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七)  

2016-11-28 21:25:22|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文渊抱着临死都要蹬两腿的决心给汪一菲写了一封信,没想到结局却遭受到一场玩弄,好在武文渊早已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得知自己有可能被戏弄后,向武陵师专的方向看了几眼,坚强地扭过头,乘坐渡河船,再沿着一条又一条破烂的街道回到学校,开始新的一年真正意义上的寒窗苦读。宝刀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这话一点不假,要想明年考上大学,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只能燃糠自照囊萤映雪地苦读。哪怕是滴水成冰咳唾凝珠的数九寒冬,武文渊仍然坚持每天早上5点30分起床,简单地洗漱一下,就躲在洗漱间里,浑身打着冷颤地学习,学什么呢,通常是背诵英语单词或者是政治书里答题时需要断鹤继凫引用的知识点。中午,吃罢午饭,很多同学回到寝室躲在被窝里享受冬日的温暖,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则来到教室手忙脚乱地做练习题,或者是翻阅一会儿历史教科书,当感到眼睛皮越来越沉重时,就趴在冰冷而又坚硬的课桌上午休。每天中午像武文渊这样苦读的学生有好几位,其中有一位名叫黄启军的同学,因为每天中午都是趴在冰冷的课桌上午睡,不知不觉双手长满冻疮,而且不幸化脓腐烂。武文渊虽然手脚和耳朵都长了让人心烦意乱的冻疮,但是没有腐烂,当然,这不是上天的眷顾,而是武文渊对冻疮的医治很有一套。怎么医治,平时上学时每天傍晚武文渊都会在学校食堂出售开水的地方花上五分钱买一壶开水,上了晚自习回到寝室,就用这壶热开水烫脚,直到把一双长满冻疮的脚烫成两只红彤彤的腊猪蹄的时候才收手。仅仅是用开水烫烫脚、烫烫手和烫烫耳朵远远不够,武文渊周末回到家里还得用滚烫的萝卜烫脚、烫手和烫耳朵,别看萝卜不值一文,但是在医治冻疮上有非常神奇的良效。通常下午5点30分放学,到了食堂或者是校外的餐馆吃罢晚饭,武文渊常常邀约寝室里一位名叫邱林的同学来到学校附近的一座山头上“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里,有一个革命烈士纪念塔,葱绿的松柏,浑厚的苍穹,看上去显得阴森恐怖,但是可以眺望武陵城,还可以远眺滚滚的长江。“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每当远眺波涛汹涌的长江时武文渊都会情不自禁地轻吟大明帝国时期一代文豪杨慎所作的《临江仙》。当然,在这座山头远眺浩浩汤汤的长江时,武文渊没有忘记花五毛钱购买一小袋五香瓜子,当把这小袋瓜子嗑完,天色也逐渐暗下来,该回到教室上晚自习了。应该说,武文渊在实验中学复读的这一年有幸没有掉入爱河,有一个重要原因是,班主任龙方贵老师在安排座位上没有特意给武文渊开小灶,如果继续在武文渊身边安排一位美丽的女生作为邻居,老夫猜想,看见美女就心猿意马的武文渊先生极有可能再次陷入感情的漩涡之中不能自拔。就因为同桌是一位姓李的男同学,武文渊上课期间对情爱之事没有任何幻想,一直老老实实地学习。
