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七)  

2016-12-18 18:28:12|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江是四川省内著名的产棉区,之前,虽然知道从宋代开始我国老百姓衣着的布料逐渐由麻布转变为棉布,但是真真切切地看见棉花生长时的模样,临文不讳地说,这是武文渊第一次看见。胡欣茹父母家四间大瓦房后成块成片的土地都栽种有棉花,第一次看见棉花的模样,毋庸置疑,武文渊心里有很多新鲜感。武文渊的老家位于川东地区,栽种的主要农作物,按一年四季来划分,无外乎是春节前夕栽种土豆,春节结束后,播种玉米。播种玉米有点麻烦,同时又是一项技术活,先在温室大棚里种下玉米粒,等玉米粒发芽后,长到十多厘米高时就栽种玉米苗,栽种好玉米苗后,每隔大半个月时间施一次粪肥,差不多施了四道粪肥,就可以企足矫首地等着收获玉米。老夫三言两语说的播种玉米的过程看似非常简单,其实整个过程是费力劳神,可以这样说,一年四季,就这播种玉米最麻烦和最劳累,不说别的,单单大半个月时间里施一道粪肥就很费劲。当年,武文渊与其父亲,挑着一百多斤的重担在施肥的过程中,瘦削的肩膀被沉重的扁担压出一道道血印。到了每年的5月中旬,也就是端午节前夕,尽管此时是吃粽子和观看划龙舟比赛的快乐时节,但是武文渊一家人没有机会品尝和欣赏,因为此时正是收割小麦和插栽秧苗的时候。当年,父亲任教的学校,每年五月中旬时,全校师生都要放一个星期的“农忙假”。这个农忙假是名副其实的农忙假,大人们撅着屁股忙于收割小麦和插秧,小孩们则忙着玩耍。到了7月底,漫山遍野的金灿灿玉米该收获了,收获玉米的过程不是三两天就能完成的,拿武文渊一家人来说,四亩地的玉米,从收割玉米,到把玉米粒晒干存放进用青砖修建的粮仓里,至少需要十天半月的时间。每天与高温和烈日作斗争,通常于8月初才把玉米收割完成,不过,此时离收割水稻只有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武陵山区的老百姓喜欢种植水稻,不仅仅是因为大米是当地老百姓的主粮,而且水稻的播种过程要简单得多,最累的时候无非是撅着屁股插秧和顶着烈日收割,不像栽种玉米需要施好几道粪肥。武文渊居住的小山村在河谷地区,通常8月20日就开始收割金灿灿沉甸甸的水稻,接连收割五天,可以把沉甸甸的水稻变成金灿灿的谷粒。当然,这几天也是新的一学期开学前最为艰辛的时候,有时,为了与波诡云谲的天气抢时间,常常于晚上打着火把加班加点地收割水稻。收割好水稻后,感觉好像可以清闲下来,比如当年,我们那位揭竿而起的老头子就在这个时候发动秋收起义,的确,每年的九月至十一月,相对于其他忙碌的月份来说是要清闲一点。不过,此时也有不可逃避的任务,每年的十月,武文渊的父母主要工作是锄地,以便在十一月上旬时播种小麦。一年四季之中,真正可以缓口气是在每年播种完小麦后,冬月和腊月,这两个月时间相对于其他忙碌的月份来说要清闲很多。但此时,得准备一家人和和睦睦地过一个祥和的春节,等把家里的清洁卫生做完和把堆积了近一年时间的衣服被褥洗干净,新一年的春节,在欢快的《新年好》的音乐声中悄然拉开帷幕。从以上这番讲述来看,武文渊的父母,一年四季三百六十天,几乎天天都处于身不由己的忙碌之中,而且忙碌了一年,除了勉强能维持一家人最基本的生活外,似乎是白忙活了。

