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八)  

2016-12-19 21:12:38|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照惯例,每个月的月底就应该收到父亲邮寄来的生活费,可是1996年10月底到11月初,武文渊企足矫首地等待七八天,也没能等来父亲邮寄的生活费,最后,只有硬着头皮决定,于11月4日,打着与父母一道播种小麦的幌子回到家里看一看。这年的11月,老天爷似乎故意与武文渊斗气,离开学校时是一个风和日美的好天气,回到家后却接连遭遇长达一个多星期的淫雨霏霏的鬼天气,想与父母一道播种的小麦的事只能暂时搁置下来。回到家里,一切皆正常,父母从早到晚都身不由己地陷入忙碌之中,唯一的不同是,母亲的慢性胃病越来越严重。在回家途中,武文渊特地到武陵城灌溪沟农贸市场购买了一小块猪肉,拿回家做滑肉时,为了除掉腥味,或者说,让滑肉吃起来更香,武文渊特地在肉里添加少许辣椒,但遭到母亲强烈地反对。发对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母亲患上慢性胃病后不能吃辛辣的食物,于是,武文渊放弃传统的滑肉具有麻辣的味道,而是做了一盆只放了姜末、蒜泥、花椒和食盐的滑肉。这次与母亲最后一次相见,留给武文渊最深的印记是,在屋檐下武文渊与母亲一道采摘落花生时,母亲支支吾吾地说,想把邻家的那位姓王的女孩拉进屋作未来的儿媳妇。这名姓王名文秀的女孩大家不会陌生,我们故事中的主人公武文渊同样不会感到陌生,1994年7月,武文渊考上大学后,这名与武文渊曾经有过“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女孩毅然外出打工。在外面的世界闯荡一年后回到家里,看见武文渊的父母每天不分昼夜地忙于稼穑,有时,会主动过来帮助武文渊的父母耕种庄稼,一来二去,武文渊的母亲就把这名可爱的女孩当成了儿媳妇。只要武文渊点头,这事立即就成,毫不客气地说,没有任何障碍,对方父母也是极力撮合,但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没有被“糖衣炮弹”击倒立即毫不踌躇地拒绝了。没有别的原因,只因此时的武文渊已经有了女朋友,而且与女朋友的亲密关系已经突破肌肤之亲,无论如何,武文渊不能抛弃自己心爱的女友而接纳别的女孩。但需要十足的理由拒绝母亲的要求,故,武文渊把与胡欣茹的爱情故事简要地告诉给母亲,并承诺,尽快把心爱的女友带回家让母亲把把关。由于这段时间几乎天天都是淫雨霏霏的鬼天气,无法跟随父母到地里播种小麦,回家的这个星期,武文渊只能待在家里做无聊的事,其中做的一件最大的无聊之事是为心爱的女友录制了一盒名叫《一九九六一一一七大放送》的音乐卡带。为什么要用家里那台星球牌的录音机录制这盒音乐卡带,原因是因为这年的11月17日是胡欣茹的生日,无论如何,在心爱的人儿生日即将到来之际,武文渊利用闲置在家的机会,亲手做一件礼物简简单单地表示一下对胡欣茹的爱意。武文渊与胡欣茹相差一岁,但是两人的农历生日都在十月,而且相隔四天,武文渊待在家里与父母一道庆祝自己的生日后,接下来就是以录制一盒音乐卡带的方式庆祝胡欣茹的生日。尽管这盒《一一一七大放送》的音乐卡带时长只有50分钟,但是表达了武文渊对胡欣茹的拳拳爱意,而且为了保证录制的音乐卡带质量可靠,武文渊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说了一大堆蹩脚的普通话才把这盒独具一格的生日礼物给录制好。当然,这次回家,主要任务不是给心爱的人儿录制音乐卡带,而是播种小麦,可是回到家里后,接连一个星期,每天老天爷都掉着浑浊的泪水,让武文渊这次回家之旅不知不觉蒙上一层悲戚的色彩。

