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一)  

2016-11-05 12:36:31|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秋日的黄昏,一群哀鸣的乌鸦挥舞着翅膀扑棱扑棱几下后就湮没在学校操场外的树丛里。没有多少热度,几乎是一个冰盘的夕阳,在地平线上有气无力地挣扎一番,极不情愿地消失在天际线,瞬间,夜色如同一群张牙舞爪的魑魅魍魉逐渐笼罩上来。什么金乌西坠,什么倦鸟归林,原本是一道祥和的美景,此时因为秋风萧杀不知不觉多了一丝凄凉。在武陵师范专科学校操场上,走来一位中学生模样的十七八岁青年,从他走路时左顾右盼的眼神和手足无措的举止来看,心里应该充满着一份踧踖不安,同时又有一种不可名状的兴奋。这名瘦骨嶙嶙学生模样的小青年姓武,名文渊,是武陵师范专科学校附属中学高年级文科班的学生。武文渊个子不高,顶破天,就168厘米的海拔高度,在众多女生眼里属于名符其实的三等残废,仅仅比缺胳膊少腿的人好一点,至少有脚有手,靠辛苦劳动能饭糗茹草地活一辈子。

远远看,武文渊是一个小黑点,像蜗牛散步爬行到老夫面前后,逐渐看清了面容。尽管海拔高度不怎么高,而且身子骨也非常单薄,一股妖风袭来,极有可能把其卷到九霄云外,但是面容还行,引用后来一位姓马的美女同事的说法,这位姓武的家伙曾经有过帅气和阳光,如果不看其武大郎似的身高,算得上是小帅哥。小帅哥的额头比较宽广,不知道能否遛狗,听说凡是臂膀上能跑马额头上能遛狗的男人,其心胸比大海还要宽广。用手指从眉毛处往上方丈量,至少有一手掌宽,从理论上讲,武文渊应该是一名肚里能撑船同时又是聪明绝顶的小伙子。但是究竟是否聪明绝顶,我想只有他伟大的人生理想实现后才能确认。不要认为头顶上没有几根头发就属于聪明绝顶之流,这点让我误会了好多年,如今头顶上的几根头发掉光了,老夫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智慧有什么过人之处。不过最让武文渊感到骄傲和自豪的地方是他的眉毛和眼睛,虽然说不上浓眉大眼,但是飘逸的眉毛看上去分外俊美,曾经有一位姓陈的邻居,自诩是算命大师,翻着眼睛皮简单地查看了武文渊飞扬跋扈的眉毛,情不自禁地赞叹,这对眉毛属于凤雏龙驹之类的奇人才能拥有的眉毛,只是祖宗们的身躯埋葬浅了一点导致武文渊一生的命运有点坎坷。好在,嘴角上的那颗淡青色的黑痣生得很好,有句话叫一痣之嘴油汤油水,换句话说,虽然武文渊的命运注定是在坎坷中前进,但是吃穿用度不怎么愁。

尤其是,左右两侧飘逸的眉毛和断掌手纹上的生命线,似乎注定了武文渊有着松年鹤寿,也就是大家常常挂在嘴边的千年乌龟完年王八,不过,从我对武文渊的了解来看,武文渊是否不在乎生命的长度,而在意生命的宽度。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最理想的寿命长度不过七十来载,如果非要与千年乌龟万年王八赛跑,说句心里话,他是打心眼里不愿意。每次陪同妻儿到乡下看望百岁高龄的外婆,武文渊的内心世界都烦躁不安,原因是因为百岁高龄的外婆即使拄着拐杖,每天的活动空间就是在那几间破瓦房里摇来摆去,无论是站还是坐,抑或是躺在床上,全身肌肉和骨骼都感到椎心泣血的疼痛。每次外婆用枯槁的小手紧紧握住武文渊的大手述说每天都是被病痛折磨得时常有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时,武文渊除了用苍白的语言安慰外婆几句外,似乎找不到有效缓解外婆身子骨莫名疼痛的有效方法,唯一能做的,就是每个月挈妇将雏地带着妻儿回武陵城看望年迈的父母时顺路到乡下探望百岁高龄的外婆。每次到乡下看望了外婆回到重庆,我能感受到武文渊矛盾的心理,作为外孙,看见心爱的外婆长命百岁心里充满了喜悦,但是每次看望外婆,外婆总是像祥林嫂似的唠唠叨叨地述说每天从早到晚,无论是坐还是站,或者是躺,总是感到全身肌肉和骨骼如同刀割般的疼痛时,毋庸置疑,此时,武文渊的心情情不自禁地出现莫名的惆怅和酸楚。每个人呱呱坠地时,就注定不知哪一天他会走向死亡,死亡对我们来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在走向死亡的过程中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灾难和痛苦。有身体遭遇的疼痛,也有心理遭遇的痛楚,有时,心灵遭受的痛苦比身体遭遇的痛楚还要痛上几分,否则,怎么会有“哀莫大于心死,苦莫大于心苦”这句古语呢?

