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二)  

2016-12-23 21:44:11|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照当地的风俗,母亲下葬后的当天晚上,家里有关母亲的遗物必须得全部扔掉,而且母亲生前居住的卧室得用燃烧柏树桠时的烟雾熏一下,可一向沉默寡言的父亲不乐意了,执意要保留母亲的遗物,不许用烟雾熏卧室。但这是当地的民俗,也是古训,经过武文渊兄弟俩一番苦劝,父亲才不得不退让,把这道工序给顺利完成。母亲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至少在大半年时间里,武文渊始终无法接受母亲去世的事实,直言不讳地说,能时时感受到母亲还活着,盼望某天,慈祥的母亲能出现在自己面前,可事实是母亲逐渐远离我们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母亲下葬后的三天时间里,每天傍晚金乌西坠倦鸟归林时,武文渊就来到母亲坟茔前为母亲的灵魂点上一盏长明灯,同时跪在母亲的坟茔前祝福母亲在另外一个世界里永远没有痛苦,并保佑一家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为母亲点了三天的长明灯后,第四天早上,武文渊兄弟俩离开孤独的父亲,乘坐轮船回到了学校。回到学校后,武文渊没有把家里母亲去世的变故告诉给班上任何同学,也没有告诉给辅导员刘老师,但是心爱的人儿得除外。当天晚上,在政治系教学楼外的操场上,当胡欣茹聆听武文渊哽咽着讲述有关母亲不幸去世的故事,心爱的人儿伤心地流下了眼泪。随后的这段时间,虽然每天都有心爱的人儿相伴,但是武文渊心里时时有一种凄苦,“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可如今,妈妈去世了,离开妈妈的怀抱,幸福哪里找?不过此时,武文渊更牵挂家里的父亲,失去了心爱的妻子,无疑,这时的父亲肯定是痛苦难当,由此,武文渊想到了苏轼先生给其亡妻写下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好在此时,大舅在武文渊母亲去世后没有返回,而是留在武文渊家里,陪同父亲,一道度过父亲一生中最为艰辛和最为痛苦的一段岁月。光阴荏苒,转眼就来到1997年1月的寒假,这个寒假该到哪里去,期末考试还未到来之前,花前月下的武文渊与胡欣茹多次商量着如何解决这一杀死诸多脑细胞的问题。每年放寒暑假时,总有一部分学生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选择留在学校,可武文渊和胡欣茹,家庭观念很重,每次遇上寒暑假到来时都是不约而同地选择回家与父母团聚,但是这次该回到哪一方家里,不幸成了一个大难题。如果武文渊的母亲没有去世,兴许这个寒假,武文渊会陪同心爱的人儿回德阳中江,这既是作为男朋友应该承担的责任,也是讨好未来岳父岳母大人的妙招。尽管恋爱和结婚都是自由的,不需要双方家长的同意,也不需要各自领导的签字画押,但事实上,很多感情最终走向灭亡,拨开云雾寻找原因,或多或少与某些家长的横加干涉有关。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被称为耍流氓,毫不客气地说,与胡欣茹恋爱的一开始,武文渊就决定今生今世只娶胡欣茹一名女子为妻,既然有了这个决定,曲意逢迎、溜须拍马,讨好未来的泰山大人是武文渊不得不实施的鬼蜮伎俩。说句心里话,武文渊这一伎俩非常具有成效性,1996年7月,第一次陪着心爱的人儿回娘家,仅仅在胡欣茹家住了两个晚上,第三天一大早离开胡欣茹的家返回重庆时,胡欣茹的母亲还转过身偷偷地抹了一把眼泪,毫不客气地说,武文渊第一次来到胡欣茹家里,本可以成为武文渊岳母的胡欣茹母亲就已认准了这位东床坦腹。

