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九)  

2016-11-30 21:28:44|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应该说,1994年7月,武文渊第二次参加高考,语文和数学两门学科考试下来,武文渊认为其发挥非常正常,甚至还有几分踌躇满志,但是7月8日上午历史考试一结束,武文渊顿时傻了眼。姑且不说39分的多项选择题作答时几乎是连蒙带猜,单单就单项选择题,武文渊就感到脑袋一下就蒙了。尽管这次高考已经过去20多年时光,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仍然清清楚楚记得当年高考历史试卷第一道选择题考的是什么。当然,原话武文渊记不清了,但是知识点却是记得异常清晰,这一年高考历史试卷第一道选择题是问灭掉夏朝的汤部落位于什么地方。倒,武文渊只记得商汤部落位于我国版图内,但是位于黄河中游还是黄河下游,抑或是长江中游还是长江下游,说句心里话,武文渊是一无所知。最终的结果是,武文渊用抓阄的方式随意选择一个答案,很不幸,偏偏选择一个错误的答案。武文渊的考试风格,是考完一科彻底丢掉一科,比如,数学考罢,扔掉数学,脑子立即琢磨接下来即将要考的历史学科的知识点,万万没想到琢磨多了却把脑子给琢磨坏了。同时,不与他人交谈刚刚考试完毕的学科,与他人交谈刚刚考试完毕的科目,不仅影响下一科的复习时间,而且在探讨的过程中如果发现自己错得一塌糊涂时,哪有心情去参加下一科的考试?故,每次考完一门学科,武文渊选择沉默,躲在教室某个角落,认认真真地复习下一学科考试的内容。但是,这次历史考试结束后,武文渊的心情却无法平静下来,因为决定生死的这次考试武文渊居然把历史学科给考砸了,无疑,这会对本次高考能否考上大学将产生不赀之损的影响。走出考场,武文渊心情格外沮丧,可以说是魂不附体地乘坐大巴车回到了自己就读的学校。中午,寝室蜩螗沸羹,大家聚在一块要么是扯着喉咙讨论上午的考试科目,要么是天南地北地狂吹各种各样的八卦新闻,毫不夸张地说,每一名高三学子都在满嘴跑火车。可此时的武文渊同学,没有参与同学们的夸夸其谈,而是独自躲在操场边槐树丛里听着鸟鸣虫叫声认认真真地复习政治。历史学科考砸了,决不能再把下一学科考砸,否则,本次高考将再一次扮演打酱油者的角色。临文不讳地说,此时的武文渊非常清楚他面临的形势,所以,吃罢午饭,放弃午休,拿着政治书来到烈日炎炎下的操场上。当然,武文渊的脑袋没有进水,来到操场上不是晒太阳,而是躲在树荫下复习政治,已经没有退路了,武文渊必须得背城一战考好政治这门学科。大家得记住了,每考一门学科之前,所谓的心中有一大把竹子不是指你满腔的信心和热情停留在思想上或者是口头上,而是在考试之前,认认真真地把考试的内容简要地复习一遍。有人肯定会说,考试的知识点有好几册内容,怎么复习啊,此时,只需走马观花地看一遍书,也就是把你不知道的内容晃眼看一遍。考试时如果遇上这个似曾相识的知识点,你会不费吹灰之力把这个考题完整而又正确地答出来。当然,教科书里你得事先做好笔记,如果教科书的书页还是崭新的,你是没办法简要复习的。7月8日中午,武文渊只用了大半个小时就把政治学科要考试的知识点逐一复习完,然后回到寝室心安理得的睡觉。
        可能就是因为及时调整好心情,同时又复习得心中有好几大把毛竹,在下午的考场上,武文渊答题时有文思泉涌之感,书写的答案可以说是行云流水。考试结束走出考场时,原本紧张的心理终于释然,但是历史学科考砸的阴影仍然停留在武文渊心里,说不定,就因为历史考砸的缘故,让武文渊再一次错失金榜题名的机会。当然,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武文渊始终相信闹市中心南门山附近那条名叫“算ming一条街”的背街小巷不是徒有虚名,尤其是那位有着两撇山羊胡须,看上去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占bu大师语重情深说的自己有可能是天上文曲星下凡的话语还历历在耳,所以,政治考试结束后,武文渊对其是否能考上大学没有更多的担忧。