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六)  

2016-12-27 21:21:48|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文渊在北碚城区某所中学实习时,深深感受到班上同学们之间的尔虞我诈,也真真切切体会到某位老师丑恶的嘴脸,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利用与倾轧,毫不客气地说,通过一个多月时间的实习,思想幼稚的武文渊深刻领教了社会的厉害。不管你们是否认可,武文渊其实是一个思想非常幼稚的人,既不懂得人情世故,也不擅长曲意逢迎,结果在实习的过程中感受到某位老师的恶意刁难。实习的内容主要分为两大板块,分别为试教和试做,试教指教学工作,试做指班主任工作。不揣冒昧地认为,武文渊在试教和试做方面,成绩都非常优异,尤其是在班主任实习工作中,与班上的几十名孩子打成一片,而且与学生一道踢了好几场足球比赛,可武文渊最终的实习成绩,试教是优,试做是良。兴许带队的那位50多岁的老太婆极想把武文渊的试教成绩也评为良,无奈武文渊在教学的过程中表现得分外优异,无论是学生、还是同学,抑或是所在实习学校的当地老师,都给武文渊的教学以高度肯定,迫于舆论的压力,只能给武文渊的试教成绩评定为优。武文渊的试做成绩原本也是优,至少实习学校的班主任老师给武文渊打了一个优的分数,但是不知咋回事,武文渊就读学校的带队老师,也就是那位50多岁的老太婆,不分是非曲直,强行把武文渊试做成绩由优降为良。兴许没有别的原因,只怪武文渊本人在实习的过程中没有对这名老太婆阿谀奉承,尤其是当年的国庆节前夕,没有购买几袋土特产看望这名老师。实习结束的时候,全班同学在北碚城区找了一家火锅馆,邀请实习学校的几位与实习指导有关的老师开开心心地吃了一餐火锅,大家推杯把盏时,一位姓李的老师悄悄地告诉武文渊,其试做成绩原本是优,不幸被带队的那位老太婆强行修改为良。得知真相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时,武文渊心里感到愤愤不平,但同时又感到无所谓,不是有这样一句话吗,“只要你是一枚真金不怕火炼的金子,放在任何地方都会发亮”。等段时间开始找工作时,武文渊坚信自己的教学能力能打动前来招聘大学生毕业生的单位负责人,不过此番想法很天真,因为在毕业前夕寻找工作的过程中,没有几家单位的负责人前来招聘,即使来了一位单位的负责人,辅导员也是推荐他的得意门生,像武文渊和胡欣茹这类丢在人群里就无法辨认的学生,谁会在乎啊?也就是说,武文渊想大胆地表现自己,可辅导员不给你这样的舞台,珠沉沧海玉弃荆山,是武文渊大学毕业前夕社会真实的写照。实习结束时,大伙在一家火锅馆齐聚一堂胡吃海喝,毫不客气地说,充分展现了人世间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的阴暗面。别看喝酒时,大家争先恐后非常热情地给对方学校一位负责指导学生实习的老师传杯弄盏,但是酒足饭饱曲终人散时,大伙像一群刚刚吃饱食物的鸟儿立即哄地一下四处飞散,留下武文渊坐在那里,负责护送这名醉得几乎不省人事的老师回家。

说句心里话,武文渊与这名老师的关系只是普通的交情,也就是见面时礼貌性地给以一声问候而已,但是真正到表现一个人的热情和良知时,班上几乎所有的同学作鸟兽散,只留下武文渊傻乎乎地坐在那里。不是武文渊不想跟着同学们的屁股狼奔豕突,而是因为酒喝高了无论是思维还是行动总比人家要慢上几拍,同学们都跑光了的时候,只有同样醉得玉山倾倒的武文渊护送这名姓李的老师东摇西晃地回家。实习结束后,武文渊一方面准备撰写毕业论文,另外一方面着手找工作,如果仅仅是为自己找工作,武文渊倒不用着急,毕竟胸无大志的武文渊对自己的人生没有一个合理的规划,也没有好高骛远的要求,毕业后,仅仅是有一份工作就行,管他妈的在什么地方。可事实是,此时的武文渊,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如果毕业后各奔东西,两人的爱情势必伯劳飞燕。如果武文渊的记忆力没有出错的话,1997年10月中旬实习便宣告结束,刚刚进入11月,新一年的冬天还未到来,武文渊和胡欣茹就面临工作分配的问题。如果按照九三级历史系学长学姐们的分配情况来看,武文渊就读的大学,不应该存在工作不好找的问题,当年重庆主城,稍稍规模小一点的学校,其负责人来到学校招聘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通常情况下学生们都不愿意去。可以这样说,1997年7月毕业的这一届历史系的学生,早在1996年底,都找到了各自的工作单位,这届学生的毕业分配,总体呈现出需大于求的现象。