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三)  

2016-12-24 19:03:33|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也就是1月18日,武文渊一大早就顶着凛冽的寒风起床,匆匆地吃了一碗昨天晚上剩下的冷稀饭,借口参加高中同学会,把心爱的人儿胡欣茹残忍地丢在家里,穿上父亲一件呢子大衣,立即忙不迭地往武陵城郊的李渡镇赶。这是一件在当时来说见不得阳光的事,因为武文渊要去会见高中时期的女友张芸,当然,此次见面不是两人的感情即将死灰复燃,仅仅是武文渊心里有一些知心话必须当面向张芸说清楚。1993年9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新一年的国庆节小长假即将到来之际,武文渊残忍地给张芸写了一封委婉提出分手的信,之所以要分手,是因为从两人恋爱的开始,武文渊就没有真心爱过张芸。武文渊与张芸的这段不伦不类的感情,纯属是因为就读高三的那一年,向心仪好几个月的同桌,也就是一位名叫汪一菲的女生大胆告别遭到明确的拒绝后,为了排解心里的痛苦,饥不择食寒不择衣地与张芸谈起了恋爱。说句心里话,心地善良的张芸不符合武文渊的胃口,这也是两人在相恋的大半年过程中情感只能停留在偶尔彼此拉拉手的原因。但是这段感情给武文渊造成不赀之损的影响,至少1993年7月的高考,本有希望考上大学的武文渊折戟沉沙。新的一学期到来时武文渊不得不辗转来到另外一所学校复读,在复读的过程中,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武文渊残忍地挥舞着一把锈迹斑斑的菜刀,果断地斩断这份懵懵懂懂的情愫。原本认为两人的感情就此终结,人生不会再有任何交集,没想到1997年1月,元旦节刚刚结束,武文渊就收到张芸的一封来信,除了表达对武文渊母亲去世的哀悼之情外,就是提出希望与武文渊能见上一面。张芸是从某个同学那里得知武文渊母亲去世的消息,并从这位同学那里打听到武文渊就读的大学和相关的专业,于是抱着一颗女人特有的同情心给武文渊写了一封信。武文渊收到这封信后心里肯定很感动,尽管两人的故事已经成为回忆,但是张芸的这份关心和牵挂,足以让武文渊有一种如骨鲠在喉的感动,所以,没有丝毫犹豫,就决定于1月18日中午12点在李渡长江边的渡船码头与张芸见上一面。这一次见面,武文渊心里明白自己想要给张芸表达什么,这份表达其实很简单,一是感谢张芸对自己的关心,二是想委婉地向张芸说明自己大学毕业后不想回到武陵工作的愿望。俗话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武文渊向张芸表达自己不想回武陵工作的原因其实想告诉张芸,两人的故事已经结束,这辈子不可能再有交集。而此时的张芸正在李渡某个政府部门工作,她于1996年7月从武陵财贸学校毕业后参加公务员考试以非常优异的成绩进入当地的一个政府的部门,从而走上一条阳光大道。如果张芸知道武文渊寒窗苦读考上大学后其人生轨迹如此坎坷曲折,肯定会为武文渊时乖运蹇的人生感到哀叹,对武文渊以付出其母亲生命的代价换来穷困潦倒的一生感到极为不解。对于这一点武文渊也感到汗颜,但人生的命运注定是这样,武文渊也曾努力过,可结局都以韩卢逐块白费功夫而结束。严格意义上说,武文渊背着胡欣茹私自会见前女友张芸有点不地道,即使君子一言一行皆坦荡荡,但是对胡欣茹来说,这是一种伤害,故,在决定会见张芸之前,武文渊反复琢磨,需不需要把此事告知给心爱的人儿。但前思后想一番后,武文渊决定暂时不要告诉给胡欣茹,毕竟这事会让心爱的人儿难受。

