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  

2016-12-21 21:43:53|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早上凌晨3点半,武文渊乘坐的客船在凛冽的寒风中终于平安抵达死气沉沉的武陵港,全身冻僵的武文渊艰难地从一个冰冷的凳子上站立起来,哈着气双手搓了搓,又跺了跺几乎冻坏的脚,用手抹掉结成冰的眼泪,带着悲伤的心情,迈开灌铅似的双腿,步履蹒跚地回家。顶着侵肌透骨的寒风,沿着滨江路前行,一路上,除了偶尔有一辆出租车从身边风驰电掣般快速驶过外,冷冷的街道上只有武文渊修长而又孤寂的身影。到了乌江大桥东桥头后,回家的路全是湿滑的羊肠小道,这条崎岖的道路武文渊非常熟悉,但是这天早上,在漆黑的夜色中,武文渊却感到前所未有的陌生,带着悲伤的心情,除了默默祈祷上天保佑母亲平安无事外,只能高一脚低一脚地在乱石堆中行走。其实,这个时候,顾不上脚下的乱石,也顾不上接连摔了好几个筋斗,只顾迎着寒风冒着细雨,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家赶。在迈着灌铅似的罗圈腿回家途中,武文渊心里一直幻想,在走过那个山坳的转角,能看见五间大瓦房外侧的院坝时,只要没有看见院坝里有灯光,虽然不一定说明母亲是否摆脱病危的困境,但是至少能说明母亲还活着。只要母亲还活着,武文渊就有希望让母亲尽快摆脱病魔的纠缠,小心翼翼地守候在母亲身边尽可能地让母亲早日康复,因为武文渊心里非常清楚,母亲除了患有慢性胃炎外,并没有染上其他威胁生命的重疾。但是,刚刚来到这座小山坳的转角处,远远地看见自家五间大瓦房外侧的院坝上灯火通明,此时,是凌晨5点半,周遭被浓浓的夜色包围,如果母亲没有发生意外,家里的院坝怎么会灯火通明呢?突然,武文渊心里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在看见“母亲病重,请速回”这几个字时,武文渊心里就有一种恐惧感,但是不敢去想象这“病重”二字究竟意味着什么,最坏的想法是,母亲突然不幸患了某种无法医治的重疾,可能命悬一线,但是绝没有想过母亲有可能已经去世。可是,在漆黑的夜色中步履蹒跚地回家时,刚刚转过这座山坳,突然远远地看见自家院坝有一大片灯光,心里冷不丁地咯噔一下。当年,家家户户院坝上都安装有一盏电灯,但是这盏电灯通常安装在屋檐下,而且功率都不怎么高,顶多是一盏一百瓦的白炽灯,其亮度还不如武文渊头顶亮度强。这盏算得上是奢侈品的大灯,一般情况下是在收割粮食时因为加班加点才会用上,除此之外,这盏灯只是和尚的梳子是一个摆设。可是这天早上,武文渊看见自家的院坝是灯火通明,明显不是那盏安装在屋檐下一百瓦的白炽灯发出的灯光,而是有人在院坝里重新搭了电线安装的几盏大功率灯泡发出的亮光。按照家乡的风俗,通常是在举办红白喜事时才会在院坝里安装几盏电灯,把院坝照亮。把院坝照亮肯定有它深层次的含义,以武文渊管窥蠡测的角度理解,不只是让大家在明亮的灯光下好做事,更为深层次的含义是告诉左邻右舍,这家人正在举办红白喜事。此时,邻居们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力,多多少少得表示一点,支持一下邻里的工作。但此时,武文渊心里紧紧镌刻着“母亲病危,请速回”这几个大字,家里的院坝上灯火辉煌,肯定不是大办喜事,而是正在举办丧事,无需抬下屁股动动脑,武文渊一下明白母亲已经去世,而那“母亲病危,请速回”几个字,仅仅是父亲想让武文渊尽快回到家里出席母亲的葬礼仪式而已。从那看见院坝里几处灯光,到回到家里,如果换成是平日走路,至少需要一刻钟的时间,而此时,看着从自家院坝里发出的在晨风中摇曳的灯光,武文渊心急如焚,迈着灌铅似的腿,只用了七八分钟的时间就踉踉跄跄地跑回家里。

