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五)  

2016-12-26 21:18:57|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太瘦指缝太宽,相爱的日子总是快速在指尖滑过,这期间,武文渊除了用心经营与胡欣茹那段美丽的爱情外,就是昼耕夜读地努力学习,不过,囊萤映雪地学习对武文渊的人生发展毫无意义,仅仅是寻求自我安慰罢了。其实,这段时间武文渊走马观花似的阅读了好几部名家大作,如《简爱》、《乱世佳人》、《基督山伯爵》、《茶花女》、《复活》和《初恋》等,而且还做了相应的读书笔记,看来,武文渊的细胞里不乏文学修养。可那时,武文渊只对这几部作品的故事情节感兴趣,没有去研究语言和写作技巧,纯属是打发无聊的时光。有时,武文渊还要陪同心爱的人儿欣赏几部电影,如《红衣女郎》、《卡萨布兰卡》、《廊桥遗梦》、《泰坦尼克号》和《离开雷锋的日子》等,尤其是观看《泰坦尼克号》,看见男女主人公生死离别时,两人紧紧拽着手感动得流下伤感的眼泪。日子就在这平平淡淡、按部就班和波澜不惊中度过,转眼就来到1997年6月30日,这天晚上,全班同学吃罢晚饭都聚集一堂坐在阶梯教室里收看电视里直播的香港回归的盛大场面,看着那台29寸的彩色电视机,武文渊的梦想是大学毕业后能找到一份工作、尽快与胡欣茹结婚、早日拥有一套住房和一台29寸的大彩电。香港一回归,武文渊就迎来期末考试,期末考试一结束,顾不上缓口气,立即陪同心爱的人儿回德阳中江。有了上次坐长途汽车的深刻教训,这次出发前,武文渊没有一口气喝上好几杯白开水,仅仅是喝了一碗稀饭和啃了两个馒头,就陪同心爱的人儿出发。一路上是平淡无奇,中午1点同样下榻在遂宁汽车站附近的交通宾馆,这家宾馆的名字虽然很有档次,其实就是一家普普通通的小旅馆,尤其是武文渊入住的房间,没有卫生间、没有窗户,只有一张用门板拼凑的简易木床和头顶上吊着的那把一转动就嘎吱嘎吱作响的破风扇。但这对武文渊来说,却是迷人的伊甸园,这里,可以和心爱的人儿胡欣茹真真切切地体验滚床单时的美好滋味。滚床单看似很俗,其实,这是人生的重要组成部分,判断一个人活着是否幸福,不是看他在事业上取得多大的成就,而是看其是否有一个幸福的婚姻和美满的家庭,其中,滚床单的和谐程度是判断婚姻是否幸福和家庭是否美满的重要标志。达着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不是每个男人都应该拥有远大的理想,纵观五千年华夏文明史,你会发现名和利这两样玩意,并不是一件好东西,在我国古代封建社会,它随时可能让你倾家荡产、身败名裂甚至是家破人亡。武文渊真正渴望的是过着许由洗耳陶潜避世的世外桃源生活,但是这样的生活在现实世界里根本不存在,因为它与人的社会性背道而驰,所以,武文渊渴望的是,这辈子,能与心爱的人儿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和相濡以沫地到老。这个梦想看似容易实现,其实实现的过程却非常艰难,因为社会是残酷的,现实是无情的,武文渊命蹇时乖的一生中,曾经倒廪倾囷焚林而畋地爱过三个异性,可结果却是相忘于江湖。人,应该有一个理想,即使没有,应该有居安思危的意识,可1997年7月的武文渊却没有安不忘危的意识,尽管每天都在小心翼翼地经营那段美丽的爱情,也曾把绝大多数自由支配的时间用于学习,但是,没有对未来的人生有一个合理的规划,结果导致那段美丽的爱情变成凄美的回忆。

