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今天有一种如骨鲠在喉的感动  

2016-11-02 21:11:42|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熟知我生活习性的朋友都知道,老夫是一名习惯于早睡早起的人,每天晚上坐在电脑前,哪怕是刚刚金乌西坠倦鸟归林,我就感到瞌睡虫悄然爬上额头,不得已,只有跑步来到卫生间,用冰冷的自来水匆匆地洗一下脸,忙不迭地回到电脑前,继续昏昏欲睡地敲打键盘噼里啪啦的写日志。说句心里话,用“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来形容老夫坚持数载写的总计七八百万字的博客日志一点也不为过,一篇日志,即使浮笔浪墨地堆积了5000多字的文字尸体,对你来说,或许只需四五分钟的时间就能蜻蜓点水似的阅读完,但是对我来说,至少得需要四个小时的“创作”时间。如果“写作”是一件发蒙振落易如拾芥之事,那我身边每一位同事都可以成为文学青年,走在大街上,随便抬起一只脚,都可以踩死一名声名显赫的作家,但事实是,绝大多数老百姓,对文学作品不感兴趣,更不用说焚膏继晷地坚持“写作”。昨天晚上辛辛苦苦写的一篇约5300字的日志,再一次被博客小管恶意屏蔽,不知道无法正常显示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有可能是日志里不厌其烦地提及“当当网”推行的“满200元免100元”的活动引起网易工作人员的不满,认为我有植入广告之嫌。其实“当当网”与我没有任何瓜葛,从其绝大多数名家大作实行8.5折销售,我反而对其待价而沽的行为感到不满,但博客小管不这么认为,执意认为我与“当当网”暗通款曲,于是暴戾恣睢地屏蔽了老夫昨天晚上9点30分发表的日志。今天我不顾前车之鉴再次口无遮拦地提及“当当网”,说不定会又一次触犯博客小管的神经,晚上,经过一番与瞌睡虫作艰苦卓绝的斗争,等我把废言赘语写的一大箩筐堆案盈几的文字尸体发表在博客里后,兴许会再次出现日志被莫名其妙屏蔽的现象。为了保证每天我有近七个小时的睡眠时间,每天晚上10点30分之前,我必须得书一扔、灯一关、两腿一蹬,脑袋一歪,身子骨蜷缩进被窝里与周公的老婆撩云拨雨,所以,昨天晚上一位让我感天动地的朋友于10点20分在微信里写下的留言我没有及时看见。我早睡早起的习惯有了一些年头,如果要追根究底,可以追溯到鸠车竹马时代我念中学时,那时,每天早上5点30分起床,简单地吃几口饭,就拎着黑乎乎的书包步行一个多小时的山路上学。我执拗地认为,没有人对其人生是十足的满意,否则就不应该有“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这一说法,所以,我对自己的人生时常有悲天悯人怨天怨地的现象我认为情有可原。我对自己的人生究竟有什么地方不满意,说句心里话,如果真要向我询问这个问题,一时半会我却回答不出来。曾经我对自己的婚姻不满意,总认为与妻子感情不和谐,偶尔一道兴致勃勃地滚床单,笨手笨脚的我提着鸟枪直捣黄龙时,妻子见我如此猴急连最基本的前戏都没有,于是展开鸳鸯腿,一脚把我踹下了床。还有,人家的老婆个个是丰胸细腰、体态婀娜,妩媚娇俏,可我的婆娘,却是膀大腰圆,尤其是胸小屁股大,说句心里话,如果不是非要隔三差五地完成交公粮的任务,我真的不愿意揭开被子细细品味老婆大人肥硕的身躯。好在滚床单时我都是用脚趾摁掉了床头柜一侧的电灯开关,黑灯瞎火的,看不见妻子的虎背熊腰,一个饿虎扑食地扑上去,埋着头就是一番苦干,倒还逍遥自在。不过,黑灯瞎火时就认为所有女人的身体是一样,这种说法其实是错误的,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把追求个人的幸福放在第一位,从未认真考虑我的所作所为会对妻子有什么样的伤害。经过两段避坑落井的感情挫折后,突然我醒悟了,认识到这辈子,真正能做到与我不离不弃相濡以沫的女人是我的结发妻子,于是封闭自己的内心世界,开始一心一意地守护着妻子过平平淡淡的日子。从某种角度说,我的婚姻和家庭是幸福的,虽然经历了两段感情挫折,但是折腾一番后我回到了过去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幸福生活。