因为看不见淅淅沥沥的小雨有停歇的意思,在家里待了一个星期后,武文渊只有心情沮丧地地回到学校。回到学校也就刚好一个月的时间,12月13日,一个星期五的下午,课间休息之际,武文渊正琢磨着即将到来的周末该如何陪心爱的人儿时,突然班上一名学生干部行色匆匆地走了过来,塞给武文渊一张让人看了后心情立即沉重的纸条。应该说,离开父母回到学校的这一个月,在心爱的人儿的陪伴下,幸福每天都在不经意间从指尖滑过,白天两人无非是并肩坐在一块学习,晚上找间人少的教室上晚自习,结束了一天疲惫的学习后,在政治系教学楼外的操场边,以婆娑的树影为掩护,两人搂抱一团卿卿我我。实在无法抵挡对方身体给自己的诱惑时,会找一个地方,以速战速决的方式解决问题,但是这个地方很难找,武文渊拉着胡欣茹的小手,把校园每个角落踏个遍,也没有找到一个既隐蔽又安全的地方,即使找到这样一个地方,也早已被他人捷足先登。当然,这期间武文渊也曾做了一个噩梦,虽然不知道梦境中的故事与现实世界有怎样的联系,但是这个噩梦足以让武文渊,无论是在现实世界里还是在梦境中,都不敢拎着一把锄头把一条蛇砸得粉碎。原本武文渊同学是一个不畏惧蛇的男人,当年念书的过程中,特别是五六月份下午放学后,在回家的路上,经常看见草丛里有蛇出没。武文渊居住的五间大瓦房,每年八九雁来春暖花开时,各种各样的蛇就开始蠢蠢欲动,晚上睡觉,稍不注意,你就会看见一条蛇晃晃悠悠地从房梁上荡着秋千掉下来。或许你未见过这样的场景,但是我们可怜的武文渊同学曾经多次见过,毫不客气地说,每年夏天,常常看见一条蛇吐着信子正在墙角上缓缓蠕动。听说,每家每户的房屋,其墙角通常有一个蛇窝,这里盘踞着一个蛇王,负责守护宅基地的安全,有的村民在拆迁房屋的过程中,会看见蛇王带着大大小小的一窝蛇跟着主人迁徙。武文渊不敢保证说看见过这样的蛇王,但是在墙角处看见一条碗口粗的大蛇盘踞在那里倒是见过,不管这蛇是否会吐着信子攻击人,武文渊总会操上锄头向其劈头盖脸地砸过去。尽管蛇的种类很多,可才疏学浅的武文渊分不清楚当地夏季时有哪些蛇在出没,从其看见过的蛇的模样来看,从理论上可以分为三种。第一种蛇叫“千丈飚”,全身通体绿色,有吃饭时的筷子那般长,如果用书面语来称呼,“千丈飚”属于传说中的竹叶青。不管你是否看见过这样的蛇,从其短小精干和动作快速这一特征来判断,竹叶青应该属于毒蛇,而且是剧毒的毒蛇。武文渊居住的五间大瓦房,附近有一大片由父亲栽种的竹林,这些神出鬼没的竹叶青就掩藏在竹林之中。如果有幸看见这样一条通体绿色的蛇,你就发大财啦,因为竹叶青是泡制药酒的金匮要略,不仅滋阴壮阳,而且还舒筋活血,毫不客气地说,可以包治百病。不要问我这话从哪里来的,当初武文渊就是这样听说的,只是,竹叶青与你见面的机会不多,武文渊,如今活了一大把年纪,也只看见过一次竹叶青在竹林里出没。本想以疾雷不及掩耳迅电不及瞑目的速度逮住这只竹叶青的尾巴扔进酒坛里泡酒,但是这玩意出没的速度太快,在电光火石间就不知去向。武文渊认识的第二种蛇叫“乌梢蛇”,这种蛇个头很长,浑身黝黑得发亮,是武文渊鸠车竹马时代常常遇见的家伙。

