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四)  

2016-11-08 21:01:33|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众多名家大作里,男主人公都是人高马大虎背熊腰的伟岸男子,而且貌若潘安,无论是远看还是近看,都是傅粉何郎。如四川籍作家何马先生编著的《藏地密码》,里面的男主人公卓木强巴,是一名海拔高度为一米八五的帅气美男子,姑且不说一拳能打到七八个西门大官人,就是遇上老虎和狮子,不需要喝几口酒壮胆,走上前去,只需比划几下拳脚,也能缚鸡弄丸地把老虎和狮子等猛兽掀翻在地。“小桥老树”先生笔下的侯海洋也是一盏不怎么省油的灯,不仅成绩优异,而且一米八的身子孔武有力,大街上那些横冲直撞的地痞流氓,见到侯海洋,也是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躲开。侯海洋与《侯卫东官场笔记》里的主人公侯卫东,都属于成绩优秀身材高大威猛的美男子,唯一不同的是,侯海洋中师毕业后人生发展历程更加曲折,其威猛凶狠的身上多了几分动物的野性。一个男人,学识和品质都非常优秀,而且海拔高度不低,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威武男子,这样的男人,无论是在文学作品里还是在现实世界中,身侧都是美女如云,刚刚经历一段感情的失败,来不及洒几滴猫泪表示祭奠,又一段美丽的感情联翩而来。在老夫的脑海里,貌若潘安,孔武有力的美男子,身边从来不缺美丽的爱情故事,可是老夫讲述的《漫漫人生路》故事里的主人公武文渊,只有一米六六的个头,同时学识上菲才寡学,这样的土鳖似乎从故事的一开始就与美丽的爱情无缘。武文渊求学之路非常艰辛,每天早上凌晨5点30分,新的一天东曦既驾还未到来,就被父亲粗暴地掀开被子一脚踹下床,匆匆地吃了一碗加了一勺咸菜的米饭,来不及撒尿,就拎上书包慌不迭地往学校赶。家离就读的学校大约有七八公里的路程,全是崎岖蜿蜒的羊肠小道,如果不幸遇上淫雨霏霏的鬼天气,泥泞的道路变得非常湿滑。还未起床,听见头顶上方的瓦盖传来大珠小珠落玉盘的下雨声,这时,躺在床上挣扎着起床的武文渊情不自禁地皱了几下眉毛,不由自主地哀叹又是他妈的一个鬼天气。谁都不愿意冒着夜色在泥泞的羊肠小道上一步一滑地疾走,但是为了上学,不得不硬着头皮起床,吃了几口米饭,挎着书包,打着一把破伞,冒着夜色赶往学校。

每次经过一处名叫“薛家屋基”的坟茔地时,武文渊心里没来由地一阵紧张。如果不幸遇上鬼撞墙或者是遇上有小鬼从坟茔堆里蹿出来拉着自己的脖颈咋办,武文渊不禁不由地扯开胸口处的纽扣,听说把瘦削的胸脯露在外面,小鬼就不敢前来索命。当然,只是把胸口处的几颗纽扣解开并把瘦削的胸脯袒露在外面远远不够,必须得掏出裤裆里的小家伙一边撒尿一边小跑,在不远处的山坳里传来猫头鹰一声声令人闻风丧胆的“喔喔”哀鸣声时,突然一道刺眼的闪电从天而降,接着一声惊雷在头顶上炸开,此时此刻,真正感受到什么叫迅电不及瞑目疾雷不及掩耳之势。伴随着电闪雷鸣,更大规模的狂风暴雨接踵而来。这个名叫“薛家屋基”的地方真的是鸟不拉屎鬼不生蛋的地方,毫不客气地说,此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遇上电闪雷鸣的疾风骤雨,只有打着伞步履蹒跚地前行。在空旷的荒郊野外,雷声、雨声和电闪,感觉格外地刺耳或者是刺眼,尤其那雷声,从天而降,欲把大地撕裂得粉碎。如果说此时武文渊没有畏惧心理是假的,说句心里话,武文渊随时都有可能被雷公电母劈成好几段,但是又感到无可奈何,总不能看见坟茔堆里有一个裂缝就钻进去吧。