那为什么我非要说对自己的人生不满意呢,主要原因在于我天真地认为,自己如果抓住每一个改变人生的机会,我这辈子会发展得更好,至少不像现在让妻儿跟着我过着饭饭糗茹草的清贫生活。导致今天命蹇时乖的人生,我认为主要由三个因素导致,一是命运使然,二是孤高自许目无下尘的我没有抓住每次与我擦肩而过的机遇,三是我从小对人生缺乏系统地规划,也没有胸怀鸿鹄之志,结果导致一辈子碌碌无为,到大半截身子埋入黄土时才想到通过写作来改变自己时乖运拙的一生。我不知道自己的这番醒悟是否来得太晚,依稀记得有一个成语典故叫“东隅已逝桑榆非晚”,意思是说,只要奋发图强,亡羊补牢并不晚。说句心里话,这个成语典故激励着我在写作道路上勇往直前,同时心里坚信,只要冬寒抱冰夏热握火地努力,成功就在波涛汹涌的彼岸等着我。2012年8月,一段凄凄怨怨的感情终于尘埃落定后,原本认为我会颓废,没有勇气从困境中走出来,但是没有想到,一边焚膏继晷地玩足球经理世界游戏一边文思泉涌大笔如椽地写日志,逐渐从这段痛苦中走了出来。有时,看见博客访问量来源地里没有福建,心情有一种莫名的烦躁,不知道莫名的烦躁是出自于什么原因,可能是因为感到曾经心爱的人儿已经彻底远离我让我心里有几分失落吧。说句心里话,如果每天都看见大量的来自福建的浏览量,我心里肯定感到非常开心,甚至对已成冢中枯骨的那段感情再次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但是开心又如何,难道那段感情果真能起死回生?起死回生又如何,当初我可以做到残忍的抛妻弃子,可经历多次与妻子生死与共后,恕我直言,我再也做不到当年义无反顾的抛妻弃子。所以,我是怀着矛盾的心情查看来自福建的浏览量,如果看见福建的浏览量高达几十次,心里除了高兴之外,可能会有戚戚然的感觉。毕竟,每天都有大量的来自福建的浏览量,说明曾经心爱的人儿心里始终没有放下我,这让老夫不得不怀疑2014年4月修改扣扣号密码和删除博客里有关你我的相片是否具有正确性。所以,每次登陆博客准备发表日志之前,看见来自福建的访问量为零的时候,在感到有几丝怨尤的同时心里也多了一份坦然,这份坦然来自于我在曾经心爱的人儿心中原本就是一粒孤雏腐鼠的尘埃。看着自己最近这几年坚持不懈地写的日志,我不禁不由地伸出大拇指给自己点赞,毕竟老夫没有因为一段感情的陨落而意志消沉,也没有痴迷于足球经理世界游戏而玩物丧志,逐渐养成了每天晨兴夜寐地坚持博客日志的习惯,逐渐发现自己是真心喜爱上写作。某天晚上如果在临睡前没有把当天的日志写好并发表在博客里,或者发表好日志被博客小管恶意屏蔽而没有正常显示,我的心里就感到跼蹐不安。其实,我的兴趣爱好非常狭窄,如今除了焚膏继晷地坚持写博客日志外,就是阅读名家大作和聆听各种伤感的歌曲,其他的爱好,毫不客气地说,几乎没有。鸠车竹马时,由于家境贫寒,我的兴趣爱好不得不总是停泊在搓泥巴蛋上,偶尔遇上同样穿着开裆裤的小伙伴,就一起捉迷藏躲猫猫,某天下午在藏猫猫的过程中,不知道邻居一张木床下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储藏红薯的地窖,老夫兴致勃勃地爬进床底下,不小心掉入地窖里,结果额头上撞出一个血口子,顿时血流如注。没有儿时的伙伴相陪,我就在待在外婆家里与阿猫阿狗为伍,依稀记得外婆养了一只全身金灿灿的小猫咪,说是小猫咪,其实壮如一只大花狗,某天我在与小猫咪嬉戏的过程中,不知道是因为小脚丫不小心踩到小猫咪的尾巴,性情一向温和的小猫咪突然勃然大怒,“喵”的一声就在我左手手背上挖了一道深深的血口子。当然,我有办法处理血口子,此时,看见鲜血直流,我就急冲冲地掏出裤裆里的小家伙冲着血淋淋的伤口撒了一泡热气腾腾的尿。

如此杀毒的方式本来是灵丹妙药,也可以算得上是金匮要略,但是这一次老夫酣畅淋漓地撒的一泡尿不再具有灵丹妙药的药性,第二天早上一起床,我就看见原本结痂的伤口开始红肿,接着化脓。一定不要认为这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其实溃烂得非常严重,在我记忆里,老夫的左手手背几乎全部腐烂,疼痛难忍地痛了一个月,回到父母身边,在父母的陪伴下,到附近一家个体诊所让一位看似是医生其实是一位从早到晚耕种庄稼的农民伯伯,在我腐烂的手背上敷了一些乱七八糟地狗皮膏药,也许是黑玉断续膏,鲜血淋漓的手背才逐渐结痂,直至痊愈。从某种角度说,我应该对自己的人生感到满意,一是因为老夫呱呱坠地时,一位穿着油腻腻白大褂的医生在父母面前武断地给我的生命做了一个大胆的预测,那就是我没有办法苟活下来,运气好可以活上十来天,运气糟糕的话,兴许三五天的时间我就得到青面獠牙的阎王爷那里去报到。换句话说,老夫来不及看见一缕和煦的阳光,就得屁颠屁颠地赶到阎王殿看着鹰鼻鹞眼的阎王爷在我生死薄上画一个大大的叉。