寒来暑往春去秋来,辛辛苦苦种了一年的庄稼,粮食肯定是有的,每年腊月杀的那头两三百斤的肥猪,也可能保证一家人,在大半年时间里,每个星期有一份肉吃,但是从赚取的孔方兄来看,少得屈指可数。父亲大白天里在学校教书,傍晚回到家,果断丢掉老师这一身份,来到地里与母亲一道寒耕热耘地耕种庄稼,直言不讳地说,一年四季,没有哪一天哪一刻有休息的时候。尽管当年的教育行业也出现偶尔涨一次工资的好事,但是引用老师们的说法,这叫“空调”,说句心里话,父亲每个月挣的那点工资早已无法满足武文渊兄弟俩读书的花费。母亲是一名地地道道老实巴交的农民,虽然个头不高,但是吃苦耐劳,对种庄稼的那个狠劲,绝大多数男人都无法与母亲比。晚上,匆匆吃罢晚饭,顾不上休息,父亲拿着一把锈迹斑斑的菜刀切割猪草,母亲则坐在灶孔前烧火煮猪儿食。这个时候不过是晚上9点,父亲拿着菜刀切割猪草,不知不觉打起了瞌睡,有时,菜刀切割到手指上,父亲才缓过神来。母亲坐在灶门前烧火,和父亲差不多,往灶里胡乱塞了几把柴草后,不知不觉跟着进入梦乡。就是因为看见父母在农村生活很辛苦,辛辛苦苦忙碌一年,仍然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生活,武文渊才在其幼小的心灵里播下一粒好好读书的火种,希冀自己将来能考上大学,实现鲤鱼跃龙门的愿望,摆脱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这个愿望最终倒是实现了,但是付出的代价很大,如果当初能做一个具有预见性的选择,武文渊宁愿不考大学,也要让母亲活到古稀之年。为了给两个孩子凑学费和生活费,母亲不顾其身体的劳累,长年累月在地里忙活,一年时间里要出栏好几头肥猪,虽然几头肥猪转化的孔方兄与武文渊兄弟俩每年读大学需要的生活费和学费相比仍然是杯水车薪,但是除此之外别无办法。武文渊念大学的那几年,胡欣茹父母所承受的经济压力也够呛,虽然父亲是一名赤脚医生,但是行医的收入很少,一个月挣的行医费还不够买一条烟和一瓶酒,所以,家里收入更多的是来自种棉花。胡欣茹的父母,几乎把所有旱地都栽种了棉花,尽管每年棉花的收购价很低,但是一年收入一万元人民币是没有问题的,而这一万元人民币,主要是供养胡欣茹及其弟弟胡欣文上大学。家里还有一个幺妹,成绩本来不错,只因家庭经济十分困难,初中毕业后就辍学,跟随几位乡亲在河北打工,一年可以给父母寄回四五千元的收入。所以,如果把武文渊和胡欣茹所在的两个家庭进行对比,我们不难发现,武文渊一家人经济要拮据很多,甚至是严重的入不敷出,其中严重的入不敷出的转折点,就是这年的7月,弟弟武文杰考上了重庆大学。如果是正儿八经地考上重庆大学也没有什么,即使此时重庆大学每年要向每名学子收取近2000元的学费,只要武文渊父母精打细算,努力做到开源节流,兴许还能勉强应付。可是,武文杰偏偏是以定向生的形式被重庆大学录取,这“定向生”三个字,让武文杰一年得缴纳4000元的学费,恰恰这笔高昂的学费如一块磐石似的压得武文渊父母时时喘不过来。填报志愿前,武文渊建议弟弟武文杰报考重庆医科大学,但是不知咋回事,到了填报志愿时,弟弟竟然鬼使神差地填报了重庆大学,虽然如愿考上了重庆大学,但是让父母背上了沉重的精神压力和经济负担。

