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一)  

2016-12-22 21:25:22|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熊熊燃烧的酒精或者是烈酒刮背治疗感冒,如果你没有当年关公刮骨疗伤的那份英雄气概,最好是换一种治疗方式,这个方式其实很简单,只需你家附近有一株芭蕉树就行。可能有朋友要询问芭蕉树是何方神圣,你知道香蕉吗,就是女性朋友们寂寞难耐时常常使用的那玩意,如果你不认识芭蕉树,那认识香蕉树也行。当年武文渊身患重感不小心成了老病号,尤其是遇上高烧不退在找不到“美林”这样的退烧药时,退烧的最有效方式是喝一碗芭蕉水。通常,一碗芭蕉水喝下肚后,40度的高烧立即下降到37度,但是这玩意不能喝太多,否则,你的体温有可能下探到35度。还有一种方式可以退烧,曾经武文渊屡试不爽,但是这种方式也具有血腥味。鸠车竹马时代,武文渊每隔两三个月就会不幸染上严重的感冒,如果仅仅是流鼻涕、咳嗽和头晕脑胀倒没什么,但是有时会遇上让人胆战心惊的高烧。一旦遇上发高烧,首先是喝芭蕉水,可是,不是每次喝了一碗芭蕉水都有服用灵丹妙药的奇效,这时,武文渊的母亲就用煤油浸泡的草纸敷在武文渊的背脊上。通常,敷了两次后,高烧症状会逐渐消失,但是如果遇上草纸浸泡了太多的煤油,零距离地粘附在背脊上,背脊上的肌肤会出现汤圆般大小的血泡。如果仅仅是长了几个血泡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是,这些血泡又痛又痒,如果被指甲挠破不幸感染细菌而溃烂,那后果将是灾难性的。武文渊曾经在重庆电视台新闻频道播出的《天天630》节目里看见某个偏远的农村有人使用这一神奇的退烧方式治疗孩子的感冒而不幸导致孩子死亡的报道。幸运的是,武文渊多次使用这一血腥的治疗方式,除了偶尔在背部上出现几个大血泡外,没有感染细菌而命丧当场。1996年11月中旬,一场秋雨一场寒,由于没有注意波诡云谲的天气变化,武文渊的母亲不幸患了严重的感冒。不过,感冒再严重,以武文渊拘墟之见来看,无外乎是咳嗽、流鼻涕、咽喉痛、头晕脑胀、四肢软弱无力和看见耀眼的阳光眼睛会不停地流眼泪而已,只需喝上几天的白开水,各种感冒症状会逐渐缓解。当然,真正让人感到无所适从的发高烧,咳嗽、流鼻涕、咽喉痛、头晕脑胀和四肢百骸软弱无力等症状都可以暂时忍一忍,但是,不幸发了高烧是无法容忍的,因为人的肌体一旦接连几天发高烧,极有可能导致多个内脏器官衰竭,而内脏器官的衰竭则意味着生命的死亡。给武文渊的感觉是,尚未成年的小孩感冒时容易出现发高烧的现象,如果是轻微发烧,如38度,对身体的影响倒不大,但是一旦烧到39度,甚至40度,不仅会烧坏脑,而且对内脏器官的伤害也很大,甚至直接威胁生命安全。年少时的武文渊,曾经高烧到40度,当发烧到40度时,你会感到脑袋晕得厉害,整个人是一朵白云,躺在床上从早到晚都是轻飘飘的。艰难地从床上起身,想到卫生间里快活一下,可双脚踩在地上,如同踩在棉花上,而且全身软弱无力,甚至无法站立起来。1996年11月武文渊的母亲不幸患上的感冒,就有严重的高烧现象,为了节约到医院就诊的时间和费用,母亲左手端着洋瓷碗,右手拿着一把锈迹斑斑的菜刀,来到院坝外侧的一株芭蕉树下。芭蕉树和香蕉树极其相似,唯一的不同是芭蕉树开花结果时,果实的个头很小,且不能吃。

