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八)  

2016-11-29 22:08:48|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4年6月填报高考志愿时,武文渊对报考什么样的学校和什么样的专业是茫然不知。在武文渊心里,只要能考上一所大学,哪怕是一所普普通通的专科学校也行,从未有过鸿鹄之志,没有想过考一所类似于北大或者是清华的名校。说句心里话,一个近20岁的男人,对自己的人生没有一个前瞻性的规划,甚至不知道该报考一所什么样的大学,老夫不揣冒昧地认为,这对武文渊人生发展是非常危险的。2005年,武文渊迷恋上每天晚上9点30分坐在电视机前收看中央电视台第二套节目播出的《经济半小时》,其中有一期节目报道的一位青年才俊孜孜以求的故事深深地震撼武文渊的心灵。由于这期节目过去十多年的时间,武文渊忘记了这位青年才俊的名字,也忘记了其创立的公司的名字,但是他永不放弃、奋发图强的奋斗精神深深地感动了武文渊。为了好讲述这段故事,我们姑且把这位青年才俊称之为小唐吧,因为他的年龄比我们故事中的主人公武文渊先生的年纪的确小很多。小唐来自湖南西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但是成绩非常优异,中考时,位居他所在小县城的第五名,无论从理论上讲还是从现实角度出发,考上当地最好的高中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家里的经济条件太糟糕,而且还有一名弟弟和一名妹妹在小学,为了早日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作为哥哥的小唐初中毕业时不得不报考一所中专学校。不需要用脑袋猜想,我们就能知道小唐成功地考上了当地的一所中专学校,而此时,也就是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中专学校已经不再是香饽饽。中专毕业后,小唐只身来到深圳打工,凭着超乎寻常的智慧和踏实的工作作风,他很快在深圳拥有了立锥之地,而且每月的工资有七八千元。每个月有七八千元,在现在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所以在上个世界90年代末,这笔收入可以说是一笔天文数字,直言不讳地说,当年武文渊兢兢业业地工作一年,也无法挣到这笔收入。但是小唐并不满足,在深圳打工三年后,毅然辞掉工作回到家乡打算一切重新开始,而当时的人们对这名小伙子的疯狂做法是极其不理解。说句心里话,武文渊也不怎么理解,每个月七八千元的收入,已经属于金领阶层了,再踏踏实实地工作几年,回到家乡可以用这笔巨款投资办厂,再隔几十年,说不定这位唐先生就是资产上亿的大老板。但是小唐先生却出人意料地辞职,回到家乡不是娶妻生子,而是到当地一所重点中学直接念高三。如果不是看在孔方兄的份上,老夫猜想,当地的那所重点中学绝不会轻易收下这位从未念过高三的打工仔,即使收下了这名打工仔,也是把其扔在高三年级一个非常普通的班级。小唐在一个毫无学习氛围的班上念书,并没有气馁,而是认认真真地学习,到了第一学期的期末考试时,小唐先生的考试成绩由倒数第一名变成了班上顺数第一名,这种速度堪称是乘坐火箭。可能是因为年级组长看在其学习勤奋的份上,把其从普通班调入实验班,也就是从装糠的箩筐跳入装米的箩筐,其所在班级的班主任老师对小唐的神速非常好奇,向其询问即将到来的高考要考一所什么样的大学。

没想到这位小唐是癞蛤蟆打哈欠口气很大,脱口而出要考清华大学,说句心里话,这差点把班主任的下颌惊吓掉。大家谈天说地时都喜欢满嘴跑火车,但是要这样跑火车的,老夫猜想,古今中外,可能就只有小唐这一人。但事实是,通过其艰辛的努力,他考上了清华大学。小唐很不简单,在清华大学念书期间,举办了很多场讲座,其前瞻性的思想和滔滔不绝的善辩口才,吸引了一大批投资家和战略家的眼球。大学毕业前夕,小唐被新华通讯社看中,但是小唐拒绝了,不是因为看不上这份工作,而是不愿意一眼就把自己的未来看到底。这是个什么意思,其实很简单,拿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先生来说,从他站在三尺讲台上当一名老师的那一瞬间开始,武文渊大半辈子的人生就是老师。