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四)  

2016-12-15 21:09:24|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自一人在操场上意气风发地跑步,同时心里想着心爱的人儿,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要说有什么遗憾,也只是没有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一道在操场上来回跑个不停。通过两年的辛苦跑步,武文渊瘦削的身子骨看上结实得多,而且非常顺利地通过了足球专业的考试,避免了出现挂科的悲剧。说是足球专业,其实是一门选修课,但是学的时间很长,前前后后差不多学了两年。为了能顺利通过考试,武文渊不仅于每天晚上,不分春夏秋多,不分天晴下雨,晚上十点,穿着一套盗版的蓝白相间的阿根廷国家队的队服,来到远离寝室的操场上,思念着心爱的人儿,独自一人迎着寒风,风驰电掣地狂跑。每天晚上,至少要跑上十圈,也就是4000米的总里程。浑身上下大汗淋漓地跑回寝室,管他妈的是否是数九寒冬,武文渊来到走廊尽头的洗漱间,用侵肌透骨的自来水匆匆地洗一个冷水澡,回到寝室,簌簌作抖地躺在冰凉的床上,想象着与心爱的人儿撩云拨雨,慢慢地进入梦乡。这时的武文渊,对波诡云谲的天气变化的反应不怎么敏感,即使是滴水成冰的隆冬时节,武文渊的上身,在一件单薄的夹克衫里顶多加了一件短袖,下身,仍然只穿一条单薄的西裤或者是休闲裤。晚上睡觉时,从来是只穿着一件紧绷的三角内裤躺在冰冷的凉席上,不像现在,天气还未转凉,武文渊就早早地穿上金考拉或者是南极人的保暖内衣。想当年,在咳唾凝珠的大冬天里,武文渊从来不穿秋衣秋裤,也不需要在凉席上铺一张棉毯,一年四季,三百六十五天,每天晚上都是赤luo着身子睡在那张破洞百出的凉席上,而且身上盖的被褥只有一床,同样有着大大小小的破洞。可以这样说,念大学时,20岁出头的武文渊,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孔武有力,不惧怕高温的炙烤,不畏惧严寒的侵袭,做任何事情都是朝气蓬勃和积极向上,从来不知道世界上原来有“退缩”二字。为了练好足球,每个周末,哪怕天上下着刀子,武文渊会邀约几位志同道合的同学如约来到操场上自发地练习足球。这是一项技术活,否则,我们的国家足球队不可能老是在亚洲三四流队伍里流浪。围着竹竿运球,倒难不倒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只要速度慢一点,把球控制在脚掌间,就能顺利完成任务,但是颠球和射门,对武文渊同学来说就很困难。颠球,是按照一分钟颠多少个来计算,而且要连续不断地颠下去,中间不能出现死球。武文渊同手同脚,也就是手脚不怎么灵活,军训汇演时,因为手脚的动作总是不怎么协调,被忍无可忍的教官一脚蹿出汇演的队伍。你要让手脚不怎么协调的武文渊去颠球,无疑是让武文渊同学爬到半空中摘一颗亮晶晶的星星,往往还未颠倒两个,球就被颠到七八米外。为了能顺利完成体育老师下达的每只脚能完成20个颠球的任务,每个周末,武文渊穿着那套泛黄的阿根廷国家足球队的队服,寒来暑往春去秋来,坚持不懈地颠球,通过近两年的努力,不知吃了多少的苦头,终于顺利完成老师下达的任务。对于射门,如果只是在球门前的点球点处射门,这对武文渊来说不具有挑战性,但是左右脚各踢五次,而且足球要飞起来射进球门,无疑,这对身体呈畸形特征的武文渊同学来说有一定的难度。相当于左脚来说,右脚射门就很简单,只要能准确找准踢球部位,就能一脚把足球踢飞起来,并准确无误地飞进球门。

但是左脚射门就很困难,主要原因在于左脚不怎么灵活,踢球时找不准点位,同时,左脚没有多少力量,很难把足球踢飞起来。有一句话叫勤能补拙,或者叫天道酬勤,只要坚持不懈地刻苦训练,就能做到左右脚都能把足球一脚蹿飞进球门。还有一项考试科目比较麻烦,那就是每只脚都能把足球踢飞到20米开外,请注意,老夫用的是踢飞一词,不是指皮球滚到20米开外。右脚把皮球踢飞到20米开外,对武文渊来说,倒是没有多大的问题,但是用左脚来踢,就有点麻烦,武文渊经过两年风风雨雨的训练,后来,终于勉强能完成这一任务。总之一句话,经过两年手足胼胝的努力,武文渊同学终于圆满地修完足球这门选修课。