可能是因为听说乌梢蛇没有毒液的缘故,每次在草丛里看见乌梢蛇,武文渊同学拎上一根竹棍就开打。俗话说擒贼先擒王,打蛇打七寸,可此时的武文渊不按套路出牌,挥舞着手里的竹棍往蛇的浑身上下劈头盖脸地打去,一会儿,这条蛇就不再动弹。如果这条乌梢蛇的个头比较肥硕,武文渊会拎着蛇回家,母亲则找了一根板凳,用钉子钉住蛇头,拿着一把锈迹斑斑的菜刀,从头到脚把蛇皮划开,左右手拿着蛇皮往两侧一撕,这条乌梢蛇瞬间成了白花花的白蛇。用菜刀把蛇身剁成几段,丢进锅里,用大火猛煮,一会儿,香飘四溢的肉香味就迎面扑来。这个味,真的是非常鲜美,不仅激发你的食欲,而且还把那些隐藏在地下的蜈蚣也给吸引过来,有些胆大的蜈蚣按捺不住享受美食的欲望,会探头探脑地爬进锅里,但是,一旦蜈蚣跟着掉进锅里,这锅蛇肉汤就不再是美食,而是一剂非常凶猛的毒药。故,在家里熬制蛇汤时,一般选择在露天坝熬制,即使蜈蚣循着美味而来,你也能远远地看见。说句心里话,当年的武文渊没有少吃蛇肉,也没有少喝蛇汤,同时,也没有少打死蜈蚣。要想吃蛇肉其实很简单,傍晚时,拿着一根丈二八尺长的竹棍在草丛里狂舞,或者是拿着一根竹棍故意到荆棘丛里行走,辛辛苦苦走一晚上,说不定你会打死好几十条乌梢蛇。蜈蚣这玩意,从某种角度说,比蛇还要恐怖,当年武文渊母亲喂养的一大群鸡鸭鹅,如果某只公鸡误吃了一只蜈蚣,那这只公鸡就会成为真正鸡中的战斗鸡。吃了蜈蚣的公鸡非常厉害,它不仅把所有的母鸡占为己有,而且还充当大灰狗的角色----咬人。狗咬人还要看一下对方的身份,至少不会咬主人,但是吃了蜈蚣的公鸡,就成了战斗狂,它看见什么人都要飞过来咬你一下,不管你是不是它的主人。一只公鸡疯狂到如此程度,离它消失在这个世界已经不远了,虽然武文渊手无缚鸡之力,但是看见自己喂养的一只公鸡老是跟在身后咬自己或者是踹自己,只有把心一横,找了一根木棒,劈头盖脸地往公鸡头上砸下去。结果不说你们也知道,这天晚上一家人终于可以围桌而坐,吃一碗鸡肉和喝一碗鸡汤啦。武文渊认识的第三种蛇叫“烂草蛇”,这种蛇通体花花绿绿的,给人的感觉是裹了一层烂菜叶,其实,其学名叫菜花蛇。武文渊没有仔细辨认过蛇头,分不清楚三角型的蛇脑袋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番模样,只是从父辈那里得知,菜花蛇有毒,而且毒性还比较大,如果脚后跟不小心被一条菜花蛇亲了一口,说不定还得一瘸一拐地跑到阎王爷那里去谋求一份工作。按照武陵山区老百姓的说法,乌梢蛇没有毒,而且不敢主动攻击人,如果主动攻击人,会被雷公电母劈成两段。菜花蛇则有毒,时常待在草丛里,偶尔也会躲在屋檐下,这玩意如果不小心亲吻了你的脚后跟,必须得把菜花蛇打死,然后把菜花蛇的尸体紧紧绑在脚踝处,被蛇咬伤的地方才有可能治愈。但是这些都是乡亲们茶余饭后的耳食之谈,到现在武文渊也不知道究竟是乌梢蛇有毒还是菜花蛇有毒,不管是否有毒,在现实世界里,有时在梦境中,只要遇上蛇,管它大与小,有毒没毒,武文渊毫不犹豫地冲向前去,抡圆手里的竹棍,就是一顿天女散花似的乱打。1996年12月某天晚上,也就是在接到“母亲病危,请速回”的小纸条之前,武文渊在梦境中,就不幸遇上右手手指被一条毒蛇咬伤的事。