但是1997年1月这个寒假,武文渊却没有办法护送心爱的人儿回娘家,毕竟自己家里只有一个孤苦伶仃的父亲,即使有大舅相陪,但是家里缺少了女人的气息,始终会感受到一份冷清和一份孤独。甚至可以这样说,一个家庭,如果缺少了女人,那这个家就不该称为家,所以,无论如何,这年的寒假,武文渊必须得回到自己家里与父亲团聚。可是,胡欣茹该何去何从呢,总不能让胡欣茹不顾舟车劳顿之苦让其独自一人乘车回到德阳中江吧。说句心里话,让心爱的人独自乘车回家,而且还得辗转好几趟车,武文渊肯定放不下心,尤其是胡欣茹有晕车的毛病,一路上谁给她遮风挡雨,总不能央求心爱人儿的那位姓冯时常挥舞着锄头四处挖墙脚的老乡护送吧。思来想去,武文渊决定带着心爱的初恋女友,即胡欣茹,一道回到武文渊家中陪同父亲过一个第一次没有母亲身影陪伴的春节。胡欣茹对这个提议不置可否,同时又找不到其他解决问题的方式,思考一番后,同意了武文渊的决定。因为当年暑假回中江途中在遂宁城区某家破烂的宾馆房间里两人已经有了肌肤相亲,这时,两人的关系不仅仅是恋人,更多的是暂时无法公开曝光的夫妻,至少,两人的感情非常深厚,穿一条裤子还嫌肥,有时,只需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能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些什么。尽管失去了母亲武文渊心里很痛苦,但是这段时间,有心爱的人儿朝夕相伴,武文渊感受到的是一种幸福与甜蜜,日子就在这份幸福与甜蜜中不知不觉地从指尖滑落。忘记了当年是哪一天放的寒假,但是有一点武文渊记得很清楚,头一天期末考试结束,辅导员刘老师宣布新一年的寒假正式开始,第二天一早,武文渊就牵着心爱人儿的小手一道从北碚汽车站乘公交车到朝天门,再从朝天门码头乘坐客船回武陵。不过,这个过程非常艰辛,早上8点就迫不及待离开学校出发,到晚上8点半时才回到家里,这一趟毫不起眼的行程居然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如果是现在从北碚自己开车回到当年武文渊居住的小山村,顶多不过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可那时,无论是坐车还是坐船,都是一个“等”字,等到心烦意乱和肚子饿得前胸贴到后背时,才能挤上一辆车厢里全是摩肩继踵人群的客车或者是轮船。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天应该是1月17日,一早起床武文渊就发现老天爷阴沉着一张马脸。早上十点两人手牵手地来到朝天门港务大楼,由于船票非常紧张,排了好几个小时的队,终于买到下午1点从朝天门出发开往武陵的一艘客船的四等舱船票。四等舱的船票虽然贵一点,但是躲在房间里蜷缩在一张狭窄的木床上,非常温暖,唯一的缺点是被褥和房间都散发着一股浓郁的汗臭味。不过,武文渊不在乎这股浓烈的汗臭味,躺在狭窄的木床上,紧紧地拥抱着胡欣茹柔软的身子,只想静静地享受这份非常简单的幸福。到了傍晚5点半,武文渊乘坐的客船终于平安抵达武陵港。那个时候,除非是迫不得已,一般情况下,都是选择步行回家,而这天傍晚,拉着胡欣茹的小手回家时,仍然是选择步行前往。从武陵港出发,大约步行一个半小时才能来到乌江大桥的东桥头,而东桥头至武文渊家里这段路全是羊肠小道,这条崎岖的羊肠小道,行走时,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应该说1月17日这天傍晚,武文渊与胡欣茹的狗屎运还算不错,虽然老天爷从早到晚阴沉着一张马脸,但是没有掉下一滴浑浊的眼泪,如果这天天公不作美,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那武文渊和胡欣茹回家之路将会更加艰辛。