换个角度,如果心爱的人儿私自会见九三级历史系那位姓冯的学长,武文渊心里同样会难受,说不定还会一脚踢翻醋坛子,和胡欣茹大吵大闹起来,甚至有可能一怒之下向心爱的人儿提出分手。1月18日这天,天空仍是昏沉沉的,说不定,某个时刻,老天爷会掉下几滴浑浊的眼泪,但武文渊顾不上老天爷的心情,一大早,穿上父亲一件陈旧的黑色大衣,风风火火地赶往李渡。穿上父亲这件破旧的衣服实属无奈,因为武文渊自己那件从学校穿回到家里的衣服更加破烂,而且肮脏不堪,这次会见前女友,无论如何得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于是穿上父亲从地摊上以低廉价格购买的一件呢子大衣。李渡位于武陵城西北方向20公里处,当年,伟大的诗人李白从这里横渡长江前往刘备托孤的白帝城,如今这个地方是武陵的新城区。武文渊首先步行两个小时的山路来到武陵城区的南门山车站,花了5元人民币挤上一辆开往与李渡隔江而望的南岸浦。下了车,沿着一条鹅卵石小路来到长江边,花上1元人民币乘坐渡船,于中午1点来到位于李渡长江边的客运码头。不得不承认张芸非常有耐心,她于上午11点就来到这里,在寒风习习的码头足足等了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对张芸来说无疑是度日如年,一是因为江边的气温很低,凛冽的寒风吹拂到身上,如同刀割似的。二是不知道武文渊会不会如约而来,说不定站在凛冽的寒风中等了大半天,武文渊只是给自己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国际玩笑。故,看见又一班渡船从江对面南岸浦驶过来,抡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在走下渡船的乘客中看见武文渊瘦削的身影时,张芸眼里噙着泪水凫趋雀跃地跑向前去,紧紧地拽住武文渊的胳膊,仔细打量差不多有两年半时间没有看见的武文渊。武文渊身高没有变化,体型也没有变化,唯一的变化是其面容要成熟很多,而且多了一份沧桑。原本武文渊想简单说几句心里话就打道回府,可张芸紧紧拽住武文渊的胳膊,到她寝室吃午饭。张芸工作地点就在李渡,单位给其分配了两居室的寝室,不过是两个女孩合住,这天凑巧,武文渊来到张芸的寝室后,就遇上另外一名同样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女孩。午饭其实早已准备好,张芸好不容易等来武文渊后,回到寝室需要做的事无非是炒两个热菜,而鸡汤和卤牛肉张芸早已准备好。吃饭的过程中,两人你一句我一言地就各自的人生经历做了一个简单的交流,谈及到母亲的去世,张芸跟着武文渊伤心地流下眼泪。吃罢午饭,已是下午4点,漫无边际地聊了一会儿,武文渊不得不硬着头皮把心里想说的话准确无误地表达出来。心里话想表达话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这辈子与张芸的关系只能做普通的朋友,当然,原因不是因为两人性格不合,也不是相貌不配,而是武文渊不知道未来在何方。尤其是,武文渊不愿意辛辛苦苦念了四年的书,落叶归根回到家乡。