当从梦境中醒来后,武文渊仍然感到心有余悸,甚至能感受到被蛇咬伤的部位有一种隐隐作痛之感。武文渊从这个噩梦中醒来后,翻来覆去躺在冰冷的铁床上再也睡不着,如果这事发生在今天,武文渊肯定会掏出手机,在百度搜索引擎里输入“梦见被蛇咬手指”的字样查看是个什么征兆,原本认为这是一个凶兆,没想到今天武文渊从百度搜索引擎里寻找的答案是吉兆。这个被蛇咬了手指的噩梦还未淡出武文渊的记忆,俯仰之间,就迎来又一个周末,这天是星期五下午,课间休息之际,正在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商量该怎么合理打发即将到来的周末,突然一名姓阳的班干部走进来,表情非常严肃地递给武文渊一张纸条。武文渊定睛一看,纸条上不知是谁用一手流利的钢笔字书写着:“母亲病危,请速回”。说句心里话,看见这样一则消息,武文渊眼前一黑,仿佛整个世界坍塌下来,首先的反映是不相信这是真的,怀疑是某位同学搞的恶作剧。但是仔细查看这张纸条,前面写有“武文渊”三个字,这充分说明,这条信息就是写给武文渊的,可是,一个月前不是刚刚回了一趟家里,母亲不是好好地么,怎么顷刻之间就成了“母亲病危,请速回”了呢?老夫相信任何人看见“母亲病危,请速回”这几个字后,心里除了感到苍天坍塌下来外,就是茫然不知所措,还有就是怀疑则是一场由某位同学玩弄的恶作剧。可事实却是真的,武文渊没有想到回到学校的这一个月中家里竟然发生了重大的变故,而这个重大的变故,仅仅是母亲不小心染上感冒导致的。一般情况下,不是母亲到了命悬一线的边缘,父亲绝不会给武文渊发送这条消息,当武文渊反复看着这张纸条上寥寥数字时,泪水像瀑布一样掉了下来,“母亲病危,请速回”这几个字,一直响彻在武文渊的耳畔和闪现在武文渊的眼前。其实,武文渊回到学校仅仅只有一个月时间,当父亲再一次出现“拖欠”生活费时,起初,武文渊只是认为父亲手里暂时缺孔方兄,或者是无暇进城给自己邮寄生活费而已,没想到家里却遭遇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重创,当看见这张纸条上的信息时,心里各种猜测如潮水一般涌向武文渊的心头。在这次重大变故到来之前,不揣冒昧地认为,武文渊一家人尽管过着吃糠咽菜的艰难生活,但是一家人顺风顺水,尤其是武文渊兄弟俩先后考上了大学,一夜之间,成了小山村里众多村民艳羡的对象,真的没有想到,在一家人团结一致,扭成一股绳,勇往直前战胜一切困难时,母亲,因为积劳成疾不幸去世。这个打击不仅对武文渊兄弟俩影响大,而且对已过天命之年的父亲来说打击也很大,每年的12月13日,不知不觉就成为武文渊一家人心中永远的痛。这天下午,武文渊眼泪汪汪地看着那张纸条愣了好半天,终于搞明白这张纸条的含义,一是母亲命悬一线,否则,父亲不会在电话里告知“病危,请速回”这一让人看了心情瞬间崩溃的信息,只是搞不明白,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之内母亲究竟患了什么病导致问题如此之严重?二是必须得放下手中一切事务,必须立即乘车到朝天门码头再乘坐客船回武陵,不管母亲患了什么重疾,必须得在第一时间赶回家里。由于父亲再次“拖欠”了生活费,这个时候武文渊身无分文,向一位名叫“阿露”的同学借了五十元人民币就急急忙忙从北碚车站乘坐一辆客车赶往朝天门码头。说句心里话,一路上武文渊的心情一直处于痛苦之中,脑海里只有“母亲病危,请速回”这七个字,不知不觉,两行泪水从脸颊上流淌下来。