其实,院坝里没有一个人,只有那几盏白炽灯孤零零地散发着苍白的灯光。厨房的门关着,只有堂屋的大门敞开着,武文渊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大门,看见堂屋正中间摆放着一张笨拙的桌子,桌子上插着冒着青烟和闪烁着火星的香烛,靠近桌子的地方有一根板凳,而母亲则直挺挺地躺在板凳上,脸上蒙着一张泛黄的白纸。凳子下方有一个碗,碗里燃烧着一盏油灯,或许这就是传说中为刚刚死去的人照亮前方道路的长明灯吧。尽管武文渊坐在如同冰窖的船舱里淌着眼泪设想过母亲病危字样的含义,但是最坏的打算是,母亲突然患了某种可怕的疾病,正病骨支离地躺在病床上,默默地流着眼泪痛苦地等待儿子回到家里看望其最后一眼,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结果却是这番景象。当转过山坳,看见前方自家院坝上有几处灯火,尽管心里已经预感到母亲极有可能离世,但是当回到家里,看见母亲躺在冰凉而又坚硬的木凳上,木凳下方燃烧着一盏长明灯时,武文渊这才认识到,生他养他爱他的母亲已经真的溘然长逝。一个月之前看见的那位充满着慈祥与微笑的母亲俯仰之间就成了记忆深处的一道身影,武文渊情不自禁地跪在母亲遗体面前嚎啕大哭起来。1996年12月13日下午及其晚上到14日早上及其上午,短短十多个小时发生的变故,武文渊一辈子难以忘记,曾经看见过其他亲人的离去,但是都没有自己母亲的离去让人如此刻骨铭心,同时又让人感到肝肠寸断。多年以来,武文渊梦想把这段人生中遭遇的悲欢离合的经历,用最初的那份伤痛的心情和最朴实的语言记录下来,可是每次在日志里提及这段伤心的变故时,武文渊内心世界总是感到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无法静下心来平静地讲述这段凄楚的变故,也找不到用什么的语言来描述亲人离去时的悲痛心情,也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抚慰母亲离去后给自己心灵带来的创伤和悲痛。说句心里话,看见母亲躺在冰冷的木凳上,慢慢地像一阵风似的离去,武文渊心里感受到的凄楚和痛苦,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无论多么丰富的语言,在亲人离去时都变成了冰冷和苍白。武文渊跪在冰冷的地上哭了很久,尽管父亲和舅舅走了过来强行把武文渊搀扶起来,可怜的武文渊仍然控制不住悲恸的心情情不自禁地哀嚎,到最后,喉咙哭哑了,眼睛水也没了,只能红着眼睛噙着泪水神情呆滞地坐在椅子上浑浑噩噩地看着眼前的舅舅和邻居们忙来忙去。武文渊是昼夜不停地从学校疾奔回家,目光呆滞地坐在四面透风的船舱里,浑身上下每个细胞被凛冽的寒风冻僵,在想象母亲病得如何重时,心里也充满了委屈,很想得到母亲的关怀和温暖,可是回到家里却看见母亲僵直着身子躺在冷冰冰的凳子上。这天从早到晚,武文渊罕言寡语,目光呆滞,痛苦地坐在椅子上,当父亲从身边走过时,武文渊惊奇地看见,走路时原本腰杆挺得硬直的父亲,一夜之间苍老很多。此时的父亲,头发乱得如鸡窝,两眼充血、眼窝深陷、脸色苍白,走路时非常自然地弓腰驼背,让武文渊心里多了另外一种伤痛。这天,其实武文渊听得最多的是,邻居们对武文渊母亲去世的惋惜和哀叹。经过二十年的风风雨雨,母亲靠着柔弱的血肉之躯,修建了五间大瓦房,配置了架子床、衣橱和写字桌等简单家具,尤其是,含辛茹苦地把两名小孩抚养成人,并考上了大学,原本即将到来的日子是甜蜜和幸福,生活永远充满着阳光,没想到黎明前夕最黑暗的时刻,母亲却积劳成疾不幸去世。