张芸却不这么想,武陵刚刚由地区升格为地级市,一切百废待兴,毕业后回到家乡更有前途,希望武文渊将来能回到家乡,更希望武文渊能回到其身边。可怎么回去啊,不要忘了此时武文渊家里胡欣茹正站在院坝里手搭凉棚企足矫首地等待武文渊回家。武文渊要去参加子虚乌有的高中同学会,胡欣茹没有办法拒绝,但是把自己残忍地留在一个陌生的家里就是一整天,让胡欣茹感到前所未有的寂寥。尽管家里有武文渊的大舅和父亲,但是两位老人都在地里忙着干活,为了打发孤寂,胡欣茹从早到晚只能坐在那台破旧的电视机前看毫无意义的电视节目。

眼看夕阳西下倦鸟归林,可武文渊仍然没有回到家里,难道他忘记了家里有心爱的人儿翘首期盼地等待他回来么?一想到家里胡欣茹此时正站在院坝上等待自己回去的伤心模样,武文渊只有再一次残忍地向无辜的张芸表达自己的态度,那就是毕业后不知道自己身归何处,没有能力给张芸一个有力的承诺,此时,唯一能做的事,两人的关系只能定格为普通的朋友。狠下心说完这句话,武文渊坚定地从座椅上站起来,挥挥手,向张芸道别,如果再不离开,当天晚上就没有办法回到家里。张芸心里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情不自禁地流下两行无助的眼泪,看着武文渊起身离去,也坚强地站起身来,执意要护送武文渊到长江边乘坐渡船。来到客船码头,看见一艘开往武陵港的轮船缓缓驶来,停靠码头后,武文渊立即决定乘坐轮船回武陵,再步行两个多小时的山路回家。在武文渊迈着沉重的步伐登上客船的一瞬间,站在岸上挥手送别的张芸,控制不住悲伤的情绪,呼天抢地的大哭起来。看见张芸痛哭的模样,武文渊一颗脆弱的心碎了一地,但此时,只能离开,而且是永远地离开,因为家里有一位心爱的人儿正在苦苦地等待自己回家。如果家里没有心爱的人儿正在等待自己,说不定武文渊会转身下船,因为实在无法狠下心就此抛弃张芸,毕竟张芸看着自己的背影消失在人流中,她的感情突然崩溃,蹲在地上放声痛哭的情景,武文渊一辈子难以忘记,毫不客气地说,张芸痛哭流涕的这一幕将永远镌刻在武文渊心里。不要指责武文渊的滥情,也不要指责武文渊优柔寡断,武文渊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对感情既拿不起又放不下的人。当然,武文渊也犯下诸多不可饶恕的错误,如念高三的那一年,不应该暗恋上新来的同桌汪一菲;被汪一菲残忍地拒绝后,不应该稀里糊涂地与张芸相爱;与张芸稀里糊涂地相爱后,不应该残忍地抛弃她,尤其是不应该多次残忍地伤害她。可武文渊不想安于现状,虽然自己海拔高度不到一米七,但有血性男儿不服输的本性,尤其是,在自己年轻还有资本谈情说爱时,为什么不去追寻一位自己真心爱的女生?故,当自己始终对张芸缺少一种发自本性的爱的时候,武文渊只能选择放弃,尤其是此时,武文渊已经拥有了人生中第一份真正的爱情,怎么会在拥有纯真无暇的爱情时,回心转意答应张芸的请求,并给其一个轻诺寡信的承诺?感情这玩意让武文渊感到奇怪,在遇上汪一菲之前,从念小学到上高中,毫不夸张地说,直至遇上汪一菲之前,一直是与各种各样的女生做同桌。有些好事者的朋友讥诮武文渊同学是《红楼梦》一书里现实版的“贾宝玉”,有时,说话还带有女性的温柔。不揣冒昧地认为,这番讥诮不是没有道理,从小学到大学,念了近二十年书,武文渊身边总有各种各样的女生相伴,近朱则赤近墨者黑,常常与女生打成一团,你让武文渊怎么去摆脱现实版“贾宝玉”的嫌疑?遇上汪一菲之前,给武文渊留下深刻印象的女生有三位,分别是念小学六年级时一位姓刘、念初中时一位姓张和念高中时一位姓祝的女生,这三名女生都曾是武文渊的同桌,都曾在武文渊脑海里留下深刻的印记。说句心里话,武文渊对姓刘的女生有一种懵懵懂懂的情绪,但是自始至终没有表白,之所以不敢明白,原因是因为这位姓刘的女生其父亲是武文渊所在小山村的村长。