历经一个半小时的颠簸,到了晚上6点,平安到达朝天门港务大楼,进入售票大厅,企图购买最近一班开往武陵的客船,无奈,最早一班客船是晚上11点出发。每天的12月,重庆就迎来一年中最为寒冷的隆冬时节,虽然重庆冬天的寒冷程度无法与北方冬天的寒冷程度相提并论,但是这天晚上阴沉的天空和凛冽的寒风,让武文渊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侵肌透骨的寒冷。不要说晚上,在滴水成冰的隆冬时节,即使在大白天里乘船回武陵,穷得只剩下屁股那层干涸屎迹的武文渊常常是花上20多元购买一张四等舱的船票,有了这张船票,乘船时可以躺在房间里一张狭窄的木床上,虽然被褥散发着浓烈的汗臭味和脚臭味,但是温暖。如果购买一张散席舱的船票,你只能在四面都透风的甲板上坐着,如果遇上风和日美的好天气,坐在甲板上欣赏沿江两岸的风景算得上是一种享受,但是如果遇上淫雨霏霏的鬼天气,即使你心情像热火一样高涨,放眼望去,无论雨雾弥漫的景致有多美,你冻成一条老公狗蜷缩在某个角落里,肯定无心欣赏大自然的美景。故,12月13日晚上,武文渊来到港务大楼售票大厅购买船票时,梦想购买一张四等舱的船票,不过令人感到遗憾的是,工作人员双肩一耸,表示四等舱的船票早已卖光,迫不得已,武文渊只有购买散席舱的船票。票价倒是便宜,但是在乘船的过程全身冻得如一把刀正在你身上一片片地割肉。武文渊乘坐的是一艘来自三峡库区忠州轮船公司的客船,可能是因为属于小型船舶的缘故,其散席舱位于甲板上,虽然周围有帆布遮挡,但是凛冽的寒风仍然穿透帆布从四面八方扑了过来,猛烈刮到武文渊身上,耳朵、面庞、手臂、小腿和脚丫子等身体零部件冻得隐隐作痛,如同一名正在被凌迟处死的犯人,全身的疼痛可以用撕肝裂肺一词来形容。不过这种皮肤之痛与“母亲病危,请速回”这几个字比较起来,可以忽略不计,因为此时的武文渊心里装的全是母亲的安危。母亲是一名苦命的女人,虽然天资聪颖,但是家庭条件太差,念到小学三年级因为家庭的贫困而不得不辍学,跟随父母,也就是武文渊的外公外婆,早早地承担其养家糊口的重任。听母亲讲述,她这辈子在鬼门关早已逛了好几趟,甚至在阎王爷面前混了一张熟脸,但人们常说,大难不死之人必有后福,可惜,武文渊的母亲却没有遇上这样的福祉,而是一辈子都在与各种各样的困难打交道,看似有敢打敢拼敢闯的精神,却没有料到最终还是倒在困难面前。农村的孩子,一般都处于无人监管状态,完全属于自然成长,某天傍晚,八岁的母亲攀爬屋后那株核桃树,在摘核桃的过程中不幸从树上掉了下来。核桃树下全是乱石岗,如果掉在乱石上,毋庸置疑,八岁那年的母亲其生命极有可能走到尽头,但幸运的是,在往下掉的过程中,核桃树最底端的一株枝桠非常有力的接住了母亲,至少母亲抓住这株树枝平安地滑落到乱石岗上,从此,母亲再也没有胆量和勇气攀爬这株核桃树。母亲十岁那年,因感冒发烧,上厕所时晕乎乎的,不幸掉进粪坑里,很快,各种污秽之物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严严实实裹住母亲瘦削的身子。接着,其他的污秽之物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母亲头顶涌来,好在这时,武文渊的小姨上厕所,虽然她当年只有五六岁,但及时把母亲掉入茅坑之事告知了武文渊的外公外婆,否则,武文渊还得像小学语文课本里找妈妈的小蝌蚪,四处寻找自己的母亲。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