但是芭蕉树并不是土鸡瓦犬毫无用处,大唐时期书法家怀素,尽管是个酒肉和尚,可是其一手毛笔字写得非常漂亮,在庙里喝了花酒后,常常在漫天雪花飞舞的冰雪世界,在芭蕉叶上狂写。当然,武文渊的书法没有达到这个境界,一手扭扭捏捏书写的毛笔字不值一提,所以,芭蕉叶对武文渊一家人的作用是:每次蒸馍馍时,把馍馍放在蒸格上的芭蕉叶上蒸。还有一个用处不容忽视,比如这天下午,武文渊的母亲实在忍受不了高烧的折磨,就拿着菜刀端着饭碗来到芭蕉树旁。芭蕉树其实不是树,属于茎本植物,母亲拿着菜刀往树上轻轻一砍,大量芭蕉汁液从刀口处流淌下来,用碗接住,一会儿,就盛了很大一碗。可能是因为母亲想快速地把高烧给止退,把这碗芭蕉汁一口气喝个精光,而且不解气,又接了一大碗喝下。39度的高烧倒是很快给退下来了,但是喝得太多,身体中毒,全身出现了抽搐的现象。傍晚下班父亲回到家里,发现母亲的病情后,立即送到医院,住了近一个星期的医院,花了2000多枚大洋,打喷嚏、流鼻涕、咳嗽和四肢软弱无力的感冒症状得以消失,同时,喝了太多芭蕉水导致的中毒也全部根除。但是母亲出院后得知花了2000多枚大洋,心里长期紧绷的神经一下就崩溃,由最初阶段时期的感冒,到喝了芭蕉水中毒,最后转变成严重的抑郁症。抑郁症,其实是一种心理疾病,如果及时得以梳理,病情会缓解,甚至可以消除,但是,一旦没有得到及时的医治,那后果就非常严重。武文渊其实也有抑郁症,比如最近这段时间,每天凌晨4点20分从睡梦中醒来后就毫无睡意,只能痛苦地躺在床上目光呆滞地望着昏暗的天花板等待斗转参横的到来,如果失眠的症状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得不到有效的缓解,或许武文渊的失眠极有可能转化为严重的抑郁症,而患了抑郁症的人,最想做的事是寻找各种各样的办法自杀。很不幸,当年武文渊的母亲,患了严重抑郁症后,总是寻找各种自杀的机会试图摆脱抑郁症的困扰。抑郁症没有办法在医院里医治,唯一的医治方式是,每天由亲人陪伴,而且亲人在陪伴的过程中要多和抑郁症病人聊天,也就是聊各种各样轻松的话题让病人的抑郁心理得以缓解。可是,对抑郁症茫然无知的父亲,忽视了这一问题。虽然医生多次给父亲建议,每天要无时无刻地陪着母亲,多说一些开导母亲的话让母亲尽快从抑郁中走出来,但是给母亲办理完毕出院手续和带着母亲回家后,父亲除了请求武文渊的大舅来到家里多陪陪武文渊的母亲外,第二天就忙不迭地赶到学校工作。当然,父亲为了防止母亲自杀,也做了各种各样的努力,如把家里种庄稼时需要喷洒的农药、切割猪草时使用的菜刀和箩筐上的各种绳索都收藏起来,但是父亲没有认识到仅仅是这些防范措施远远不够。五间大瓦房里,说句心里话,乱七八糟的东西多得很,而且各种各样的自杀工具也难以掩藏,要想万无一失地做到防止母亲的自杀行为,武文渊不揣冒昧地认为,此时,父亲应该安排大舅每天24小时全天候监护着母亲。还有,父亲应该把母亲患病的消息及时告诉给在重庆主城念书的武文渊兄弟俩,虽然兄弟俩回到家里,仅仅是短暂性地陪伴母亲,但是可以安慰和开导母亲,至少让母亲牵挂着孩子,没有勇气采取极端措施而结束生命。但是,我们不能怪罪武文渊的父亲,更不能怪罪武文渊的大舅。毕竟,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在没有网络和报纸陪伴的时代,无论是父亲还是大舅,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根本不知道抑郁症会有严重的危害,更不知道患有严重抑郁症的病人有强烈的自杀倾向。

