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五)  

2016-12-16 21:37:07|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喝了一肚子的白开水,迈着罗圈腿踱着方步走路时,肚子总是叮叮咚咚地响个不停,刚刚来到女生寝室外的天桥上,还未接上心爱的人儿胡欣茹,武文渊就感到裤裆里的水龙头憋得有点胀痛。不过这没关系,因为在通往学校大门处的行政大楼附近,有一家公共卫生间,这里环境优雅,舒适干净,无论是站着撒,还是蹲着拉,都是难得的幽静之地。故,这家公共卫生间,是武文渊同学常常光顾的地方。这天胡欣茹的装扮看上去非常漂亮,虽然是其母亲用缝纫机进行缝制的短袖短裤,但是端庄得体,尽显胡欣茹凹凸有致的身材,尤其是,其玫瑰色的色彩看上去非常靓丽。急急忙忙到行政楼附近的卫生间慌不迭地撒了一泡尿,看见胡欣茹可爱的模样,顾不上洗手,就迫不及待地拉起胡欣茹肤如凝脂的小手,趁周围没有行人注意时,放到唇边啪啪的亲吻几下。之前,武文渊的一双罗圈腿从未离开过重庆,如果不因为到北碚城区念大学,兴许武文渊一辈子不会离开武陵,所以,这次陪着心爱的人儿到德阳中江,是武文渊同学第一次离开重庆来到一个全新的世界。不过,一路上要不停地换乘客车,说不定还得在遂宁城区找家宾馆住一晚上,如果一切顺利,应该能在第二天中午平安抵达胡欣茹的父母家里。1996年7月2日,这天的天气真的不错,一手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一手拉着胡欣茹芊芊玉手,在学校大校门处等待开往沙坪坝区青木关镇的公交车时,武文渊已感受到骄阳似火的痛苦滋味。一会儿,一辆破旧不堪的501路公交车喘着粗气缓缓驶来,车厢里人满为患,武文渊和胡欣茹艰难地挤进车厢里后,只能老老实实地摩肩继踵的人堆里站着。公交车冒着黑烟一路颠簸着开往青木关,东边摇西边晃的,一会儿武文渊就感到裤裆里的水龙头又开始肿胀起来。低头看了一眼胡欣茹,只见心爱的人儿脸色苍白,双唇紧闭,微闭着眼睛,满脸痛苦地站在那里。武文渊很想一把把心爱的人儿揽入怀里,可是一手得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另一只手得扶着身侧的扶手,胡欣茹则一手揽着武文渊的胳膊,另外一只手则扶着另外一侧的扶手。看着心爱的人儿痛苦的晕车模样,同时,痛苦地感受到自己裤裆里那只肿胀的水龙头,陪着心爱的人儿回其娘家的喜悦之前便荡然无存。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痛苦煎熬,清晨8点半,武文渊携着心爱的人儿胡欣茹终于抵达传说中的青木关车站。青木关镇位于缙云山脉和梁滩河的沿片地带,是重庆通往四川的交通要道,也是319国道上一个要冲,要想到川中明珠遂宁,或者是到中江,必须得在这里乘坐由菜园坝长途汽车站出发的长途客车。随着汹涌的人流走下公交车,武文渊和胡欣茹顾不上缓一口气,下车后,胡欣茹慌不迭地蹲在公路边找到一株人行道树歇斯底里地呕吐,武文渊则到处寻找厕所,终于在街道的拐角处找到了一座非常肮脏的公共厕所。这是一座旱地厕所,地上到处都是污秽之物,成群的苍蝇和蚊虫漫天飞舞,在漆黑的厕所里撒了一泡热气腾腾的尿,走出厕所,全身都散发着屎臭味。最难以接受的是,在进入厕所时不小一心一脚踩了不知道是哪位路人埋置的一枚“地雷”,双脚一抖,这下可好了,裤管上也沾上了污秽之物。从念幼儿园开始,老师们就孜孜不倦地教导我们,在厕所里干完大事后要洗手,可是这家公共卫生间里偏偏没有水龙头,撒完尿拉完屎,只有把手上不小心沾惹的尿液胡乱在裤子上抹一下。

