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六)  

2016-11-27 19:35:37|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武文渊眼里,政治学科是最容易学的,唯一的难度是其多项选择题。多项选择题,3分一小题,一共十三道小题,总计39分,考试时,如果脑袋还算清醒,得一半的分问题不是很大。但是,一旦遇上脑袋被门夹了,或者是进了水,抑或是晚上睡觉时把脑袋睡扁了,39分的多项选择题,得个位数的分数武文渊不是没有干过。尤其让人感到骨颤肉惊的是,这样的事武文渊没有少做,政治这一学科,如果发挥得好,可以考上100分,发挥得不好,就七八十分,而决定政治学科成绩的好坏就是那39分的多项选择题。说句心里话,这让武文渊对第二年的高考心里极没有谱,要说有谱的学科,无非是数学、英语和语文,之所以有谱,主要原因在于这三门学科每次考试成绩都非常稳定。但是这三门学科对武文渊来说都缺乏优势,至少不能确保武文渊一定能考上大学,故,历史和政治这两门各自有着近40分变态的多项选择题的学科,武文渊不得不咬紧牙关硬着头皮学习。政治学科的简答题武文渊从来不发憷,原因是因为通过大半学期的学习,武文渊已经从廖老师那里得到诸多学习政治学科的精髓,或者叫窍门。一看见问答题,作答时,首先答教材里相关知识点的含义,接着理论联系实际,把所答的知识点强行与残酷的现实世界断鹤续凫地联系起来。当然,能把问答题答好,有一定的难度,首先你得把书上所有知识点烂熟于心地背熟,其次得学会把知识点与题目中需要解决的社会问题巧妙地结合起来。那些长袖善舞于乱点鸳鸯谱的蜂媒蝶使,是没有办法把两者有效地结合起来的。为了能烂熟于心地掌握教材里每个知识点,每天早上不到6点一个鲤鱼打挺就滚下床,在又臭又脏的卫生间里大蹲时武文渊除了龇牙咧嘴,也就是卯足劲干大事外,就是用心背诵政治书里每节内容的考点。这一过程对武文渊来说非常艰辛,原因是因为武文渊打小就没有触目成诵的记忆能力,为了记住相应的知识点,每天只有不分早晚时时加强背诵。个人认为武文渊这辈子是饿死鬼投胎,每天上午最后一节课,上课铃声刚好响彻校园,老师还未来得及宣布放学,武文渊拿着洋瓷碗一个箭步冲出教室,目的地是学校食堂。别看武文渊做事历来是磨磨蹭蹭的,如同患了严重前列腺炎的老男人,撒尿时总是滴滴答答不怎么痛快,但是从吃饭这件事上来看,武文渊喜欢快刀斩乱麻。如此雷厉风行的吃饭风格,一是因为武文渊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二是不想在食堂售饭窗口前排队等候。本想插队,可武文渊的身子骨实在太瘦小,即使抡上大腿也打不过人家的胳膊,不得已只有学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当听见下课铃声响彻校园时,就忙不迭地操起吃饭的家伙往学校食堂跑。不过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先生很快就发现食堂的饭菜和自家大锅里煮的猪儿食差不多,毫不夸张地说,每天的午饭和晚饭,都是难以下咽。即使武文渊发挥长征时期吃糠咽菜的不畏艰苦精神,但每天中午和晚上,武文渊象征性地吃了几口后,就把瓷碗里的饭菜扔掉,勉强完成当天的吃饭的任务。
        有一句话叫“穷则思变,差则思勤”,看见学校食堂的饭菜的确难以恭维,周边的村民急学生之所急,想学生之所想,争相在学校周围搭一个简易凉棚开起了餐馆,于是,这里成了武文渊吃午饭或者是吃晚饭时的天堂。到了午饭时间或者是到了晚饭时间,看似学校的管理比较松散,如学生可以自由进出校门,但恰恰是武陵实验中学最得人心的做法,有些成绩优异的学生本来在另外一所百年老字号的武陵五中复读,一看见实验中学的学生每天可以自由自在地进出校门到校外吃大餐,于是纷纷抛弃武陵五中前来实验中学就读,不知不觉,武文渊就读的文科复读班由三十多人变成了五十多人。