尽管村长在我国几千年官吏史上没有品秩,连抱关击柝这样的小吏也算不上,但是在农村却是土皇帝,要是知道武文渊色胆包天竟然打起其女儿的主意,那后果就很严重,至少这位村长要给武文渊的父母穿小鞋。姓张的女生是这三名同桌中最漂亮的一位,其父母是武文渊所在小山村附近一家大型水泥厂的职工,放学后,有时武文渊乘坐这家水泥厂的客船回家,还与这名模样乖巧的女生同行。这名姓张的女生曾经在课间休息时板着武文渊的手指教其怎么转动手指,而这个转动手指恰恰是女生们跳舞时常常舞动的兰花指模样,但是武文渊对这名姓张的女生和教自己如何转动“兰花指”都不感兴趣,原因是因为这名女生比较开朗,经常与其他男生有亲密的往来。不过,这三名女生中让武文渊印记最深的女生是念高中时遇上的一位姓祝的同桌,这名同桌有着高挑的身材,在生活上曾给武文渊诸多关心,其中最大的关心是要求武文渊每天早晚必须刷牙。直到念高中时武文渊尚未养成刷牙的习惯,这不是因为武文渊不爱卫生,而是父母没有给武文渊灌输每天早晚各刷一次牙的道理,同时也没有给武文渊购买牙膏牙刷。看着父母满嘴的黄板牙和牙齿上漫山遍野的牙垢,武文渊天真地认为咱们人类的牙齿都是这样,于是,对自己的一嘴黄板牙就熟视无睹,但是,身边坐着的女生,无论其姓刘,还是姓张,抑或是姓祝,都是一嘴的白牙,用一个文绉绉的词语来形容,叫明眸皓齿或者叫唇红齿白。但是,人家有一嘴洁白的牙齿,主要原因在于她们是女孩,要是裤裆里天生就带有一把三八大盖步枪的须眉浊物,武文渊坚信,他同样是满嘴的黄板牙。由于武文渊常常不刷牙,而且说话时臭气熏天,作为同桌的这名姓祝的女生,终于忍无可忍,某天早上来到学校上学时,从书包里掏出一支牙膏和一只精巧的牙刷,让武文渊回到家里每天早晚把黄板牙刷一下。你还别说,坚持了一个月时间每天早晚刷牙后,武文渊一嘴的黄板牙全部成了晶莹剔透的白牙,逐渐,这名姓祝的女生就喜欢上武文渊。这位名叫祝劲的女生家境优渥,其父母是武陵师专的教授,但是祝劲本人学习成绩一般,上课时常常打不起精神,偶尔还要悄悄地打瞌睡,每次看见祝劲打瞌睡,各科老师都要大声地说一句;“祝劲,你要加足劲努力学习啊!”武文渊与祝劲同桌一年,高二年级分文理科时,她实在不愿意学习枯燥的历史和讳莫如深的政治,改换门庭选择了读理科,武文渊本想屁颠屁颠地跟在祝劲的屁股后面读理科,但班主任付泽贵老师非要把武文渊留下来读文科。得知两人即将不再是同桌后祝劲心情非常难受,多次要求武文渊读理科,可武文渊实在无法拒绝班主任付泽贵老师的盛情,尤其是当年历史和地理这两门学科,无论武文渊怎么残忍地丢弃,可每次考试,这两门学科的成绩总是年级的第一名,自己的思维不知不觉地合上了班主任付老师的节拍,天真地认为自己生来就是读文科的料。武文渊这一自信的选择无疑让祝劲心情更加难受,某天下午,忍无可忍,终于让一名女生转告武文渊,她对武文渊有点那个意思。有点那个意思究竟是什么意思,说句心里话,武文渊一时半会儿搞不明白,这天傍晚放学后,武文渊拎着书包跟随那名传话的女生来到附近武陵师专一幢宿舍楼,在四楼的房间里巧遇上祝劲。这间房屋是一间画室,很多学习美术的学生都来这里学画画,两人相见后,身边的同学,不管武文渊认不认识,纷纷叫喊着让武文渊抱一下祝劲。