不过,1992年11月的某个傍晚,踽踽独行在学校操场上的武文渊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当天下午上了最后一节辅导课后,看着同桌一名姓汪的女生把书本放进抽屉里准备拿着饭盒到学校食堂吃晚饭时,武文渊内心世界疯狂地挣扎了一下午,看见姓汪的女生站起来,甩着飘逸头发的头发即将扬长而去,终于鼓起了勇气,神色紧张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句:“你快去吃饭,我等会在学校操场上等你,有点小事想给你说。”姓汪的女生抬头看了一眼武文渊,非常爽快地说应允等会就到操场,接着莞尔一笑,拿着饭盒,其实是一个陶瓷做的瓷碗,迈着轻盈的步伐像一阵风似的走出了教室。这名姓汪的女生,有着短短的头发和圆圆的脸蛋,说不上体态苗条,但是婀娜多姿,该丰满的地方绝对是非常大方地丰满,该凸出的地方,绝对是非常慷慨地凸出,不像现在,看似某些女士胸前那两对精灵非常丰满,其实是用硅胶做的。

名叫汪一菲的女生拿着瓷碗起身,迅速看了一眼武文渊的眼睛,突然发现武文渊一对目如点漆的眼睛居然像一泓清泉,与其在四川师范大学就读的男朋友的眼神有几分相似,但是武文渊的海拔高度太低,让女生少了安全感。同时满嘴的黄板牙,以及嘴角边一颗看似不起眼的黑痣,总让人感到有点恶心,故,近段时间,每次到食堂吃午饭,不愿意再与同桌武文渊为伍。对了,这家伙应该有十七八岁了吧,咋嘴角没有出现淡黄色的胡须呢,看看我那虎背熊腰犹一座铁塔似的男朋友,满嘴的胡须,每次与我拥抱和亲吻,那孔武有力的臂膀让我幼小的身躯感到窒息,那刚硬的胡须总是扎得我每个细胞感到疼痛,但同时又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欲望。嘴边没毛办事不牢,不过武文渊的数学挺不错,我们是同桌,必须得多套近乎,希望在他的帮助下能把自己数学成绩提升起来,否则,明年的高考对我来说极有可能再一次折戟沉沙。咦,他刚才叫住我,约我到学校操场上谈点事,可我们之间有什么事可谈,如今我只想认认真真地学习,争取在明年的高考中考上有所心仪的大学,否则,我与男朋友的恋情极有可能要告吹。

看着姓汪的同桌的背影消失在教室后门后,武文渊的心情不由得再一次紧张起来,这时,他那黑如点漆的眼睛看上去有了几分不安。这时的武文渊眼睛已经近视,但是近视得不怎么厉害,除了在课堂上看黑板上老师们龙飞凤舞书写的字需要戴上一副200多度的眼镜外,大多数时间里不需要戴眼镜,故,武文渊清澈见底的眼球没有变形,如果你仔细查看,会发现有一种水汪汪的感觉,就是这水汪汪的感觉,后来彻底征服了其初恋女友犹豫不定的心理。严格意义上说,武文渊的面容不如他想象中那般俊美,以老夫斗鸡眼眼神来看,他的鼻梁是塌鼻梁,近代中国的大文豪鲁迅也是塌鼻梁,可是鲁迅的塌鼻梁是由于在当时黑暗的社会里四处碰壁导致的,可武文渊的塌鼻梁,毫不客气地说,与社会没有多大关系。老夫没有考证武文渊的塌鼻梁是怎么塌的,极有可能是天生的。武文渊的婆婆爷爷去世很早,武文渊除了知道其婆婆爷爷的姓氏之外,其他有关婆婆爷爷的故事一概不知,不过,婆婆爷爷的去世倒与当年的社会形势多多少少扯上一点关系。

