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三)  

2016-11-07 21:06:54|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文渊于6岁那年,时常在鼻梁下方挂着两条长长的鼻涕,来到其父亲工作的茶沟小学念书。之前,没有上过一天的幼儿园,不要说歪歪斜斜写自己的名字,板着手指连十以内的数字都数不清楚,如果不是其父亲在茶沟小学任教,老夫猜想,小萝卜头武文渊是没有资格在茶沟小学念书的。茶沟小学位于巍峨的茶山脚下,学校大门外一条巴掌宽的溪沟,成了孩子们在课间休息时的乐园。学校坐东朝西,是解放前一位名叫吕金龙的地主留下的大庄园,庄园规模不小,大大小小的房间有三四十间,其中几间较大的房间用来做学校的教室,小点的房间做办公室和老师的宿舍。武文渊的家在总计四层楼的碉楼的二楼,大约有十二个平方,勉强能容下两张老古董的木床和一个斑驳陆离红色漆料的衣柜。楼下是学校的仓库,堆放着一文不值的废弃物品。楼上是另外几名老师的寝室,不过房间里常住之客不是这几位老师及其家属,而是一大群老鼠。每到夜幕降临时,成群结队的老鼠倾巢出动,在木板上到处溜达,不时留下几粒黑色的老鼠屎。某天晚上,久久未尝到肉腥味的老鼠,趁武文渊光着屁股浑浑噩噩进入梦乡的机会,狠狠地咬了一口其手指,尽管武文渊的生肖属鼠,但是一看见老鼠就深恶痛绝,究其原因,我猜想与这次手指不幸被一直贼眉鼠眼的老鼠亲吻有关。成天两条“长龙”淌过河的武文渊,儿时最为深刻的记忆是,某天傍晚,父母还在地里服田力穑地耕种庄稼,突然感到肚内有一股汹涌的力量涌向菊花,不好,必须得到茅厕里充当蹲在茅坑上脸朝外的好汉,于是武文渊拎着裤子就急匆匆地赶往茅厕。寝室离茅厕有好长一段距离,走在半路上,武文渊没有憋住肚里那股洪荒之力,结果在赶往茅厕的途中拉了一裤子的屎。由于不好意思给父母说,武文渊企图瞒天过海穿着臭烘烘的裤子回到宿舍,后来是父母感受到房间里老鼠屎的气味不怎么正常,一番福尔摩斯似的侦探后,才发现恶臭之源原来来源于武文渊的裤裆。这些都是不能与外人道的丑事,武文渊除了偷偷地在其博客日志里讲述这些童年趣事外,一般情况下,只能憋在心里,但有时会遇上某种冲动,比如看见年级组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小钟老师,总感到嗓子眼里有一只无形的手正在挠痒,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武文渊不到2岁时就被父母寄养在外婆家里,不知不觉跟随外婆生活了四年,在外婆所有的孙子中,可能只有武文渊最疼爱外婆。童年的记忆非常模糊,在武文渊的脑海里,外婆家原先有三间破烂的瓦房,经过一番努力,在三间瓦房一侧修建了三间偏房,分别是三舅的卧室、厨房和茅厕。孩提时代的武文渊,每天晚上穿着开裆裤和三舅睡在一块,由于三舅一直未婚,总是把这名淘气的外甥当着自己亲身孩子看待。晚上,三舅田富林打着火把到田间地头捕捉黄鳝、泥鳅或者是螃蟹,每年八九雁来春暖花开时,各种各样的动物不安分地躁动起来,这时,打着火把来到田间地里,一般都有不菲的收获。所以,弱不胜衣的武文渊虽然从小到大都没有喝到一口母奶,但是黄鳝和螃蟹这些野味吃得不少,只是天生就缺奶缺钙,长大后又缺爱,导致个头很少,不要说希冀能赶上武松的个头,就连武大郎的个头也赶不上。我想,个头矮小和家境贫困,再加上不思进取,是同桌汪一菲拒绝武文渊爱情表白的主要原因,当然更为主要的是武文渊家庭太贫困,可以用釜中生尘一词来形容。