在遂宁城区的交通宾馆住了一宿后,第二天一大早出发,按照既定的路线,一路向中江进军,到了午后2点,武文渊终于平安地护送心爱的人儿回到了娘家。这年暑假,武文渊有大半的时间是待在胡欣茹家里,到了七月底,因为自家要收割玉米和水稻的原因,才不得不与心爱的人儿道别,开学之前,再次不顾舟车劳顿之苦,来到胡欣茹家,迎接心爱的人儿回到学校。因为这年暑假在胡欣茹家里前前后后待了大半个月,有关此次非常有意义的暑假经历在武文渊脑海里留下深刻的记忆。首先,胡欣茹父母对待武文渊如同其亲生的儿子,这让武文渊在失去母亲后感受到了伟大的母爱和家庭的温馨。每天早上,胡欣茹父母给三个孩子,即胡欣茹姐弟俩和武文渊,分别作了一大碗荷包蛋。这是胡欣茹父母喂养的土鸡生的鸡蛋,属于正宗的土鸡蛋,在胡欣茹家里待了一段时间,回到学校武文渊一称体重,不知不觉多了十斤。每天中午,饭桌上都会有荤菜,不像武文渊家里,要耐心地等待一个星期才能吃到几块肉,而且还是油腻腻的老腊肉。胡欣茹家里很少有老腊肉,武文渊猜想,可能与其每天中午都有一盘荤菜有关。试想,寒冬腊月杀了一头肥猪,如果每天中午餐桌上都有一份猪肉,两三百斤的腊肉不可能吃到暑假,但是在武文渊家里,不仅到了暑假时房梁上还挂着好几块老腊肉,甚至有时在新一年的春节到来时,还有一块过去一年的腊肉,这时的腊肉,那可真是名副其实的老腊肉。胡欣茹家里则不然,几乎每个赶集天,胡欣茹父母都会赶集,赶集的目的不为别的,紧紧是购买一绺新鲜的猪肉。可能是中江和武陵两地民俗不同的缘故,在炒肉上,两地的差别很大。位于川东地区的武陵,炒肉时,那份肉是名副其实的肉,虽然也加了好几种佐料,但是所加的佐料很少。位于川中地区的中江,餐桌上的荤菜,无论是瘦肉还是回锅肉,都加有大量的蔬菜,如用芹菜或者是清炒炒的回锅肉,至少一大半的菜是芹菜或者是青椒。但这不是说胡欣茹父母很小气,其实,胡欣茹母亲每次炒的瘦肉或者是回锅肉,份量都很多,老夫在这里谈及的,是想告诉大家,同样是荤菜,武文渊家里和胡欣茹家里,所做的荤菜有很大的区别。不过,让武文渊真正难以忘怀的是,晚上,有时吃的那一大盆面条。可能胡欣茹父母认为武文渊这辈子是饿死鬼投胎来到世上,给武文渊做的那碗面条份量是格外地足,有多足,保守点估计,至少有半斤干面。尽管武文渊的饭量不小,当年,其一个人的饭量可以堪比其他一大家子家庭成员的饭量总和,但是武文渊的肚子只有那么大一点,如果吃面条,也就不过三两。可是在胡欣茹家里,胡欣茹母亲给武文渊做的面条是满满的一大盆,武文渊吃了一半,肚子就填饱了,可是,还剩下一半没有吃啊。总不能丢掉吧,武文渊只有硬着头皮继续吃,即使肚子撑痛了,感到面条已经漂浮到嗓子眼上,武文渊还得咬紧牙关继续吃。可以这样说,在胡欣茹家里,武文渊第一次感受到盆里的面条越吃越多,到最后撑的肚子几乎要爆炸,才把一大盆面条吃完。性格内向的武文渊,开始不懂得向心爱的人儿提出来,看见武文渊每次把盆里的面条悉数吃尽,胡欣茹的母亲极有可能认为武文渊还没有吃饱,于是遇上晚上吃面条时,特意给武文渊多煮一点。到后来,武文渊实在无法招架,才硬着头皮给心爱的人儿说,吃面条的时候,能否减轻一点份量,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武文渊不是被胀傻就是肚子要被撑爆。

