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四)  

2016-12-31 21:22:03|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到学校寝室后,打开日光灯,武文渊发现自己的形象非常狼狈:脚上一双破烂的皮鞋全被泥浆覆盖,几乎难以看清这是一双黑色的皮鞋;裤管上也全是泥浆,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从泥潭里爬出来似的,连上身穿的短袖,也零零星星地点缀着黄褐色的泥点。看来,本次离开心爱的人儿胡欣茹返回重庆的回家之旅真的不容易,毫不客气地说是有史以来武文渊最为狼狈的一趟旅途。回到寝室,顾不上在寝室附近找家面馆吃晚饭,武文渊就来到走廊尽头的洗漱池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冷水澡,然后把布满泥点的衣服简简单单地清洗一下。想到第二天上午得穿着这身衣服回到单位,武文渊把湿漉漉的衣服挂在寝室里铁床上,打开头顶上的风扇,狠狠地吹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一早起床,发现衣裤皆已晾干。再次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冷水澡,接着到食堂喝了一碗稀饭和啃了两个馒头,拎着一大包无用的劳什子武文渊乘坐公交车回到单位。在7月10日上午8点半举行的全校教职员工大会上,武文渊得知踏上工作岗位后,第一年的工作任务是从事高一年级的历史和地理这两门学科的教学。历史学科的教学对武文渊来说不具有挑战性,但是地理学科的教学对武文渊来说就不是一件小觑的事,隔行如隔山,如果首场演出给搞砸了,将极大影响这一届学生高一年级结束时的地理会考成绩。不过武文渊相信自己有能力把地理这门学科教好,没有别的原因,当年念高中时武文渊的地理成绩不错,只要认真钻研教材,把教材的每个知识点给学生讲清楚,武文渊不会相信他们的成绩会砸掉自己的饭碗。参加完毕这学期最后一次全校教职员工大会,在单位食堂简单地吃了午饭,武文渊立即忙不迭地乘坐公交车到朝天门港,购买一张散席的船票乘坐一艘名叫“华山”号的客船回武陵。此时是盛夏季节,乘坐客船回武陵不需要购买带有床位的船票,只需花上十多元人民币,购买一张散席仓的船票就行。散席仓,其实就是客船的底仓,这里横七竖八地摆放着木制条凳,虽然四面都有江风袭来,但是在炎炎夏季里,从江面上吹来的风除了给你带来一丝清凉外,不会有其他异样的感觉。当然,如果在滴水成冰的隆冬时节坐在散席仓里冰冷的条凳上,你除了感到堕指裂肤的寒冷外,就只有一种被凛冽的寒风吹得痛不欲生的感觉,而1996年12月13日晚上,武文渊蜷缩在一艘客船底仓某个角落里,被侵肌透骨的寒风吹得全身肌肤如同刀割般的感觉。不过,炎炎夏季乘坐客船,只有脑袋进了水的家伙才会躲在散席仓里。说句心里话,虽然散席仓里非常凉爽,但是角落里往往盛放大量鸡鸭鹅等家禽,其散发的浓浓屎臭味,即使没把你熏得窒息也会把你熏晕,故,酷暑时节,乘坐客船,武文渊喜欢来到船舱外面的甲板上。找到能躲炽热阳光的地方盘腿坐下,打开上船之前在港务大厅购买的两份报纸,把这两份报纸看完,抬头一看,武文渊乘坐的这艘客船即将驶入武陵港。当然,这四个小时的乘船时间,不能走马观花似的看报,而是认认真真地读报,甚至连报纸中缝里沪深股市每只股票的最新行情也不能错过。就是因为经常研究报纸中缝的每只股票价格走势,武文渊逐渐知道一个秘密,那就是每年元旦节后购买股票,到第二年6月份抛售,毫不客气地说,你肯定稳赚,而且赚得是盆满钵满。只是那时的武文渊穷得只剩下尻子上那层干涸的屎迹,否则,武文渊先生早就成为万户侯。不过,如此这般购买股票的方式只适合当年的股市行情,自从2003年一波牛气冲天的股市行情成为历史后,上半年疯狂暴涨下半年发疯似的狂跌的规律已不再。