 带着一身的臭味回到胡欣茹身边,可心爱的人儿还蹲在那里歇斯底里地呕吐,这可便宜了那株孱弱的行道树。用那只不小心沾了几滴尿液的手,从裤兜里掏出几张餐巾纸,递给胡欣茹擦拭嘴角上残留的呕吐之物,同时轻轻地拍了其后背,可怜的胡欣茹才逐渐缓过神来。一会儿,一辆挡风玻璃上粘贴有破破烂烂“遂宁”字样的长途卧铺客车驶来,武文渊站在公路边招了招手,驾驶员非常乖巧地把客车停泊在武文渊面前。打开车门,一股汗臭味迎面扑来,差点把武文渊和胡欣茹熏晕,武文渊定了定神,询问到遂宁有无空位,票价多少。25元一个人的票价还算合理,而且有空着的床位,尽管车厢里全是让人窒息的汗味,武文渊和胡欣茹,没有丝毫踌躇,便钻进车厢。给了50元的车费后,在车厢尾部的上铺找到两张并排靠着的床铺,只是床铺上肮脏的被褥恶臭难闻,武文渊和胡欣茹并肩躺在床铺上浑身上下感到难受。胡欣茹躺在靠近车窗一侧的床铺,武文渊则躺在靠在过道这边的床铺,因为晕车的缘故,胡欣茹精神不怎么好,一躺在床铺上就闭上眼睛紧缩眉头睡觉,武文渊只能轻轻地抚摸着胡欣茹柔软的小手打发无聊的乘车时间,偶尔,也会在其傲人的双峰上轻抚一下。躺在心爱的人儿身侧,甭说武文渊心里感到多么地幸福,很想时间凝固,就此永远守护在心爱的人儿身边。武文渊乘坐的大客车一路向西,沿着319国道依次经过璧山和铜梁,不过,在途径璧山与铜梁交界处的西泉镇,武文渊突然再次感受到裤裆里的小家伙开始肿胀起来。这是武文渊第一次乘坐长途客车,不知道早上喝了几杯白开水会有如此严重的后果,说句心里话,什么事都可以暂时搁置一下,单单就撒尿拉屎放屁的三急之事不分轻重缓急。武文渊咬紧牙关硬着头皮忍了十多分钟,到最后再也忍不住,甚至感受到裤裆里的“水龙头”开始羞羞答答地滴水,迫不得已,只有艰难地起床,攀附着车厢里的扶手,颤颤巍巍地来到驾驶室。挣扎了好一会,小心翼翼地向驾驶员提出,希望能刹一脚车在路边撒一泡尿,但是驾驶员对武文渊的要求不理不睬。后来实在没辙,武文渊拉开裤链,试图掏出家伙,在车厢前门撒尿,驾驶员看见武文渊要动真格,只有极不情愿地靠边停车。车门还未完全打开,武文渊就迫不及待地下车,几个健步蹿入公路边的草丛里,掏出家伙,像举着一挺机枪似的四处扫射。当然,跟随武文渊一道下车,在草丛里乱放枪的乘客很多,其中包括一部分女乘客,只是女乘客比较内敛,躲在附近荆棘丛里偷偷地“埋地雷”。在灌木丛里扛着机枪胡乱扫射一通后,武文渊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回到车厢,胡欣茹仍躺在那张恶臭难闻的床铺上呼呼大睡。直到中午1点,武文渊撒了好几泡尿,感到肚子空空如也时,乘坐的卧铺客车才抵达遂宁汽车站。但是,这是万里长征胜利的第一步,要想赶到中江,还必须得辗转好几道车。看着心爱的女友胡欣茹被车晕得整个人变了形,同时,当天晚上又无法赶到胡欣茹的娘家,武文渊仓促决定,这天下午就在遂宁城区找家宾馆安营扎寨,睡一宿,也就是养精蓄锐后,第二天早上再赶往中江。由于囊中羞涩,凡是好一点的宾馆武文渊都舍不得花钱入住,于是,就在车站所在地的交通宾馆入住。这里,曾经一度成了武文渊快乐的摇篮,至少多次护送心爱的人儿回娘家时,都是在这家宾馆入住,巧的是,都是在同一间房间入住。