听武文渊的父亲武宏伟讲,1959年到1961年,因为苏联单方面撕毁合同导致我国经济出现了严重的困难。苏联老大哥真的很坏,本来说好的抗美援朝时给我国提供的援助都是无偿的,可是1958年中苏关系出现恶化时,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在厕所里卯足劲撒了一泡热气腾腾的尿后,双手一摊表示不认账,执意要求中国偿还当年的外债,这使原本就困难的国民经济雪上加霜。抗美援朝战争对武文渊来说一点不陌生,虽然他没有赶上那个炮火连天的时代扛着机关枪上战场,其父辈和祖辈中也没有人拿着大刀在战场上冲锋陷阵,但是其在1997年12月撰写的毕业论文是《浅谈朝鲜战争为什么没有发展为第三次世界大战》。那时,撰写一篇毕业论文极其不容易,如果是现在撰写一篇毕业论文或者是教学论文,老夫不揣冒昧地认为是以汤沃雪之事,打开电脑,在百度搜索引擎里输入你想要撰写的论文的题目,毫不夸张地说,几十篇、甚至上百篇论沐浴着充满阳光的春风迎面袭来。当然,免费的午餐不能苛求它质量有多高,要想自己辛辛苦苦“撰写”的论文出类拔萃,必须得花钱购买,如老夫的博客空间,没有抵挡住诱惑羞涩地加入了一个名叫“新课程改革”的圈子,这个圈子属于典型的挂羊头卖狗肉,因为里面全是邀请我花钱发表论文的小广告。

老夫的扣扣群里也有一个名叫“维普学术期刊编辑部”的好友,别看这位美女网友是一名戴着美丽光环的所谓编辑部的负责人,其实就是四处叫卖论文的推销人员,和网络上兜售狗皮膏药的“吹须老道”是一路货色。可是在1997年12月,撰写一篇毕业论文,没有办法以复制和粘贴的方式完成,或者是以花钱的方式撰写论文,于是武文渊暂时残忍地“抛弃”心爱的初恋女友,从早到晚躲在学校图书馆里查资料,花了近乎半年的时间才写好了一篇1.5万字的毕业论文。尽管里面的史据是抄袭各种各样名家大作的材料,但是里面的观点和内容是武文渊在卫生间里卯足劲憋出来的,而且一手跌宕遒丽的钢笔字看上去书写得工工整整,难怪,原本挑剔,喜欢用显微镜看学生写的论文的一名姓唐的教授,特地在武文渊辛辛苦苦撰写的毕业论文上龙飞凤舞地书写了一个红色的“优”字。

不过这个“优”字对武文渊的人生发展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如今,除了只记得当初写的毕业论文叫《浅谈朝鲜战争为什么没有发展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外,对于论文里究竟写了什么内容和阐述了什么样的观点,说句心里话,早已忘记得一干二净。不管是武文渊,还是我,都认为当年的苏联老大哥不怎么厚道,所以,凡是在酒桌上酒热耳酣间听某位老大哥说“兄弟,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助,尽快来找我”时,我和武文渊一样,把这句话当成东风马耳,也就是认为这位猫尿喝多了的大哥无意之间放的一个臭屁。1957年11月,毛老爷子第二次访问苏联老大哥,赫鲁晓夫大言不惭地与毛老爷子侃起了大山,赫鲁晓夫紧紧握着老爷子的手,动情地说,作为老大哥,苏联决定用20年时间超过美国。老爷子听了心里一沉,老大哥用20年时间超过美国,我们作为小弟弟也不甘落后啊,于是大手一挥,我们也要在20年时间之内赶超万恶的米利坚合众国。不过,这下老大哥原本和蔼可亲的脸色有点挂不住了,你这个小弟弟成立没多久,一切百废待兴,咋能在20年之内赶上美国与我并肩而立呢?

于是,赫鲁晓夫同志非常认真地说咱们老大哥只需15年时间超过美国,老爷子一听倔强的牛脾气上来了,你用15年时间能超过万恶的美帝国主义,那我们也要超,于是再次把大手一挥,我们中国人不甘落后,也要用15年时间超过美国。这下,两位牛脾气的领导开始打上嘴巴仗,你一言我一句,最后把我们的奋斗目标定成“三年超英七年赶美”。尽管如今的我们都知道这个目标只是一个简简单单鼓舞人心的口号而已,就如同老夫多次在博客日志里信誓旦旦地表示某一天我要创作一部能流芳百世的作品,其实这是伏而咶天,也就是不可能之事。在“三年超英七年赶美”错误政策指引下,1959年我国的经济出现了严重的困难。武文渊深知,这一次经济困难,即使苏联没有实行大国沙文主意和撕毁合作合同,即使这几年风调雨顺,粮食照样会减产,老百姓照例会饿殍遍野。

