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十)  

2016-12-11 21:06:39|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过武文渊不断地央求,胡欣茹终于答应晚上一道在文荟楼阶梯教室上晚自习。吃罢晚饭,准备离开寝室上晚自习之前,武文渊特地在寝室里的洗漱间,鬼哭狼嚎地吼叫着刘欢演唱的《好汉歌》,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冷水澡。回到寝室,在那只曾经给武文渊惹来不少麻烦的大皮箱里翻箱倒箧地找了一件衬衣,接着找了一条蓝色的西裤,穿上后,没有忘记在镜子前梳理几下乱糟糟的头发,然后唱着欢快的歌儿迈着轻快的脚步来到阶梯教室。今天晚上一道上晚自习,主要是想利用上完自习一道回寝室的途中把心里想说的话向心爱的人儿挑明,否则,处于幕燕釜鱼境地的爱情随时都有可能死亡。但是没有想到晚自习即将结束时,胡欣茹寝室一位姓郭的女生风风火火地找来,说寝室里有点事需要胡欣茹帮她一下,结果,这天晚上武文渊精心准备的台词没有用上。怎么办,看来只有在国庆节小长假期间,倒廪倾囷地寻找各种办法,把心爱的初恋女友从寝室里给拽出来,一道探讨爱情的走向。忘了告诉大家,武文渊费劲口舌再次主动邀约心爱的人儿一道上晚自习,是当年9月的最后一天,原本想在国庆节小长假之前把两人的爱情再次给确定下来,但万万没有想到心爱的人儿耍了一个滑头,早已知道武文渊肚子想说的话,于是巧妙地安排在晚自习即将结束的时候,让一位闺蜜提前护送其回家的好戏。接下来的几天,虽然武文渊心情很糟糕,时时都处于肝肠寸断的痛苦之中,但是武文渊没有放弃四处打探胡欣茹经过一个暑假的分别就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原因。原因很快就找到了,因为每天晚上与武文渊脑袋顶脑袋一道睡觉的那位名叫于佳槐的室友,他有一位九三级历史系的老乡,这位老乡透露了该级有一名来自德阳中江的家伙正在疯狂地追求九四级历史系的一名女生,而这名女生则来自德阳中江。倒,这追的不是武文渊的初恋女友么,当武文渊打听到这一平地响起一声惊雷的消息后,明白了为什么新的一学期开学后胡欣茹对自己总是不咸不淡的原因。胡欣茹的这位老乡,准确地说,武文渊认识,因为九三级历史系的男生与九四级历史系的男生都住在桃园一舍四楼,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但是不管怎么见,总不能挥舞着锄头挖自己的墙角啊,故,武文渊必须得尽快找到胡欣茹对这段还未真正开始就濒临死亡的爱情做一个简单明了的了断。说句心里话,武文渊与胡欣茹九三级的老乡从未说过话,连礼貌性的问候也没有,只是从室友于佳槐指指点点中,得知那位其貌不扬的家伙是胡欣茹的老乡。胡欣茹的这位老乡很不地道,从武文渊历经千辛万苦打探的消息来看,这位姓冯的老乡早在1994年12月,趁着召开中江同乡会的机会,开始疯狂地追求胡欣茹。在此,奉劝那些情窦初开的少女们,在大学校园里遇上召开同乡会什么的,千万别去参加,因为你们眼里的老乡参加什么同乡会纯属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从一开始就没有安好心。当然,如果那头黄鼠狼长得非常帅气,而且又是他妈的富二代,算我这番告诫没有说。但是,胡欣茹那位姓冯的老乡,也就是那头一开始就打着歪主意的黄鼠狼,说句心里话,其长相真的不怎么样。论身高,和武文渊身高差不多,顶破天,只有一米六六的个头。