如果你要询问这家交通宾馆有几颗星,说句心里话,武文渊不知道,因为简陋的宾馆大堂里没有摆放星星,甚至连墙上挂着的显示不同时区的几座国际大都市的时钟也给省下来了。别看宾馆设施十分简陋,但是房价便宜,要了一间单间,房价不过30元,但由于武文渊和胡欣茹无法提供结婚证,武文渊不得不花了15元人民币给胡欣茹开了一间房,这间房,是胡欣茹与其他女性旅客合住。如果这事发生在今天,管它是否有星星,武文渊至少要开一间标间,而且床单和被褥必须干净,同时,要有独立的卫生间,并且24小时提供热水。最好还有无线网络,武文渊在房间里与心爱的人儿干完大事后,可以打开手机浏览一会儿各种各样的八卦新闻。可当年武文渊带着胡欣茹下榻的这家交通宾馆,其房间设施十分简陋,简陋到房间里几乎没有设施。进入宾馆七转八拐,终于在三楼的一个角落找到武文渊花了30枚大洋开的那间房,房间面积大约有六个平方,刚刚容纳下一张1.5米宽、用层板混合胶水拼凑的木床。木床上有一张凉席,凉席上有一个泛黄的白色枕头,坐在床沿上,抬头往上方一看,有一顶破旧的电扇。扭转开关,这把破风扇就嘎吱嘎吱地转动起来,当武文渊独自躺在床上,望着这把嘎吱嘎吱作响的破风扇,想的最多的不是刚刚与心爱的初恋女友演绎一场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爱情大片,而是担心这把破风扇突然神经病发作,从头顶上方砸下来。如果果真如此的话,武文渊不得不屁颠屁颠地赶到鬼门关向阎王爷谋求一份工作。房间设施的简陋对武文渊同学来说一点不重要,此时,正值炎炎夏日,床上有一个泛黄的枕头已经足矣,但是让武文渊难以接受的是,房间里没有卫生间,甚至连一扇窗户也没有,把门一关,即使在大白天,房间里也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肯定有朋友会询问,那晚上关上房门睡觉怎么呼吸啊,这点你们倒无需杞人忧天地担心,因为木门上方有个通风口,关着木门大汗淋漓地躺在床上,除了感到呼吸不怎么顺畅外,不用担心因为没有空气而气绝身亡。对武文渊同学来说,窗户可以不要,但卫生间最好有一间,与胡欣茹共同演出一部香艳的爱情大片之前,总得到卫生间冲一个冷水澡吧,否则,一嘴啃下去,不是汗臭味就是咸味。但条件有限,满身汗臭味和尿酸味的武文渊只有凑合着与心爱的人儿一道共赴巫山云雨。演绎一部爱情大片不仅是技术活,而且还是体力活,在满足下半身的欲望之前,先得把上半身的欲望满足,否则,提枪跃马,还未直捣黄龙,你会听见肚子饿得咕咕直叫。也就是说,在满足眼睛和感官的欲望之前,必须得在遂宁城区找一家餐馆享受一餐当地的美食。如果要问遂宁的美食是什么,恕我直言,武文渊同学毫无所知,他陪同胡欣茹在车站附近的大街上地毯式寻找,终于找到一家经营面条的小餐馆。价格非常公道,份量也实在,而且还有特色。什么特色?那就是面条里添加了少许的海带丝,而熟知武文渊生活习性的朋友都知道,武文渊对海带之类的美食特别感兴趣,到火锅馆吃一顿饕餮大餐,别的菜品可以不要,但是海带是必须要来一份。两人各自吃了一碗当地特色小面后,就匆匆回到宾馆房间做他们有史以来最为快乐同时又是最为美丽之事,但快乐之事往往来去匆匆,不到一刻钟,所有的精彩与美丽都转化为凄美的回忆。