        不过,上晚自习之前先得看一会儿教室前端摆放的一台电视机播放的《新闻联播》,尽管每天晚上7点正式播放的《新闻联播》无外乎是宣传大大小小的会议精神、展现全国人民的幸福生活,以及揭露万恶的资本主义其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惨状,但是花上半个小时收看《新闻联播》节目有利于学生时时知晓国家大事,至少政治学科里的“时事政治”这部分知识看上去不怎么空洞。不得不承认这是实验中学在管理学生过程中最为有意义的举措,如果武文渊选择到武陵五中就读,尽管武陵五中是一所可以追溯到光绪年间就已成立的百年老字号名校,但是每天晚上坐在教室里无法了解国家大政方针政策,至少政治这一学科没有办法学好。看完《新闻联播》,才正式开始上晚自习,除了偶尔要做一套数学试题外,大多数时间都是学生们自主学习,甚至连看护的老师也没有。其实,学校给每个楼层上晚自习的班级安排了一名值班的老师,这名老师主要负责整个楼层班级的纪律,但是,值班的老师往往坐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那个时候没有手机可玩,办公室里电脑也没有,孤寂地坐在办公室里,老师们唯一打发无聊时间的方式是读书看报。尽管没有老师看护,但是教室里鸦默雀静,同学们都在认真地学习,毫不夸张地说,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坐在教室里学习的这50多名同学都是元老级别的人物,有的同学甚至复读好几个高三,大家坐在这里,不是为了谈情说爱,而是为了实现心中的理想,这个理想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择生冷考上大学。与武文渊同桌的一名姓李的同学各个方面都很优秀,成绩也不错,唯一的缺点是他是一名名副其实的“祥林嫂”,每当遇上课间休息时,他总是唠唠叨叨地在武文渊耳畔讲解有关《红楼梦》一书里悲金悼玉的贾宝玉与林黛玉的爱情故事,讲着讲着,这个大老爷们抽抽噎噎地流下两行污浊的泪水。武文渊感情也很细腻,但是绝没有达到阅读一部作品就掉眼泪的地步,所以,每次看见这位名叫“木子李”,而不是“木子美”的同桌涕泗纵横地掉眼泪时,武文渊感到匪夷所思。尤其是,这时的武文渊对《红楼梦》一无所知,除了知道语文课本里有两篇标题分别为《葫芦僧乱判葫芦案》和《林黛玉进贾府》的课文外,对《红楼梦》这部伟大的古典文学作品真的毫无所知。说句心里话,一心想在“创作”道路上有所斩获的武文渊,还真应该静下心来再次品读一遍《红楼梦》,“开谈不说《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一曲红楼多少梦,情天情海幻情身”,真该认认真真地阅读一遍。每天晚上9点半晚自习结束时,东拉西扯地与同桌“木子李”谈了一会儿《红楼梦》一书里悲金悼玉的宝黛凄美爱情故事后,武文渊继续留在教室里学习,直到十点,整栋教学楼关灯时才依依不舍离开教室。教室何时关灯,实验中学有一套严格的管理制度,那就是时钟的指针一指向10点,即使有天王老子阻拦,也会及时关灯。而另外一所名校武陵五中,教室里的灯学校从不统一关,有些学生,到了凌晨两三点钟,仍然滞留在教室里埋头苦战。
        当然,有着良好生活规律的武文渊,不大喜欢武陵五中自由管理学生上晚自习的方式,如果天天晚上都熬夜挑灯夜战,请问,有谁的身子骨能承受?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武陵五中的高三学子能承受,不过,经过武文渊多方打听,终于搞明白怎么一回事。原来,武陵五中的学生,大白天里趴在课桌上睡觉,课堂上,常常此起彼伏的鼾声一片,但是一到晚上,个个像打了鸡血似的精神抖擞,在昏暗的灯光下挑灯夜读。武文渊历来是一名习惯于早睡早起的人,即使天寒地冻的隆冬时节,也可以做到凌晨5点半起床,从某种角度说,武文渊选择在武陵实验中学复读是明智的。十点钟教室关灯后,武文渊三步并作两步回到寝室,不要急着刷牙洗脸和用开水烫脚,趁寝室还未关灯的机会,再次背诵一会儿英语单词或者是记诵政治书里的知识点。10点30分,寝室里的日光灯突然熄灭,在同学们燃着蜡烛继续挑灯夜战时,武文渊来到卫生间里洗漱,前前后后,十分钟的时间把撒尿、刷牙、洗脸和烫脚等动作一口气完成。回到寝室,蜷缩进被窝里,一边默默背诵着刚才记诵的知识点一边等待与周公的老婆撩云拨雨。这时的武文渊,穿着三角内裤,搭着一顶高耸的帐篷躺在冰冷的凉席上,即使像一只老公狗似的蜷缩着身子,仍然感到侵肌透骨般的寒冷。