当然,1996年7月3日这天,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跟随胡欣茹查看地里栽种的棉花时,没有时间去想弟弟武文杰究竟考一所什么样的大学,此时,武文渊心里只有心爱的恋人胡欣茹。由于自己家里还有一大堆烂摊子需要收拾,尤其是要到地里收割玉米,还有那挂在枝头上的李子和桃子需要有人吃,在胡欣茹家里待了一天后,也就是7月4日一大早,武文渊就离开中江返回重庆。当然,返回重庆的旅程非常艰辛,清晨6点,吃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荷包蛋后,武文渊与心爱的人儿依依惜别,独自走了两个多小时的山路,来到梓潼场镇的路口,等了大半天,等来一辆开往仓山镇的破破烂烂的中型客车。整整一天,都是在不停地坐车和换车的过程中度过,到了晚上7点才回到学校。这一天,武文渊同学没有喝一口水,也没有吃一粒饭,一直坐在车上回忆两天前与胡欣茹水乳交融的点点滴滴,最后失魂落魄地回到学校。来到校园里曾经与心爱的人儿一道吃云南过桥米线的餐馆,尽管热气腾腾的过桥米线还是那个味,但此时,心情沮丧的武文渊已经感受不到那道美丽的香味,胡乱吃几口,就回到寝室,简简单单地洗一个冷水澡,上床呼呼大睡。可是,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毫不客气地说,满脑子都是胡欣茹的倩影。相思是一种痛,尽管这段经历已经过去二十年多年,但是每当武文渊不经意回忆这段凄美的故事时,心里仍然隐隐约约感到一种痛。好好的一段感情为什么要永远地分开,难道天各一方就成为两人伯劳飞燕的理由么,每次想到这里,武文渊就为后来执意向心爱的人儿提出分手感到后悔与内疚,如果时光能倒流,真想一辈子只爱胡欣茹一个女人。1996年的暑假,除了给武文渊留下那段护送心爱的人儿回家的幸福而又甜蜜的经历外,其他的故事,随着岁月无情地流逝逐渐淡忘,要说还有什么深刻的记忆留在脑海里,也不过是这年的8月,弟弟武文杰收到来自重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武文渊就读的大学是不用缴学费的,每年学校只收取300元的住宿费,如果武文渊省吃俭用,每年念大学的费用,包括护送心爱的人儿回中江的费用,兴许只需3000枚大洋就行。这三千枚大洋,父母勉强能提供,但是这年8月,弟弟被重庆大学以定向生的形式录取后,其每年四千元的学费和三千元的生活费,让父母瘦削的双肩上承受的经济压力陡增。新的一学期弟弟开学时,一口气就要四五千元的费用,这迫使武文渊的父母从亲戚那里四处借钱,东拼西凑,终于把弟弟武文杰的学费凑足。不过凑钱的过程非常艰辛,因为武文渊的亲戚不多,能够借钱的对象无外乎是那几个舅舅和一个小姨,几位舅舅都是典型的贫困户,辛辛苦苦忙碌一年勉强能维持各自的家庭运转,借来借去,最终在小姨那里借了两千元。姨父姓龙,一副燕颔虎须鹰鼻鹞眼的模样,凡是这幅模样的人,要么是拿着丈二八尺长矛成了张飞,要么就是做事蛮横不讲理成了杀猪宰牛的屠户,而武文渊这位姨父,就是一名从事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勾当的屠户。杀年猪的画面很精彩,但是武文渊心理有点问题,打小就不敢欣赏杀年猪的画面。不要说杀年猪,就是杀鸡杀鸭杀鹅杀鱼的事,武文渊一家人都感到害怕,所以,当年尽管父母养了一大群鸡鸭鹅,除了偶尔遇上一只鸡或者是一只鸭抑或是一只鹅被毒鼠强误杀外可以喝到一大碗鸡汤鸭汤或者是鹅掌汤外,一般情况下,武文渊是享受不到鸡鸭鹅肉的美食的。