这条崎岖的山路,一草一木,武文渊都非常熟悉,最近一次走这条山路,正是一个月之前的12月14日凌晨,沧海桑田,红尘客梦,无论世事如何变化,这天凌晨,在漆黑的夜色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回家经历武文渊永远无法忘记。但时间是医治一个人心灵创伤的良药,尤其是过了四十不惑之年对人生有了全新的看法后,你会明白父母终究有一天会离你而去,唯一的区别是每个人寿命的长度有点不同而已。有时,特别是凌晨4点20分从睡梦醒来感到睡意全无时,会不禁不由地审视自己的人生,突然感到,人活着其实是一种悲哀,尤其是某一天,你的亲情和爱情都被上天剥夺后,会发现人活着其实是生不如死。要说人生有幸福时刻,其实是在每个人的童年时代,因为此时有父母的庇护,属于真正的无忧无虑。当然,天真无邪的童年时代,也有烦恼,比如学习的压力、青春期的叛逆心理,但是这些烦恼其实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真正开始产生烦恼,是在大学毕业踏上工作岗位后,这时,你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成年人,在没有父母庇护之下,开始独立面对人生。应该说,这个阶段,作为年轻人,尤其是到了三十而立却什么都没有的年轻人,无论是工作压力还是心理压力都很大。大学毕业后如果能拥有一份好的工作,生活压力或许就不怎么重,但是,如果你像老是走霉运的武文渊同学,大学毕业后只是在一所普普通通的中学从事教书育人的工作,那你的人生将是与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挫折作斗争。踏上工作岗位后,你得找一位女孩结婚,结婚后得辛苦挣钱买房,在辛辛苦苦地做房奴的同时还得抚养孩子。抚养孩子是一个非常艰辛的过程,尤其是孩子的教育,很多人把孩子当成滚床单时不下心遗留下的附属品,对孩子的教育不闻不问,结果辛辛苦苦抚养的孩子是重复步入自己的人生。所以,武文渊心里最大的梦想不是有朝一日能创作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文学作品,而是如何把孩子培养成为一名优秀的男儿。这个梦想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十年寒窗苦读后能考上一所重点大学,大学毕业后能找到一份好的工作,有份好的工作才能买房购车娶妻生子。但是这个看似简单的梦想其实一点也不简单,因为现在的学生大面积厌学,谁也不能保证自家的孩子是否会成为厌学大军中的一员。即使孩子考上一所好的大学,大学毕业后找了一份还工作,甚至还能出人头地,可自己呢,却日益苍老。在自己衰老的过程中,肯定要面对自己父母的离世,当自己属于婆婆爷爷那辈的人物时,开始等着自己的去世。如果突然遭遇飞来横祸不幸死亡,老夫不揣冒昧地认为,以这种方式进入极乐世界是最幸福的,甚至没有感受到疼痛,就看见自己的灵魂从躯体里漂浮起来,升上天空,慢慢飘零到西方极乐世界。也就是说,武文渊对死亡没有多少畏惧感,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从挥舞着拳头呱呱坠地时开始,青面獠牙的阎王爷拿着一支硕大无朋的判官笔给我们每一位芸芸众生判了生死。很多朋友或许不信这事,但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先生却相信,相信每个人的生生死死都是由上天注定。