父亲带着母亲回到家后,因为白天要赶到学校工作,就安排大舅来到家里照顾生病的母亲,应该说,这个安排合情合理,也是当时唯一可以实行的有效措施。但是大舅来到家里后,一不小心来了一个本末倒置,也就是把照看母亲放在第二位,把到地里种庄稼放在了第一位。尽管母亲的身高非常矮小,而且身体也十分瘦弱,但是,母亲是当地著名的女强人是不争的事实。这个女强人的概念不是指打骂他人的功夫很厉害,说句心里话,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的母亲,是一名心地非常纯良、言行举止非常端庄的女人,毫不夸张地说,母亲是天底下最为温婉和最为善良的女人。这里浓妆艳抹地强调母亲是一名女强人,主要指母亲是一名声名远播的种庄稼能手,父亲在学校忙得脚后跟翻到脚背上无法下地犁田时,身高不到一米四的母亲,竟然像一个大老爷们似的来到田里一手拉着牵牛的绳子一手扶着铁犁耕地,如此不畏艰辛的拼搏精神,可以说是女中豪杰,甚至可以称其为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武文渊自诩其在耕种庄稼方面样样娴熟,而且同样有着不畏惧寒耕热耘的坚强意志力,但是有一项农活武文渊却不会做,那就是驾驭着一头大黄牛犁田。当时,家里有四亩多旱地,一亩多水田,总计五亩多地,一年可以产近2000斤水稻、6000多斤玉米、1000斤小麦、上万斤红薯、几百斤花生、上千斤土豆和两三百斤油菜等,如果加上各种各样的蔬菜和水果,说句心里话,这个数量无法精确计算。每年收获这么多农产品,毫不客气地说,绝大多数功能来自母亲,可是,武文渊心里最伟大的母亲,仅仅是一名身子和性格都非常柔弱的女子。如果非要对各自的贡献做一个简单的比例划分,老夫不揣冒昧地认为,父亲武宏伟的贡献顶多有30%,其余的全是母亲的功劳。父亲是一名教师,尽管任教的单位只是一所普通的乡村小学,但是大白天都得在学校工作,只有傍晚6点回到家后才会忙里偷闲地来到地里与母亲一道耕种庄稼。可以这样说,父亲瘦削的双肩承担的主要任务是挑着沉甸甸的担子给庄稼施肥,其他的任务,则是由母亲一人完成。大舅来到武文渊家里后,每天的工作主要是看护好母亲,可是看着地里有很多红薯没有挖出来,害怕进入数九寒冬后红薯会烂在地里,在母亲成天寻找机会企图自杀来摆脱一切痛苦的时候,大舅却没日没夜地在地里挖红薯。尽管不知道母亲患了严重的抑郁症后每天心里究竟想的是什么,但是从武文渊惯用的揣测方法去猜度母亲的心理,这时的母亲,得知因为喝了太多的芭蕉水导致身体中毒,不得不花了2000多枚大洋在医院里住院治疗后,一想到这白白花了2000枚大洋,心里急得肯定是心急如焚。这一急,就不幸患上非常严重的抑郁症。毫不客气地说,这时的母亲,心里除了为生病住院花掉不好的孔方兄感到内疚外,整个内心世界想的是以后该怎么挣钱和省钱,可是其患有严重的慢性胃炎和抑郁症,一时半会无法治愈。即使能治愈,不知道要花掉多少人民币,可两个正在念大学的孩子如今最需要的东西就是人民币,于是想到通过自杀来摆脱痛苦,至少不用花家里的钱,让两个孩子好好念书。就是因为母亲心里有了这番想法,12月13日中午,大舅陪着母亲吃了午饭,洗涮碗筷本想坐在椅子上打一会儿盹,母亲却走了过来,执意要大舅到地里去挖红薯。