临文不讳地说,如果没有学校周围这几家由村民开设的小餐馆,绝不可能有那么多学生从武陵五中跳槽,如蚁附膻地来到实验中学就读。在武文渊记忆里,学校周边这几家由村民开设的餐馆,其提供的饭菜可以说是价廉物美,一大盆西红柿鸡蛋汤或者是丝瓜汤,三毛钱;一份回锅肉或者是一份烧白,一元钱,即使来一份青椒肉丝,也不过一元三。请注意,这几样菜品都是小炒,不像学校食堂所有的菜,全是用大锅炒,大锅炒菜倒是省事,但是难吃,而小锅炒菜,即使村民的烹饪技术很差,可能与武文渊的炒菜技术差不多,但是用小锅炒出来的菜不仅颜色好看,而且吃起来也是格外地香。毫不客气地说,武文渊在实验中学复读的这一年,几乎每天早晚都在校外村民家里的餐馆吃饭,也许那时已经有了地沟油和苏丹红,只是大家都被蒙在鼓里,逐渐,武文渊的身子骨就成了百毒不侵。唯一一次患了疾病,也是因为口无遮拦地到处乱吃,不幸引发肠炎拉了好几天的肚子。拉肚子是武文渊常常遇见的倒霉事,每天拉七八次,接连拉好几天,拉到说话无力,走路腿发软,只能弓着腰走,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志始终坚持轻伤不下火线,每天仍然坚持上学。这次拉肚子,不知道咋回事,居然惊动了在武陵一中就读的女友张芸。不好意思,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提及武文渊这位伪女友,究其原因,不是老夫忘了提及,而是因为武文渊在实验中学就读以来,已经有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没有到武陵一中看望张芸,我们可以这样说,武文渊此时已经忘记了张芸这个女友。不要指责武文渊忘恩负义,更不要指责武文渊另结新欢,此时的武文渊,时时刻刻都在全神贯注地学习,即使偶尔脑袋有多余的空间,想的也是今天晚上到学校周边某家小餐馆吃点什么,天天吃回锅肉或者是青椒肉丝,也有吃腻的时候。不知不觉,新的一学期开学差不多有了一个月时间,即将到来的国庆节小长假,加上周末,顶多两天的小长假,该怎么打发是摆在张芸面前的头等大事。眼看国庆节小长假即将到来,星期六中午吃罢午饭,张芸向班主任何老师请了假,沿着一条又一条破败的街道步行一个半小时,来到实验中学。真没有想到百毒不侵的武文渊竟然拉了肚子,瞧他那张苍白的脸、弓着的腰和说话时有气无力的模样,这肚子肯定拉得不轻。
        的确拉得不轻,不说别的,每天用坚硬的作业本纸擦七八道稚嫩的屁股,谁受得了啊,每次拉完和自来水差不多的屎,擦屁股时,坚硬的作业本纸还未挨着屁股,武文渊就感到屁股火辣辣地痛。但学习还得继续,尤其是,得把专程从武陵一中赶来看望自己的张芸给送回去,于是,在教室里踧踖不安地上了两节课后,放学时,气若游丝的武文渊一再要求下,坚持把张芸送回到一中。接着,再步行两个多小时的山路回家,回到家里,四肢百骸散了架,浑浑噩噩地躺在床上,似乎来到了鬼门关。近一个多月时间没有见到张芸,同时彼此之间也没有鱼传尺素,从理论上讲,应该对张芸有一份思念和牵挂才对,可事实是,张芸在武文渊的脑海里却越来越模糊,甚至忘记了自己还处于恋爱状态。该做一个彻底的了断,不能就此不明不白地拖下去,国庆节小长假结束回到学校上学后,武文渊做的第一件事是给张芸写一封信。这是武文渊先生第一次给张芸小姐写信,也是唯一一次给张芸写信,信的内容不需要大家冥思苦想,只要抬一下屁股就能知道,这封信的内容无外乎说我俩不适合做恋人,还是就此分了吧。恋爱开始的原因有很多种,但是结束的原因却是大同小异,其中“我们不合适”往往是最有力的理由。由此,老夫想到一则有关爱情的至理名言:“爱情就像便便,来了挡也挡不住;爱情就像便便,水一冲再也回不来了;爱情就像便便,每次都一样又不大一样;爱情就像便便,有时努力了很久却只是一个屁”。不揣冒昧地认为,这话很有几分哲理性,至少到最后,武文渊经历的好几段感情中,爱情真的像便便,努力了很久却只是一个屁。当然,在向张芸提出分手的同时,武文渊的神经出现紊乱,竟然给暗恋差不多一年时间的汪一菲写了一封信。