最后考的一科是英语,英语这对武文渊来说,不具备挑战性,原因不是因为武文渊的英语成绩出众,而是每次英语考试,成绩如同泰山般的稳定,即使英语试题难度有点大,考上110分没有任何问题。虽然英语成绩非常稳定,晚上回到家武文渊在昏暗的灯光下还是认认真真同时又是简简单单地复习了一会儿。怎么复习?这一点你倒不用为武文渊同学担心,他手里有一个破破烂烂的改错本,记载了平时在学习英语过程中答错的选择题。可以这样说,当最后一科英语的考试结束时,武文渊的心情彻底放松下来,原本可以回到家里与父母一道在地里忙个不停,但是这天晚上武文渊却滞留在学校寝室,准确点说,考试一结束大家回到学校就在学校附近一家由当地村民开设的小餐馆里大吃大喝,不幸喝得玉山倾倒。武文渊不仅试着抽了几支烟,而且还喝了一大瓶啤酒,只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酒量太浅,一瓶啤酒下肚后就醉得找不着北,在同学们的搀扶下回到寝室,发现走道和寝室都变窄了。顾不上脱掉身上那件印有“潇洒走一回”的汗衫和脚上那双塑料凉鞋,倒在床上武文渊就进入梦乡。这一睡就睡到第二天凌晨三点醒来,睁眼一看,寝室里的铁床上横七竖八躺了好几名同学,其中有一名同学竟然仰天八叉地躺在水磨石地面上,裤裆部位搭着一顶硕大无朋的蒙古包。武文渊习惯于早睡早起,到了凌晨5点30分,被一泡尿憋醒后再也无法入睡,于是蹑手蹑脚地起床开始搞起了恶作剧。武文渊的睡品非常好,而且是几十年如一日地保持着良好的睡品,如,睡觉时不会满床翻滚,不打呼噜、不磨牙齿、不说梦话和不淌哈喇子,毫不客气地说非常安静,如果不去聆听那轻微的呼吸声,你会认为武文渊已经平静地死去。但是,有很一部分睡民就没有良好的睡品,如躺在地上的那位家伙,不仅打着呼噜说着梦话磨着牙齿和嘴角淌着哈喇子,而且裤裆部位还搭起一顶直插云霄的帐篷。这家伙,原本是睡在铁床上的,可能是因为睡品不好,一个翻身就滚下床躺到水磨石地板上来了。对于没有睡品的睡民,必须得狠狠地惩罚,于是武文渊从卫生间洗漱池里用勺子盛了一勺冰凉的自来水,悄悄来到这位正扯着嗓子打着地动山摇的呼噜的同学身边,把这勺自来水悄悄地灌进其嘴里。原本以为这位同学会从睡梦惊醒过来,没想到这家伙咂巴砸吧几下嘴后,把这勺自来水吞进肚里,接着含糊不清地说了几句鸟语,翻一下身,居然又是鼾声连连。
        这个恶作剧做完,武文渊该匆匆地洗脸刷牙扛着被褥回家了,同时把花了一年时间辛辛苦苦整理的资料一股脑地送给了那些打算为下一年高考继续奋战的室友。可能有朋友要询问,为什么武文渊对本次考试这么有信心,其实,武文渊的信心来自于其自信,用班主任龙方贵老师的话来说,如果武文渊考不上大学,那这一年的武陵实验中学,总计三个文科班的学生,就没有几人能考上大学。事实证明,无论是武文渊同学,还是龙方贵老师,他们的胡乱分析和自信都是很有道理的,只是,在等待高考成绩和录取通知书时,武文渊心里既充满兴奋同时又有几分踧踖不安。尤其是高考成绩,在没有确定自己的分数考上大学之前,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甚至,武文渊在忐忑不安地等待成绩过程中还设想过要是这次没有考上大学该怎么办?说句心里话,如果再次折戟沉沙,武文渊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许除了继续复读之外似乎无路可走。如果离专科录取线相距甚远,如同明代嘉靖王朝时期那位只会溜须拍马的内阁首辅张璁,花了20多年时间在帝都接连考了七次科举,结果仍然是名落孙山。如果接连四五次都没有考上大学,我想,武文渊绝不会继续参加复读,真不知道那位臭名昭著的内阁首辅张璁怎么会厚着脸皮参加第八次考试,不过这次张璁在赶考的路上有幸踩了一坨狗屎,中了考试运居然给考上了。更为主要的是,这人溜须拍马的功夫不错,在“大礼仪之争”时,厚颜无耻地给嘉靖皇帝写了一封拍马技术相当高的奏章,获得嘉靖皇帝的芳心,从此平步青云,成了内阁首辅。尽管武文渊自诩其脸皮比道拐的城墙还厚,但是与张璁厚颜无耻的脸皮相比,武文渊的脸皮薄多了。武文渊第一次参加高考,其成绩与专科录取线只是以6分之差擦肩而过,无论如何,必须得埋头复读一年。