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九)  

2016-12-20 21:15:04|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经媒妁之言,母亲田氏与父亲武宏伟认识,由于武宏伟是一名孤儿,而且连家都没有,只能寄居在学校一间破烂的瓦房里,于是,母亲田氏的家人,也就是武文渊的外公外婆和舅舅舅娘们极力反对武文渊父母这门亲事。但是性格倔强的母亲经过一系列艰苦卓绝的抗争最后终于如愿地嫁给了父亲武宏伟,在武文渊孩提时代的记忆里,家中的那张涂有红色面漆的架子床、同样涂有红色面漆的三抽桌和一个雕绘有喜鹊的大木箱,属于当年母亲的陪嫁品。当初,外公外婆和舅舅舅娘们坚决反对武文渊父母的这门婚事,原因不仅仅在于父亲武宏伟一贫如洗,更为主要的是,父亲武宏伟是一名残疾人,且身份仅仅是一名民办教师,母亲嫁过去,父亲拿什么东西来养家糊口?父亲十七岁那年,不幸患了一场几乎要了他性命的重疾,这场突兀而至的重疾不仅粉碎父亲清华北大梦,而且在其身体上留下幽灵似的残疾。看看俺们的面容,都是黄皮肤黑头发,虽然父亲的黑发没有改变,如今仅仅是因为岁月的摧残而变得花白,但是父亲的皮肤因为在治病期间口服了恒河沙数的抗生素导致肌肤一夜之间全部变白,在人群中原本父亲的外貌毫不起眼,就因为全身白如雪的肌肤,让父亲在人群里一下就有鹤立鸡群之感。当初,为了做手术,左侧有两枚肋骨被无情地割掉,虽然保住了命,但是留下非常痛苦的后遗症。一是父亲的左肩看上去总比右肩矮了一点,这使父亲的背影看上去多了一份凄凉,同时,不能像一般男人,可以轻轻松松地在双肩上扛上好几百斤的东西。二是在父亲左侧肘腋处留下一个伤口,这个伤口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伴随父亲几十年,到现在仍然没有愈合,遇上炎炎夏日,这道伤口还要化脓流血水,难怪大舅常常说,武文渊的父亲是一位只有半条命的人。父亲武宏伟的身份虽然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但是在人民教师前面必须得加一个修饰词“民办”,什么是民办教师,其实就是偏远山区一名普普通通的代课老师,人家一不高兴,随时可以一脚把你踹飞到九霄云外去。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民办教师如今几乎难以见其踪迹,究其原因,要么是一部分民办教师转化为公办教师,要么是一部分早已被遣返回家种地,而当年的父亲,就是这样一位随时都有可能遣返回家种地的民办教师。民办教师的待遇很低,在左邻右舍里几乎抬不起头来,再加上身子骨很差,遣返回家连种地都成问题,这就是当初外婆一家人坚决反对武文渊父母婚事的主要原因。但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至少在武文渊父母这辈里,爱情冲破一切困难与障碍,终于开花结果,可是到了武文渊这里,爱情却变得珍贵起来,不知不觉成了可遇不可求的奢侈品。结婚后,父母两人的生活非常艰辛,不仅要抚养武文渊兄弟俩,而且还得要修建几间大瓦房,否则,辛苦一辈子,立锥之地也没有。在武文渊六岁那年,父母手足胼胝地打拼六七年,终于在学校附近修建了两间大瓦房,虽然两间大瓦房看上去规模有点小,但至少有了自己幸福的家。在修建两间大瓦房的那个年代,我国经济还处于一穷二白百废待兴的阶段,母亲每天不仅要像那些大老爷们扛着锄头挑着粪桶到地里干活,而且一有空闲时间,还得到背后大山里砍柴。砍柴是一项危险的劳动,村里有一位姓钟的小男孩,年纪与当年的武文渊相仿,就是在砍柴过程中不幸从山崖上失足坠入万丈深渊而摔得尸骨无存,其年龄永远停留在十岁。