1958年全民炼钢时,农业生产获得大丰收,可是各级干部为粮食丰收之事发起愁来,你们想一下,不要说亩产13万斤,单单以亩产5万斤来计算,我们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要收获多少斤粮食啊?这么多粮食收割后存放在什么地方,说句心里话,成为各级各类干部面临最棘手的问题,大家一合计,决定不收割庄稼,让它烂在地里。这个看似与武文渊没有多大关系的决定给武文渊的父辈造成了不赀之损的影响,至少让武文渊的父亲在俯仰之间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也让武文渊从未有机会看上婆婆爷爷一眼,连婆婆爷爷的相片也未曾看见,有关对婆婆爷爷的印象全是来自父亲武宏伟的描述。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年,毕竟这段历史回忆起来大家都充满无数的悲戚,某个周末的傍晚,父亲武宏伟历经三个多小时的艰苦跋涉,回到家中一看,除了几根摇摇晃晃的木柱和头顶上方还残留着几绺茅草外,往日在家里忙碌的母亲的身影不见了。扯开喉咙四处乱嚷了一通,一位名叫“蒋七娃”的小伙伴打着光屁股和赤着脚一瘸一拐地跑了过来,告诉武宏伟,其母亲已在五天之前被邻居发现死亡在灶台下,锅里除了浮游着白色污渍的一勺水,什么吃的东西都没有。

几位略略还有一点力气的邻居抬着武文渊婆婆的身躯,裹着一张破破烂烂的竹席,在屋檐后的一个土坑里草草地掩埋。由于大家饿得全身乏力,只是把尸首简简单单地掩埋,没有把武文渊婆婆埋身之处做成墓地。武陵山区如同大大小小馒头的坟茔堆放得很有讲究,用一个简单的形状来形容,坟茔的模样和我们的鼻子差不多,前端是一个呈三角形的望山石,后端是略略拱起的一个背脊。武文渊的塌鼻梁,以老夫拘墟之见的眼光来看,应该与其婆婆爷爷的坟墓形状有关,如果不是塌鼻梁,兴许武文渊的命运与时乖运蹇一词就不会狼狈为奸。重庆武陵山区的土地非常贫瘠,加上自然灾害和政策的失误,三年经济困难时,武陵山区某一天如果没有饿死七八个人大家感到不正常,好在此时人们的生育能力很强,看看武文渊父亲那位名叫“蒋七娃”的伙伴,从名字来看可见当时的女人除了种地外,好像唯一的爱好就是生小孩。不过,这属于典型的广种薄收,比如这位蒋七娃,他的母亲几年工夫倒是生了一大堆,但是真正能够存活下来的就是蒋七娃和她的小妹蒋幺妹,上面六个哥哥姐姐不是因为病魔就是因为饥饿而早早地不幸夭折。

武文渊的父亲武宏伟由于在武陵城区一所中学念书,躲过了这次惨绝人寰的饥荒之馑,如果武宏伟辍学在家,不用猜想,老夫就能知道他会更随武文渊的婆婆爷爷到青面獠牙的阎王爷那里报到。那个年代,每天都有大量的村民因为饥饿而死亡,有时,抬着尸体到房前屋后掩埋,一个趔趄,抬尸体的村民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同样因为饥饿而永远没有站立起来。人们常说,福不双至祸不单行,但有时霉运却是联翩而至,武文渊的婆婆去世不到一年,在陶瓷厂工作的爷爷,同样因为史无前例的饥馑而不幸死亡。在武文渊儿时的记忆里,每年除夕之夜,家家户户都要燃放鞭炮和焚钱烈楮,但是武文渊家里自始至终没有这一习惯,正月初一,也不需要到屋后的大山里给祖坟烧钱化纸,原因很简单,武文渊的父母不知道武家人的祖坟在哪。1984年,武宏伟正在武陵教育学院进修,听见昔日陶瓷厂一位工人师傅说,在武陵城长江北岸一个名叫黄旗的地方,由于修建工厂需要迁移好几十座坟茔,其中有一个坟茔就是武文渊爷爷的。但此时一家人穷得只剩下屁股上那层干涸的屎,武宏伟听到这一消息伤心地留下几行浊泪外,没有联系当地的村社迁移坟茔。随后听陶瓷厂工人师傅说,武文渊爷爷的坟茔被推土机夷为平地后,从棺椁里掏出的尸体,没有腐烂,面貌经历了几十年大地的浸润仍然栩栩如生,不知道这意味着爷爷死后是否占据了一座风水宝地?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