论身材,两人都属于名副其实的干豇豆,毫不客气地说,一阵妖风都能把两人刮到九霄云外;论面容,尽管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也属于尖嘴猴腮的家伙,但是武文渊的尖嘴猴腮不是天生的,如果伙食得以改善,说不定一张瘦削的脸会圆润起来,至少可以称得上标准的国字脸。看看胡欣茹那位姓冯的老乡的脸,天生就尖嘴猴腮贼眉鼠眼的模样,当然,就是因为其面貌实在太丑陋,胡欣茹对该选择老乡还是该选择武文渊,一夜之间突然有了幸福的烦恼,于是在开学这一个月时间里,一直处于踌躇不决之中。如果胡欣茹这位姓冯的老乡长得帅气,老夫猜想,早在1994年12月,胡欣茹就成了名花有主的人,这朵名花之所以迟迟没有插在其老乡那坨牛屎上,主要原因在于这头黄鼠狼的面容真的不敢恭维。其实,无论是从历史上看还是从现实角度看,姓冯的家伙都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五代十国时期有一位著名的不倒翁叫冯道,这家伙一生经历五朝十二帝,居然一直稳坐宰相的宝座,毫不客气地说,这是我们五千年华夏文明史中唯一一位有这样能耐的人。近代著名的学者南怀瑾不得不承认,“我读了历史以后,由人生的经验,再加以体会,我觉得这个人太奇怪。如果说太平时代,这个人能够在政治风浪中屹立不摇,倒还不足为奇。但是,在那么一个大变乱的八十余年中,他能始终不倒,这确实不是个简单的人物。第一点,可以想见此人,至少做到不贪污,使人家无法攻击他;而且其他的品格行为方面,也一定是炉火纯青,以致无懈可击”。说句心里话,武文渊就害怕胡欣茹那位姓冯的老乡继承了五代十国时期官场“不倒翁”冯道的衣钵,如果姓冯的学长果真继承了冯道的衣钵,我们可怜的武文渊同学只有忍气吞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儿被他人抢走。在现实世界里,凡是姓冯的家伙都非常厉害,武文渊念中学时,一位姓冯的邻居没有多少文化,靠着投机钻营,几年下来就成了百万富翁,如今,二十多年的光阴过去了,当初那位姓冯的百万富翁早已成了资产高达十几亿元人民币的亿万富翁。说句心里话,这让武文渊同学心里倍感压力,只要听见那位挥舞着锄头善于挖墙脚的家伙姓冯,武文渊就感到芒刺在背,浑身上下由不得打了一个激灵。故,在寻找用什么样的办法打败这位姓冯的竞争者时,原本做任何事情都有底气的武文渊这次却感到了灰心丧气。虽然个头差不多,两人的面容也是五十步笑百步,但是人家姓冯,在五代十国时期就有左右逢源的本领,再加上其家庭条件也不差,这下让我们可怜的武文渊同学又没辙了。但是,武文渊不甘心就此放弃,因为胡欣茹曾经一度是喜欢自己的,否则,1995年5月27日斗胆与其坐在一块时,就应该遭到残忍的拒绝。还有,武文渊相信自己的真心和真诚能打动胡欣茹一颗冰冷的心,所以,无论如何,得找一个机会再次向心爱的人儿表白自己的心扉。那位蒲志高同志,同时兼任狗头军师的黎明珠同学,提出以写情书的方式向胡欣茹表白,但是被武文渊断然拒绝,因为这事是无法用拙劣的书信表达清楚,要想拔丁抽楔地解决问题,或者说,让心爱的人儿死心塌地地跟着自己,必须得把胡欣茹拽出寝室见个面,然后靠自己那张笨嘴拙舌的嘴彻底说服心爱的人儿。

在这件事上,武文渊同学曾经有过惨痛的教训,2011年11月至2012年8月,那段凄美的网恋,如果武文渊在两人热恋期间趁热打铁,不顾舟车劳顿之苦赶到福建,用自己的真心打动樊晓霞,说不定樊晓霞也不会在爱与不爱的边缘游走。当然这是后话,以后在讲述这段悲戚的网恋故事时,老夫会把武文渊同学真实的内心世界进行一一地剖析。1995年上旬,接连十多天40多度高温天气即将结束时,武文渊因为在文荟楼外的草坪上夜宿不幸患上严重的感冒,在新的一学期正式开学后,由于大白天里能与心爱的人儿同坐一块学习,武文渊跌入冰窖的心情和严重的感冒逐渐好转。但是9月30日晚上,本想与胡欣茹就两人的爱情该何去何从做一个彻底的了断时,没想到被心爱的人儿耍了一个滑头,这样,武文渊的心情再次跌入冰窖,原本消失的咳嗽、流鼻涕、头昏脑涨、四肢百骸软弱无力的感冒症状以雷霆万钧之势重新杀了回来。国庆节三天小长假,武文渊彻底病倒,从早到晚,再从晚到早,只能浑浑噩噩和痛不欲生地躺在床上与寂寥作斗争。说句心里话,再美的女人,再温柔的女人,狠起心来,真的比蝎子还毒,但是设身处地,也就是从胡欣茹角度讲,这很正常。不管是老乡还是武文渊,无论看他们的外表还是看才华,抑或看经济条件,说句心里话,对胡欣茹来说都不怎么满意。但是,爱情、未来和人生,不是文学作品里的童话故事,或者说,不是每位到西天取经的人都是白马王子,有时,你遇上的极有可能是一只癞蛤蟆,而武文渊同学就是这样一只蚍蜉撼大树不自量力的癞蛤蟆。现在,一切随缘吧,因为眼前实在找不到更好的选择方式。