但凡做大事之前,必须得沐浴,让身体和灵魂都得到洗礼,接着轻轻褪下那层神秘的面纱。第一次luo着身子坦诚相见,彼此都有几分羞涩心理,但是房间太黑暗,名副其实的伸手不见五指,胡欣茹脸上那份娇羞武文渊没有机会欣赏。其实,即使有机会欣赏,武文渊同学也不会去欣赏,这时,他忙得脚后跟翻到脚背上,一双咸猪手,在胡欣茹温软的身子上到处乱摸,一张臭嘴埋在胡欣茹胸前那两枚旺仔小馒头上不断地乱啃。此时欲火中烧,武文渊同学迫不及待地举着一把三八大盖步枪刺向那片神秘的世外桃源,还未进入对方的身体,突然,不知咋回事,居然缴枪投降,瞬间疲软下来。倒,原本认为是钢铁战士,提着鸟枪,直捣黄龙,可以大战三百回合,却没有想到,刚刚与对方交战,武文渊就丢盔卸甲缴枪投降。但这恰恰说明武文渊同学在遇上心爱的人儿胡欣茹之前,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是纯洁的,如果武文渊提着鸟枪,大战三百个回合后,仍然虎虎生威,那就说明,武文渊在遇上胡欣茹之前,不知与他人演绎了多少香艳的爱情大片。其实,胡欣茹也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笨拙与羞涩,刚刚两军相遇,就喊招架不住,怎么个招架不住,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字“痛”,如果再加一个字,那就是“很痛”。这时,武文渊利令智昏,被即将到来的胜利冲昏头脑,于是不顾胡欣茹那一声声“痛”,仍然披荆斩棘,挥刀乱砍。结果,胡欣茹倒没有痛昏过去,反而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却缴枪投降,最后,只能趴在胡欣茹温软细嫩的身子上不停地喘气。当然,这是试探性的进攻,偃旗息鼓不到一刻钟,新一轮的进攻开始,这番进攻,可以用火星撞地球来形容,至少让武文渊明白男女之间,原来有一件事居然这么有趣,难怪当年的皇帝佬花大价钱执意在后宫里养上三千佳丽。唯一的不足是,两人赤膊上阵捉对厮杀时,所处的环境太糟糕,本来想学学东洋鬼子来一套高难度的花样,无奈两人一身臭汗,只能简简单单玩一个花样了事。还有,房间外的走廊上,常常有各种各样的人在走动,两人大汗淋漓捉对厮杀时,也只能屏住呼吸,不能痛痛快快地大叫。说句心里话,做这事缺少了大叫,感觉兴致就不那么高涨,甚至给人的感觉是在做贼,所以,武文渊身下的胡欣茹,除了来回摆动她的水蛇腰外,武文渊感觉其就是一根木头。不过,能真真切切感受什么叫鱼水之欢,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可以说是非常知足,从这天下午开始,胡欣茹浑身上下,甚至身体的内部,都通通地打上武文渊的烙印。到傍晚7点两人再次走出宾馆寻找一家餐馆吃完饭之前,两人又是一番昏天黑地的大战,而且是没有采取任何防护措施的大战,这让武文渊同学天真地认为,什么安全期不怎么安全,其实是谬论,至少这次前所未有的欢愉没有在胡欣茹身体里留下任何附属品。到了傍晚7点,两人手拉着手,到大街上寻找餐馆吃晚饭,武文渊发现,接连三场的鏖战,身子骨有点不大对劲,至少走路时感到双腿软弱无力,而且膝盖部位还有疼痛感。经过轮番鏖战,应该喝一碗鸡汤给身体补充点能量,说不定吃罢晚饭回到宾馆房间后还有一场激烈的龙争虎斗等着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无奈囊中羞涩,只能各自吃一碗加了海带的小面。来到川中名城遂宁,无论如何,得在大街上欣赏美丽的城市夜景,但不知是咋回事,吃罢晚饭,武文渊搂着胡欣茹的小蛮腰,在大街上散步时,总感到一种失落,或者说是一种隐忧。