可是波诡云谲的社会总是风云突变,到了1998年7月毕业的武文渊这一届学生,在临近毕业同学们忙着寻找工作时,却惊异地发现,主城很多学校并没有前来招聘,这让武文渊和胡欣茹感到措手不及,我想,这是导致两人的爱情最终走向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换句话说,如果按照九三级学生的就业形势,武文渊和汪一菲,要想在主城找一所学校,应该说是一件易如拾芥之事,但是没想到就一年的时间,整个就业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可能是因为社会形势发生了变化,但是老夫更多地认为,是当年武文渊就读的学校把即将毕业的学生当成一种商品贩卖导致的。武文渊这一届学生,总计不到60名,除去那些来自四川凉山、西藏、云南和青海的定向委培学生,真正属于统招分配的学生,老夫猜想可能不到40名,当时,重庆境内总计四十个区县,如果每个区县只招一名历史老师,班上所有的同学都能在重庆找到一份工作。可事实是,11月17日前来参加大学生就业供需见面的单位没有几家,很多印有某某区教委或者是某某中学的展台,没有一名招聘负责人。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不是因为这些教委或者学校不缺历史老师,而是因为武文渊就读的大学,要给每家前来招聘大学毕业生的单位收取好几百元的摊位费。

按照给武文渊上课的某些老师的说法,武文渊就读的大学主要是给高等院校培养优秀的毕业生,而且还给每名学生贴上了“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标签,老夫不知道这一标签是否名副其实,只是知道,在原本有很多单位前来招聘优秀大学生的就业供需见面会上,没有看到单位前来设点摆摊。不得不承认,学校举办的这一届大学生就业供需见面会是失败的,而失败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学校领导想给每家前来招聘大学生的单位收取几百元的摊位费。也许这事本身是一件小事,但是让各个区县的教委和学校,对武文渊就读的学校这一做法产生排斥心理,于是导致1998年毕业的这届历史系学生出现嫁不出去的现象。在供需见面会上,武文渊还看见来自家乡教委的牌匾,但是空无一人,说句心里话,这让武文渊感到失望,同时,让找工作变成了一种煎熬和一种痛苦。学校举行的大学生就业供需见面会结束没多久,大约是在这年的11月底,重庆主城某家大型军工企业的子弟校前来学校招聘一名优秀的毕业生,可能是因为班上的同学认为这是一家子弟校,效益或许不怎么好,同时也没有发展前途,只有包括武文渊在内的七八名学生去面试。如果这家单位是一所地方学校,哪怕也是一所普普通通的中学,毋庸置疑,全班至少会有三四十名同学如蚁附膻地去参加面试。像武文渊这类非常平庸的学生,既不是党员,也不是学生会的干部,仅仅是一名普通的学生,说句心里话,前来招聘的负责人接过武文渊递交的简历,兴许不用看一眼,就直接扔进垃圾桶里。不得不承认,武文渊花了好几十元人民币请的一位广告公司的工作人员做的那十多份个人简历非常精美,而且所在的历史系领导也在武文渊这份简历上盖了一个大红鲜章,当得知自己花了大价钱做的简历,被他人随手接过就扔进垃圾桶时,说句心里话,这会武文渊感到心痛。但是,不去投递简历,怎么去吸引别人的注意,难道把自己花钱制作的精美简历只是当做纪念品?令人感到唏嘘的是,武文渊花了大价钱制作的精美简历的确是纪念品,因为这次参加某所子弟校的工作人员前来组织的应聘,武文渊投的这份简历一下就高中。没法不高中,总计只有六七名同学参加,单位负责人看了几眼简历和简单地询问几句后,就确定武文渊和一名女生前去这家学校讲一节课,但是真到这所学校真正讲课的时候,那名来自攀枝花的女生可能因为不想留在重庆工作的缘故,结果只有武文渊一人前往,这怎么讲课?连挑选的余地都没有,结果这所学校的校长大人通过“坑蒙拐骗”的手段让武文渊在就业协议书上签字画押,于是,武文渊稀里糊涂地签约。临文不讳地说,武文渊的表现有点猴急,签约的时候,甚至没有征求心爱的人儿胡欣茹的意见,就匆匆忙忙地把自己给卖了。现在回想这事,武文渊认为自己当初在犯傻,其中犯下的最大错误是,既然来自攀枝花的女生不愿前去,就应该让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前去考察这所学校。