咦,这几天武文渊怎么不来找我,按照往常的惯例,我们接连几天没有见面,武文渊早已站在301寝室外那座天桥上扯着嗓门高声呼喊“301”,一会儿“301”寝室的女生就跑过来传话。说句心里话,我还未想过答应武文渊的请求,除非是真的爱上武文渊。不过,武文渊也有许多可爱的地方,如那双眼神非常清澈的眼睛,在课堂上认真聆听老师讲课的学习劲,以及喋喋不休,老是讲他陈芝麻烂谷子的风趣模样。如果仅仅是作为朋友,我倒愿意每天早晚与武文渊坐在一块,毕竟看不清楚黑板上的字时,我可以瞧他春蚓秋蛇地做的笔记。不过,这家伙有点自负,明明他书写的一手“武体字”很难看,他非要说有当年颜真卿的味道,还有身边的闺蜜,也纷纷夸武文渊借鉴颜体的“武体字”很好看,但是我上看下看横看竖看,没有发现其书写的“武体字”有值得赞许的地方。如果没有九三级那位老乡在暑假期间对我的表白,说不定我会以顺其自然的心态与武文渊发展下去,但是,与武文渊走到一块充满着无数的艰辛和挑战,因为谁都不知道四年的大学生活结束后,我们的爱情是否还能存在。如果与老乡谈恋爱,大学毕业后,即使混得很差,可以回到中江,大家在同一个地方工作,爱情肯定会有一个完美的结果。哎,寝室里没有男生追的闺蜜从早到晚地抱怨没有男生来爱,自己倒有两位歪瓜裂枣般的男生追求,没想到却是一种痛苦。就在胡欣茹对未来感到茫然不知的时候,武文渊正躺在寝室里那张一翻身老是嘎吱嘎吱作响的铁床上饱受病魔的摧残,这种痛苦感觉,如同孩提时代看过的一部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里一幕悲惨的镜头。

在武文渊隐隐约约的记忆深处,农村很早就出现放电影的现象,那时,武文渊居住的小山村还没有栽上电杆拉上电线,家家户户晚上都是点煤油灯,就在人们不知道电为何物的时候,电影播放员扛着各种各样的家伙每年至少有两次在武文渊居住的小山村某个宽大的院坝里放电影。那个年代播放电影很辛苦,除了带上电影机、胶片和屏幕外,还得需要两个大汉抬一个发电机。站在半山腰处赶牛回家时,突然看见某家院坝搭起了一绺放电影专用的屏幕,武文渊就知道又要看电影了,而每一次看电影,是小山村一年四季中最为盛大的节日。忙不迭地把牛赶回家,顾不上做晚饭,饿着肚子,叫上几名小伙伴,慌不迭地赶往放电影的院坝。不过,有时路程有点远,至少要步行大半个小时,但是为了能看上一部电影,武文渊和几名小伙伴,还未等到金乌西坠,就端着凳子赶往播放电影的场地。父母本来也是电影迷,毕竟那个年代,要想接触外面的花花世界,除了通过看电影,好像没有其他的方式。但是,小山村一旦出现万人空巷,也就是大家竞相到某个院坝看电影时,为小偷盗取鸡鸭提供了可乘之机,故,每次遇上村里播放电影时,父亲,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一般都是义不容辞地留在家里看家。母亲,同样是早早地收工,饿着肚子,与儿子一道,不顾来回奔波两个小时的山路,到某个院坝观看一年之中仅仅只有两次机会的电影。在观看的影片中,留给武文渊最深记忆的影片就有《梁山伯与祝英台》,虽然幼小的武文渊不知道情为何物,但是,当看见祝英台一头撞在梁山伯的坟茔上,与梁山伯一道变成两只翩翩起舞的蝴蝶时,武文渊幼小的心灵突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这就是爱情,只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以悲剧结束,让武文渊一开始就对爱情就充满了恐惧感。但是爱情的力量又是伟大的,否则,祝英台看见梁山伯的坟冢时就不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说句心里话,当你对某段爱情产生质疑的时候,那你这段爱情走向死亡是必然之事,因为真正的爱情是不需要质疑的,同时也感受不到痛苦,如果不幸出现了痛苦,即使你们的爱情是真爱,但是老夫执拗地认为,充满痛苦的爱情,同样必将走向死亡。一时之痛我们可以承受,但是,一旦遇上永远的痛,你能承受吗,所以,真正的爱情,是没有伤痛的,只是有时因为各种残酷现实的阻挠,会变成悲剧,在变成悲剧的那一瞬间,会有撕心裂肺肝肠寸断的痛。说句心里话,武文渊与胡欣茹的爱情故事,也就是其初恋故事,除了在开始阶段有伤痛之外,余下的四年时光,都是在幸福与快乐中度过,如果这段爱情最后没有走上死亡,而是有一个完美的结局,说不定武文渊这一生就不会出现命蹇时乖的现象。