社会的发展,这样的历史课堂再也不会出现在学生面前,类似于杨老师这类一张赛过三千把毛瑟枪的大嘴也不会出现在学生面前。

想象一下我们的学生现在怎么学习历史的,上课铃声响彻校园时,历史老师,比如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先生,拉着一张苦大仇深的马脸走进教室,机械似的彼此问候一句,就开始直奔主题上课。为了体现学生自主学习,首先让学生看书,学生看了5分钟书后,花上8分钟的时间做课前预习,做完课前预习,花上10分钟的时间进行课堂展示。展示完毕,武文渊就把本节课的内容生拉活拽地找出几个问题让学生分组讨论,讨论和回答的时间至少是15分钟。说句心里话,讨论和回答结束后,一节课40分钟的时间基本上到点,即使还留下两三分钟的时间,不要杞人忧天地为武文渊担忧这两三分钟时间该怎么办,“聪明绝顶”的武文渊有办法解决这一问题,因为其早早地给学生准备了好几道不痛不痒的课堂练习。当下课铃声响彻校园时,一节40分钟的历史课也宣告结束,可这节历史课学生究竟学到了什么知识,说句心里话,只有鬼知道。如果当年的武文渊遇上这样的老师担任历史教学,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武文渊的历史成绩肯定更加糟糕,但是以学生自主学习为主的教学模式如同几天前那股从西伯利亚刮来的妖风,早已吹遍祖国大江南北。达则兼济天下,穷着独善自身,武文渊为了那点可怜的工资,只能如此忽悠学生。但当年武陵一中那位姓杨的历史老师,则用传统的一张嘴和一支笔让毫无生气的历史活泼起来,很多高三学子如蚁附膻地赶往武陵一中就读,我想,肯定是冲着这位杨老师去的。可有一点武文渊感到纳闷,既然杨老师是一位名师,正在招兵买马的武陵实验中学,怎么不扛着一把锄头把这位历史学界的泰山北斗给挖过来呢?后来武文渊搞明白了,不是实验中学的领导不想挖,而是不好挖,就如同很多已婚同时又是漂亮的女子,不是你挥舞着锄头就能挖墙脚的。武陵一中的杨老师,他的身份不仅是历史老师,他有一个更加显赫的身份,是当年武陵一中的校长。如今每所中学的校长、书记,甚至有些副校长,早已不站在讲台上从事一线教学,可当年的校长,管他是什么级别,在武文渊的脑海里每个星期都要亲临讲台上吼几节课。尤其是武陵师专附中,当年那位姓陈的校长,一个星期不仅要在初中部上好几节美术课,而且每天早上住校生的广播操,听说都是这位校长不顾天寒地冻,顶着寒风冒着冷雨,来到教学楼左侧的广播室播放《运动员进行曲》和不知道是第几道广播体操的音乐。说句心里话,这给武文渊造成了心理阴影,今天武文渊坐在电脑前讲述这篇心情故事时,特地打开酷狗音乐,听了整整一下午的《运动员进行曲》,不知不觉,当年陈校长慈眉善目的面容就出现在武文渊眼前,眼角也跟着模糊起来。不过武文渊必须把眼泪擦干和把思绪打住,因为今天讲述的故事其主角不是当年的陈校长,也不是那位与武文渊有一面之缘的杨老师,而是负责武文渊政治学科教学的一位姓廖的老师。武文渊对廖老师非常崇敬,甚至把廖老师当着宝强弟或者是道明哥这些影视界大腕级别的明星一样崇拜。

究其原因,不是因为当年廖老师的风采与如今武文渊的风采差不多,都是头顶上没有几根头发的人,也不是因为武文渊当年的高考成绩政治学科考了一个非常理想的分数,而是因为廖老师看似随心所欲的教学方法契合武文渊酸不拉几的口味。试想,如果廖老师的教学方法没有契合武文渊的胃口,当年武文渊的高考成绩政治这门学科的分数怎么可能考上110分?如果像历史学科只考85分,说句心里话,西南师范大学的校门有几个,其中大校门朝哪边,武文渊肯定是一无所知,尤其是,今生今世怎么可能遇上那段美丽的初恋故事?再次给大家科普一下知识,初恋故事并不全是一个人一生中第一次恋爱,比如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先生,从未把他与张芸那段说不清道不白的故事当成真正意义上的恋爱,所以,当武文渊讲述他美丽的初恋故事时肯定是指大学期间那段刻骨铭心的恋爱。廖老师当年在武陵政治学科这一领域,可以说是声名远播,先不要说其教学方法怎么样,单单就其所教学生每年的考试成绩,不管是平均分还是及格率,都排在武陵所有中学的第一位。但不能看优生率,当年政治试题和历史试题,都有一个变态的题型,那就是每题3分、一共39分的多项选择题,这39分的多项选择题,常常让诸多莘莘学子在考试中折戟沉沙,所以,历史和政治,没人能考上120分。如果要考核每所学校政治成绩的优生率,概莫能外,全是一个圆圈,都处于同一位次上。每次遇上政治课,廖老师像是算准了时间似的,踩着时间点,大汗淋漓地走进教室。不需要让学生起立给廖老师鞠一个躬,也不需要彼此的问候,廖老师用衣袖把脸上黄豆般大小的汗珠一擦,就要求学生自行学习当堂课要讲授的内容。在学生自学的过程中,廖老师没有闲着,拿着粉笔开始在黑板上春蛇秋蚓地书写本节课的知识点。书写的内容非常简单,无外乎是含义、内容和意义等这几个要点,但是具体的含义、内容和意义,全是用一根扭扭捏捏的波浪线来代替。武文渊在自学过程中有意抬了一下眼睛,看见廖老师除了拿腔作势地思考一番外,整个板书知识点的过程中不到2分钟。廖老师是一位非常痴迷的篮球爱好者,当上课铃声即将响彻校园时,才匆匆忙忙离开篮球场,拿着教材冲进教室。冲进教室后,顾不上与学生互相问候一句,肯定是先得把额头上的汗珠用袖子抹掉。那个时候,不流行备课,即使要备课,也不需要把教材和学生有机地结合起来,故,在讲课之前,廖老师很有必要认真地浏览一遍教材。教材真他妈的讨厌,每年都在换,搞得廖老师去年烂熟于心掌握的知识点必须得全部丢掉。一目十行,大致了解本节课知识的框架和要点后,廖老师就挥动着右手板书要点,后来,索性把这道工序给省了,让学生用作业本自己琢磨本节课的知识点。你还别说,廖老师这套粗犷似的教学方法还真有用,半学期下来,班上30多名学生人人都会归纳和总结,尤其是武文渊,无论是做事还是说话开始养成头头是道的习惯。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