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三)  

2016-12-30 21:10:30|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文渊到所签协议的单位完成报到注册的手续后,当天傍晚立即乘坐公交车回到学校,决定于第二天一大早护送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回家。以往护送心爱的人儿回家时,心情总有点激动,心里总有几分高兴,毕竟能找家宾馆两人可以暂时忘却没有找到工作的痛苦好好享受一番对方柔软的身体,可这一次在蓬莱镇某家宾馆巫山云雨时,两人的兴致都不怎么高,总感到这次护送心爱的人儿回到中江后,两人的爱情可能会遭遇死亡。胡欣茹没有如愿地分配到重庆,其父亲心里也感到一丝悲凉,但是事已至此噬脐何及,只有勇敢地面对两人天各一方的事实。回到中江的第二天,在胡欣茹父亲的陪同下,武文渊和胡欣茹乘坐长途汽车从中江赶往德阳,目的是向德阳市教委递交胡欣茹分配工作的申请书。德阳市教委相关领导在申请书上草草地签上同意分配的字样后,就打发胡欣茹拿着申请书回到中江人事局,由中江县人事局负责安排工作。这也是胡欣茹父母没有盘根错节的社会关系的表现,如果遇上有一位亲戚或者是一位朋友在市政府或者是县政府工作,胡欣茹可以轻轻松松进入德阳市境内最好的一所中学任教,甚至还可以把武文渊调入德阳,可遗憾的是,作为普普通通老百姓的胡欣茹父母,没有这样的亲戚,也没有这样的朋友。而武文渊的父亲,也仅仅是一名普通的老师,除了遵纪守法外,没有投机钻营的能力,对武文渊和胡欣茹的工作安排,只能爱莫能助。在德阳市教委递交工作安排申请表的当天下午,武文渊跟随胡欣茹及其父亲的屁股回到中江,在县城找了一家小旅馆入住,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到到中江人事局递交这份由德阳市教委相关领导签字画押的材料。这份材料递交上去后,接下来需要做的事,胡欣茹只能老老实实地回到家里,等待人事局的通知。工作肯定是有的,毕竟这时各级地方政府对户籍地所在的大学生要负责安排工作,只是工作有优劣之分,胡欣茹不知道其究竟分派到什么样的一所学校任教。如果运气好,有可能在城里某所中学工作,如果运气不好,则有可能发配到边远地区的某所学校,但究竟分配到什么样地方任教,说句心里话,全凭领导心情的好坏。换句话说,胡欣茹只是砧板上的鱼肉,其工作单位,毫不客气地说是任人宰割,而工作单位的好坏,恰恰决定一个人的未来。等待工作安排的这段时间,对胡欣茹来说是一种煎熬,对武文渊来说,同样是一种煎熬,但是又感到无能为力,特别是从此将天各一方,说不准某天两人原本亲密无间的爱情有可能走向死亡。在爱情死亡阴影的笼罩下,武文渊和胡欣茹的心情都不怎么好,在胡欣茹烦躁不安地待了几天后,7月8日早上,武文渊在胡欣茹家里喝了一碗稀饭后,忙不迭地地乘坐长途大巴车返回重庆。这天早上,胡欣茹不辞辛苦,走了两个小时的山路,执意护送武文渊到位于中江南部的太安镇,在太安镇汽车站,胡欣茹泪眼婆娑地向武文渊道别。当武文渊乘坐的一辆破旧的中型客车消失在胡欣茹视线里时,武文渊能感受到心爱人儿的心碎了一地,而此时的武文渊心情也是“香菇蓝瘦”,姑且不说两人这一别,陷入泥潭的爱情该何去何从,就连下次何时与心爱的人儿见面武文渊也不知道,说不定这次离别就是两人的永别。以往,两人总是朝夕相处在一块,从来没有感受到爱情死亡的气息,甚至武文渊天真地认为,大学毕业后,两人可以轻轻松松地在一个地方工作,接着顺其自然地结婚生子。