哆嗦着身子默默背诵一会儿英语单词,突然某位同学的收音机里传来播放评书的声音,而关于《甘十九妹》这部武侠名作的评书,毫不客气地说,成了武文渊每天晚上的精神伴侣。尽管萧逸先生编著的《甘十九妹》不能与金庸、古龙的作品比肩而立,但是在娱乐缺乏的年代,武文渊还是被评书里精彩的故事深深地吸引,甚至幻想今生今世,自己也能遇上一位武艺高超同时又是心地纯良妩媚娇俏的女孩。当然,这样的女孩只能在文学作品里出现,现实中的女孩,尤其是结了婚的女人,如同山中的老虎,要想自己不再受到伤害,武文渊先生最好是远离山中吃人不吐骨头的母老虎。在偷偷聆听某位同学用收音机播放的《甘十九妹》评书过程中,冷不丁地会听见激烈的敲门声,这不是敲门,而是用脚狠狠地踢门,从其激烈的程度看,应该是值班老师在用踢门的方式告诫寝室里的同学立即灭掉蜡烛。就是这踢门声,还有收音机传来的评书节目,每天晚上,几乎要到11点半时武文渊才能进入梦乡。凌晨5点半,被一泡尿憋醒,即使东曦既驾还未到来,武文渊慌不迭地一个骨碌起床,开始了新的一天的紧张学习。几乎每天都是这般按部就班地度过,毫不客气地说整个过程波澜不惊,不知不觉,一学期便结束。这期间,武文渊曾经做过两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一是为了不缴纳班主任龙方贵老师强行收取的资料费,武文渊独自跑到武陵五中高三年级文科复习班听了一天的课,傍晚时分回到学校,收拾书本准备离校时,龙老师气势汹汹地走进教室,经过一番唇枪舌剑,两人达成的结果是,武文渊老老实实地在实验中学就读,龙方贵老师也不再向武文渊收取任何费用,甚至包括1994年出版的《高考指南》。
        当然,这对武文渊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当年高考志愿填报过程中,龙方贵老师对武文渊的高考志愿完全是放任不管。对龙老师来说,武文渊只需考上大学就行,但是武文渊究竟选择填报什么样的大学和填报什么样的专业,对龙老师来说一点也不重要。从某种角度说,武文渊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就是因为在高考志愿填报中没有慎重思考,结果导致武文渊所有的努力到最后是挑雪填井白费功夫。背着老师和背着父母,犯下的第二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是,1993年11月底的某个周六,上完课,武文渊跟随几名同学乘坐客船游了一趟丰都鬼城,这是武文渊第一次离开武陵城,来到一个非常陌生的地方。到丰都鬼城溜达一圈,不是去欣赏美丽的山山水水和亭台楼阁,而是为了打探将来两腿一蹬赶往阎王殿的那条人人都得走的路。之前,武文渊不知道什么叫孟婆汤,也不知道奈何桥,更不知道阎王爷原来是青面獠牙的模样。可以这样说,这次跟随几位同学通过翻墙入室的方式进入鬼城名山景区游玩,武文渊不是一无所获,将来钟鸣漏尽,拄着拐棍到阎王殿谋求一份工作时,可以做到轻车熟路。这趟丰都鬼城之旅武文渊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翻越景区院墙时不小心把父亲那支英雄牌钢笔搞掉了,这支钢笔来之不易,是父亲武宏伟获得当年镇级先进教师奖励的。在武陵实验中学复读的这一年,星期六中午在学校外面的餐馆吃罢午饭,武文渊就向班主任龙方贵老师请假,提前放学回家,当然请假的理由是美其名曰回到家里帮助父母务农。不过,平静的日子很快被打破,因为随着高考日益临近,武文渊心里的踧踖不安越来越强烈。这是第一年实行三加二的高考模式,所以,在评估自己平时的成绩能否考上大学时,武文渊心里没底。1993年的高考,虽然文理科考试的科目不同,但是总分都为640分,而当年文科的专科录取线是440分,本科录取线为455分,至于重本录取线,由于武文渊从未想过要考上一所重点大学,对重本录取线是漠不关心。但是到了1994年,武文渊第二次参加高考时,高科总分变成750分,由于与前一年各个批次的录取分数线没有可比性,武文渊就不知道平时模拟考试的成绩,究竟是多少分才有机会考上大学。