为了减轻狂风暴雨对身体的伤害,武文渊只得把身子骨缩成一团,同时把头顶上的那把举而不坚的破伞尽可能地压低,蜷缩成一团肉球,步履蹒跚地沿着羊肠小道继续艰难前行。一番摸爬滚打,艰难前行到一个名叫马脚溪的地方,原本没有多少溪水的马脚溪突然成了波涛汹涌的大河,武文渊卷着裤管,攀附在溪流与乌江交汇处停泊的一艘木船船舷,有惊无险地淌过这条溪沟,但是脚上一双塑料凉鞋被肆虐的洪水冲得无影无踪,只有光着脚丫子来到学校。还有,卷着裤管淌着波涛汹涌的溪水过河时,裤管不幸被洪水浸泡,整条裤管是湿漉漉的,光着脚丫和穿着湿漉漉的裤子坐在风吹雨浸的教室里全身不由自主地哆嗦,逐渐武文渊就落下老寒腿的毛病。在没有遇上同桌汪一菲之前,武文渊每天的日子过得波澜不惊,虽然在高二那一年分文理科时听说曾经的同桌,也就是一位姓祝的身材高挑的女孩喜欢他,但是武文渊不知道情为何物,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真正让武文渊着迷的女孩,就是这位从乡下来到城郊武陵师专附中就读的汪一菲。

尽管汪一菲来自乡下,但是有着城市女孩的清秀和知性,圆圆的脸蛋,短短的头发,柳叶眉,丹凤眼,身材圆润丰满,一对小白兔更是呼之欲出。汪一菲的着装也是多姿多彩,有时穿短袖和牛仔裤,尤其那牛仔裤,让臀部看上去格外性感。有时,穿的是一条紫色短裙,要么是粉红色的连衣裙,丰满的身材暂时得以隐藏,但是看上去汪一菲多了几分文静与娴熟。无论是穿短袖牛仔裤还是穿长裙,都深深吸引武文渊一双死鱼眼睛,每次汪一菲像一只百灵鸟欢快地走进教室,坐在武文渊身侧时,武文渊都能嗅到汪一菲身上散发的如兰似麝的体香,不知不觉肾上腺如同潮水般涌了出来,心里没来由地心猿意马。相对于汪一菲丰富多彩的衣着来说,武文渊每天穿的衣服就显得非常单调,如果是烈日炎炎的夏季,上身通常穿的是一件廉价的白色汗衫,这件汗衫真的非常廉价,八元钱可以买两件,其中有好几件白色的汗衫上还印有几个字,听说,这样的汗衫被称为文化衫。记得当年流行叶倩文演唱的一首节奏非常欢快的《潇洒走一回》,每次听见校园里播放这首歌曲武文渊心里总有如痴如醉之感,为此,特地在学校周边的一家地摊上花了5元人民币购买了一件在胸口处印有“潇洒走一回”的文化衫。咳唾凝珠滴水成冰的隆冬时节,武文渊的衣服不得不鸟枪换大炮,脚上,由塑料凉鞋变成了黄绿色的解放鞋,而且脚丫子上还套了一双油腻腻的袜子。这样袜子只能穿着,如果脱掉鞋,一股浓郁的脚臭味如投放的毒气弹飞速地向四周散开,一会儿,成群结队的蚊虫在空中翻滚,无力地掉在地上。还有,脚后跟处和脚趾处,都有几个破洞,穿在鞋里还勉强能被鞋帮遮掩,一旦脱掉鞋子,脚丫子便从破洞处张牙舞爪地探出头来。下身是一条裤子,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流行吊裆裤,什么叫吊裆裤,就是裤裆很低,总感觉拉了一大坨屎在裤裆里,走路时,裤裆荡来荡去,给人的感觉格外拉风,当年,这样的裤子武文渊没有少穿。上身,贴近肌肤的地方,穿的事一件红色,其中臂膀处有两条白色条纹的运动衣,运动衣外,套了一件由母亲田氏笨手笨脚织的一件毛衣。说是毛衣,其实不含羊毛成分,就如同重庆街头上大排档餐馆里用烈火爆炒的鱼香肉丝里面没有鱼,成都夫妻肺片里面没有夫妻。