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经历大半年寻找工作的痛苦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却不得不打道回府。如今,重庆到中江,距离并不遥远,自己开车,顶多不过三个小时的时间,可在1998年,重庆到中江,即使你一大早就出发,很难保证当天晚上能回到中江。不得不承认,要奔波一天多的时间才能赶到中江,这路途不能说算是近在几尺,尽管爱情没有时空的距离,但是一旦遇上时空距离阻挡的时候,爱情立即会变得岌岌可危。毫不客气地说,再美的爱情,也承受不了时间和空间的阻挡,最终武文渊一时精虫上脑,冲动地向心爱的人儿提出分手,而分手的主要原因就在于武文渊无法承受两人的空间距离导致的其内心世界的痛苦煎熬。这天早上武文渊于清晨6点出发,8点赶到太安镇,接着是不停地转乘车,于午后3点赶到遂宁市长途汽车站。此时的武文渊没有吃午饭,看见有一辆中型客车即将出发赶往重庆菜园坝长途汽车站,不顾肚子饿得前胸贴后背,立即购买车票乘坐这俩中型客车。如果一切顺利,武文渊乘坐的这辆长途客车能于晚上9点抵达重庆菜园坝长途汽车站,此时,由菜园坝开往南坪五小区的115路公交车还未收车,武文渊可以乘坐公交车回到单位分配的寝室。但这只是一个美丽的梦想,由于319国道潼南和铜梁段正在大规模的维修,武文渊乘坐的这辆客车进入潼南境内后选择的是沿着一条乡村公路行驶。突然狂风大作和电闪雷鸣,一场暴风骤雨以排山倒海的气势迎面袭来,俯仰之间,这条狭窄的乡村公路变得格外地泥泞不堪,武文渊乘坐的这辆长途客车不得不放慢速度缓缓行驶。突然,缓慢行驶的中型客车停了下来,武文渊抬头,穿过人群缝隙和透过挡风玻璃往前方一看,只见前方缓慢行驶的大大小小的车辆都停了下来。一会儿,驾驶员从前方打听到了一则非常不幸的消息,一辆满载条石的大货车车轴断了,占据这条泥泞乡村公路大部分路面。老夫再次说一遍,武文渊乘坐的这辆中型客车选择的是一条狭窄的乡村公路赶往铜梁,到了铜梁后再经319国道返回重庆,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一辆大型的载重货车因为车轴断了占据了这条乡村公路。由于大货车占据了道路中央,不要说武文渊乘坐的这辆中型客车无法通过,就是普通的小型轿车也无法通过,没有办法,大家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除了怨天咒地外,只能老老实实地坐在车厢里。逐渐夜色笼罩上来,而前方那辆短轴的大货车仍在苦苦等待附近汽车修理厂送来车轴进行维修,看来,这天晚上大家谁也别想走,只能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睡一觉。此时的武文渊心急如焚,很想早点回到单位,可此时,却只能无助地待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当然,让武文渊难以忍受的是肚子饿得咕咕直叫,说句心里话,早上在胡欣茹家里喝的那碗稀饭早就通过撒尿的方式排出体外,此时的武文渊,带着沮丧的心情,紧紧地捂住饿得隐隐作痛的肚子,无助地等待前方那辆大货车的车轴尽快修好,让武文渊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周边的乡亲看见这条原本没有车辆通行的乡村公路突然塞了一长串车,高兴得立即回到家里煮一大堆玉米棒,然后打着手电端着热气腾腾的玉米棒叫卖。尽管每只玉米棒,乡亲们毫不客气喊价5元,武文渊为了填饱肚子,只得花了10元人民币购买了两只玉米棒,狼吞虎咽吞下肚后,肚里的饥饿感才逐渐消除。没有办法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那武文渊就老老实实地坐在车厢睡一宿吧,不过这滋味真他妈的难受。