这年暑假住在胡欣茹家里发生的故事,留给武文渊第二个深刻记忆是喝酒,而且有几个晚上喝得玉山倾倒,还没下饭桌,就醉得一塌糊涂,肚里翻江倒海,瞬间吐了一地。武文渊的家族具有“酒缸”之称,不过引用武文渊母亲的话来说,叫“烂酒罐”,为什么会有这一美名,原因是因为武文渊这个家族,除了武文渊这家人不喝酒外,其他那几家姓武的家庭,个个都是酒中豪杰。比如武文渊的大爸和幺爸,这两位长辈,一日三餐都离不开酒,而且酒量很大,有好大,用他们的话来说,啤酒喝不醉,六十度的高浓度白酒,至少可以喝两斤。武文渊的父亲,曾经也要小酌几杯,但是,有次酒喝高了上厕所,不幸掉进粪坑里,好在命大,被人从粪坑里打捞起来,可能是因为掉入粪坑后喝的那几口粪水很不是滋味,父亲从此不再喝酒。由于父亲烟酒不沾,武文渊兄弟俩跟着烟不抽酒不喝,但是,到了念高中时,有一年,当地的一家啤酒厂生产的啤酒无人问津,于是强制性地以非常低廉的价格卖给每家每户,这酒买来不可能拿去喂猪吧,武文渊兄弟俩只有硬着头皮喝。你还别说,当地生产的啤酒质量还不错,除了在口味上有一股淡淡的馊味外,酒精度不怎么高,这恰恰是武文渊喜欢的,如果酒精度太高,一瓶啤酒喝下去,极有可能找不到北。就是因为喝了这几瓶价格低廉,而且口感还不错的啤酒,让武文渊对琼浆玉液有了喜爱之情,某天午后独自回家,为了解渴,曾在乌江大桥东桥头的一家小卖部,买了一瓶冰冻啤酒一口气喝下,结果回家路上晕乎乎的,差点迷失了方向。但是,武文渊仅仅限于喝几杯啤酒,对白酒从未有兴趣,也未喝过一滴白酒。这年暑假来到胡欣茹家里,第二天晚上,几位邻居到胡欣茹家里做客,大家围桌而坐推杯把盏时,胡欣茹的父亲执意给武文渊倒了一两白酒,并且说,偶尔喝一点白酒对身体有好处。盛情难却,武文渊只有端起这杯酒味非常浓烈的白酒,轻轻地咂一口喝下,经过喉咙时,感到像着了火似的,进入肠胃,也是一种火辣辣的感觉。临文不讳地说,武文渊这天晚上,硬着头皮,以董存瑞炸碉堡的精神,或者是黄继光以堵抢眼的雄心壮志,把这杯一两的白酒喝下肚。好不容易喝了这杯白酒,胡欣茹的父亲执意又给武文渊添加了一两白酒,武文渊晕乎乎的想拒绝,可嘴里叼着的那块大舌头有点不听使唤,张着嘴支支吾吾说了大白天,竟然一句话说不出,低头看自己的杯子,又是大半杯白酒。武文渊对一两白酒没有任何概念,或者说,不知道一两白酒究竟有多少,但是有一点清楚,面前的这杯白酒绝不止一两。之前从未喝过白酒,即使偶尔喝过一次啤酒,也只有一瓶的酒量,如果再喝一瓶啤酒,就有可能倒下,而且倒下后毫无知觉。这次在胡欣茹家里,是武文渊同学破天荒地第一次喝高浓度白酒,虽然说的是二两,其实,至少有三两,这三两白酒下肚,武文渊感到天旋地转。仅仅是天旋地转倒没什么,大不了躺在床上美美地睡一觉,但此时,武文渊肚里翻江倒海,肠胃里有一股洪荒之力不断地往喉咙涌,醉眼迷离地坚持了一会儿,实在难以忍受,只有张嘴呕吐起来。这一吐,刚才吃的那些美味,瞬间汹涌而出,从此,凡是遇上酒喝高了肚里出现倒海翻江时,武文渊都会出现呕吐的现象。呕吐完毕,武文渊非常自觉地倒在床上或者是跪在客厅沙发上呼呼大睡。