但是,我们却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在哪,不知道自己的死亡日期在哪一天,也不知道是以什么样的方式走向死亡,所以,与其相信命运是上天的安排还不如相信每个人的命运其实掌握在自己手里。当然,武文渊这番感悟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经过恒河沙数的挫折和磨难,逐渐领悟的。

1997年1月17日这天傍晚,武文渊在牵挂父亲的同时心里其实只有自己心爱的初恋女友,在崎岖的山路上行走,一直紧紧拉着心爱人儿的小手,往家的方向艰难前行。严格意义上说,经过乌江大桥东桥头,刚刚小心翼翼地踏入这条茅草长得齐腰深的羊肠小道,如鬼似魅的夜色便匆匆拉上帷幕,夜色笼罩下,在险峻的山路上行走,将是更为艰难。好在武文渊对此条道路非常熟悉,加上天公作美,路面干燥,不会出现摔跤的现象。可是在天际边,却传来如同车轮压过桥面的轰轰雷声,甚至还能看见一个火球在天际边荡来荡去。隆冬时节看见雷公电母在天际边上蹿下跳,说句心里话,武文渊认为这极不正常,甚至怀疑自己的眼神和耳朵出了毛病,而之前,武文渊从未见过在咳唾凝珠的冬天里有电闪雷鸣的现象。几声如同车轮碾压桥面的轰轰雷声,尤其是那个在天际边像幽灵似滚动的火球,让胡欣茹胆战心惊,不由自主地紧紧握着武文渊那双贪得无厌的咸猪手。不知不觉走了两个小时,可仍然看不见武文渊那五间大瓦房,胡欣茹心里情不自禁地泛起嘀咕。这时,武文渊只有一再欺骗心爱的人儿,再坚持十分钟,前方那个拐弯处就可以看见家啦。但这话纯属是忽悠人,胡欣茹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弯,才看见夜幕下那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的五间大瓦房。不过就在即将到达五间大瓦房前,走在武文渊前面的胡欣茹,经过一处水田时,错误地认为那平如镜的水面是一块水泥坝子,于是兴奋地一脚踩上去,结果不幸一脚踩进水田里。武文渊使出咂奶的劲,像拔萝卜似的,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心爱的人儿从水田里拔了出来。此时,甭说胡欣茹的心情有多么的糟糕,对武文渊平时的言行举止和所作所为产生了怀疑。武文渊不是说他家五间大瓦房在城郊么,距离武陵城区闹市中心只有一箭之遥,可这天晚上,差不多走了三个小时的路程,在一脚踩进水田里时才即将到达武文渊的家,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不是忽悠?其实,武文渊当年的家就位于武陵城郊,如今,站在当年五间大瓦房的院坝上,能看见武陵城区的高楼大厦,只是当时没有修建公路,完全靠步行方式进城,而步行的道路全是蜿蜒逶迤的羊肠小道,才导致进出城之路如此之艰辛。大约是晚上8点半时才到达武文渊家里,进入厨房,大舅刚做好晚饭,父亲则在一旁用一把锈迹斑斑的菜刀切割猪草。晚饭是用莴笋做的菜稀饭,菜只有一个,用蒜瓣清炒的土豆片。家里一切,包括锅里那一大锅稀饭和瓷碗里那一大碗土豆片,武文渊都非常熟悉,但是对心爱的人儿胡欣茹来说,一切太陌生,甚至恍如隔世,仿佛来到一个遥远的世界。进入厨房的一瞬间,胡欣茹发现房间里的灯光非常昏暗,头顶上的那盏电灯仿佛是一盏煤油灯,其发出的亮光,让眼前的一切都披上神秘的面纱。自己的家也在农村,可是,无论是厨房,还是卧室,抑或是堂屋,把灯一打开,全是亮堂堂的,看武文渊的家,虽然也亮着一盏电灯,但是发出的灯光气若游丝。自己家里的灶台,毫不客气地说非常干净,用白色瓷砖铺设的灶台可以说是一尘不染,可是武文渊家厨房里的灶台,竟然是用混合土浇筑而成,不仅油腻腻和黑乎乎的,而且到处是灰尘。还有那口做饭的铁锅,比自家煮猪儿食的铁锅还要大,这不得不怀疑武文渊的家人用煮猪儿食的铁锅拿来给人煮饭。还有盛饭的碗,全是黑乎乎的土碗,仿佛穿越时空,回到当年半坡时期的氏族生活。