还记得武文渊孩提时代一位姓王的小伙伴吗,这位小伙伴念初三时不幸患了阑尾炎,治疗阑尾炎本来是一个小手术,却没想到因为医务工作人员的疏忽,把手术刀之类的东西藏在这名小伙伴肚里,不得不在医院里躺了大半年,虽然最后顺利出院,但因为耽搁了太多的学业而迫不得已辍学。这名小伙伴有一次跟随武文渊到一个很远的地方砍柴,有好远?一去一来,几乎需要一整天的时间。背着一捆柴沿着一条羊肠小道在下山途中,突然脚下一滑,这名小伙伴不小心摔了一个狗啃泥,然后连人带柴地在陡峭的悬崖上翻滚。从理论上讲,翻滚到山脚下,虽然省去了背柴的麻烦和痛苦,但是小命肯定没有了,而这天下午,在大家近乎于神经崩溃的惊叫声中,这名姓王的小伙伴在悬崖上接连翻滚十多圈后,在一个相对平坦的地方,竟然老天爷开眼,被一株大树拦腰截住。大家放下柴,风风火火地跑过去施救,发现这名小伙伴除了脸颊摔破了皮外,全身没有大碍,但是尿湿了一裤子,可见其吓得不轻。尽管武文渊也曾有过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如游泳时差点被女鬼抓住脚踝,但是如此这般荡气回肠的经历却没有,不过,武文渊的母亲曾经有过类似的经历。当然,结果只是虚惊一场,但是把母亲吓得不轻,以后砍柴时,再也不敢到这座大山顶端云里雾里地砍伐柴火。1992年12月,又经历几年节衣缩食地努力,父母在两间大瓦房的左侧又修建三间大瓦房,一共五间大瓦房,可以确保父母和武文渊兄弟俩各有一间卧室,虽然卧室里只有一张简易的木床,但是武文渊兄弟俩毕竟有了一个自己的私密空间。有一句话叫七年之病岂能求三年之艾,为了应对武文渊兄弟俩考不上大学,接下来该面对娶妻生子的问题,父母再一次蹈厉奋发,给每位孩子做了一副简单的家具,这副家具其实是一个存放衣服和私房钱的衣柜。虽然衣柜本身值不了几个钱,但这是娶妻生子必须有的东西,否则,人家怎么可能把黄花大闺女嫁给你呢?看着孩子日益长大,并且还考上大学,武文渊的父母本来非常高兴,感谢列祖列宗的庇佑,但是没有想到接踵而来的经济重荷让父母喘不过气来。五间大瓦房修建好后,曾经先后出现两次火灾事故,父母辛辛苦苦打拼来的家当差点被这两场熊熊大火付之一炬。第一次火灾应该发生于1993年3月,这年武文渊同学正在念高二,某天晚上,幺爸武宏喜来到家里。不过,幺爸的这次到来没有给武文渊一家人带来惊喜,反而差点让五间大瓦房被熊熊大火吞噬。幺爸武宏喜比武文渊大两岁,念小学时两人曾经有过短暂的同学关系,到念中学的时候,幺爸因为家里太穷,也有可能是因为学习成绩太糟糕,不得不早早地辍学。这天晚上来到武文渊家里,主要目的是想第二天一早进城买点家里需要的日常用品,其实,进城的早晚与购买日用品没有多大关系,这天下午,幺爸武宏喜之所以早早地来到武文渊家里,主要原因是看中了武文渊家里的房梁上还吊着几块烤制得焦黄的老腊肉。尽管幺爸武宏喜只是父亲的堂弟,但是一家人还是倾其所有,备好一大桌美食,招待远方,其实步行只需一个小时的客人。晚餐真的很丰富,有蒜苗炒的腊肉,有用干豇豆炖的腊猪排,还有几个散发着恶臭味的咸鸭蛋。这几道菜看似普通,但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普通客人来到家里做客,是很难吃到这几样美味佳肴的。尤其是那几枚咸鸭蛋,尽管散发着恶臭味,但是母亲用特制的咸水,也就是用浸泡腊肉的血水浸泡咸鸭蛋,吃起来是格外地香。