当然,最终能取得骄人的战绩,其实就是勉强及格,除了其自身发奋蹈厉的努力外,还有与其心爱的人儿的默默支持分不开,否则,每天晚上,武文渊哪有心情独自一人在操场上跑步。人们常说,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就因为有了爱情,武文渊发现了生活的美好,每一天的活着都感到格外有意义。四年的大学时光没有虚度,一直是脚踏实地学习,只是昼耕夜读地学习,没有改变武文渊时乖运蹇的命运,甚至连一段美丽的爱情也无法拯救,不得不说,一心一意地的读圣贤书其实是一种悲哀。严格意义上说,瘦骨嶙嶙的武文渊同学不适合练足球,尽管顺利拿到合格成绩和想得到的学分,但是没有能力上场实战。刚刚进入大四年级在北碚城区某所中学实习的时候,曾经代表历史系与实习学校的老师打了一场精彩的足球比赛,整整90分钟的时间,武文渊同学几乎没有触及到皮球,毫不客气地说,武文渊在场上就是一名多余的人。有了这样一名球员,不要指望武文渊所在的球队能取得优异的成绩,毫不夸张地说,这天下午,武文渊所在球队的球门被人围着狂轰滥炸,结果是伏尸百万流血漂杵。当然,也不是一无所获,通过两年辛苦的学习,武文渊终于搞明白了什么叫越位、什么叫角球、什么叫球门球、什么叫直接任意球和什么叫间接任意球等,至少,可以清清楚楚看懂一场足球比赛。2012年5月至2016年3月,武文渊一直焚膏继晷地坚持玩一款名叫“足球经理世界”的网页游戏,这款游戏毫无技术含量,每天只需胡乱地点击鼠标完成相应的游戏任务就行,那武文渊为什么会坚持数载玩这款毫无意义的游戏呢,没有其他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武文渊喜欢足球而已。而真心喜欢足球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大学期间花了两年的时间学习足球,搞懂了足球的规则,看得懂足球比赛,于是,对足球的热爱就油然而生。但是武文渊很少在周末时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收看中央电视台直播的欧洲五大足球联赛,星期一的晚上,也不收看央视体育频道播出的《天下足球》节目。这不是因为武文渊对足球的热爱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而是其迷恋上拜读名家大作和喜欢上“写作”,只有到了世界杯或者是欧洲杯,也就是又一届豪门盛宴拉开帷幕的时候,武文渊才会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欣赏一场精彩的足球比赛。由于欧洲杯和世界杯足球比赛往往是在夜深人静时举行,即使喝了好几杯香浓可口的麦斯威尔咖啡,武文渊躺在客厅沙发上,往往比赛还未正式打响,就已打着呼噜进入梦乡。这一睡,往往是两三个小时,当武文渊从睡梦中醒来睁开惺忪的双眼时,一场精彩的巅峰对决早已结束,只听见几位站着说话不嫌腰疼的主持人与专家在那里自娱自乐地评述这场比赛。

也许书中没有颜如玉,也没有黄金屋,但是武文渊对阅读的喜爱是不争的事实,趁着2016年“双十二”当当网大放价的机会,武文渊一口气又购买了好几部名家大作。其中有《活着》、《许三观卖血记》、《汉朝那些事儿》、《大明王朝1566年》、《大清相国》、《白鹿原》、《首席医官》和《历朝历史演义》等,总计花费五六百枚大洋。如果算上11月份花了五六百元购买的其他名作,最近这两个月,武文渊花在购买名家大作的费用高达一千多枚,是武文渊一生中难得的一次大方。办公室的同事,无论是“万万”还是黄大姐,对武文渊不惜重金购买名家之作极其不理解。真名为谢荣鹏,网名叫“银河九天”的网络作家,编著了一部400多万字的《首席医官》,也叫《首席御医》,当武文渊从美女同事“万万”的樱桃小嘴得知这部作品值得一读时,武文渊毫不犹豫地花了250多元人民币从当当网上购买了这部作品。当得知武文渊购买了这部作品后,办公室几乎所有的同事都批评武文渊是在焚琴煮鹤,或者叫不值得购买,因为当代很多作品,都属于快餐式的著作,只需在手机上在线阅读就行。可武文渊的脑袋是一根筋,执意要花钱购买,所以,在众多同事眼里,武文渊这一做法让人感到匪夷所思。不宁唯是,武文渊还花了近200元人民币购买了蔡东藩先生的名作《中国历朝通俗演义》,总计二十一册内容,由于这部历史巨著的文学价值不高,也遭到武文渊身边诸多美女同事的诟病。但是,武文渊不管身边的同事怎么评价自己疯狂的购书行为,只要遇上当当网打折销售图书,就会精挑细选地购买。