如果武文渊家境优渥,扔几万元人民币在汪一菲面前,我猜想,汪一菲会如蚁附膻地扑上来冲着武文渊瘦削的脸颊狠狠地亲上几口。不要质疑我对爱情如此荒谬的理解,也许男人与女人之间会有真挚的爱情,但是这真挚的爱情一旦遇上孔方兄横插一足时就会变质和扭曲,由此,老夫不禁不由地想到一句经典的台词。“五元钱,你当我是什么人?五十块?我不是那种人!五百块?今晚我是你的人。五千块?今晚不要把我当人。五万块?不管今晚来多少人。五十万块?不管今晚来的是不是人!”看看,女人就是这么势利,但是武文渊万万没有想到心中的女神汪一菲也是这么势利。当然,我们不能求全责备对待汪一菲,毕竟爱情这东西不能当饭吃,1992年11月,对武文渊来说,需要的不是爱情,而是一心一意地学习争取在来年的高考中争取能考上大学。可事实是,武文渊心智成熟很晚,不懂得事情的轻重缓解,结果一场没有如约而至的爱情让他灵魂扭曲,从此破罐子破摔,导致1993年的高考败走麦城。

和现在小孩所处的童年时代相比,武文渊的童年充满了艰辛,但是与同时代小伙伴的命运相比,武文渊的童年算得上充满了幸福,至少寄居在外婆家时,每天晚上孑然一身的三舅田富林总是绞尽脑汁想着各种办法捕捉“野味”满足武文渊的胃口,否则,武文渊的海拔高度比武大郎足足矮上好几个头。当然,每个人的童年时代是快乐的,每逢遇上淅淅沥沥的小雨,武文渊总喜欢蹲在屋檐下戏耍屋檐水,这看似有趣,其实给身体造成不赀之损的影响。比如,武文渊的脚丫子,每年春暖花开万物复苏时,情不自禁地长满大大小小亮晶晶的小泡,躺在书房里那张老古董木床上,一边翻阅名家大作一边蜷缩着身子用手摸着大大小小的亮晶晶的水泡,感到有一种诗情画意。当摸到一个亮晶晶的水泡时,心里不由自主地有兴奋感,于是一屁股坐起来,从床头柜抽屉里找出一把生锈的剪刀,对准那颗亮晶晶的水泡狠狠地扎一下,只听见“噗”的一声,一股黏黏的液体像利箭似的往头顶处飞来。这“噗”的一声感觉特别美好,如同敲冰戛玉的天籁之音,聆听后余音缭绕三日不绝。曾经有一段时间武文渊双手也长满亮晶晶的水泡,与脚丫子上的水泡相比个头要小一些,亮晶晶的色彩度也要淡一些,但是密密麻麻的程度更加厉害,毫不夸张地说,每次遇上手掌、手背和手指长水泡时,一双手,到处都是密密麻麻地布着大大小小的水泡。拿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剪刀,有时,需要大半个小时的时间才能把手掌上的水泡逐个刺破。刺破后,整双手痛痒个不停,放进滚烫的热水里一烫,那滋味才叫舒坦,有一种欲仙欲死的快感。鸠车竹马时代,武文渊常年不洗头,不洗头的恶果不仅满头长虱子,而且时常生疮。长虱子倒无所谓,顶多用爪爪在鸡窝一样的发堆里挠痒时,看见一只又一只肥硕的虱子荡着秋千从发丝上掉下来,接着重重地摔在武文渊面前。这时,武文渊非常淡定地用手指摁住一只肥硕的虱子,来来回回戏弄一番后,用指甲狠狠地摁住虱子的脖子,只听见“噗”的一声,这支欢快唱着歌儿从头发上荡着秋千来到武文渊面前的虱子,立即成了一团肉泥。不得不承认对虱子的这番戏弄非常有趣,也成了武文渊心里抹不去的记忆,在他写的博客日志里,这段有趣的经历是老生常谈之事,看得粉丝们的耳朵长了一层又一层老茧。人们常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可是我们这位可爱的武文渊先生,是迟迟没能从少不更事中幡然醒悟,1992年11月,看着模样乖巧俊丽的同桌女生汪一菲,情不自禁地出现情窦初开的现象。