如果不幸夭折,父母痛哭失声地淌下几行眼泪外,抱着我逐渐失去温度的身子要么是扔进茅坑里做粪肥,要么是丢进荒郊野外地某条臭水沟里让我与大自然彻底融合,所以,我应该对自己的人生感到知足。对于过去陈芝麻烂谷子的故事,包括我童年的一些趣事,我想在最近这段时间重新拾掇心情再次讲述一遍,不是为了博得大家的同情心,只是想耍嘴皮子或者是练练笔杆子。尽管我的一生非常平淡甚至是一潭死水,但是只要转过身去回忆,总能找到生命的闪光点,这些闪光点不一定能引起大家的共鸣,但是对我来说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我迈开罗圈腿开始真正意义上狂妄浅薄创作时的写作素材。与三年前的“写作”相比,最近这一年我的“写作”有了长足的进步,这个进步不是表现为我的写作能力提到质的提升,而是我像祥林嫂似的时常唠唠叨叨自言自语,不知不觉,原本每天晚上卯足劲只能写两三千字的内容如今变成了四五千字的日志。如果能把每篇日志的内容写得简洁与诙谐,生动与活泼,而不是浮语虚辞,那才能说明我的写作能力得到质的提升。每当夤夜时分被一泡尿憋醒或者是被一个噩梦惊醒,我除了有时会思念来自福建曾经心爱的人儿外,就是在琢磨如何创作一部作品。创作一部作品,对我来说真的是难以登天,既要有一个好的素材也要有自己独特的语言,而这两项东西都是我暂时欠缺的。还有,每天我都是身不由己地忙于工作,这种忙,可以用忙得脚跟翻到脚背上形容,在有限的时间里从事“写作”,说句心里话,能把日志的字数凑到5000字就已足矣,根本没有时间去掂斤播两地思考当天的日志究竟该写些什么内容,以及怎么给语言润色。有时,老夫写的博客日志看上去有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毛病,不知情的朋友或许会认为老夫说话时有疯疯癫癫的习惯,其实,这是我在写日志的过程中因为工作上各种琐事,思绪或者说叫“创作”常常被打断导致的。比如今天这篇日志,大约有3000字的内容是在学校工作期间写的,我是一会儿上课一会儿写日志,原本文思泉涌的创作灵感时时被打断,故,日志的内容就难免不会出现一会儿说东一会闹西的现象。很想早日迈开连着鸟蛋的罗圈腿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创作,但是这一步老夫迟迟没有胆量迈出去,也许原因是因为害怕步子迈大了会扯着蛋。可是迟迟不迈出这步也不是办法,总不可能等我到了耳顺之年,从三尺讲台上光荣地走下岗位后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写作吧。如果到了耳顺之年才开始写作,无疑我的精力严重不足,时常在耳畔告诫自己,已到萎而不举、举而不坚的年龄,不要再去逗猫惹狗沾花惹草。

如果果真到了六十岁的耳顺之年,我怕自己连“联想”的欲望也没有,这时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写作,说不定老夫尚未写几个字,就两腿一蹬,一瘸一拐地跑到鬼门关向阎王爷报到去了,所以,我必须得早日迈出写作的步伐。没有写作技能也没有写作经验的我,不可能一开始就拿自己感兴趣的伟大人物苏轼开刀,思来想去,要想不怕扯痛了蛋大胆地开始写作,还得拿自己陈年旧事开涮。今天,老夫心里非常不平静,一是凌晨3点40分醒来后,睁开惺忪的双眼打开手机看时间,发现微信里有一条让我感动得如骨鲠在喉的信息。这事我不应该在博客日志里大张旗鼓地宣传,但是每天焚膏继晷坚持写的日志就是真实地反映我的心情故事,所以我还是简要地表达我激动的心情。孙皓辉的《大秦帝国》直到现在我只闻其名不见起其身,只是凭一种直觉和身边某位美女同事的推荐,对《大秦帝国》才充满了无限的欲望。虽然我不知道孙皓辉凭借一部呕心沥血创作的《大秦帝国》究竟挣了多少孔方兄,但是赚得盆满钵满是不争的事实,甚至一提及短暂的秦王朝我就想到了孙皓辉,临文不讳地说,短暂的秦王朝造就了孙皓辉这位之前我从未听说过的文学家。我是处于渴骥奔泉的求知欲,同时也是急切地想探究孙皓辉在《大秦帝国》里究竟写了什么东西让其从幕后走向了成功的前台,于是近段时间一有空闲时间在“当当网”上溜达时,我的双手不由自主地在搜索栏里输入了“大秦帝国”的字样。十一册内容,总计500万字,即使打了折,售价也是高达508元,不揣冒昧地认为这个价格有点高,除非这部作品真的符合我的口味,老夫阅读后能对我的写作有真正意义上的帮助,否则,我是不愿意花上四五百元人民币购买《大秦帝国》。办公室有一位名叫“万万”的美女同事,见我在“当当网”对是否购买《大秦帝国》一直紧锁眉头踌躇不决,居然爽快地掏钱购买。