当武文渊一阵呼天抢地的哀嚎结束后,父亲和大舅,在另外一间房屋的角落里,非常详细地讲述母亲去世的过程。一个月之前武文渊回了一趟武陵,最后一次看见母亲在家里屋外忙碌的身影,那时的母亲其模样与平日的模样没有什么区别,要说有什么不同,也是母亲不停地抱怨她的胃病又犯了。胃病是母亲多年来长期劳作的结果,武文渊曾经多次劝说母亲要养成一日三餐按时吃饭的习惯,可每天忙得脚板起火的母亲哪有功夫准点吃饭,于是慢性胃病,偷偷地在母亲的身体里安家落户。胃病虽然让人感到痛苦,但绝不是危及性命的重疾,只要养成一日三餐按时吃饭的习惯,尤其是多吃一些养胃的食物,虽然胃病无法根除,但是减轻肠胃疼痛,阻止胃病进一步恶化是有可能的。所以,当武文渊从同学手里接过“母亲病危,请速回”的字条时,武文渊始终不相信这是真实的,但是经历十多个小时的跋山涉水,回到家里,看见母亲僵硬的身子躺在冰冷的凳子上,终于领悟了“母亲病危,请速回”这几个字的深刻含义,可心里始终无法接受。严格意义上说,母亲不是因为患了某种不治之症而不幸去世,而是患了严重的抑郁症,这严重的抑郁症,无疑与武文渊兄弟俩考上大学有直接关系。说句心里话,为了母亲能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我们可怜的武文渊同学当初就不应该考上大学,毕竟以母亲的生命作为念大学的代价,这成本高得离谱,没有人能接受。1996年7月,弟弟考上大学后,武文渊本该勤工俭学,如利用晚上或者是周末的空闲时间,到外面的世界从事家教,可那时,好像没有家教这一说法,毕竟这时的高考对很多莘莘学子来说无关紧要,因为很多学子参加高考仅仅是陪太子读书,谁也不会花上大价钱请一名在校的大学生辅导其孩子的功课,除非这名学生家长腰缠万贯富得全身流油。武文渊兄弟俩先后都考上大学,虽然令父母异常兴奋,同时,这个新闻像长了翅膀似的传遍了武陵每个角落,就连在武陵财贸学校念书的张芸,也就是武文渊的前女友,从其讲课的老师中知道了乡下一家姓武的人家有两个孩子考上了重点大学。但是这发自内心里的欢愉其实是暂时的,因为随后就要面临巨额的学费。尽管武文渊的父亲是一名教师,其实与武文渊母亲差不多,都属于憨厚和纯朴的农民,有什么困难,从来不找组织,而是窝在心里,用自己的双手百舍重茧地解决,可那笔巨额的学费仅靠一己之力能解决么?没有办法,每天只有加班加点地耕种,希冀通过多喂养一头猪、多种一点地,多生产一点粮食,来为武文渊兄弟俩提供学费。如果仅仅是某一天没日没夜的劳作,对一个人身体的伤害或许不会有什么,但是长年累月的劳作,一具普普通通的血肉之躯,谁能承受得了啊?这不,1996年11月,武文渊刚刚离家返回学校,日夜忙碌个不停的母亲不幸病倒。其实,病得不严重,仅仅是一次普通的感冒而已,但是这场感冒引发了多种病症,尤其是引发严重的抑郁症,结果母亲趁着家里没人监管的机会,不幸自杀身亡。此时,母亲身染的沉珂,无外乎是慢性胃炎和普普通通的感冒,如果到城里的医院找一位医生开点药或者是输点液,感冒立即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母亲此时却采取了最为愚蠢的做法,那就是一个拖字。