老夫一直在想,出生版筑饭牛之家的武文渊,打小就与饥饿、贫困和艰辛捉迷藏躲猫猫,到了十八岁那年居然仍是一名懵懂无知的少年,尤其是,在面临人生重大转折的高考之前竟然儿女情长,如此年少无知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此时的武文渊已经养成了独立的自主生活意识,每天傍晚放学回到家,不需要父母命令,非常自觉地来到田间地里割猪草,接着挑水,等到有着一张冰盘似的脸的太阳公公完全消失在天际线上时,就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攀爬到屋后的半山坡上。那头通人性的老黄牛非常可爱,看见日薄西山,便自觉地来到屋后的半上坡处,看见武文渊满头大汗地跑来,不需要指令,立即撒开腿迎了上去。后面的赶牛回家过程其实很简单,老黄牛撒开四腿跑在前面,武文渊迈着罗圈腿像一阵风似的跑在后面。不过这头老黄牛在牛犊时期非常淘气,尽管这事已经逝去好几十年,满脸皱纹、白发苍苍的武文渊不经意间回忆起这事,仍然记得当年的这头小黄牛拖着武文渊孱弱的身躯满山跑的情景,费了好一番功夫把这头牛赶回家后,武文渊全身上下没有一寸肌肤是完好的。把牛儿赶回家,武文渊迫不及待地做晚饭,由于个头偏矮,需要站在一根左右摇晃的凳子上做晚餐,傍晚回到家如果时间有充裕的话,武文渊还得端着一大盆油腻腻黑魆魆的衣服到三间大瓦房左侧的一口水塘边清洗。这就是武文渊的童年,可以说每天忙得脚板翻到脚背上,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武文渊应该懂得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懂得一心一意地念书,争取在来年的高考中能蟾宫折桂,可汪一菲妩媚的面容和美丽的倩影总是在武文渊眼前飞来飞去,做事一向不大喜欢拖泥带水的武文渊仓促决定要在汪一菲面前捅破那一层纸。不揣冒昧地认为,这事不算是什么大事,捅破那层纸后,不管汪一菲是否接受突如其来的爱情,至少让武文渊早早从单相思的苦海中脱离出来。只是没有想到,虽然年满18岁的武文渊从理论上讲心理已经成熟,但是狠狠思考一番鼓足勇气向暗恋多年的同桌表白不幸遭拒后,武文渊却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故事还未开始就已走向死亡的这份感情,于是自暴自弃,在第二年的高考中不幸折戟沉沙。 武文渊心智晚熟,我认为主要原因在于其身子骨先天发育不良,到十八岁时,嘴边的胡须才约隐约现,大腿根部依稀可见零零星星的小软毛,但是喉结不怎么明显,说话的声音不怎么雄壮。看看那位姓代的同学,在高二那一年,就迫不及待地与班上一名姓文的同学谈起了恋爱,而且是真枪实弹地谈情说爱,不像有的少男少女谈恋爱时只是趁着夜色拉上帷幕时才悄悄地牵一下手,情到浓处时才偷偷地亲下嘴。

在这位姓代的同学讲述他有声有色有滋有味的情爱故事之前,武文渊真的不知道情为何物,每天早上5点30分一个鲤鱼打挺滚下床,匆匆地吃了一碗父亲武宏伟用电饭煲煮的米饭后,就拎着黑不溜秋的书包上学。那时书包挺轻的,里面除了几本教材和几个作业本,就剩下两张又硬又黄的草纸,这玩意现在很难看见,可是在当年,却是上厕所时必备的奢侈品。为什么要在书包里搁两张草纸,主要原因在于武文渊的肠胃不怎么好,尤其是吃了几碗用红薯蒸的米饭后,第二天放的屁出的气说的话,全是带有浓浓的腐臭味,一会儿,肚子就“咕咕”地吼个不停。最要命的是,每天傍晚放学后,拎着书包回家时,在武陵城东乌江大桥附近一个名叫马脚溪的地方,肚子习惯性地翻江倒海起来。如果肠胃里这股洪荒之力往喉咙涌倒还无所谓,找一颗孱弱的小树苗,张开嘴,一番歇斯底里的呕吐,肚子里翻江倒海的症状就会消失。