也许暂时是摆设,但是武文渊会静下心来逐一认真拜读,希冀能从中学习到他人的写作技巧,从而使自己的写作技能有质的提升。可以这样说,武文渊在购买名家大作上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热情和大方,没有别的原因,主要在于其真心喜欢上阅读,并试图通过阅读来提升其文笔,只有通过海量式的阅读和坚持不懈地“写作”,武文渊的写作技能才会有所提升,希冀将来某一天能创作一部作品,才不会永远地停留在梦想上。遗憾的是,武文渊关于写作的梦想产生得太晚,毕竟如今早已迈入四十不惑之年,岁月不饶人,无论是精力还是时间,对武文渊来说,都是奢侈品。不揣冒昧地认为,武文渊念大学时就应该树立宏伟的人生理想,可是,安于故俗溺于旧闻的武文渊只满足于现状,不知道宴安鸩毒这个词语的含义,每天把大量的时间用于毫无意义地学习英语、历史和足球上。英语,没有给武文渊的人生发展带来任何作用,当年寒窗苦读时,时时刻刻都在记诵单词,或者是戴着耳塞听英语,但是除了留下大学英语四六级证书外,没有给武文渊留下任何印记,当年苦苦记诵的英语单词全部忘到爪哇国去了。对于历史,大学期间虽然武文渊花了四年时间进行“研究”,但仅仅是应付每学期的期末考试,不要说是否养成辩证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思考问题的能力,连书本上很多知识点武文渊都没有搞清楚。尤其让人感到纳闷的是,武文渊读了四年的大学,并没有留下一套完整的历史教材。原因不是因为武文渊在毕业前夕把教材贱卖了,而是念大学时,为了把每一分钱用在刀刃上,武文渊同学常常没有购买教材。

后来因为考研的需要,武文渊才花重金购买了三套内容大同小异的大学历史专业的教材,并进行认认真真地学习,逐渐,武文渊才拥有了归纳材料和概括问题的能力,同时,对古今中外的历史才有一个轮廓似的了解。当然,这些了解只能停留在重大的历史事件上,要想真正了解历史,必须阅读各种各样的历史巨著,至少得把各种各样的网络作家胡乱编撰的各朝各代那些事儿阅读一遍,同时,还得把民国时期蔡东藩先生花了十多年时间编著的《中国历朝演绎》认认真真地拜读,到时,或许你才会有资格说,你对历史有了一定的了解。不要向武文渊同学询问了解又如何的问题,在物欲横流人情冷暖的世界,人们往往以金钱来衡量某件事件是否成功,所以,如果有朋友向武文渊询问,花钱阅读那么多名家的鸿篇巨著又如何,我们可怜的武文渊同学实在难以回答。武文渊是一个没有远大抱负的人,甚至连燕雀之志也没有,当年念大学,只想每天好好听课,陪着心爱的初恋女友好好学习,至于将来想获得一个什么样的结果,说句心里话,除了希冀在毕业前夕两人能分配一个地方工作外,武文渊是别无所求。不过,在以盘根错节的社会关系来决定一个人的命运时,无论是武文渊先生,还是胡欣茹小姐,都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尤其是胡欣茹小姐,除了经常毫不客气地批评武文渊是一个没有远大志向的凡偶近器外,其实,她自身也是一位遇事想绕道躲避的主。当年如果胡欣茹同学坚强一点,在武文渊陪同下,在重庆主城各所学校努力寻找一份工作,说不定就能留在重庆。如果是这样的话,两个人也不会各奔东西,爱情最终的结局也不会伯劳飞燕。遗憾的是,念大学时,两人对未来虽然有很多憧憬,但是对困难却严重估计不足,甚至没有想过要是出现没有分配到一块该怎么办?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话一点不假,哎,只可惜,当年沉浸在甜蜜爱河中的武文渊和胡欣茹都没有认识到,即使偶尔认识到,也不敢去想象将来要面临的困难和寻求战胜困难的办法。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转眼就来到1996年暑假,想到去年的暑假,一位九三级历史系姓冯的学长极不地道,挥舞着锄头挖自己的墙角,这年的暑假,武文渊不顾胡欣茹强烈的反对,坚决要护送心爱的人儿回德阳中江,同时决定在护送心爱的人儿回其老家的途中把生米做成熟饭,只有这样,心爱的人儿才会死心塌地地跟着自己。不要指责武文渊同学这番想法居心叵测,如果从1995年5月27日初步确立恋爱关系开始计算,两人相恋已有一年多的时间;如果从同年的10月,正式确立恋爱关系开始计算时间,到1996年7月,不知不觉已有九个月的相爱,绝大多数恋人,在这看似短短的九个月的时间里,老夫可以肯定,该做的事早已做了,不该做的事,说句心里话,同样也做了,就只有可怜的武文渊和胡欣茹,两人的情爱关系还停留在摸摸吻吻的阶段,毫不客气地说,对彼此的身体结构还未完全认识。