拖得无法忍受时,才用农村常用的偏方医治,但这次灵验的偏方却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固执的武文渊先生,每次不幸患上感冒的时候,也是采取多喝开水的“拖”的方式解决,即使感冒非常严重,无外乎安排妻子到附近的药房购买一盒消炎的头孢和一盒类似于“康泰克”的胶囊,吃了一盒后无效就吃第二盒,直到感冒消失得差不多时为止,从不主动上医院让医生把把脉、验下血、开点药方或者是输点液。比如最近这段时间,武文渊先生不幸患上的感冒就非常严重,前前后后已经拖了一个月的时间,嗓子痛、流鼻涕、打喷嚏、咳嗽、头昏脑胀、四肢百骸软弱无力和肌肉疼痛的症状一个都未少,而且今天一口气吼了四节课后甚至感到感冒越发地严重。说句心里话,这让武文渊感到忧心忡忡,害怕本次感冒是某种重疾的前兆。以往不幸遇上感冒,武文渊先生首先采取的做法是一个“拖”字,同时,在拖的过程中,喝大量的白开水,听说,多喝白开水是医治感冒的金匮要略。不得不承认,武文渊先生一旦感冒后,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喝白开水,喝到什么程度,手不离杯,杯不离水,刚刚从厕所里出来还未来得及喘口气又想到厕所里再次痛痛快快地撒一泡尿。如果每天不给学生一口气吼几节课,兴许武文渊不会喝这么多的白开水,但是上了几节课后,嗓子眼像着了火似的,不喝开水不行啊,于是一有空闲时间,就拼命地抱着茶杯喝开水。这不,裤裆里那只可怜的小家伙,随时都被一泡尿胀得直挺挺的。通常,要拖到两个星期的时间,看见感冒症状没有缓解的意思时,武文渊才会央求妻子到药房买药。人们常说,是药就有三分毒,故,不到万不得已时,武文渊先生绝不轻易吃药。上周星期五晚上,在小区附近一家火锅店吃了近200串麻辣鲜香的串串香后,武文渊在妻子的陪同下,特地来到附近一家药房,用医保卡购买一盒“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片”和一盒“快克复方氨酚烷胺胶囊”。每天早晚各自吞服一粒,开始那几天感冒症状有所缓解,甚至某天早上用热水洗脸时还不一小心把鼻血给揉了出来,可是,把这盒药吞服完后,昨天下午,武文渊坐在电脑前正噼里啪啦敲打键盘讲述他的心情故事,突然感到脖颈有一种酸痛的感觉。不要小看脖颈酸痛的感觉,它让武文渊在第一时间里认识到,感冒症状在刚刚缓解的同时感冒病毒不小心又劈头盖脸地袭来啦。这真他妈的要命,这两天,武文渊感到弱不胜衣的身子骨被严重的感冒折腾得散了架,尤其是咽喉疼痛、头昏脑胀和浑身乏力,让武文渊有一种世界末日来临的感觉。前两天,吞服了一盒阿莫西林胶囊和类似于快克的感冒胶囊后,不再出现鼻道阻塞、打喷嚏、咳嗽和四肢酸软的感冒症状,尤其是轻轻一揉鼻子,就出现流鼻血,以武文渊多年来患感冒的经历来看,武文渊天真地认为本次感冒症状正在远去,可是没想到,在电脑前坐了不到半个小时,仅仅是写了四五百字的日志,就突然感到脖颈酸痛。这真实不祥的预兆,晚上回到家里,味同嚼蜡地吃罢晚饭,坐在电脑前继续赶写日志,流鼻涕、咽喉痛、打喷嚏、头昏脑沉和全身酸痛无力的感冒症状再一次以排山倒海的气势袭来。如果是普普通通的感冒,武文渊倒不用害怕,大不了身子骨多遭一点罪,但是如果是某种不治之症的病发前兆,那可就麻烦啦。即将到来的这个周末,如果感冒症状仍然很严重,武文渊先生必须得到医院检查一下,至少验验血,看看是否染上其他重疾。不过染上重疾的可能性不大,一是武文渊自信自己能活到古稀之年,说不定还能活到八九十岁,是名副其实的龟年鹤寿。