所以,1994年7月高考结束后,武文渊怀揣着一颗跼蹐不安的心回到家里,在想象本次考试如果再次遭遇滑铁卢该怎么办时,武文渊不禁不由地想到了复读。如果不去找一所学校复读,那一辈子只能在农村里摸爬滚打,过着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穷日子,说句心里话,这是武文渊极不愿意面对的。还有,如果彻底放弃通过读书来改变命运的机会,武文渊首先面临的是娶妻生子,可自己还是一个孩子,怎么去面对娶妻生子这一重任呢?毋庸置疑,武文渊在等待高考成绩单时,心里一直惶恐不安,因为这次考试的成败决定着武文渊的未来。其实,还有一位女孩在武文渊从早到晚诚惶诚恐的时候心里也感到忐忑不安,这位女孩不是武文渊心仪的汪一菲,也不是那位与武文渊有过短暂恋情的张芸,而是一位名叫王文秀的女孩。王文秀与武文渊同年出生,如果认真计较一下具体出生时间,武文渊还得把王文秀叫一声“姐姐”,因为王文秀比武文渊大三个月。武文渊与王文秀的关系可以算得上“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但是两人的关系始终被一张白纸挡着,至少,武文渊在规划其人生该如何发展时还未想过高考失败不得不回到农村务农,在娶妻生子时是否娶与自己有青梅竹马之嫌的王文秀。王文秀曾经读过一学期的职业高中,因为其父母的反对不得不辍学,然后一直闲置在家里,不知不觉到了20岁时谈婚论嫁的年龄。
        试着与几名经蜂媒蝶使的三姑六婆牵线搭桥介绍的男子相了亲,但是横看竖看,都不怎么满意,于是,做事一向务实的王文秀开始把眼光瞄准了身边的邻居,突然,发现那位仍在学校苦读的武文渊看上去有几分顺眼。他人介绍的小伙子,有的身高高达175厘米,但是没有文化,说的话和他们的身材一样粗。武文渊说话轻言细语,声音带有男人独具魅力的磁性,尤其是,武文渊是一位修养极好的人,不说脏话,即使骂人也是文绉绉的。选择这样的男人做老公,不一定保证能拥有幸福生活,但是有品性的男人臂膀上能跑马,额头上能遛狗,不用担心其有心理疾病和暴力倾向。孔子云:“唯女人与小人最难养”,这里的小人指的是那些心胸非常狭窄的男人。说句心里话,心胸非常狭窄得男人很可怕,当一段感情或者是婚姻走上死亡时,曾经相爱的两人应该好合好散,但是心胸的男人往往是恶语相向和拳脚相加,甚至是采取极端方式来一个鱼死网破。虽然不能说武文渊的心胸宽广得如同波澜壮阔的大海,但是其不会伤害女人是不争的事实,有时,武文渊因为深爱着对方不愿意放手恶语相向地说了几句报复的话,但是武文渊不会这样去做,与这样的男人谈恋爱,或许你会感受到太多的无奈和擢发难数的伤痛,但是你的人生是安全的。就因为此,有一双慧眼的王文秀,准备在农村老老实实地待一辈子和该挑选什么样的男人作为其人生伴侣时,其锐利的目光情不自禁地瞄准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别看武文渊同学海拔高度只有一米六六,丑陋的面容土得掉渣,同时又穷得只剩下屁股上那层干涸的屎,但是,武文渊这辈子遇上的女人,准确点说是其两位同事,曾经动情地给武文渊说,将来不得已找一位男人嫁掉时,就找武文渊这样的男人。这话绝不是老夫在这里信口开河胡编乱造的,而是武文渊亲身经历的故事,这两名女人中,有一名女人,而武文渊同学更愿意称其为女孩,是武文渊后来非常钟情的小钟老师。不过,这两名年轻貌美的美女同事说的话千万别当真,至少她们后来寻找的老公都不是武文渊这一类型的男人。别谈这些没用的东西,我们还是把时光的记忆拉回到1994年7月,武文渊参加完毕高考回到家里,某天傍晚,上山赶牛回家时,在半山腰上意外遇见歌曲《小芳》里唱的女孩。其实这不是意外遇上,而是“小芳”王文秀的故意安排,因为武文渊高考结束后,王文秀急切想知道武文渊考得怎么样。尤其是,如果再度落榜,想知道武文渊对未来的人生有何安排。我们不得不指责这时的武文渊挺傻,当王文秀询问如果高考再次失败对未来有何打算时,武文渊却傻乎乎地用非常坚定的语气告诉王文秀他打算继续复读,似乎有当年的革命烈士把牢底坐穿的雄心壮志。这话是武文渊发自肺腑之言,如果高考再度落榜心情肯定会难受,但是武文渊会再一次勇敢地站立起来,总结失败的教训,再次复读和再次参加高考。班上有一位参加了五届高考的同学,通过十多载寒窗苦读,最后不是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大学了么,武文渊打算就向这位前辈学习,甚至做好打破其参加高考次数的心理准备。在农村活一辈子真的是无与伦比的艰辛,看看父母,弯着腰,不顾风吹雨打或者是不顾烈日暴晒,终年在地里忙活,可到头来仍然过着饭糗茹草的生活,说句心里话,武文渊不愿意重蹈其父母的人生历程。