从学校返回到家里,虽然与心爱的人儿不得不再次出现短暂的离别,但是武文渊不用担心,九三级历史系那位姓冯的家伙挥舞着锄头挖自己的墙角,故,1996年8月底,暑假结束后,武文渊没有孤身前往中江迎接心爱的人儿返校,而是回到学校后慢慢等待心爱的人儿出现在自己面前。不要指责武文渊在胡欣茹身体里打上烙印后,就放弃过去无事献殷勤的做法,其实,武文渊很想到中江迎接心爱的人儿返回学校,只是裤兜里空空如也,没有足够的路费完成这一神圣的使命。武文渊考上大学时,是父亲和四舅护送武文渊到北碚念书的,这次弟弟武文杰考上大学,只能由父亲独自一人护送,当然,按照约定的时间,武文渊赶到重庆大学,与父亲一道为弟弟武文杰办理入学手续。这一年新的一学期开学后,武文渊明显感到父母瘦削的双肩上承受的压力有多大,以往,每个月父亲是按时把生活费邮寄给武文渊,从来不“拖欠”,但是从1996年9月底开始,父母供养两名孩子读大学后,明显感到力不从心,生活费难免不会出现“拖欠”的现象。尽管“拖欠”的时间只是拖延几天,但是武文渊明显感到父亲肩上的经济压力,毋庸置疑,每个月给武文渊兄弟俩邮寄生活费,对武文渊的父母来说,都是一道难迈的坎。即使兄弟俩节衣缩食,一个月两人也得花上六百元大洋,这六百枚大洋拿到今天来说好像不值一提,但是当年武文渊的父亲,一个月的工资不到500元,无论怎么挖东墙补西墙,每个月都会出现大不大小的财政亏空。如果兄弟俩都不需要教学费,每个月那点一百多元的财政亏空一年累计下来也只有一千多元,兴许多卖两头肥猪就能解决问题,但是每一年9月弟弟武文杰开学时需要缴纳4000元学费,就不是一笔小数目。这个时候,父母除了没日没夜的种地,通过多养一头肥猪,尽可能地弥补这个巨大的财政亏空外,似乎没有别的有效的途径,所以这年的11月,武文渊回到家里打算与父母一道播种小麦时,明显感到父母沟壑纵横的脸上多了一些忧郁。这是一个非常矛盾的心理,辛辛苦苦抚养两个孩子,当两个孩子先后考上大学,一家人该扬眉吐气或者是高高兴兴的时候,却不得不为孩子的学费和生活费而担忧。那个时候没有网络媒体可以求助,遇上困难,只有打碎牙齿往肚里吞,于是,武文渊的父母,没日没夜地忙于耕种,而这恰恰是武文渊心里最担心的。父母不是机器,一天两天可以做到从早忙到晚,但是长年累月这样忙碌,不要说是人,即使是一台机器也会出现承受不住,故,这一学期,武文渊写给父亲的信中,说的最多的话是父母要好好地保护身体,一定别过度劳累。这话也许是一句客气话,但是它是武文渊发自内心的一种担忧,遗憾的是,武文渊的父母没有把这句话当成一回事。母亲田氏种地历来是精耕细作,地里每块土地都要种上庄稼,这种复合种植的方式需要大量的人力和时间,故,一年四季,不分天晴下雨,父母都撅着屁股弓着腰杆在地里忙活,长期以往,身体肯定会有累得散架的时候。应该是1996年7月吧,即将要收割玉米之前,母亲每天早上6点起床,喝了一碗散发着馊味的冷稀饭,就到地挖土豆,而一挖就是挖到当天中午12点,如果不是叫母亲回家吃午饭,她仍会大汗淋漓地在玉米地里挖土豆。