但是母亲田氏手工织的毛衣穿起来非常温暖,一件咖啡色的毛衣,不仅要穿一个冬天,而且还要连续穿好几个冬季,直至毛衣的下摆攀爬到肚脐眼上方,无论如何使劲都无法把毛衣穿在身上时,母亲田氏才会织一件新的毛衣。毛衣外面,穿了一件蓝色的中山装,我不知道武文渊穿的这件蓝色外套是否是中山服,他出现在老夫面前,依稀看见他穿的蓝色外衣是立翻领、对襟前襟五粒扣四个贴袋、袖口三粒扣和后背不破缝。四个口贴袋,表示礼义廉耻,前襟五粒扣表示五权分立,也就是在西方三权分立上加了考试和监察制度,袖口三粒纽扣表示孙中山毕生倡导的三民主义,后背不破缝表示国家和平统一。应该说,每年冬天,武文渊时常穿的那件极少换洗的冬装就是中山服,只是这服装是父母购买乳黄色棉布在一间裁缝店用蓝色的染汁浸染并加工而成的。这身衣服穿在身上,看似英姿挺拔,但是遇上雨水或者是汗水,蓝色棉布被雨水或者是汗水浸泡后,立即掉色,瞬间,手臂、胸腹和后背的皮肤上全部染上一层淡淡的蓝色染汁。当然,到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用乳黄色棉布浸染成蓝色再加工成衣服,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至少1992年11月,武文渊身穿的冬装,不再是这件一下雨就掉色的中山装,取而代之的是一件灰色的夹克,只是夹克非常低廉,是武文渊在学校附近一家地摊上花了15元大洋购买的。这时,虽然还未进入真正的冬季,但是一场秋雨一场寒,早上出门上学之前,不得不在夹克里塞一件毛衣。毛衣是母亲田慧芳手工织成,从初三年级一直不离不弃地穿到高三年级,毛衣的下摆,不知不觉,已经抬升到肚脐眼部位上。进入高三年级新的一学期开学后,班主任付泽贵老师格外疼爱武文渊,特地换掉了以前一位读书不怎么努力的女同学,而是换成了刚刚经历高考失败,从另外一所学校来到此处复读的一名姓汪的女生。当看见姓汪的女生有着短短的头发、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和圆鼓鼓的胸脯时,武文渊发现自己眼睛像似一只饿疯的蚊虫,不知道内敛,便如蚁附膻地扑了上去。

就红袖添香这事来说,武文渊极有桃花运,念小学的那个年代太久远,武文渊记不清与哪些同学有过同桌之情,但是从念中学开始,武文渊不仅老是坐在第一排,而且同桌从来都是女生,而且都是漂亮的女生,这让武文渊打小就生长在花丛中。这一点,老夫不揣冒昧地认为,武文渊与何马笔下的“卓木强巴”和小桥老树先生笔下的“侯卫东”或者是“侯海洋”的人生极为相似,都是在脂粉堆里长大,要说有什么不同,那也是老夫笔下的武文渊有点不大讨女生的喜欢。一米六六的个头、瘦削的身躯、坍塌的鼻梁和尖尖的下颌,说句心里话,这样的男人,没有女人喜欢,除非是瞎了眼,饥不择食寒不择衣地嫁给了武文渊,而武文渊的妻子田芳就是一名瞎了眼的女人。不过武文渊心地善良,老是以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或者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自诩,其实,武文渊忘了另外一句话,那就是“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当年考上南京大学的研究生遭受校长大人恶意阻拦时,如果武文渊拎着一把锈迹斑斑的菜刀,凶神恶煞地来到校长大人面前,我猜想,武文渊的人生结局会是另外一番景象。这个社会,当领导的家伙最怕两种人,一是有着复杂社会关系的权贵,二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恶人。像武文渊这类腰无尺寸之刃手无缚鸡之力,同时又是满嘴讲理的人,说句心里话,校长大人一点也不畏惧,反而是骑在武文渊的脑袋上拉屎撒尿。