一是坐在座椅上睡觉身子骨招架不住,如果仅仅是打个盹或许没有什么,但是要屁股不离椅子地坐十多个小时啊,尤其是,这天早上从8点开始,武文渊就一动不动地坐车,此时不仅屁股痛得厉害,而且尾椎骨也痛得要命。二是身侧有一位四十多岁的须眉浊物,从其衣着和一张嘴就脏话连篇来看,应该是一位农民大哥。这位大哥坐在身侧,一直打着瞌睡,不仅鼾声连连,而且梦话连篇,尤其是有时把头斜靠在武文渊肩上,散发着恶臭味的哈喇子流淌下来把武文渊手臂上的衣服浸湿。此时的武文渊极具有书生气,尤其那满头的黑发,给人以帅气和阳光的感觉。可是,到了2016年,这段历史也就不过逝去18年的光景,武文渊不知不觉出现头童齿豁老态龙钟的形态。看看如今的武文渊,也就不过40岁出头,不仅头顶上没有几根头发,而且两鬓的头发几乎全白了,还有,走路时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弓腰驼背的模样,我们可怜的武文渊同学,不得不怀疑自己真的老了。当有亲戚或者是朋友抑或是同事拿武文渊的头发说事时,武文渊总是寻找各种各样的理由为自己早生华发和脑袋谢顶辩护,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遗传因素,或者说发质不好。发质不好是不争的事实,武文渊的头发非常细软,而且呈黄色,一看就属于天生发育不良,这样的头发不仅容易早生华发,而且也容易出现大面积掉发的现象。但是,一位名叫“谭博士”的同事毫不客气地指出,武文渊出现大面积掉发和严重的白发现象,主要原因在于其用脑过度,看看那些农民伯伯,有谁会在不惑之年时出现大面积掉发和白发的现象?你还别说,武文渊仔细观察了身边的农民大哥,还未发现有四十多岁的农民大哥出现严重掉发和白发的现象。2006年之前,武文渊的头发非常茂密,既没有掉发也没有白发,只是发质软黄,看上去缺乏朝气。2006年7月,武文渊第一次遭遇大规模的掉发,这年暑假,武文渊跟随单位上的同事到近郊一座名叫“海兰云天”的度假村泡温泉,就有同事发现武文渊额头上方的头发少了很多。老夫不知道武文渊同学早早出现大面积掉发的真实原因是什么,以老夫拘墟之见去理解,可能与这年武文渊装修新房有关。2005年12月,武文渊心血来潮,拉着妻子的小手在大街上溜达时,突然蹿入某个楼盘的售房部,在一位售楼小姐三寸不烂之舌的鼓动下,非常冲动地做出买房的决定。购买一套房屋看似简单,其实这个过程非常艰辛,首先得卖掉手中那套二手房,再购买这套新房。在倒卖房屋的过程中,武文渊同学被一家来自天津的房屋中介公司狠狠地坑了一下,当然,把武文渊坑得一辈子都无法缓过气来的是其购买的这套房屋,不知不觉11年的时间过去了,可这套房屋的产权证仍然没有办理下来。极有可能一辈子无法办理,原因是因为开发商早不知去向,除非是房屋抵押接收方,也就是某家银行,其工作人员主动向武文渊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如果抛开房屋产权证办理问题,武文渊对2005年12月倒廪倾囷购买的这套房屋非常满意,主要原因在于其户型非常好,不仅每间房屋的面比较大,而且还有一个宽大的阳台。故,购买了这套新房后,2006年4月,不顾囊中羞涩,武文渊砸锅卖铁,把这套新房进行了简单的装修。装修完毕,武文渊裤兜里的孔方兄只有可怜的三四百枚,如果加上欠下的16万元房款,此时的武文渊同学是名副其实的负翁。