可小唐不愿意这类平淡无奇的人生,他想干一番事业,甚至是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于是向那些投资家和战略家发出邀请,谁愿意给他提供一千万资金,几年后他将给以无数倍的回报。遗憾的是,几乎无人相信小唐的夸夸其谈,就在小唐的事业梦濒临破碎时,联想集团的总裁柳传志出现了,他看好小唐的能力和自信,毫不犹豫地给其提供一千万元的启动资金,而最终的结果什么样,我想大家肯定明白,小唐在几年的打拼过程中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武文渊念高中时,一位姓杨的语文老师就曾告诫学生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但是武文渊把这句励志语当成秋风马耳,至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迷失了人生发展的方向,不知道自己究竟需要什么样的人生。在看见别人的成功的时候除了艳羡他人的成功,从未想过要去努力奋斗,我想,这是武文渊一生中最大的悲哀。之前武文渊不谙世事,我们认为情有可原,毕竟那时武文渊裤裆处和嘴唇边都没有出现绒毛,嘴边无毛办事不牢,就是亘古以来不变的道理,但是在武陵实验中学复读的这一年,武文渊年近弱冠之年,还表现出天真烂漫的一面,老夫认为不可理喻。复读的这一年,武文渊应该尝试着多了解外面精彩纷呈的世界,至少树立考一所重点大学的学习目标,即使考不上北大,可以选择报考南大、复旦或者是南开这些名校啊,可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先生,却把心中的大学定格在武陵师专上。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其实,我们需要有蚍蜉撼大树的精神,否则,我们的眼界会越来越窄,前方的道路会出现死胡同,未来的人生会陷入跋前疐后动辄得咎的尴尬窘境。但有时武文渊也感到无奈,一是家里的经济状况非常糟糕,如果武文渊与其弟弟只是念念中学,父母倒能提供相应的费用,但是一旦考上大学,那高昂的学费和生活费,像一座巍峨的泰山,会压得父母喘不过气来。父亲武宏伟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老师,每个月的收入顶破天只有400多元,母亲田氏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民,一年四季寒来暑往,天天都在地里辛勤耕耘,一年的收入无外乎就是喂养了5头肥猪变成的孔方兄,就算每头肥猪可以卖500元,5头肥猪,也不过2500元,如果刨去买猪仔的钱,那辛辛苦苦挣的钱将更少。

我们做事情要乐观一点,也就是说,我们要乐观估计武文渊父母一年的收入,加上能加的收入,充其量也就7000元人民币收入,而武文渊弟弟考上大学后,一年所花的费用就是这七千枚大洋。所以,武文渊在填报高考志愿时,只能选择填报师范院校,曾经在重点大学一栏里填写了四川大学的新闻系专业,但想到花费不赀和自身说话老是结结巴巴和模糊不清,武文渊只能残忍地以四川师范大学来取代四川大学。提前批志愿是武文渊不敢想象的,毕竟这批次的学校不是军事院校就是教育部直属的六所师范大学,但是不能把提前批就这么空着吧,在班主任龙方贵老师的建议下,武文渊随意填报了西南师范大学,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填报志愿之所以感到非常艰难,除了因为自身家庭经济条件比较差不得不填报师范院校外,还与武文渊在高考之前好几次模拟考试中成绩起伏不定有关。如果脑袋没有进水,考试时保持头脑清醒,能考上500分,而这500分恰恰是考上专科及其以上大学必须得拥有的一个分数线。不过,真正让武文渊对报考什么样的大学感到迷惘主要原因在于其对未来社会发展的趋势一无所知,心里所梦想的只是考上一所大学,但是考什么样的大学和什么样的专业,毫不客气地说,武文渊是茫然不知。临文不讳地说,武文渊从未掂斤播两地分析他考上的大学和就读的专业对其人生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恰恰是没有去系统地规划,让武文渊的人生变得越来越平庸,甚至连评定为中学高级教师也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美梦。我们可以这样说,此时的武文渊,仅仅是想考一所大学,至于这所大学属于什么等级,以及就读什么样的专业,对武文渊来讲一点也不重要。