小桥老树先生笔下的侯海洋就非常厉害,发配到巴山县最为偏远的新乡小学后,敢一脚把一名姓刘的校长大人踢得嘴啃泥,如此彪悍,不在于侯海洋有不畏权贵的性格,而在于其一米八的海拔高度。如果我们故事中的主人公武文渊,与侯海洋一样,拥有一米八的个头,站在领导面前,犹如一座巍峨的铁塔,我猜想,武文渊同样是一名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大英雄。遗憾的是,身高如侏儒体态如病猫的武文渊,想做一名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山幼儿园的伪英雄都难。由于身材矮小,又尖嘴猴腮,再加上家境贫寒,导致武文渊从小就养成了闭关却扫的心理,虽然艰辛的求学路上,一路彩旗飘飘,但是让武文渊抛下自卑心理,不顾一切代价地去一个人,说句心里话,这样的女生并不是很多,而模样俊俏的汪一菲是第一个走进武文渊心里并且让武文渊为之倾倒的女孩。

如果汪一菲穿一双高跟鞋上学,无疑,其高挑的个头看上去要比武文渊的个头高得多,再加上汪一菲出生于乡下一个干部之家,虽然其父亲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乡镇干部,但是用出生于官宦之家来形容汪一菲一点也不为过。武文渊的出生是什么,即使寻找各种各样的词语来修饰,也掩盖不了其出生于版筑饭牛之家的事实,所以,这段隐隐约约出现在武文渊心里的情愫,一开始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种虚幻,这注定武文渊与汪一菲今生今世不可能有人生交集。但,武文渊不顾残酷的现实差距和抛弃一心一意念书的念头,执意要在汪一菲面前敞开心扉表达相思之苦,老夫认为有两个原因不能忽视,一是因为武文渊对汪一菲的情感真的到了无法驾驭的地步,二是因为一位姓代的同学常常在其耳边讲各种各样有声有色的情爱故事让武文渊对情感的欲望时时蠢蠢欲动。武文渊与汪一菲一道学习的最开始那个月,两人倒还相安无事,虽然偶尔会简简单单地说一句话,但都是礼貌性的问候,或者是借一块橡皮擦之类的无关紧要的话题。有一句话叫日久生情,两人相处一段时间后,武文渊突然发现,中午吃罢午饭回到座位上,看见身侧的座位出现空缺时,心里莫名其妙地有了一份失落。即将上课,汪一菲抖动着胸前那一对呼之欲出的花蕾像仙女下凡似的飘然来到武文渊身边时,武文渊心里多了一份欣喜,两只眼睛不听使唤地看了几眼汪一菲红润的面庞。就因为和汪一菲是同桌,早上吃了一碗米饭准备拔腿出门上学之前,总是用一把毛刷几乎掉尽的牙刷狠狠地刷牙,原本满嘴的黄板牙突然变得洁白和靓丽起来。如果武文渊每天早晚都坚持刷牙,毋庸置疑,一嘴洁白的牙齿看上去还算漂亮,至少每颗牙齿排列得整整齐齐,没有出现插队的现象,也没有出现地包天或者是天包地的现象,而一嘴洁白的牙齿往往是吸引异性好感的有力武器。说句心里话,武文渊就有这一武器,只是个头太矮,又加上笨嘴拙舌,无论怎么使劲,都无法讨女人的欢心。一位来自黑龙江,网名叫“音魂不散”的异性网友,曾经多次指责武文渊是一只花心大萝卜,其实,武文渊是一名对感情非常专一的人,从最初爱上同桌汪一菲,就表现出与生俱来的痴情劲。当然,冒着天下之大不韪,不顾一切后果,执意要捅破那层纸,班里一位名叫代兆斌的同学扮演的角色可以说是功不可没,就是这位时常在武文渊耳畔鼓吹鱼水之欢的美丽滋味让武文渊对爱情突然有一种无法压制的渴望。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秋风萧杀(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