母亲的要求非常合理,找不出丝毫破绽,如果不把地里的红薯挖出来运回家,随着天气日益寒冷,大量没有挖掘的红薯极有可能烂到地里,想到这里,大舅只有拎着背篓,扛着锄头到地里挖红薯。一背篓红薯,大约半个小时就能挖好,大舅把这一背篓红薯背回家,查看母亲到哪里去时,却痛苦地看见母亲在卧室里已经上吊自杀。虽然及时把母亲从房梁上解救下来,但是母亲已经没有呼吸,至此,原本不该发生的悲剧就这样发生了,让武文渊第一次真真切切感受到失去亲人时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尽管大舅及时央求一位姓王的邻居,到有半个小时路程之外的一名乡村医生求助,但是这位平时忙于种庄稼偶尔给村民医治一下感冒之类的小病的医生拎着一个急救包来到武文渊家里,聆听了母亲的呼吸和用手指撑开母亲的眼睛看了一下眼球,只能无情地宣告,勤劳一生的母亲已经死亡。如果武文渊当年居住的小山村医疗卫生体系健全一点,也就是说,医生能在几分钟时间之内感到武文渊家里,通过一番抢救,母亲的生命或许还会有救。可那时没有电话,通讯只能靠吼,如果离诊所距离比较近倒无所谓,但一旦距离比较远,如武文渊居住的五间大瓦房离最近的那家个体诊所至少有大半个小时的路程,这个时候,如果遇上母亲这类的悲剧,只能望洋兴叹和欲哭无泪。大舅不仅安排邻居到诊所求医,还安排了邻居到学校把这一悲剧告知了父亲,父亲丢下课,忙不迭地赶回家。当得知一切都无法挽救时,只有在第一时间里把这悲戚的消息在附近一家水泥厂找了一家公用电话以打电话方式告知了武文渊兄弟俩,这就是这天下午5点,武文渊正憧憬着周末该怎么陪伴心爱的初恋女友时,意外地收到“母亲病危,请速回”的信息。一切发生得太突然,既超出武文渊的想象,也超出武文渊心理承受能力,当看见母亲僵直的身子只能无助地躺在冰冷的长凳上时,武文渊除了放声大哭外,再也找不到其他排解心中痛苦的方式。如果母亲在患了严重的抑郁症后,父亲及时通知武文渊兄弟俩回到家里,尽管只能短暂地陪伴一下母亲,说不定这短暂的陪伴让母亲对生命充满了热爱。可是父亲害怕兄弟俩回家探望母亲会影响学业,同时也没有把武文渊母亲的抑郁症当成一回事,结果错失兄弟俩回到家里给母亲以生命希望的机会。大舅来到武文渊家里,本来是全天候看护母亲,没想到反而被母亲安排到地里挖红薯,如果大舅知道患有抑郁症的病人需要24小时看护的话,不揣冒昧地认为这幕悲剧也不会发生。可事已至此噬脐何及,一家人只能痛苦地接受武文渊母亲去世的事实。母亲去世后,首先需要解决的是确定下葬的地点和日期,武文渊父亲对此一窍不通,而且深陷悲痛也无力解决,一切皆由几位舅舅安排。大舅找了当地一位最为有名的风shui先生,沿着五间大瓦房背后的山脊给母亲寻找一块阴宅地,这位风shui先生看了好几块阴宅地,但是大舅都不怎么满意。这不是因为大舅精通堪舆之术,只是平日常常与各种各样的风shui先生海阔天空地乱侃,略略知道风shui先生看中的阴宅地究竟怎么样。在武文渊考上大学的那一年,几位邻居就曾说过,武文渊五间大瓦房后面有一处阴宅地,这处阴宅地之所以好,主要原因在于它呈一个抱枕型,也就是阴宅地两边的山势比较凸出,刚好把这块阴宅地抱在怀里。这是乡亲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武文渊周围的邻居几乎都知道此事,东谣西传,大舅也知道了此事。