那时,武文渊不知道这套房屋的产权证迟迟无法办理,于是心里一直在寻找办法,怎么凑足一笔钱还掉16万元房款。可怎么凑啊,此时的武文渊,一个月的收入还不到2000元,即使不吃不喝,也得花上八年的时间。可能就是因为感到瘦削的双肩上承受的经济压力太大,武文渊每天都忧心忡忡,逐渐就出现大面积掉发的现象。这年暑假,武文渊还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到某家医院的体检,体检的结果是,武文渊血小板数量严重偏少,有多严重,毫不客气地说,武文渊的血小板数量还未达到正常血小板数量的最低值。如果老夫没有分析错的话,武文渊出现大面积掉发和白发现象,肯定与血小板数量偏少有很大的关系。为了解决血小板数量偏少的问题,武文渊曾经购买一种名叫“利可君”的西药,但是武文渊吃药就如同做事,总是一曝十寒,也就是没有认认真真吃药,结果导致血小板数量偏少的毛病越来越严重,说不定某天武文渊就此患上某种血液病而呜呼哀哉。听一位姓赵的美女同事说,大面积的掉发和严重白发的秃头男人,可以购买胱氨酸片和维生素B2吞服,这玩意武文渊也曾购买好几盒,但是仍然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口服,所以,大面积掉发和严重白发现象没有因此而缓解。不过,当一位名叫“谭博士”明确指出武文渊出现大面积掉发和白发可能与其从2008年开始焚膏继晷地坚持写日志有关时,武文渊突然有一种一言惊醒梦中人的感觉,突然对晨兴夜寐地坚持写博客日志产生了质疑。2006年7月虽然出现掉发,其实不怎么严重,至少头顶上尚未出现“地中海”,可是从2009年开始,武文渊不仅头顶上出现“地中海”,而且两鬓开始出现白发.到了2012年,两鬓的白发越来越多,不知不觉,如今,我们可怜的武文渊同学竟然成了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头。最近这段时间,武文渊每天晚上发表的日志,都有6500字的内容,这6500字的内容,不知要折腾死多少的脑细胞,如果武文渊不及时停止“写作”,执意焚膏继晷地坚持写下去,无疑,两鬓的白发会越来越多,头顶上的头发会越来越少,说不定还未到艾服之年,武文渊的头发即使没有掉光也会白完。著名的陕西籍作家路遥,就是因为篝灯呵冻地撰写《平凡的世界》,不幸英年早逝,由此可知,笔耕不辍地坚持“写作”对一个人的身体伤害有多大。不过,攻苦茹酸的武文渊是真心喜欢“写作”,尽管焚膏继晷地坚持“写作”对一个人的身体伤害很大,说不定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仍然会不愿无悔地坚持写下去。这不仅仅是因为武文渊心里怀揣着创作的梦想任何兴趣,尤其是这年7月8日的晚上,武文渊僵硬地坐在车厢里,心里思念的全是被千山阻隔和万江阻挡的心爱的人儿。此时,武文渊身心疲惫,蜷缩在座位上,武文渊很想静静地睡一会儿,可是车厢里的空气太闷,总感到呼吸不怎么舒畅。肯定有朋友会好奇地询问怎么不打开车窗,不是不想打开,而是因为此时窗外倾盆大雨,一打开车窗,狂风夹着暴雨会疯狂地涌进车厢,你总不可能想在车厢里痛痛快快地洗一个冷水澡吧。但最终,僵硬坐在座椅上的武文渊无法招架瞌睡虫的侵扰,在思念心爱人儿的过程中慢慢进入梦乡。可到了凌晨一点,几声歇斯底里的小孩哭泣声打破了车厢里的宁静,这名两三岁的小孩哭泣的功夫非常厉害,毫不客气地说,一直吵吵嚷嚷地哭到天际边出现鱼肚白。被小孩哭泣声惊醒的武文渊,毫无睡意,在漆黑色夜色里,疲惫地坐在座椅上,无论是身体还是心情,都感到前所未有的难受,随后的几个小时,毫不夸张地说,武文渊是一眼没合,痛苦地等待新的一天东曦既驾的到来。