你猜武文渊是怎么抱的,首先武文渊同学害羞得面红耳赤,接着大步走上前,最后伸出双手一把把祝劲抱了起来。真沉啊,抱了起来后,在同学们嘻嘻哈哈的大笑声中,武文渊很快把祝劲放了下来。不过,这让祝劲非常生气,原因是因为武文渊在使出咂奶的劲抱祝劲时,是连人带椅地抱了起来,此时身强力壮的祝劲至少有一百斤,再加上那把椅子,武文渊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祝劲抱起来后,不得不迅速地放下。武文渊这番丑陋的表演,让祝劲充满满腹的怨气,立即嚷着武文渊“快滚”,你还别说,对感情一窍不通地武文渊真听话,立即拎上书包快速地滚蛋。此番丑陋的表演后,武文渊与祝劲没有任何往来,但是有一点让武文渊感到匪夷所思,此件事件结束后不到半个月时间,祝劲居然与班上一位姓吴的男生谈起了恋爱,更为让人感到诧异的是,那名姓吴的男生原本成绩很好,高一时是全年级第一名,但是自从意外地与姓祝的女生谈起恋爱后,不到一学期的时间成绩就江河日下,高二还未念完,辍学回家种地去了。看来,有人把早恋称为洪水猛兽是正确的,否则,那位成绩非常优异的姓吴的男生,怎么会早早地扔掉书包回了家挥舞着锄头故意给地球挖几个窟窿呢?人们常说,十指修长的学生,尤其是每个手指头的纹路都是“箩”的学生,其是状元之材,可没想到这位姓吴的男生,尽管十个手指的纹路都是“箩”,最终的结果却是辍学回家。念高二的这一年,武文渊身边坐着的是一名姓彭的女生,这名女生其实非常漂亮,但是患了小儿麻痹症,走路总是一瘸一拐的,尽管武文渊与这名女生关系不错,甚至还对其抱有同情心,但是无论如何,两人都不会在情感上迸发激烈的火花来。到了高三这一年,班上来了好几名复读的同学,就在这时,身边这位姓彭的同桌不知啥原因出现了辍学,于是班主任付老师把新来的一位姓汪的女生安排在武文渊身侧,而这名女生就是武文渊后来暗生情愫的汪一菲。真的是上天故意捉弄人,之前,与武文渊同桌的诸多女生,没有一名女生让武文渊动情,可是,遇上这位姓汪的女生,武文渊突然感到自己的感情一下就泛滥起来,对其的暗恋像一江汹涌澎湃的洪水,某天傍晚冲破大堤,以排山倒海之势冲向看似弱不禁风的汪一菲,却没想到被其狠狠地挡了回来。由于武文渊同学刚刚情窦初开,被其无情地挡回来后,不知道怎么去排解心里的痛苦,于是饥不择食寒不择衣,把波涛汹涌的江水袭向新来的邻桌张芸。这次倒是没有被挡回来,但是却让自己背上感情不专一的恶名。当然,武文渊这波恶浪最终是冲向大学时期的同学胡欣茹,胡欣茹本来可以挡住这波洪水的,但是凭借武文渊巧言令色,胡欣茹一番挣扎后,还是不幸卷入武文渊这股白浪滔天的洪流中。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女生们一定得加强你们心里那座堤岸的建设,否则,要是遇上武文渊这股浩浩汤汤的洪水袭来,你们的结局将和胡欣茹同学差不多,最终会被武文渊这波汹涌的洪水吞噬。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凡是被武文渊这波洪水吞噬的女生,不管是当年的张芸、胡欣茹,还是后来的来自黑龙江的简丹,以及来自福建的樊晓霞,都被武文渊这波洪水伤害得体无完肤,最终彼此成了天际边一颗滑过的流星,在释放出昙花一现的光彩后,都永远消失在彼此的视线里。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