故,在寻找这块大家都知道,可事实上又没人准确知道这块阴宅地的具体位置时,大舅一直在琢磨这块阴宅地。突然,在一个极不起眼的灌木丛里,大舅像发现新大陆似的跑了过去,来回查看,感觉很像那块阴宅地,抬起头询问站在另外一侧默默不语的那位毫无仙风道骨风采的风shui先生这块地怎么样。风shui先生装糊涂,既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只是默默无语地看了几眼,大舅等不耐烦,直截了当地询问,这个地方是不是阴宅地,风shui先生用手捋了捋其下颌那几根随风摇曳的胡须,默默地点了一下头。尽管道行高深的风shui先生只是默默地点了一下头,但是这个点头对大舅来说已经足够,因为地球人都知道,风shui先生拿着罗盘漫山遍野地寻找阴宅地时,其实只是拿腔作势地作秀一番,一般情况下,他们不会把对子子孙孙带来财运或者是官运的阴宅地告诉给他人。找到了这块阴宅地后,大舅立即询问给去世的母亲的下葬日期,为了给子子孙孙带来财运和官运,大舅询问了好几位阴阳先生,大家众口一词地说,第六天的日子最佳。但是武文渊的父亲不愿意把母亲的下葬定在第六天,原因很简单,这会影响两个孩子的学习。老大武文渊的学习倒不用担心,因为此时,武文渊已经顺利获得大学英语六级证书,而且毫无技术含量的历史专业课,不需要听老师讲解,单凭自己看看书,就能把书本上的知识掌握。父亲担心的二儿子武文杰的学习,因为武文杰学的是电气自动化专业,工科方面的知识,如果没有老师的讲解,你仅凭自学是学不懂的,故,父亲的想法是尽快让母亲的遗体落土为安。几位阴阳先生掐来算去,一致认为当天就是一个下葬的日子,但是这天下葬,对武文渊兄弟俩的人生发展有一定影响,但是不会后面几代子子孙孙的发展。结果无需多说,父亲和大舅,决定当天上午给母亲举行浓重的下葬遗失。说是浓重,其实过程非常简单,找了一位木匠,用几块木板给去世的母亲做了一个棺椁。大舅的本意,是想购买用良好木板制作的,而且在棺椁的外面涂上深红色的油漆,无奈家里经济状况实在糟糕,同时当天上午就要下葬,大舅只有同意武文渊父亲提出的用几块木板拼凑而成的棺椁。大约上午11点,在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中母亲的葬礼正式开始,由于整个下葬过程中可怜的武文渊同学一直处于悲痛之中,对具体的过程武文渊一点不清楚,完全是按照大舅的指示,披麻戴孝地跟在母亲棺椁后面。把母亲的棺椁放在坟墓里后,几位舅舅打开了母亲的灵柩,武文渊呼天抢地哭着看了母亲最后一眼。母亲的面容非常平静,就像平时睡觉一样。人们常说上吊自杀的人,在死亡的那一瞬间,会把舌头伸出口腔外,而且面容非常狰狞,但是武文渊的母亲,其遗容非常平静,和平时的面容没有区别,可见,母亲在选择以极端方式结束其生命时,心里非常平和,但这份平和,恰恰让武文渊心里充满内疚感。在合上棺盖之前,武文渊兄弟俩按照舅舅的要求,把身上贴身穿的汗衫脱下来,放在母亲遗体下方,听说,这可以保佑武文渊兄弟俩一生平安。做完这个简短的仪式,武文渊在嚎啕大哭的过程中,同时在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中,看见乡亲们用铁锹铲土把母亲的棺椁掩埋,直至堆成一座小山。自此,武文渊与母亲彻底永别,要想看见母亲,只能在梦境里,每次一想到这事,两行浑浊的眼泪再一次不禁不由地从面颊上流淌下来。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