俗话说,酒品看人品,牌风看作风,说句心里话,武文渊的酒品就非常好,每次不幸喝醉,顶多回到家里爬到便槽边歇斯底里呕吐一番,什么鸡屁股、鸭屁股、猪大肠,随着汹涌的洪流涌进便池后,武文渊既不刷牙也不洗脸,直接倒在床上,或者是跪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可有的人,酒品就不怎么好,如办公室一位姓黄的大姐,其老公酒喝高了后,回到家里,不仅叼着一块大舌头故意找些莫名其妙的话题与其黄大姐讨论,而且还时常在卧室里撒尿。其撒尿的方式很特别,毫不客气地说,每次都是抬腿冲着衣橱的某个角落撒,气得办公室这位姓黄的大姐三尸暴跳七窍生烟。当然,这种方式还算比较文明的方式,毕竟是话多了一点,稍稍出格的,也不过是叉开两腿在衣橱上撒了一泡尿,真正酒品不好的人,是一喝高了就打架的“酒疯子”。这类家伙,在家里不是打妻子就是打孩子,有时还要暴打一下父母;在外,就是打朋友,打路人,甚至暴打前来制止他的警cha。还有的酒疯子,在打架的过程中还要砸东西,把家里家外的东西全部砸坏后,才会安静地睡去。有思想、有文化和有修养的高级动物,也就是我们人类,其实有很多行为,是无法用正常的思维去理解的。比如武文渊武文渊鸠车竹马时代时一位姓龙的邻居,每次到城里购买一块猪肉回到家后,夫妻两口子都会因为这块肉的事大打出手,每次大打出手,这块可怜的猪肉几乎被剁成肉泥,扔在一边发臭生蛆后,才会把这块猪肉清洗干净煮进锅里,然后摆上餐桌。如果是偶尔一次出现这事,老夫认为还算正常,但是每次买了一块肉后,回到家里就发生这事,老夫就感到匪夷所思,难道肉放臭了生出蛆虫了,这块肉煮吃在嘴里才会感到清香可口?不过,武文渊酒品好,不能说明在胡欣茹家里喝得酩酊大醉,尤其是醉得玉山倾倒就不丢人,有了这次刻骨铭心的醉酒经历后,在胡欣茹家里,武文渊喝酒时再也不敢放肆,每天晚上都是老老实实地喝一两,而不是斗胆地喝上三两。住在胡欣茹家里大半个月给武文渊留下的第三个美好印记是,每天跟随胡欣茹到地里干活,如挑粪给玉米和棉花施肥,采摘棉花的时候,紧紧地跟在胡欣茹屁股后面到地里采摘棉花,有时,也会跟着胡欣茹的脚步到镇上购买化肥。毫不夸张地说,武文渊来到胡欣茹家里后,一点也不拘束,每天都是陪同胡欣茹干农活。不宁唯是,每天傍晚,还要到附近的一个水井里挑水,如此没日没夜的劳动,说句心里话,让武文渊的父母非常感动,情不自禁地把武文渊当成其儿子看待,大学刚刚毕业,就打算给武文渊与胡欣茹小两口办理婚事。在忙着干活的过程中,有时武文渊和胡欣茹借口回到家里喝水的机会,悄悄地溜进卧室,躲进被窝里干一番坏事,由于害怕被家人发现,每次干坏事都是蜻蜓点水马虎了事。到7月底,自己家里该收割玉米时,武文渊依依不舍地向胡欣茹道别,看着未来的女婿即将离去,胡欣茹的母亲悄悄地背过身去抹眼泪。其实,每次与胡欣茹道别,武文渊心里都感到不是滋味,习惯了耳鬓厮磨的二人世界,回到自己家里时,武文渊感到前所未有的孤寂。回到自己家里,武文渊跟随父亲和弟弟,开始收割玉米。别认为收割玉米很简单,其实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