在痛苦的等待中,终于等来新的一天的到来,可此时,前方那辆大货车的车轴仍然未修好,到了上午10点,武文渊再一次购买两只玉米棒吞下肚后,再也无法忍受遥遥无期地等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决定冒险徒步前往一个小镇,到了小镇再乘坐另外的客车回到重庆。做出这个决定真的需要勇气,一是因为武文渊不知道前方何地才有一个小镇,有可能要步行两三个小时,也有可能步行七八个小时,但此时的武文渊执拗地认为,不管步行多少个小时的路程,总比在这里痛苦地等着强。尤其是,如果不寻找办法尽可能赶回单位,说不定会错过于7月10日召开的本学期最后一次教职员工大会。刚刚踏上工作岗位,就错过一次重要的教职员工大会,无疑,那位姓汤的校长对自己肯定会有看法,所以,不管付出的怎样的代价,武文渊必须得按时回到单位。这天抛下那辆客车往前方步行需要勇气的第二个原因是因为这天上午虽然天空没有下雨,但是脚下的那条乡村公路非常泥泞,即使小心翼翼地行走,还没有走到四五米的路程,脚上穿的那双破旧的皮鞋全是泥浆,更为糟糕的是,裤管上也有不少的泥点,但为了能早日回到单位,武文渊只有咬着牙齿硬着头皮往前走。步履蹒跚地走了大半个小时,看见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驾驶着一辆摩托车驶来,武文渊立即上前询问到前方的乡镇还有多远的路程,一听说还有二十多公里的路程,武文渊一下就傻了。二十多公里的路程,虽然武文渊健步如飞,有神行太保的美誉,但是也得花上四五个小时的时间啊。即使武文渊不惧艰辛,花上四五个小时的时间赶到前方某个乡镇,但是等待乘坐一辆客车返回到重庆,说不定已是第二天的早上,所以,武文渊只有哀求眼前这位大哥护送他到前方一个不知名的乡镇。可能是看在武文渊可怜的份上,也有可能是看在武文渊主动提出20元的人民币上,这位大哥紧缩眉头斟酌一番后,同意护送武文渊前往某个乡镇。到了这个乡镇后,武文渊才知道这个只有一条十多米长大街的乡镇名叫斑竹乡,在斑竹乡汽车站等了大半个小时,终于等来一辆开往铜梁县城的客车。到了铜梁县城后,再花钱转乘一辆开往重庆菜园坝汽车站的长途客车,不过,武文渊打算在沙坪坝青木关镇下车,然后乘坐公交车回到当年就读的大学,因为寝室里还有一些毫看似毫无价值的物品需要带回到单位。到了青木关镇,已是傍晚7点30分,武文渊天真地认为能乘坐上一辆开往北碚的公交车,没想到从路人打听来的消息得知,青木关镇开往北碚城区最后一班公交车已于半个小时之前出发,换句话说,武文渊同学只有沿着通往北碚城区的公路步行回到学校。知道青木关镇离北碚有多远吗,保守点估计,至少有40公里的路程,即使武文渊是跑步前进,至少需要5个小时武文渊才能回到学校。你还别说,胆大的武文渊真的是决定跑步前进,如果不跑步前行,武文渊就得在青木关镇找一家宾馆入住。如果身边有心爱的人儿胡欣茹相陪,武文渊肯定愿意花钱找家宾馆入住,可此时,我们可怜的武文渊是独自一人,你让孑然一身的武文渊找家宾馆入住,说句心里话,他宁愿被你打死也不愿意住店。好在跑步前进大半个小时后,也就是四周都笼罩在一片夜色中时,武文渊又遇上一辆摩托车驶来,花了30枚大洋,武文渊搭乘这辆摩托车于晚上9点之前平安地回到学校。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