这所子弟校只有一名科班出身的历史老师,而且岁数一大把,其他几名历史老师,都是政治学科或者是地理学科,抑或是生物学科的老师兼任,换句话说,这所学校迫切需要一名历史老师。既然需要一名历史老师,无论谁去,这所学校的负责人都会饥不择食地要求签约,甚至连讲课这一重要环节都不需要,既然谁去都可以签约,为什么不让胡欣茹去呢?遗憾的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此时脑袋进了水,在出发赶往这所学校时根本没有想过狸猫换太子这一把戏,如果让胡欣茹前去,毋庸置疑,胡欣茹肯定会与这家单位签约。虽然是一所子弟校,但是很快就被地方教委收编,成为地方学校,而且后来大部分老师都分流到另外一所重点中学任教,所以,当时在工作分配的过程中,根本不需要为这所学校是一所规模不怎么大的子弟校而介意。胡欣茹留在重庆主城后,即使武文渊在工作分配上遭遇不济,也不过是回到武陵找一所学校安家落户,而武陵离重庆,也就不过120公里的距离,如今,无论是坐火车还是乘坐汽车,无外乎是两个小时的车程。遗憾的是,武文渊同学在前往这所子弟校考察时,思维短路,或者是脑袋进了水,错失了两人毕业后在一个地方工作的最佳机会。这天早上,武文渊从学校出发,坐车来到上清寺牛角沱,再换乘115路公交车来到南坪五小区,向路人打听,很快就找到这所学校。学校面积不大,大概四十多亩地,有一幢五层楼的教学楼和一个简易的操场,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它包含了小学、初中和高中,教职员工加起来,大约有一百人。虽然这是一所普普通通的子弟校,但是所处的地理位置很好,处于主城区的闹市中心,即使某天不幸下岗,哪怕是在街头上摆一个地摊,也能养家糊口。故,这所学校的校长大人把一份双向就业议定书摆在武文渊面前的时候,武文渊没有丝毫犹豫,立即签字画押。武文渊如此爽快地签字画押,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不容忽视,那就是武文渊来到这所学校,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是一个人才,甚至被校长大人当成宝贝捧在手里。武文渊刚刚走进这所学校的校园,一位姓杨的分管教学的副校长,看见武文渊后,老远就伸出手,紧紧地握着武文渊小手一阵猛摇。而之前,从未有领导如此热情地握着自己的小手,这让武文渊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这位姓杨的副校长是几天前到武文渊就读学校负责招聘的主要领导,虽然只匆匆地见过一面,但是这位领导一看见武文渊,立即认了出来,而且非常热情地迎来上来紧紧握住武文渊的小手,请问,如果你遇上这样的领导,心里有何感受,难道不会认为这样的领导很具有亲和力吗?有了这样的领导,难道你会担心来到这家单位不受重用吗?还有,来到这所学校后,刚好遇上吃午饭时间,这所学校的领导,不由分说,带上武文渊来到学校附近的一家火锅馆胡吃海喝一,请问,你遇上这样的领导,难道不会有一种如骨鲠在喉的感动吗?

之前,武文渊从未得到领导们的关心和厚爱,这次类似于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的关心,让武文渊迷失了人生方向,以致于对一位姓汤的校长说的每一句话武文渊都深信不疑。如,这位姓汤的校长说,每个节日,包括“一一二七”这样的纪念日,学校都要发放100元的慰问金。不要认为这100元的慰问金很少,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这笔慰问金相当于武文渊一个月1/3的工资。不知道在座诸位有谁知道“一一二七”这个节日的纪念意义,它是指1949年11月27日重庆解放前夕,在沙坪坝渣滓洞白公馆,国民党反动派在逃离重庆时,大肆屠杀关押在大牢里的共产dang员和进步人士,其中包括当年国民党西北军总司令杨虎城先生。从理论上讲,这样的纪念日不应该给老师们发放慰问金,毕竟,当年在革命中牺牲的那批人与老师们没有任何直接关联,但是学校小金库存放的孔方兄太多,总得找个机会使用一部分,否则,总厂,也就是那家大型的军工企业会把学校私设金库存放的孔方兄收回去。通常,学校的领导会通过工程建设把小金库储存的其中一部分孔方兄转为己有,无奈学校规模太小,只有孤零零的一幢教学楼和一个用煤渣铺设的简易操场,唯一能修建的工程只有学校的院墙。院墙已经无数次加固加高加宽,总不能把院墙修成看shou所的围墙吧,或者是推倒后重新修建,好像唯一能做的就是找个节日,管它是什么节,只要这个纪念日意义重大,学校领导都会想尽办法给老师们谋福利。这是好事,至少那位姓汤的校长翻着嘴皮,同时眼神游离不定地说这件事时,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相信了,就因为相信了,武文渊才会不假思索地在“卖身契”上签字画押。