按照班主任龙方贵老师的估算,应该在500分左右,而武文渊平时的考试成绩就在500分上下徘徊。人们常说凡是预则立不预则废,在决定一个人命运的高考之前,武文渊对其高考成绩做了无数次估算,而这个估算,也是武文渊走上工作岗位后要求学生在平时考试过程中必须遵循的方法。临文不讳地说,这是武文渊参加各种格式的法宝,就拿1994年的高考来说,在高考的脚步声还未到来之前,平日的各种模拟考试,武文渊对自己每科考试成绩进行估分,或者说,给每一科的考试成绩预定一个合理的分数。可能在座的诸位不懂得这一玩意,甚至不知道这一提升学习成绩的法宝,看似武文渊这一法宝复杂,略有几分诘屈聱牙,其实非常简单。班主任龙老师不愧为教学老手,其估算的500分专科录取分数线只比1994年高考专科录取线高了3分。
        为了给自己鼓气,每次模拟考试前,武文渊就把这500分分摊到每门学科上。语文尽管是武文渊的软肋,但是考个90分是没有多大问题;数学,虽然号称武文渊的优势学科,但是那时的高考数学题难度较大,即使烂熟于心地掌握了集合、三角函数、复数、数列、不等式和立体几何等知识,但是双曲线、抛物线和椭圆这部分知识是武文渊的弱项,所以,给数学成绩预测一个合理的分数时,只能小心翼翼地守住120分;英语,同样算不上软肋,但也不是优势学科,主要问题在于总计40分的改错题和作文题,我们可怜的武文渊同学只能得七、八分,故,英语成绩只能预定在110分;政治和历史,这两门学科,本来也是武文渊拿手绝活,但是这两门学科都有一大道变态、近40分的多项选择题,故,武文渊的目标是,这两门学科的成绩争取考个及格分,也就是90分。咦,你还别说,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这番分摊非常合理,刚好是500分,换句话说,只要武文渊同学在高考中发挥正常,考上一所专科学校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我们的武文渊同学却老是害怕高考时遇上霉运发挥不正常,不揣冒昧地认为,武文渊这番担心绝不是杞人忧天。其实,武文渊同学是一名淳朴无华浑金璞玉之人,尽管常常被其妻子讥诮为老实得像一块磨刀石,但是小心翼翼地做事是没有错的,而高考前的那两个月时间,每次模拟测试,其他几门学科的成绩都正常,单单政治这门学科的成绩就不正常,有时遇上脑袋进了水或者是没有睡醒,成绩只有七八十分。有时,考历史,甚至考英语时武文渊同学同样没有睡醒,几门学科考下来,成绩只有可怜的480分。当然,也会遇上早上用筷子敲着饭碗赶往学校食堂中遇上踩了一坨狗屎的狗屎运,几门学科的成绩,不经意间上了520分。520分是个什么概念,据班主任龙老师估算,极有可能意味着武文渊考上一所重点大学。不过千算万算,武文渊没有想到其高考成绩居然突破了540分,甚至超过当年北京大学在四川省实际最低录取分数线。如果,我说的是如果,而不是事实,武文渊当年的历史成绩能考上95分,高考成绩极有可能创造一个突破550分大关的奇迹,这个成绩,当年国内什么大学都可以自由填报。当然,一个人的一生是由其命运决定的,武文渊无论怎么努力,总是无法摆脱命运的安排。就是因为高考前夕好几次模拟考试武文渊的成绩不怎么稳定,尤其是,几门学科的总成绩老是在480分处徘徊,这让武文渊在填报志愿时总是感到跋前疐后动辄得咎,最后只有一律填报师范院校。到现在,武文渊也不知道当年填报的志愿是对是错,作为男子汉大丈夫,应该有一个远大理想,至少不是在一所师范院校混几年,毕业后从事教书育人的工作。在国外,往往是最优秀的学生报考师范院校,然后从事教书育人的工作,可在我国,往往是成绩不怎么优异的学生从事教育工作。而当年的武文渊,成绩一般,处于最大限度节约读书成本,只有在各个批次的志愿中一律填报师范院校。但看见自己的高考成绩高出当年北京大学在四川录取的最低分数线时,武文渊心里突然有一种不甘心,毕竟这是一个改变自己时乖运蹇命运的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