这封信倒不是提出分手,也没有明目张胆地表白一直深爱着对方,只是告诉对方,过去一年玩火自焚的武文渊已经在武陵实验中学奋发蹈厉地勤奋读书,同时在这封信的结尾处踌躇满志地表达了一个愿望,即在来年的高考中一定能考上大学。仓促写这封信,武文渊肯定有其居心叵测的目的,即使这个目的不完全奢望与其来一场荡气回肠的恋爱,也是想给其透露自己的行踪,如果某一天汪一菲被其男友玩腻了需要一个备胎时,脑袋里只有一根筋的武文渊,自认为就是汪一菲的最佳备胎。说句心里话,武文渊同时寄出这两封信后心里一直感到踧踖不安,这个踧踖不安不是来源于对汪一菲的思念,而是来自对张芸的担心,因为不知道张芸收到这封信后有什么反应。其实,女人收到男友的分手信后反应很简单,要么是流着眼泪独自痛苦地接受分手的事实,要么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反对分手,其中,武文渊最害怕的是第二种反应。不过,当时的武文渊不知道女人会有这些反应,跼蹐不安地等待一段时间,除了意外收到来自汪一菲的一封信外,张芸没有任何反应,即,既没有回信要求挽留,也没有赶到实验中学央求收回分手的成命。毫不客气地说,给张芸寄出那封分手信后,一切皆平静,就如同随手向平静的湖水轻轻丢了一粒石子,看着石子掉入水里后,没有掀起一阵阵涟漪,仍然是平静如水。
       倒是汪一菲回复的这封信在武文渊心里掀起层层涟漪,这封信写得很短,可以预见汪一菲每天忙得脚后跟翻到脚背上。但是寥寥几句,表达的意思非常明确,那就是其此时正闹饥荒,希望武文渊能慷慨解囊,帮助其度过难关。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尽管汪一菲没有把武文渊当成知己,但是对武文渊来说,早就把汪一菲当成知己。此时,即使汪一菲命令武文渊跳崖,毋庸置疑,傻乎乎的武文渊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跳下去。这就是爱,尽管“有时努力了很久却只是一个屁”,但是我们亲爱的武文渊同志仍然爱得无怨无悔。汪一菲在信的结尾处,没有忘记约定给钱的时间和地点,也就是在即将到来的这个周日,上午11点,在乌江边中渡口码头相见。你们说可爱的武文渊是去还是不去,其实不需要征求你们的建议,武文渊同志收到这封信后,接连好几天晚上失眠了,失眠的原因不是因为是决定去还是不去,而是心里充满了车载斗量的兴奋。至于张芸收到那封分手信后的痛苦,请原谅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先生,自从来到实验中学读书,他已经把张芸一脚踢到九霄云外。这就是爱情,不管你怎么努力,到头来只是一个屁。当然,在武文渊同志失眠的那几天晚上,还有一个问题困扰着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先生,那就是如何凑足100元大洋帮助心爱的汪一菲度过难关。靠qiang肯定是不行的,看看武文渊瘦骨嶙嶙的身子骨,毫不客气地说,一阵妖风就能刮到爪哇国去,是名符其实的腰无尺寸之刃手无缚鸡之力。qiang不得行,那只有靠pian,pian谁的呢,想来想去,好像除了pian取父母的钱财外,似乎无人可pian。要pian取父母的财物倒是武文渊辣手好戏,比如,交班费资料费什么的,说句心里话,只要开动一下脑筋就能找到一大箩筐的理由。但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原本不是这样的孩子,这次是因为实在没辙,只有被迫无奈伸手向父母索要。从武文渊pian取其父母钱财的经历来看,防火防盗防pian工作特别重要,作为父母,特别要防范自己子女的坑蒙拐pian。星期六下午,心烦意乱地上了两节班主任龙方贵老师的数学课,武文渊拎着书包立即慌不迭地回家。回家之路有点漫长,步行的话,至少需要三个小时,如果在四环路某个拐弯处,也就是一个相对于偏僻的地方,遇上枪毙死刑犯的事,还得被强制阻挡一个多小时。可这千年难得一遇的凑热闹之事,武文渊在实验中学复读的那一年遇上好几次。