尽管卷着袖子从大缸里捞咸鸭蛋时是战战兢兢的,毕竟缸里爬满了大大小小的蛆虫,但是用血水浸泡的咸鸭蛋,特别入味,口感也不错,是武文渊一家人招待宾客的主要菜肴。可以这样说,要判断你在武文渊这家人中地位如何,就看你到他家后,餐桌上摆放的那几道菜,有没有咸鸭蛋。如果没有咸鸭蛋,则说明你在武文渊心里只是一粒孤豚腐鼠的尘埃。有了几道好菜,应该来几瓶好酒,遗憾的是,武文渊一家人都不是高阳酒徒,对琼浆玉液毫无兴趣,故,这天晚上,幺爸只能端着一碗白开水,一边喝水,一边大快朵颐地享受美食。社会真的是一个大染缸,幺爸念小学时,和武文渊同学差不多,什么都不抽,什么都不喝,非礼勿抽,非礼勿喝,做人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可是辍学在家,常常和各种各样的失学青年搅在一块后,抽烟、喝酒、打牌、看录像等,毫不客气地说,各种偷鸡摸狗的事,是样样精通。武文渊大学毕业后,也身不由己地掉入社会这口大染缸里,喝酒这事算是学会了,周末,陪着老婆和孩子在附近某家火锅馆吃串串香,如果没有浅尝辄止喝几口啤酒,就会感到浑身不自在。但是,其他几样东西,如抽烟、打牌和三不两时就与兄弟伙找家量贩歌城嗨歌,武文渊是一个恶习也未沾上,难怪,办公室里的美女同事们都夸奖武文渊同学是一名好儿童。但是好儿童也有走霉运的时候,如同放个屁砸痛脚后跟,如1993年3月的这天晚上,做了一大桌的美食热情款待幺爸后,半夜却听见灶房里传来噼噼啪啪的爆炸声。此时夜深人静,那几道轻微的乒乒乓乓爆炸声在万籁俱寂的映衬下感到格外刺耳,尤其是,爆炸声就发生在耳畔。无疑,武文渊一下就从梦中惊醒,但是睁开惺忪的双眼一看,身边没有鞭炮,但是噼噼啪啪的爆炸声仍然响个不停。武文渊一个鲤鱼打挺地从木床上跃起来,一脚踹醒睡在身侧的幺爸,尽管下阁楼的地方是个楼梯,武文渊仍然一个箭步从阁楼上跳了下去,几大步来到厨房,倒,厨房已经着火,而且熊熊火焰蹿上房梁,那几块熏得娇嫩的老腊肉也着了火。其实,武文渊睁开惺忪双眼的那一瞬间就感到家里发生了火灾之类的灾难,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原本漆黑的小阁楼,在火光的映射下,出现亮堂堂的一片。尽管不排除某间房屋的电灯没有关,但是白炽灯的瓦数偏低,不可能把卧室上方的小阁楼照得如此之亮堂。故,当意识到这是一场火灾时,武文渊一个箭步就从2米多高的阁楼上跳下来,还未来到厨房,仅仅是从大门处那团如白昼似的灯光就知道噼噼啪啪的爆炸声原来是怎么一回事。接下来,武文渊一家人的工作就是灭火,怎么灭,就是用洗脸盘从缸里舀水,猛地一下泼在火焰上。几盆冷水泼下去,燃烧半人高的火苗很快枯萎并迅速熄灭,但是灭火的过程非常吓人,如果几盆水泼下去,火苗没有熄灭,而是熊熊燃烧,那武文渊一家人可惨了,即使没有出现人员伤亡情况,也会烧得倾家荡产。好在上天眷顾武文渊一家人,首先火苗从灶房中柴草堆里蹿出来的时候,就遇上柴草堆中有一捆竹篙,正是这捆竹篙在燃烧过程中发出了类似于鞭炮爆炸的噼噼啪啪的声音。这个声音平时容易被人忽视,但是在夤夜时分听上去时却格外刺耳,如果没有这些“鞭炮声”,不难想象后果将会是多么的严重。其次,还得感谢上苍,这天晚上要是遇上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的刮风夜该怎么办?灭火的过程中,火焰已经蹿上房梁,在那几块老腊肉的助威下,大有燎原之势,好在几盆冷水泼下去后,近一米高的火苗瞬间偃旗息鼓。