当然,如果爱情、婚姻和事业都很顺利,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也就不可能热爱上写作,至少不会养成每天焚膏继晷坚持写日志的习惯,或许这就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吧。不过写作之路非常漫长,甚至有可能是韩卢逐块白费功夫,但是武文渊不惧怕失败,毕竟,写作只是爱好,不是生命的全部。当然,有时,因为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会认为,一段爱情的失去就如同苍穹坍塌下来。

如果果真是坍塌下来,武文渊兴许能接受,毕竟强扭的瓜不甜,但是有时,却是看到心爱的人儿正在徘徊,这时,该绞尽脑汁想尽一切办法拯救爱情还是该果断地放弃,让武文渊感受到其处于首鼠两端的窘境。1995年国庆节小长假,在寝室里的铁床上痛苦地躺了三天三夜后,毅然决定,在假期结束重新走进教室上课时,无论如何把心里满腹的话语讲给胡欣茹听,至少让心爱的人儿在短时间里对这段濒临死亡的爱情做一个痛快的选择。这年十月中旬的某个周末,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站在女生寝室天桥附近,武文渊费劲口舌,终于把胡欣茹从寝室里叫了出来。互相沉默着来到行政楼附近的一座小花园,望着胡欣茹脸上树影婆娑的月光,武文渊开门见山,直接询问两人的爱情该怎么发展和过去的三个月在胡欣茹身上究竟发生了怎样的事。胡欣茹与绝大多数对爱情产生迷茫的女生差不多,在对两人的爱情做一个艰难的抉择时,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说,两人不适合做恋人,只适合做普通的朋友。毋庸置疑,武文渊肯定不需要这样的结果,在质问为什么不适合做恋人的同时,肯定要追问最近这三个月胡欣茹为什么会发生高岸为谷的变化。尽管武文渊知道胡欣茹冷落自己的原因是九三级一位学长插足导致的,但是需要胡欣茹承认这个不争的事实,如果胡欣茹是真心爱着那位给鸡拜年的黄鼠狼,武文渊将会果断放弃这段懵懵懂懂的爱情。“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当感到自己在对方心里只是一粒附赘悬疣的尘埃时,武文渊会强忍着悲痛转过身,重新去面对新的人生。在武文渊的追问下,胡欣茹支支吾吾,最终道出那位姓冯的老乡正在追求她的故事,但是她没有答应,仍在观望中。只要是在观望中就好办了,毕竟武文渊天天都在教室里陪着胡欣茹,这叫近水楼台先得月,如果每天晚上也陪着心爱的人儿上自习,同时,周末也陪着心爱的人儿谈心,即使那位姓冯的家伙一张臭嘴赛过三千把毛瑟枪,也不可能有机会挖了武文渊的墙角。故,接下来的谈话,武文渊反复向胡欣茹灌输姓冯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看看五代十国那位历经五朝十二帝,却仍然稳居宰相位置的不倒翁冯道,就能知道姓冯的男人,最擅长的本事就是溜须拍马和左右逢源。看看咱们武家,当年武松在景阳冈上徒手打老虎是多么地厉害,尽管有人说上山打虎的人要么是神经出现紊乱,要么是自寻死路,但是像武松这样的打虎英雄,在现实世界里不常见。当然,在胡欣茹面前,武文渊绝不提当年祖上武大郎的事,尽管身不满五的武大郎挑着一大箩筐烧饼不丢人,但是被西门大官人一脚踹翻在地,以及被金莲一碗毒药毒死的事,不管怎么看,看上去总不光彩。武文渊废言赘语说了一大堆祖上先辈当年英雄故事后,胡欣茹对武文渊仍然产生了质疑,比如武文渊的身高有点矮,感觉和武大郎的身高差不多,身高如此之矮,怎么保护一家人的安全。换句话说,胡欣茹对武文渊的小萝卜头的模样缺乏安全感。如果武文渊仅仅是面容丑陋,说句心里话,胡欣茹尚能接受,毕竟那时,宋仲基和都教授这样的小白脸还未横空出世。但是,身高不是武文渊能左右的,一听见胡欣茹强词夺理的解释,武文渊原本心烦意乱的心情一下就崩溃。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