首先,每天早上,必须得在6点,匆匆地喝了两大碗散发着馊味的冷稀饭来到地里掰玉米棒,由于武文渊家里四亩多旱地全部种的玉米,为了早点把玉米掰完,每天通常要掰到10点30分才结束。而每天上午,不到9点,火辣辣的阳光就炙烤着整个大地,此时,炽热的阳光洒在武文渊汗如泉涌的身子上,全身每个细胞都有一种烧灼感,尤其是,额头上、脖颈上、胸脯上和手臂上一颗颗亮晶晶的痱子,随着火辣辣的阳光的照射,肆无忌惮地痒个不停。遇上痱子痒个不停时,只有用尖尖的指甲去挠痒,看似用指甲挠痒时听着一颗颗痱子“噗噗”的爆炸声很美,但是痱子炸掉后,被大汗淋漓的汗水一浸泡,那不是痒的问题,而是一种痛,就如同有人在你伤口上狠狠地撒了一把盐。所以,每当骄阳似火的阳光洒向整个大地时,武文渊都感到一种痛不欲生的煎熬。不要忘记每年七月底至八月初的时候,重庆的气温会飙升到40度大关,在这样的鬼天气里,整个人暴露在炙热的阳光下,那种滋味,就如同把一个人放在锅里榨油。其次,到了上午10点半后,武文渊一家人再也承受不了炽热的阳光的烧烤,只有回到家里,这时,武文渊就负责做饭,弟弟、父亲和大舅,负责把每只玉米棒上的外壳撕掉,撕掉后,把金灿灿的玉米棒丢到院坝上任由热情似火的阳光暴晒。通常,至少需要七天的时间才能把地里玉米收割完毕,收割完毕后,再花上四五天的时间,用一台手摇的机器脱玉米粒,等到把玉米粒晒干放进用水泥和砖头修建的粮仓,顶多休息七八天的时间就开始收割水稻,等把水稻收割完毕,武文渊就该告别父亲和大舅,回到学校开始新的一学期学习。当然,回到学校后,武文渊得独自乘坐长途客车辗转赶到中江迎接心爱的人儿回到学校上学。新的一学期开学后,武文渊和胡欣茹就进入大学四年级,这学期,两人的任务是在系领导的组织下在北碚城区某所中学好好实习,只是,两人没在同一所学校实习,不得不暂时分开,到了周末在政治系教学楼里上自习时才能相聚一会儿。实事求是地讲,武文渊和胡欣茹在实习的过程中都很努力,不仅梦想实习的成绩被带队的老师评为优异,而且更想在实习的过程中能培养自己的教学能力,一旦实习结束,武文渊和胡欣茹就将面临工作分配的问题,而工作分配,是这一学年的头等大事,它将直接决定两人的爱情最终走向。不过,老夫认为此时的武文渊对未来的准备不足,尤其是没有设想万一毕业后不在一个地方干怎么办?还是那句话,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不揣冒昧地认为,此时的武文渊应该选择考研,至少应该准备考研,如果毕业后两人没有办法在一个地方工作,武文渊可以通过读研,争取与胡欣茹将来在一个地方工作,遗憾的是,安于故俗溺于旧闻的武文渊没有居安思危的意识,而是随波逐流,或者说是走一步看一步,没有提前预想未来的路究竟该怎么走。毋庸置疑,此时的武文渊家境非常糟糕,年过艾服之年的父亲,只能靠四处借债来供养武文渊兄弟俩读大学,但是,武文渊考上研究生后,在读研的过程中,可以得到胡欣茹,甚至是胡欣茹父母的经济支持。我承认,希冀得到胡欣茹及其父母的支持也许不怎么靠谱,但是不要忘了,胡欣茹是一位心地纯良的女人,她对武文渊的爱,是其他几位女人无法比拟的。来自黑龙江的简丹面对困难的时候可以轻易放弃武文渊,来自福建的樊晓霞,有时没有遇上困难,也会放弃武文渊,但是胡欣茹不会,因为她是真心爱着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