当把这场大火扑灭,武文渊才发现自己只穿了一条三角内裤的身子骨颤抖得非常厉害,脚上也没有穿鞋,完全是打着光脚丫子在灭火。环顾看一眼身边的父母和弟弟,几乎都是在簌簌作抖,而且都没有穿鞋,倒是可爱的幺爸,穿着短袖短裤,站在一旁悠闲地抽着烟观战。当然,他脚上没有打着光脚丫子,至少穿了一双塑料拖鞋。关于当年农村发生火灾烧得家破人亡之事,毫不客气地说,武文渊倒司空见惯,但是没有想到这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好在结局只是虚惊一场。那着了火的的几块老腊肉,也没有烧坏,用脚猛踩几下,把火焰踩灭后,这几块老腊肉仍然可以煮进锅里慢慢享用。现在需要分析的不是财产损失有多大,而是这场莫名其妙出现的大火是怎么产生的,只有做到曲突徙薪,才能防止这样的悲剧再次上演。作为十岁就可以抡圆锅铲站在椅子上烧火做饭的伙夫,每次坐在灶孔前烧火时,武文渊特别注意对火灾的防范,毫不客气地说,每次做好饭停火,武文渊都会对灶孔、灶前和灶后进行详细检查,消除一切安全隐患后,才会踏踏实实地刷牙洗脸上床睡觉,但没有想到这次却遭遇意外。这天晚上,武文渊系着围裙一直忙不迭地切菜做饭,而负责往灶孔加柴的人是幺爸,饭做好后,武文渊特地来到灶孔前溜达了一圈,但百密总有一疏。第二天早上武文渊抡圆放大镜对灶前灶后堆放柴草的地方作了一个地毯式的搜查,终于在柴草堆里找到一枚烟屁股,武文渊一家人都不抽烟,这枚被熏黑的有着重大嫌疑的烟屁股,无疑是幺爸留下的。幺爸武宏喜可能认识到这一无心之举差点酿成的巨大灾难,以后,也就是在其结婚生子之前,再也没有来到武文渊家里做客,或许,这起看似虚惊一场的大火在他心里也产生了不小的阴影吧。这起事故过去没多久,保守点计算还不到一年,也就是1994年1月,当时的武文渊同学还在武陵实验中学寒窗苦读,母亲一个人在家里用柴火烤制腊肉时,差点又引发一起火灾事故。武陵山区的老百姓,每年腊月,都要宰杀一头猪做成腊肉。这本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喜庆之事,可是有很多乡亲在烤制腊肉的过程中引发火灾,结果出现家破人亡倾家荡产的悲剧。通常,每年的腊月开始就宰杀年猪,杀年猪的过程非常血腥,我们在这里不提也罢。宰杀好年猪后,首先找一口大缸,实在没辙,你家那口浴缸也行,把猪肉抹上食盐、花椒和五香八角等佐料,放在大缸里或者是浴缸里进行腌制。一般要腌制半个月时间,如果实在不知道怎么腌制和腌制多长的时间,可以找一本《木乃伊制作》的说明书,听说,古埃及人在腌制腊肉方面很有一套经验,否则,怎么可能会制作几千年不朽的木乃伊呢?腌制大半个月后,把一块一块的腊肉挂在房梁上熏干,熏得差不多时,就在厨房里找个地方烤制腊肉。怎么烤制?其实很简单,把一块一块的猪肉吊在柴火上方,猪肉离柴火的距离最好在一米之内,如果挂得过高,就无法烤制腊肉,如果挂得太低,一串火苗上去,腊肉极可能着火成了烤肉。有的乡亲总是想把腊肉烤得金黄金黄的,力求做到色香味俱全,于是忽视了这一米的安全距离,结果引发了不少的火灾。烤腊肉的柴火很有讲究,不是随便从山上收集一些柴草就能应付的,要想烤制的腊肉有香味,最好是用柏树枝丫,实在没有柏树枝丫,用橘树枝丫取代也行,反正当年武文渊的母亲烤制腊肉时是这样操作的。1994年1月,武文渊母亲吃罢午饭,就坐在厨房里烧着柴草烤制腊肉,突然想到半山腰的牛儿那条穿鼻的绳索被灌木丛缠住,于是用火钳把柴火打灭,就上山给牛儿解绳。