当然,武文渊也有自己的如意算盘,不管这家单位的效益如何,先给自己在重庆主城找一个下家,然后一心一意地给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在重庆主城找一家单位,只要胡欣茹能留在重庆,两人的爱情就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只是没有想到这一过程非常艰辛,尤其是胡欣茹,找了几家学校讲了几节课受挫后,再也不愿意在重庆主城寻找工作,这就导致大学毕业后,只能痛苦地看着两人天各一方和爱情从指尖无奈地滑落。当然,导致两人劳燕分飞的结果,主要原因在于武文渊没有抓住每次擦肩而过的机遇,比如这次,一所大型军工企业的子弟校来到学校招聘一位老师,武文渊应该冷静地分析一下就业形势,然后劝说胡欣茹与这家学校签订就业协议书。武文渊是名男生,再加上自身讲课比较优秀,在主城各大学校去寻找工作,应该能找得到,遗憾的是,这时的武文渊只想自己找到一份工作,然后一心一意地给胡欣茹找一份工作,没有想过万一胡欣茹无法在重庆主城找一份工作,两人的爱情和未来该怎么办?真的是造化捉弄人,这个机会不幸被错过后,再也遇不上这样的机会。也许是命中注定吧,武文渊前往这所子弟校考察时谁叫武文渊和胡欣茹不静下心来认真分析这几千载难逢的机会呢?

导致这一结果,老夫不揣冒昧地认为,胡欣茹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比如这时的胡欣茹,多次以写论文需要到图书馆查询资料为由不陪伴武文渊一道上晚自习,这就导致两人相处的时间比较少,除了上课时坐在一块外,晚上都是有着各自的生活空间,不像往日,一道在教室里学习。就是因为相聚的时间比较少,遇上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时,两人没有机会进行商谈,结果错失胡欣茹留在重庆主城工作的最佳机会。临文不讳地说,这个时候,两人要想在一个地方工作,还必须得留在重庆主城,原因很简单,此时,所有的大学生毕业后各级政府都要负责安排工作。比如,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大学毕业后,如果不愿意留在重庆主城工作,或者说没有找到一家单位卖出去,1998年7月大学毕业后,学校会把武文渊的人事档案送回到武文渊入学前的户籍所在地武陵,毕业后,武文渊的工作就有武陵人事局或者是教委来安排。如果能找到盘根错节的社会关系,就留在城里某所中学任教,如果找不到社会关系,则发配到农村中学,甚至有可能被发配到边远的乡村学校。就是因为每个地方政府要解决当年回到原籍的大学生的工作,这些地方的人事局或者是教委来到武文渊就读的大学招聘应届大学生,一般都是选择来自当地户籍的学生。如武文渊寝室里那位名叫于佳槐的室友,他来自绵阳安县,绵阳科学城中学来到学校招聘应届大学生时,其负责人只看户籍来自绵阳的学生,如果你户籍不属于绵阳,即使你非常优秀,也无法插上一足。就是因为这一潜规则,在寻找工作的时候,武文渊想到心爱的人儿胡欣茹的家乡德阳去工作,无异于痴人说梦。武文渊也曾带着心爱的人回到武陵,找了几所学校打探其需不需要历史专业的学生,这些学校的负责人明确告诉武文渊,他们没有权利招聘老师,无论是指标还是选择权,通通由武陵市教委管辖。于是,武文渊来到武陵市教委,可这年恰恰遇上重庆直辖,武陵市教委与下属的两个区的区教委将合成一个教委,这不是一个政府职能部门的简单合并,而是有2/3的工作人员面临再就业的问题,甚至包括其中两位教委主任。故,武文渊来到教委,想打探能否回到武陵找一所学校工作时,一位负责大中专生就业的领导明确告知武文渊,此时的教委几乎处于瘫痪状态,要想回到武陵工作,必须得等到1998年7月,三个教委合成一个,并开始进行大中学生就业工作安排时才能给武文渊一个明确答复。同时明确告知武文渊,如果武文渊想回到武陵工作,不能保证把其分配到城里的学校。说句心里话,当武文渊听见教委领导说这番讲话时,感到一颗受伤的心是拔凉拔凉的,看来,希冀带着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回到武陵找一份工作,已经是死路一条。所以,武文渊和胡欣茹要想待在一个地方,只能选择在重庆主城,可这事对武文渊和胡欣茹来说,比登天还难,除非当年11月举行的大学生就业供需见面会,武文渊就读的学校能低下高昂的头,不向前来招聘毕业生的学校收取那几百元的摊位费。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初恋故事(十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