我不知道她是因为误听我说的这是一部名作才冒险地花钱购买,还是因为她想以此来默默地支持我的“写作”,用她的话来说,《大秦帝国》到她手中后会在第一时间里无偿地借给我阅读。毋庸置疑,这位美女同事的善意之举让我感动,但是真正让我感动的人却是最近这段时间通过我博客认识的一位只知性别不知年龄的朋友,今天早上,看见这位素未谋面的朋友在微信里告诉我他已购买一套《大秦帝国》赠送给我时,突然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动,眼眶逐渐被一种液体所占据。说句心里话,我除了如骨鲠在喉的感动外,心里还有一种不安,如果是办公室的某位美女同事送我一套名家大作,我会坦然接受,毕竟相濡以沫相处好多年,彼此之间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感情。但是,我与这位多次无私向我赠书,同时又默默支持我写作的这位朋友,结识的时间只有一个多月,如果我们之间换一下身份,说句心里话,我很难做到向一位素未谋面的朋友无私地赠送书刊。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这位朋友如此慷慨地赠送价格为好几百元的名家大作,可是我又无力回报,能做的兴许只有焚膏继晷地坚持写日志,并早日创作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文学作品。第二件让我感动的事是年级组一位曾经在我心里掀起层层涟漪的小钟老师,我有一种直觉,如果把我的博客地址告诉给她,当她阅读我于今年8月8日写的《可爱的小钟老师》时,我们之间的感情肯定会升温。这本是一件好事,说不定再次抱得美人归,但是我不愿意看见她的家庭和婚姻因为我的博客日志遭受无辜的影响,同时,也不愿意自己好不容易修复的家庭和婚姻出现破裂,所以,今天中午,当小钟老师不断地央求我允许她进入我的心灵空间时,我只有残忍地拒绝。但是,等小钟老师成了昔日黄花,我则成了真正的耋耄老人后,会告诉她我的博客地址,不为别的,因为今天中午当着年级组众多同事的面,我掷地有声地许诺,下辈子将娶小钟老师为妻。

今天有一种如骨鲠在喉的感动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今天有一种如骨鲠在喉的感动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今天有一种如骨鲠在喉的感动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今天有一种如骨鲠在喉的感动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今天有一种如骨鲠在喉的感动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今天有一种如骨鲠在喉的感动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今天有一种如骨鲠在喉的感动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今天有一种如骨鲠在喉的感动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今天有一种如骨鲠在喉的感动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今天有一种如骨鲠在喉的感动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今天有一种如骨鲠在喉的感动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今天有一种如骨鲠在喉的感动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今天有一种如骨鲠在喉的感动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今天有一种如骨鲠在喉的感动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今天有一种如骨鲠在喉的感动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