这一点,在2011年10月武文渊于茫茫网海中认识的樊晓霞,可以说是永远不懂,或者说,樊晓霞永远不懂当年武文渊在填报志愿时遇上的两难抉择的窘境。如果是现在,遇上某件事不知道该怎么办时,我们可以寻求网络援助,可那时,有“内事不决找什么度、万事不决找什么涯、房事不决找什么易”的说法吗?实在找不到未来的出路在哪,或者说,不知道自己能否考上大学,我们可怜的武文渊同学只有在某个星期六下午放学回家时偷偷地来到闹市中心的南门山,因为这里有一条背街小巷被称为“suan命一条街”。如果命好,suan命大师一张嘴就收取四五十元的占bu费,但是武文渊的命实在是稀松平常,算ming大师拉着武文渊的小手,仔细查看了其掌纹线后,开口只收取2元人民币。但是武文渊没有给,原因很简单,认为算命大师翻着眼睛皮说的一番话全是白说绿道或者是信口雌黄。记住了,如果在街头上找到一位仙风道骨的算ming大师占bu你的命运,一定得让其说说你的过去,如果只说未来,谁知道他说的未来是否灵验。武文渊先生在南门山附近“算ming一条街”找到的那位suan命大师,倒是说了武文渊孩提时代的故事,如说武文渊同学在6岁那年摔一个狗啃泥,身体上出现了疤痕。摔了一个狗啃泥武文渊倒是有,而且次数还很多,唯一不能确定的是,不知是否属于6岁那年。

但是,这不能体现这位占bu大师的高明,因为谁都可以看着武文渊的面容,说他六岁那脸摔了一个恶狗扑食,为什么可以这样说呢,因为武文渊左右额头上都有好几个刺眼的疤痕。没法听suan命大师夸夸其谈地讲述武文渊过去的故事,因为武文渊的历史除了有好几次摔了一个狗啃泥外,似乎没有值得可以讲述的故事。故,武文渊小手一挥,用粗暴的方式打断了算ming先生讲历史,而是要求其讲未来。讲未来的人生故事就有点玄乎,因为这需要时间的检验,在没有检验之前,谁也不知道算ming先生所占bu的内容是对还是错。不过,有时我们需要这样的zhan卦,比如,此时的武文渊同学,就渴望眼前这位干瘦的老头能对武文渊同学的未来描绘得富丽堂皇。这位身子骨干瘪的老头仿佛知道武文渊的心理,一双干枯同时又是长满老茧的大手紧紧握着武文渊的小手,慢条斯理地说,武文渊这双小手握上去非常柔软,一看就是天上文曲星下凡,所以,当年考上大学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武文渊这辈子不属于达官贵人,只能是一介草民,好在右耳耳垂和右侧嘴唇各自长了一颗黑痣,这辈子吃穿用度勉强能凑合。考上大学对武文渊来说是心里隐藏着的最大的梦想,至于能否成为达官贵人,说句心里话,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先生是一点也不在乎。故,听见自己可以如愿考上大学后,武文渊从荷包里掏出皱皱巴巴的两元钱打算递给这位占bu大师,没想到这位大师要多收一元钱,原因是因为武文渊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但武文渊不乐意了。不乐意肯定是原因的,任何事情,任何行业,应该价格公道童叟无欺,虽然算ming大师说武文渊是文曲星下凡,怎么仍然是一介村夫呢?还有,那句武文渊在六岁时走路摔了一个狗啃泥的事武文渊也很难接受,于是武文渊把两元人民币揣进怀里,脚上像安装有风火轮似的快速离开这条著名的“算ming一条街”。有了那位干瘦老头的一番忽悠后,武文渊对即将到来的高考仿佛多了几分信心,由此可见,他人的胡说八有时对一个人的心理会产生重要的积极影响。一年中的气温即将攀升到最大值的时候,将会迎来一年一度的高考,鉴于前一年的高考大家住在宾馆里疯成一团的经验,武文渊决定,高考期间,每天晚上回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在考试之间能在一个安静的环境里好好休息,同时调整好心情好好备考。即使1994年的高考经历对武文渊来说来说不知不觉过去20多年,但是今天回忆武文渊当年的高考经验,老夫执拗地认为,有许多经验值得如今莘莘学子的学习。考试的地点仍然在武陵九中,考试期间,学校外侧仍然没有抱着西瓜或者是抱着鸡汤的家长,由此可见,这一年的高考,家长们都不怎么在乎。尤其是武文渊的父母,对孩子参加高考似乎是漠不关心,每天仍然是在地里忙个不停。武文渊一直在研究家长们的心理,通过大量的史实和浩如烟海的材料,武文渊终于知道,当年的高考为什么家长们不在乎,原因是没有几名学生能考上大学,既然是陪太子读书,或者是打酱油,何必牺牲一天的工作时间去做无用的事呢?