二是截止到目前为止武文渊的身子骨除了感冒症状外,没有其他的病症,食欲也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体重仍在65㎏边缘上徘徊。但是有一点让武文渊感到忧心忡忡,那就是每天早上,准确点说于凌晨4点20分醒了后,就感到毫无睡意,这时,除了打开手机浏览一会儿各种各样的新闻外,无外乎扭开台灯,翻阅一会儿名家大作。如果只是某一天凌晨4点20分醒来毫无睡意,武文渊并不感到害怕,今年8月25日晚上,在书房里那张如同商彝周鼎的木床上辗转反侧一宿几乎没有合眼,第二天早上还不是照样开车往青川县城跑了一趟,不要小看这一趟,一去一来高达1000公里。真正让人感到害怕的是最近这段时间,几乎天天早上4点20分就从睡梦中醒来,明知离6点20分起床还有两个小时,可就是毫无睡意。长期这样下去,武文渊的身子骨肯定吃不消,故,在寻找办法治疗感冒的同时,还得想个办法医治失眠,否则,即使身子骨没有垮掉,但是由于睡眠时间严重不足,头顶上白如雪的头发极有可能掉光是不争的事实。武文渊不知道最近这段时间为什么老是出现失眠现象,如果非要找个理由,可能与对知识渴骥奔泉的求知欲有莫大的关系,因为每天留给武文渊拜读名家大作的时间就在于早上那一个小时。晚上,把日志写好并发表在博客里,接着洗涮碗筷和刷牙洗澡,至少得在10点时才能心情慵懒地躺在床上,此时,睡意朦胧,哪怕手里的名家大作写得如何地精彩,还未阅读完十行的内容,武文渊上下眼睛皮就紧紧地苟合在一起,而且意识和思维出现中断的现象。凌晨4点20分醒来后睡不着,武文渊只有来回不停地烙烧饼,可能就是翻来覆去地烙烧饼,导致背心着凉,于是感冒就像幽灵似的紧紧揪住武文渊不放。还有办公室的空调暖气也有点问题,美女同事非常矫情,不开空调暖气,她们叫嚷着冷,执意要打开空调,可是打开空调暖气后,她们又叫喊着太热招架不了,于是把窗户和门都打开,而武文渊在办公室的座位恰恰在风口上。每天坐在开有空调暖气的风口上,武文渊是忽冷忽热,我想,这也是感冒老是纠缠着武文渊的重要原因。如果遇上感冒特别严重,尤其是四肢百骸酸痛得散了架,走路是趔趔趄趄的模样,这时的武文渊必须得让妻子用燃烧的酒精在武文渊背上来回地刮。不揣冒昧地认为,用酒精刮背的方法是治疗感冒众多偏方中最为有效的方式,如果没有酒精,用高浓度的白酒也行。把白酒放在碗里,用燃气灶上的火烧烤,烧烤到一定温度后,用打火机点燃,然后让妻子用勺子沾上燃烧的白酒在武文渊背上来回不停地刮。要想达到最佳治疗效果,建议用力去刮,而用力程度的大与小与不要刮伤肌肤有关。换句话说,只要不出现刮伤肌肤的现象,就命令你的黄脸婆卯足劲地刮,当把背上每寸肌肤都刮出血淋淋的纹路时,注意别刮破皮,你只需痛痛快快地睡一觉,第二天一早醒来就发现感冒不见了踪影。但是这种惨无人道治疗感冒的方式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每次不幸身染感冒后,你都得用这一方式治疗感冒。还有一种方法治疗感冒,但是这种方法不能提倡,因为1996年11月,武文渊的母亲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治疗感冒结果导致其生命走到尽头。其实,这种方法,孩提时代的武文渊多次尝试过,而且这种方法治疗效果非常明显,否则,母亲也不会采用此种方法治疗感冒。那究竟是用什么样的方法治疗感冒的呢,由于今天武文渊在写日志的过程不经意间回忆当年母亲去世时的痛苦心情,原本轻松的心情一下沉重起来,故,当年母亲是怎么用这种方法治疗感冒的,只有搁置到明天的日志里讲述。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