        但是这番豪言壮语让王文秀感到失望,至少让王文秀明白了这辈子与武文渊不可能有人生的交集,8月初的某一天,从武文渊母亲那里得到其考上大学后,王文秀毅然决定外出打工。这个决定非常仓促,让王文秀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甚至走上人生不归路。每次不经意间回忆到此处,武文渊总是在想象,要是当年没有考上大学,而是像父辈在农村摸爬滚打一辈子,甚至还和王文秀结婚生子,说不定王文秀的人生结局就不会如此之惨。但漫漫人生路不能假设,也许这一切都是芸芸众生们各自命中注定的。武文渊与王文秀是邻居,两家距离顶多500米,武文渊在家里放一个响屁,兴许王文秀也能听见。孩提时代,尤其是穿开裆裤的那个年代,武文渊与王文秀的关系非常好,撒泡尿拉泡屎都要一道同行,从某种角度上说,两人属于真正意义上的青梅竹马。遗憾的是,武文渊考上大学后,王文秀不得不选择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不仅被残酷的社会折磨得遍体鳞伤,还不幸香消玉殒。早知王文秀的漫漫人生路结局如此之悲戚,在王文秀拎着铺盖卷外出打工之前,武文渊真应该与王文秀好好地谈谈,至少告知王文秀,一个人独自在外面的世界闯荡,要学会好好地保护自己。说句心里话,一想到这些伤心的往事,武文渊就情不自禁地产生自责感,直言不讳地说,王文秀的人生历程还未完全绽放出美丽的花朵就早早地凋谢,武文渊肩负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念小学和念初中,王文秀和武文渊,都是在同一所学校念书,尤其是,第一次小学毕业后,原本都可以在城郊一所中学念书,却没想到双方的父母非常武断地安排两人再次念小学五年级。没有其他的原因,只因两人年龄和个头太小,不适合到离家10公里之外的中学上学。不能说双方父母的这一做法是错误的,如果非要悲天悯人,也只能感叹命运不济,因为重读小学五年级时,没想到赶上六年制小学的第一班车,原本是11岁就可以念中学,结果成了即将年满13岁时才有机会进城念书。武文渊和王文秀在武陵城郊同一所学校念中学后,每天早上6点上学时两人都是结伴而行,不知不觉进入初三年级面临人生中一场重要的考试。两人的成绩都不拔尖,没有考上中专学校,连中师学校也差了好几分,迫不得已,只有选择念高中。说句心里话,两人都不懂得普高和职高是怎么一回事,填报中考志愿之前,王文秀曾经向武文渊询问填报什么样的志愿,武文渊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填报职业高中。可是到9月新的一学期正式开学时,武文渊则拿着录取通知书继续留在武陵师专附中就读,可那位可怜的王文秀,由于没有填报普通高中,不得不在一所职业中学就读。导致两人的人生开始出现分叉,主要原因在于到了正式填报志愿时,武文渊的神经出现紊乱,没有填报职业中学,而是选择了一所普通高中。这时,武文渊应该把这一信息告知给王文秀,可是看似可爱其实一点也不可爱的武文渊同学装聋作哑,蒙在鼓里的王文秀执着地填报了职业中学。在服装设计班念了一学期,由于花费太大,其父亲残忍地让王文秀辍学在家,结果导致其人生故事以悲剧的方式结束,请问,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能说他没有责任吗?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寒窗苦读(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