枪毙死刑犯倒是很快,当前方的道路被封堵后,仅仅等待一个小时就放行,徒步来到拐弯处,除了看见公路边外侧的草坪上有零星的血迹和冒着残烟的纸钱外,只能看见几位陌生的路人在那里窃窃私语。武文渊向来两耳不闻窗外之事,对发生在眼皮底下的事毫无兴趣,匆匆地瞥了几眼路边陌生的路人外,继续大步流星地往家赶。回到家,已是金乌西坠倦鸟归林,和父母一道做了各种家务后,在吃晚饭时,武文渊嗫嚅着嘴,说学校要收取班费和资料费,总计100元,而且,第二天晚上,高三年级要组织学生考试,必须早早回到学校复习。在父母眼里,孩子的学习是举足轻重的,父亲和母亲,都没有反对,看来,武文渊第一次行骗就要大功告成啦。
        学校收取班费和资料费是天经地义之事,只是因为武文渊第一年的高考成绩还行,无论是学校领导,还是班主任,都没向武文渊收取这些费用,如果不是因为武文渊急需要钱讨好汪一菲,肯定不会在父母面前把学校“巧立名目”的收费当成挡箭牌。其实,武文渊每天在学校里的生活过得赛过神仙,尽管父亲一个月的工资不到400元,但是对2名孩子,父亲武宏伟都是一个星期给25元的生活费,平均每天是4元,同时,还会给每人2元的车费。说句心里话,每个星期25元的生活费足够多了,即使每天中午和晚上都到学校外面农民伯伯开设的简易餐馆里吃大餐,一大盘青椒肉丝才1.3元。但这次实在没辙,谁叫汪一菲狮子大开口,一张嘴就是100枚大洋。看着父母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忙碌场景,武文渊心里隐隐约约有一种痛,但是除了以骗取方式凑足这100枚大洋外,武文渊实在是毫无办法。第二天天气不错,风和日美秋高气爽,和父母一道耕种一会庄稼,于上午9点离家,屁颠屁颠往约会的地点赶。这是武文渊第一次参加与汪一菲的约会,心情那个激动溢于言表,原本是上午11点在武陵师专附近的中渡口码头相见,我们可怜的武文渊先生,在10点半时就来到指定的地方。阳光灿烂,江风习习,端坐在码头处一块鹅卵石上,看着江面上百舸争流和来往乘坐渡船的乘客行色匆匆,武文渊的激动逐渐平静下来,但是,离11点约会的时间越来越近时,身上的每个细胞又开始亢奋起来。不过,结局让人感到失望,我们可怜的武文渊站在江边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也就是等到接近12点,武文渊除了看见来去匆匆的乘客的背影外,并没有看见汪一菲的鬼影。好在,武文渊此时的心情仅仅是停留在失望和沮丧上,直言不讳地说,没有一丝痛楚,原因倒不是因为武文渊不爱汪一菲,而是武文渊早就明白癞蛤蟆吃不到天鹅肉的道理。或者说,“爱情就像便便,有时努力了很久却只是一个屁”,这次武文渊终于等来一个屁。肯定有朋友建议武文渊去寻找汪一菲,毕竟汪一菲就在附近的武陵师专英语系就读,只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先生没有傻到这种地步,既然人家是戏弄你,干嘛要掘地三尺找寻她?天涯何处无芳草,这辈子,没能娶到汪一菲,难道武文渊就不活?说句心里话,每次遇上一个心爱的人儿突然从武文渊身边离去时,武文渊尽管渴望留住爱情,但是绝不会去找她。2009年3月,原本一段美丽的爱情突然陨落,尽管最初阶段武文渊是以泪洗面,时时刻刻痛得肝肠寸断,但是武文渊并没有到黑龙江去找她。有时,会有一种冲动去找她,但是冷静下来后,那份找她的冲动荡然无存。2012年8月,又一段凄凄怨怨的感情尘埃落定,武文渊这一次诀别的念头是格外地强烈,即使偶尔有想她的思绪,但是从未有过去福建找她的念头。不是对曾经心爱的人儿的爱不深,而是经历多段避坑落井的感情挫折后,武文渊不再相信爱情,不再对曾经心爱的人儿抱有幻想。“爱情就像便便,水一冲再也回不来了”,是时候收住心好好学习了,武文渊朝着武陵师专的校园望了几眼后,非常坚定同时又是非常果断地掉转身子,开始他一生又一次征程。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