    这次护送胡欣茹回老家,尽管两人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当胡欣茹由一名天真无邪的少女变成武文渊的女人后,两人都感受到瘦削的双肩上各自承担的责任。这种责任是看不见的,有时非常空洞,让人感到不知所措,尤其是想到大学毕业后如果没有分配在一块,这段美丽的爱情该何去何从时,武文渊和胡欣茹都感到心里一片茫然。尽管遂宁这座城市的夜景很美,但是武文渊和胡欣茹都无心欣赏,在大街上胡乱溜达一圈后,只有带着沮丧的心情回到那间没有卫生间和窗户,只有一张破床和一把破风扇的房间。当然,床头边一个垃圾桶倒是留下了无数卫生纸,这是两人经过一番鏖战后打扫战场时留下的战利品。回到房间后,两人天南地北地聊了一会儿,但是不得要领,也没有改变糟糕的心情,最后,只有从对方的身体上寻找乐趣。当然,这次不能马虎了事,至少武文渊光着膀子跑到厕所扭开水龙头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冷水澡,随后,胡欣茹也溜进厕所,冻得浑身起鸡皮疙瘩也匆匆地洗了一下。随后的故事无需老夫讲述,肯定非常精彩,原本只需花上几分钟的时间就可以草草了事的武文渊,这次是卯足了劲,花足了功夫,历经大半个小时,才拼劲全身最后一丝力量,瘫倒在胡欣茹柔软的身子上。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两个人不能随便互相搂着在宾馆里睡一晚上,尤其像武文渊和胡欣茹这些学生娃,由于没有购买车票就私自乘坐客车,要是被当地的工作人员逮个现行,极有可能投入鸡圈里关押几天,故,两人一番翻云覆雨的大战后,只有依依惜别。也就是说,这天晚上,武文渊留在这间没有卫生间和窗户里独自望着昏暗的天花板,尤其是,望着头顶上那把老是嘎吱嘎吱作响的破风扇,痛苦地等待第二天东曦既驾的到来。胡欣茹则回到与他人合住的房间里睡觉,尽管是短暂的分离,而且分开后两人的距离又是近在几尺,但是武文渊独自躺在汗涔涔的凉席上时,仍然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孤独。当然,偶尔不经意间也感受到一丝隐忧,毕竟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要是毕业后两人天各一方该怎么办,想着这些烦心事,我们可怜的武文渊同学,经过几番与心爱的人儿捉对厮杀后,逐渐浑浑噩噩地进入梦乡。从理论上讲,第二天早上出发之前,应该再来一番摧城拔寨的大战才对,否则,怎么可能对得起当年“一夜七次郎”的美名,但是两人简单地洗漱后,就匆匆地拎上行李包,离开宾馆,随意找了一家餐馆吃罢早饭,开始踏上新的一天的征程。其实,在遂宁交通宾馆住的这天晚上,两人都没有睡好,除了因为天气炎热和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寂寥感外,楼下的汽车站,不到凌晨5点,就有客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和来来往往乘客的吵闹声,是一宿无法沉睡的罪魁祸首。为了能在中午吃午饭之前赶到胡欣茹的家里,早上6点,武文渊和胡欣茹就迫不及待起床,简单地洗漱和吃早餐,清晨7点忙不迭地挤上一辆开往蓬莱镇的中型客车。那个年代,没有一辆客车是新的,全是他妈的破破烂烂的客车,而且客车上摸包贼很多,这次到蓬莱镇虽然没有丢失任何财产,但是武文渊的裤兜被摸包贼用剪刀剪了好几个破洞。真的佩服这些胆大包天的摸包贼,拿着明晃晃的小刀把武文渊右侧裤兜剪得千疮百孔,居然没有伤及到武文渊的肌肤,这番技术,老夫认为,比那位庖丁大哥的解牛技术还要厉害。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