七月的天气,骄阳似火,在玉米地里撅着屁股挖土豆,除了感到疲惫外,就是全身汗如雨下,尤其是,当玉米叶像锋利的尖刀割伤手臂上的皮肤时,那种痛,就如同在你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母亲对种地的热爱程度可以用狂热一次来形容,平时,即不是周末或寒暑假期时,父亲到学校上课,兄弟俩则在教室学习,无人“监管”的母亲就开始在地里从早忙到晚,忙到什么程度,到了吃午饭的点时也不会回家做午饭,肚子饿得实在不行时,才回到家里胡乱吃一碗前一天晚上剩下的冷饭。如果把冰冷的剩饭热一下,或者是做个蛋炒饭什么的也行啊,可母亲忙于回到地里种庄稼,经常是端着冷饭胡乱地吃两口就了事,逐渐,母亲患上了严重的慢性胃病。之所以要用“严重”这两个字,是因为母亲经常出现肚子痛的现象,到了无法忍受时只有硬着头皮到医院检查,一位穿着油腻腻白大褂的医生除了开具一大包养胃的中成药外,只有建议母亲一日三餐要有规律,也就是一日三餐必须要吃。可是母亲拎着一大包中成药回到家后,一下就忘记了医生的告诫,又开始没日没夜地在地里忙碌起来。其实,武文渊多次向母亲建议,每年种点玉米、小麦和水稻就行啦,之所以要种玉米,主要是喂养那几头大肥猪;种小麦,主要是为一家人提供面条和面粉;水稻就不说啦,因为不种植水稻,武文渊一家人只能喝西北风。但是,固执的母亲在种植玉米、小麦和水稻时,还要坚持种上土豆、红薯、黄豆、绿豆、南瓜、荞麦、油菜和花生等各种各样的农作物,就是这些农作物,让父母一年四季天天都陷入席不暇暖的忙碌之中。胡欣茹的父母也是普通农民,但是她家地里种的庄稼就不复杂,为了解决一家人吃的蔬菜,胡欣茹父母特地在院坝外侧留了一块地种植蔬菜。剩余的地,如果是水田,只种植一季水稻,如果是旱地,则栽种棉花。当然也要种小麦和玉米,但是种植的面积不多,一年产的粮食只要能够喂肥两头肥猪就行。采摘棉花虽很苦,毕竟1997年武文渊整整一个暑假待在胡欣茹家里,但是采摘棉花不是一项体力活,即使你采了一大背篓棉花,背在肩上也不会感到有多重。关键是,采摘棉花可以选择在金乌西坠倦鸟归林时采摘,这时,恣意横行的太阳公公已经滚到地球另一边去了,在晚风吹拂下,和心爱的人儿一道肩并肩地采摘棉花,说句心里话,这是一种幸福。为了把当天绽放花骨朵的棉花全部摘完,暑假这段时间,每天晚上,差不多要采摘到十点才会结束。不要惧怕此时肚子饿得前胸贴到后背上,其实,在傍晚5点,拎着背篓到地里采摘棉花之前,一家人喝了几大碗稀饭给肚子垫了底,故,在采摘棉花的过程中肚子里没有饥饿感。但是武文渊的父母,所面临的情况就很糟糕,因为每年暑假没有棉花可采,没有棉花可采,也就谈不上把棉花变成孔方兄的事,故,要想增加家庭的收入,父母只能从早到晚在地里瞎忙活。瞎忙活的结果是,母亲慢性胃病不幸加重,肚子几乎是从早到晚痛个不停。这一年母亲46岁,从理论上讲应该懂得四十不惑的道理,但是母亲没有多少文化,对人生没有看透悟透,仍然像过去那般从早到晚的忙碌。尽管武文渊是一名遇上高兴之事就喜欢把高兴之事讲述给身边亲人或者是朋友听,并希望一道分享的人,但是与胡欣茹的恋爱,武文渊迟迟没有告诉父母。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武文渊认为还没到该告诉父母这一喜讯的火候吧。如果早早地让父母知道这段恋情,虽然父母不一定反对,但是谈恋爱是要花钱的,那父母双肩上所感受到的经济压力将进一步加重。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