看看如今高考,说句心里话,到最后领取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好像没有听说过某某学生落榜,给人的感觉是人人都能考上大学。既然孩子们能考上大学,不再是打酱油者或者是陪太子读书,家长们,无论如何都得花上两天的时间在考场周围溜达一圈,这似乎成了一种时尚。武文渊两次参加高考时都没有父母陪伴,这两次高考经历要说有什么不同,也仅仅在于第二次参加高考时武文渊的心理要成熟很多。7月6日熟悉完毕考场,武文渊立即丢掉其他学科的知识,满脑子想着语文课本上的古诗和各种修辞手法回到家里,吃了晚饭,把好几册语文课本蜻蜓点水似的翻阅一遍,接着把最近一段时间模拟考试的试卷随心所欲地浏览了一下。说句心里话,没有翻阅完,于10点就早早地躺在床上,等待在梦境中与周公的老婆厮混。为了能在八点之前赶到武陵九中考点,清晨6点武文渊就出发,一边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一边默默背诵着语文课本上的古诗或者是名言名句赶往学校。提前进入考试状态的武文渊心情不错,当挥舞着手里的准考证,大汗淋漓地坐在一张方桌前奋笔疾书答题时,心里一点也不紧张。只是语文学科,一直不是武文渊的强项,即使心态调整得非常好,语文成绩也只有90多分。这是没办法改变的,除非武文渊在中学时期阅读了大量的课外书,否则,靠着书本里的知识考试,成绩不可能好到哪去。武文渊走上工作岗位后,教的第一届高三学生,其中有一位姓罗的学生,其语文成绩非常优秀,哪怕是高考,也是轻轻松松考上120分,但是其他几科的成绩是糟糕透顶。那这名姓罗的男生是怎么学习语文的呢,其实他没有认真学习,每天早上来到学校,从早到晚都是偷偷地阅读报纸,毫不客气地说,每天出版的《重庆晨报》和《重庆晚报》,翻来覆去要看好几遍。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吟,逐渐,语文成绩就取得突飞猛进的进步。遗憾的是,这时的武文渊同学没有养成读书看报的习惯,同时受家庭捉襟见肘的经济条件制约,也没有办法养成读书看报的习惯。考罢语文,接下来是考数学,在语文考试结束走出考场那一瞬间,武文渊残忍地把有关语文的知识抛到九霄云外,脑袋里想的,全是下午要考试的数学。数学是武文渊的强项,唯一没搞明白的知识是椭圆、双曲线和抛物线这部分知识,但是武文渊很大度,打算把最后那道有关椭圆、双曲线和抛物线的压轴题丢掉。很多人可能会认为数学不需要复习,这话从武文渊考试经历来看是错误的,考试之前,至少把各种各样的公式要背诵一遍,同时翻阅一下近期的模拟试题,把原本不大会做的题认认真真看一遍,有了这番复习,武文渊胸中有一大把竹子,在高考中,数学这门学科,竟然破天荒地考了135分。这个分数也让班主任龙方贵老师感到咂舌,毕竟那个年代,每门学科的试题都是有难度的。可以这样说,武文渊除了对椭圆、双曲线和抛物线这方面的知识感到发憷外,对其他的有关数学的知识,是学透彻的,透彻到什么地步,不管考题怎么变化,武文渊都能正确地做答出来。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