除了在香艳的爱情大片里曾经朦朦胧胧地看见朝思暮想二十多年的那处神秘的桃花源之外,真正的桃花源是怎么样一番景象,说句心里话,武文渊既没有扒开胡欣茹的裤头查看,也没有深入景区身临其境地感受桃花源的美。爱情的最高的境界就是相爱的两人合二为一,所谓的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对武文渊来说是一种变态的心理,就如同网友们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口头禅,“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居然给我看这个”。

曾经在图书馆外侧的花丛中,武文渊和胡欣茹搂抱成一团时,一只咸猪手试图拉下心爱的人儿的裤头侵占那片朝思暮想的领地,但是被胡欣茹用一双芊芊小手态度非常坚决地挡开。最后,武文渊只能隔靴搔痒,在裤头外面寻找那块神圣之地。说句心里话,武文渊不知道那片神圣之地的具体位置,只能从两座险峰沿着一块平原不断地向前探索,虽然不敢确定前方手指到达的地方是否就是一片森林和一条潺潺的小溪,但是经过胡欣茹羞涩地确认,武文渊终于找到了多年来一直渴望能得到的人世间最为美丽的那处景致。男人们活着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不是为了领略这块世外桃源的风采么,普通的男人,像武文渊这类出身于版筑饭牛之家的凡夫俗子,活一辈子能欣赏一处美丽的景致已经足矣。不平凡的男人,也就是那些胸怀远大志向的事业男,他们活一辈子主要目的是领略无数处这样的景致,“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看似所有的景致都差不多,无非是一片森林外加一条小溪。如果有所不同,无外乎是森林的大小和形状不一样,或者是某些小溪已经干枯,但是欣赏景色的游客,其看见景色时的心情不同,所领略到的景致也不同,如同那句非常经典的广告词,“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以及看风景的心情。”临文不讳地说,每次看见胡欣茹,武文渊心情就不错,故,一直想敞开心扉融入大自然的怀抱,领略那片森林和那条小溪的美。1996年7月,新一年的暑假到来,借口护送胡欣茹回家的机会,终于可以堂堂正正、从容不迫地欣赏并领略大自然的美。7月2日,也就是期末考试结束的第二天,一大早武文渊就从铁床上一个鲤鱼打挺滚下床,操着一把雄赳赳气昂昂地三八大盖步枪,武文渊气势汹汹地来到寝室走廊尽头的洗漱间。打开水龙头,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冷水澡。洗冷水澡的过程中真的非常痛快,但是那把雄赳赳气昂昂的三八大盖步枪却泄了气,如同一只蔫茄子有气无力地挂在武文渊两腿之间。洗罢澡,武文渊操着吃饭的家伙,也就是一个掉了漆变了形破了一个洞的洋瓷碗来到食堂,一口气喝了一碗稀饭,啃了两个馒头。由于这天武文渊和胡欣茹有可能要赶一整天的路,无暇找个地方吃午饭,喝了一碗稀饭和啃了两个馒头后,武文渊本打算再来几个小笼包子,突然想到心爱的人儿自带有两个旺仔小笼包,途中可以解馋,于是掉转身子回到寝室。护送心爱的人儿回娘家,武文渊必须得有所准备,如,在大皮箱里,翻箱倒箧地寻找了大半天,把自己最中意的一套衣服穿上。这套衣服其实非常普通,是武文渊在心爱的人儿陪伴下,在北碚街头某个地摊上,花了二三十元人民币购买的一件蓝白相间条纹的短袖。裤子倒是一条深蓝色的西裤,但是成分全是涤纶,在某家地摊上购买时花了不到三十枚大洋。脚上穿的是一双棕色皮鞋,购买时老板娘搬唇弄舌地鼓吹这是一双正宗的牛皮鞋,但是经寝室里同学们的辨认,这只是一双普普通通的人造革皮鞋。不过,是否是正宗的牛皮一点也不重要,这身行头穿起来,只要有人的模样就行。该出发了,否则,心爱的胡欣茹会兴师问罪,于是,武文渊拎上简单的行李,也就是一个塑料口袋,大踏步地离开寝室。为了避免在赶往胡欣茹娘家的途中出现口干舌燥的现象,出发前,武文渊特地喝了四五杯白开水,恰恰这四五杯白开水,让武文渊一路上都在与尿液这玩意作斗争。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