可是,每当肚子出现波涛汹涌的时候,那股无形的力量以排山倒海之势涌向谷道,也就是菊花,这个时候,就不是随意呕吐一番就能解决问题的。回家之路虽然只是一条怪石嶙峋的羊肠小道,但是人流如织,有的扛着化肥,有的挑着砖瓦,有的抱着小孩,有的拎着书包,总之,傍晚时分,从武陵城区返回乌江江畔的茶沟村是人头攒动。这时,想找一个隐蔽的地方痛痛快快地干一番大事极不容易,好在武文渊对这条鸡肠小路轻车熟路,知道马脚溪西侧几株大黄葛树背后比较隐蔽,趁无人注意时,就溜到黄葛树背后,在一堆乱石中,找到了那颗只有手腕粗的小黄葛树,褪下裤子,脸朝外,竖着耳朵,酣畅淋漓地给这株黄葛树施了肥。不知不觉,近30年时光过去,昔日那颗孱弱的黄葛树已经长成为参天大树。求学之路,真的很艰辛,每天早上吃罢早饭,于清晨6点就得拎着沉甸甸的书包上学,家离学校大约有七八公里里程,武文渊即使跑步上学,也得需要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如果遇上好天气,也就是没有下雨,每天早上一个半小时的求学之路倒无需浪费笔墨进行渲染,但是如果遇上淫雨霏霏的鬼天气,尤其是不幸遇上疾风骤雨,上学之路就变得异常艰辛。首先泥泞的地面非常湿滑,即使拔腿出门时在黄绿色的胶鞋上缠了几根粗大的稻草绳,走在泥泞的道路上仍然是一步一滑,常常一不小心就摔了一个恶狗扑食。

有时摔得是四脚朝天,仰躺在泥泞的道路上,这个时候,全身衣裤,包括那个几乎看不见本色的书包,全沾上了一层黄褐色的泥浆。走到学校,毫不夸张地说,武文渊浑身上下都被泥浆覆盖,就只有一双斗鸡眼滴溜溜地转来转去表示其还是活物。当然,更加让人感到心惊胆战的是,早上出门上学时不幸遇上电闪雷鸣飞沙走石的狂风暴雨,虽然时隔多年,武文渊仍然清晰的记得,念初三的那一年,某天早上,刚刚小跑10多分钟,在一个名符其实的鸟不拉屎的地方,遇上电闪雷鸣的疾风骤雨。这个地方,即使不下雨,单单是那几个坟头就让人感到胆战心惊,不远处有一个小山峦,常常传来猫头鹰低沉而雄厚的“喔喔”叫声。这个地方名叫薛家屋基,曾经有一薛姓家人住在这里,三年经济困难时期,这家人全部因为饥馑而死亡,几间破烂的茅草房只留下零星的败井颓垣。断垣残壁一侧有几座如鬼如魅的坟茔,相传薛家那几名饿死鬼就埋葬在这里,每天早上,夜色还未褪去的时候,这几座坟冢、零星的残垣断壁和几株张牙舞爪的黄葛树,在夜色中,全部成了魑魅魍魉的妖魔鬼怪。每天早上来到此处,武文渊首先把胸口处衣服扣子揭开,听说,胸膛露在外面后,就不容易遭遇鬼撞墙。鬼撞墙的故事是武文渊从小听得耳朵长老茧的故事,有人喝醉酒,冒着夜色回家,经过谈虎色变的薛家屋基,整整一夜在那几座坟茔地走来走去,可是无论怎么走,就是走不出那片坟冢。这就是所谓的鬼撞墙,如果遇上有人经过,其走上前来,给遭遇鬼撞墙的人左右开弓赏几耳光,兴许能把鬼撞墙的人给拯救回来,如果遇上无人施救,鬼撞墙的人转来转去最后只能死在坟茔堆里。这事武文渊没有亲身见过,但是多次听闻过,所以,每天早上踧踖不安地来到这里,首先是揭开胸口处衣服的纽扣,接着拉开裤链掏出裤裆里的家伙,一边跑,一泡撒尿,听说,妖魔鬼怪最怕屎尿这些污秽的东西。还有,跑步经过这片坟茔堆,还得唱着《大刀进行曲》,并且故意把脚步声走得噼里啪啦直响,不过,即使这样,武文渊仍然感到头皮发麻。就在感到头皮发麻的时候,突然,不远处的山峦传来几声低沉的“喔喔”声音,尽管武文渊知道这是猫头鹰哀鸣声,可是此时此景,全身怎么不不由自主地一阵哆嗦,这一哆嗦,一大串尿液就撒在裤裆里。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