看看那筷子,感觉是武文渊的父亲拿一把菜刀剖开一截竹子自己制作而成的。灶台左侧有一口水缸,水缸周围全是泥浆,走进水缸用勺子舀水,稍不注意,踩在泥浆上,说不定会狠狠地摔上一跤。水缸上方,晾着几块洗脸的毛巾,洗脸的毛巾看不清楚什么颜色,因为都是黑乎乎的,比自家的抹脚布还要脏。随意往四周一望,到处都是灰尘和蜘蛛网,在墙角处还发现眼睛散发着绿光的老鼠。陪着武文渊往回赶的路上,胡欣茹心里一直在想象武文渊家里的环境,没想到家境是如此糟糕,唯一的亮点是那台17英寸的黑白电视机,在未来的一个月时间里,每天晚上吃罢晚饭,都是靠这台破烂的电视机打发无聊的时光。如果仅仅是家里一贫如洗,胡欣茹倒能接受,现在难以接受的是,家里的环境卫生太差,到处都是蜘蛛网、灰尘和老鼠,看来,这个寒假,只能跟随武文渊在漫天飞舞的灰尘里生活。此时的武文渊没有揣度胡欣茹心里在想些什么,带着心爱的人儿进入厨房后,非常热情地向父亲和大舅介绍自己苦苦爱了一年多时间的女友,接着张罗着给女友寻找一双棉拖鞋,然后找了一个盆子给心爱的人儿洗脚,总不能让心爱的人儿冻着脚丫子在家里吃饭吧。给胡欣茹盛饭时,不长袖善舞于察言观色的武文渊发现了心爱人儿对那只土碗抱有偏见,于是到橱柜里找了一个白色的瓷碗给胡欣茹盛了一小碗的饭。别小看之前盛饭的那几只黑不溜秋的土碗,那可是家里的宝贝,用父亲的话来说,当年还未认识武文渊母亲时,这几个土碗就已经存在,毫不客气地说,是当年武文渊的婆婆爷爷因为三年饥馑不幸去世后,留给武文渊父亲唯一的财产。如果以这个角度看问题,武文渊家里这几只土碗算得上是文物,只是经历了几十年岁月的洗礼,土碗的颜色越来越陈旧,而且碗口边缘上都处都是口子,吃饭时,稍有不慎,极有可能在嘴角处割开一个血淋淋的伤口。由于劳苦奔波一整天,吃了晚饭,武文渊与胡欣茹早早地洗脸、刷牙和洗脚,不过在进入卧室睡觉之前,大舅把武文渊叫到身边,告诫武文渊,在母亲去世的居丧期,也就是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内,不能与女友有那方面的事。尽管大舅说得隐晦,但是脑瓜子一向灵活的武文渊,一下就听明白大舅想表达的含义,为了恪守孝道,武文渊答应了大舅的要求。家里五间大瓦房中有三间是卧室,其中,父亲、大舅和弟弟武文杰同住一间卧室,武文渊则与胡欣茹住另一间卧室,剩下的一间卧室空着。每间卧室都有两张木床,所以,武文渊与胡欣茹住一间卧室时,开始那几天是分床睡,但是分床睡的过程中,是头顶头,既可以相互间耳鬓厮磨,也可以互相手拉着手。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肯定不能让胡欣茹独自在另外一间卧室住,这不只是因为胡欣茹胆小,我想,任何女孩,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都不敢独自在一间房间里睡觉。所以,武文渊与胡欣茹同住一间房间里,无论从哪种角度看,都合情合理。最开始两天晚上武文渊与胡欣茹是分床睡,当紧紧握着胡欣茹冰冷的小手时感到对方身体里的心跳时,武文渊轻轻地起床,蹑手蹑脚地钻入胡欣茹的被窝。接下来的事,肯定难免不会出现卿卿我我一番,但是即将进入那处神秘的地带让爱情和灵魂都得到升华时,武文渊耳畔响起了前两天大舅言者谆谆的告诫,于是从胡欣茹身体上滚下来,紧紧搂住胡欣茹温软的身子,默默地计算七七四十九天的禁欲期何时能结束。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