刚刚给牛儿解完绳,突然嗅到一股芳香的肉味,但此时是下午3点,谁会在此时做午饭?武文渊的母亲手搭凉棚往四处观看,咦,怎么自家房屋的厨房部位冒烟了呢,而且袅袅娉娉的炊烟越来越浓,同时,芳香的肉味也是从自家房屋的地方传来的。糟了,难道腊肉底部的死灰已经复燃,把腊肉给引燃啦? 于是母亲慌慌张张往家里跑,气喘吁吁地回到家里,打开厨房门一看,只见几块腊肉果然激情似火地燃烧起来,而且有几串火苗特别兴奋,试图蹿上房梁。腊肉着了火后,请问能否从水缸里舀一盆冷水去浇灭它吗,毋庸置疑,答案是否定的,尽管母亲没有多少文化,但是面临千钧一发之际,母亲做到了坦然应对。先用一把大砍刀手起刀落把挂肉的绳索砍断,着了火的腊肉掉到地面上灰尘里后,不需要踹几脚,跳动的火焰会自行熄灭。但为了最大限度减轻损失,最好走上前去,抬起你的右腿,管它鞋底上是否有鸡屎,狠狠地冲着腊肉踩上两脚,通常,只需踩一脚,腊肉的火苗就会在电光火石间熄灭。这两起突发事件虽然只是虚惊一场,但是事后武文渊一家人都吓得不轻,从此以后,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要仔细检查厨房灶孔里的柴火是否安全熄灭。检查完了后,武文渊从裤裆里掏出家伙,不管是否对灶王菩萨不敬,冲着灶孔就酣畅淋漓地撒一泡尿,即使有零星的火星,也被这泡热气腾腾的尿液浇灭。第二天做晚饭时,为了吃几枚香喷喷的烤土豆,武文渊会在灶孔两侧灰尘里埋几个土豆,只是不知道这几枚被童zi尿滋润过的土豆吃起来是否更香一些,或者是更有营养一些。前车之覆不得不鉴,每年春节前夕,用一堆柏树桠烤制腊肉时,武文渊一家人也是努力做到格外地小心,晚上熄火关灯上床睡觉之前,武文渊叉开两腿,同样是激情四射地在火堆里撒一泡尿,当看见所有火星都熄灭时,才心安理得地上床睡觉。但是,这一切经历都成了回忆,尤其是母亲原本清晰的身影,突然在自己面前变得模糊起来。临文不讳地说,1996年12月13日这天晚上,坐在如同冰窖的船舱里,武文渊淌着满脸的泪水,一边感受从未有过的侵肌透骨的寒冷,一边痛苦地回忆母亲在自己脑海里点点滴滴的故事,同时,一直双手合十默默地向上天祷告,希望上天看在母亲辛苦一辈子的份上,保佑母亲平安无事,保佑一家人能顺利度过这道劫难。突然,母亲从模糊的视线中清晰地出现在武文渊面前,一个月时间没有见面了,武文渊明显感到母亲的背驼了很多,缓缓走来时能感受到母亲原本轻巧的脚步变得沉重起来。母亲的面容看上去真的苍老许多,但是脸上慈祥的笑容没有改变。这个时候,武文渊全身冻僵了,特需要母亲的拥抱和温暖,但是,当武文渊展开双臂想扑入母亲的怀抱时,母亲却从身侧蹒跚而去,穿的还是那身蓝色的棉袄,棉袄上有几个刺眼的补丁。曾经几何,母亲说,等武文渊大学毕业娶妻生子后,会时常跟着武文渊的父亲到儿子家看看儿媳和孙子,并询问,如果儿媳不孝时武文渊应该站在哪一边。记得当时,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掷地有声地承诺,如果不幸遇上媳妇不孝,武文渊将弃若敝屣地丢掉媳妇,义无反顾,永远站在母亲身边。没有别的原因,媳妇不孝可以丢掉再娶,而生我养我的母亲,只有一位。这话绝不是武文渊为了讨好母亲说的无关痛痒的马屁话,而是发自武文渊心里的肺腑之言,如果我们都能选择自己的来世,武文渊很想来世时再给母亲做一次儿子,努力做到彩衣娱亲。想着想着,又一串泪水从武文渊瘦削的脸颊上流淌下来。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