1998年,整个暑假武文渊都待在家里,无暇赶到中江陪伴心爱的人儿,也不知道胡欣茹分配到一所什么样的学校。可能有朋友说写信啊,信倒可以写,但是邮寄困难,要想寄一封信,你必须得赶到城里找一个邮箱投递。还有,收信也很困难,假如心爱的人儿胡欣茹给武文渊写一封信,这封信顶多能寄到武文渊所在的江东街道办事处,但是到了办事处的办公室后,如果村里的干部不去领取,武文渊就甭想看见胡欣茹寄来的信,故,这个暑假,两人没有任何交流。直言不讳地说,两人没有及时进行情感交流,将会对两人的感情产生不赀之损的影响,感情这玩意不是靠你的信念能支撑的,而是靠两人时时推心置腹的交流。可这时,没有电话,也没有网络,只有信件。不过,信件很难把一个人的真实情感表达出来,姑且不说因为交通的不畅导致两人无力正常的信件往来,即使能互相通信,你收到的信件,其内容也是一种冷冰冰的感觉。1998年的暑假,武文渊之所以顾不上赶到中江看望心爱的人儿,主要原因是这年暑假武文渊不得不与父亲和弟弟一道搬家。经媒妁之言,1997年的11月,父亲与继母相识,两人交往一段时间后,于当年的6月在民政局办理了结婚手续。父亲再婚之前,对武文渊有一种不信任感,如1998年的五一节小长假,武文渊在心爱的人儿胡欣茹陪同下回到老家看望父亲,在武文渊和胡欣茹即将离开父亲返回学校之前,父亲却把从报纸上找来的有关《婚姻法》的内容拿给武文渊看,并且明确说,任何人都有结婚和离婚的自由。说句心里话,武文渊真不知道父亲心里是怎么想的,好歹武文渊念了四年的大学,虽然说不上对各种各样的法律都知晓,但是结婚自由之事是清清楚楚的,尤其是,武文渊从小就懂得尊重父母的意愿,怎么会无端地指责或者是干涉父亲的婚姻?对武文渊来说,只要父亲感到幸福和快乐,父亲所有的决策武文渊都会无条件地尊重和支持,尤其是,父亲找到一个伴侣后,武文渊也可以安心在外面的世界闯荡,不用担心年迈的父亲没人照顾。母亲去世后,大舅牺牲其事业无怨无悔地来到武文渊家里陪伴父亲,但是两人生活不到半年就出现磕磕碰碰的摩擦与矛盾,故,得知父亲即将再婚的消息,武文渊心里只有喜悦之情并无反对之理。继母与自己母亲一样,没有多少文化,属于地地道道的农民,但是继母有做生意的头脑,当年,很多农村的化肥,几乎被继母垄断。换句话说,继母不是一名老实巴交的农民,而是有着敏锐思想的生意头脑,后来,只是因为年龄大了,无法继续经商,才不得不“老实”下来与武文渊的父亲待在城里。因为继母曾经有过经商的经历,家庭条件较好,至少在武陵城郊拥有一套九十多个平方米的商品房,与父亲结婚后,两人住到一块,而武文渊家里那五间大瓦房就此不得不卖掉。一共卖了六千枚大洋,这年9月,弟弟武文杰的学费就不用愁了,但是这一卖掉,让武文渊永远失去回到农村的机会。临文不讳地说,武文渊不愿意父亲卖掉这五间大瓦房,原因很简单,卖掉这五间大瓦房,武文渊在家乡的落脚点就没有了,曾经拥有的那四亩多旱地和一亩的水田也没有了,至此,武文渊彻底与农村告别,变成了真正的城里人。成了真正的城里人,或许你会认为是好事,其实,对武文渊来说是坏事,2003年1月,国家正式取消农业税,那几亩地烂在那里对武文渊一家人来说没有任何损失,如果遇上修建高速公路或者是高速铁路被占地,尤其是那五间大瓦房被占,说不定武文渊一家人可以轻轻松松得到好几十万元的赔偿。

这不是痴人说梦,即将修建的沿江高铁,就从当年武文渊家里院坝处经过,而早已通车的沿江高速,也是从武文渊当年五间大瓦房院坝外500米处经过。当然,这些都不是主要的,武文渊舍不得卖掉这五间大瓦房,唯一的原因是因为将来落叶归根时有一个好的归宿。有时,武文渊在设想,要是自己的母亲没有去世,武文渊一家人如今会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如果母亲没有不幸去世,武文渊工作后,肯定会和弟弟一道各自出点份子钱,在那五间大瓦房的地基上修建一楼一底的小洋房,每年寒暑假,带着妻儿回到孩提时代的故乡过着许由洗耳陶潜避世的世外桃源生活。以前这里是穷乡僻壤,可是在武文渊考上大学没多久,家乡就修建了公路,如今,一条水泥路面的乡村公路直通到当年武文渊居住的那五间大瓦房外的院坝上。仅仅是修建一幢一楼一底的小洋房还不够,兴许武文渊会让父母在四亩多的旱地里全栽上樱桃、枇杷、桃子、李子和柑橘等水果,说不定还要经营一家农家乐。有一种水果叫车厘子,也就是大家俗称的大樱桃,这玩意售价比较高,哪怕是普普通通的车厘子,每斤的售价也是高达20元,如果家乡的土壤和气候适合车厘子生长的话,兴许武文渊还会在那看似贫瘠的土地里种上车厘子。别看武文渊没有什么兴趣爱好,吃喝piao赌样样无兴趣,但是武文渊有着他人不具备的雅致,除了迷恋上拜读名家大作和焚膏继晷地坚持“写作”外,还特别希望过上宁静的乡村生活。如果自己的母亲没有去世,武文渊肯定会在曾经那五间大瓦房的宅基地上修建一幢砖房,在砖房外种上几十株三角梅和腊梅,无论是每年4月枣红色的三角梅绽放还是每年12月金灿灿的腊梅花盛开,说句心里话,这对武文渊来说,都是美得不可方物的美好生活。武文渊就向往着这样的生活,遗憾的是,随着母亲的去世,这样的美好愿望只能驻留在梦境里。过去武文渊居住的地方经常遭到舅舅们的诟病,原因是因为土地不平整,无论是房屋还是土地,全在山坡上。但是后来修建沿江高速时,大量废弃的泥土把山脚下那条小溪填平,如今成了上千亩的平地,而武文渊当年那五间大瓦房的宅基地就处于这块平地的里侧。有了这块平地,城里有些工厂搬迁到此,不知不觉,这里呈现出生气勃勃的小城镇模样,当年的穷荒之地不知不觉成了富庶的小场镇,遗憾的是,这番变化对武文渊来说毫无意义。连同那五间大瓦房卖掉的其实还包括那五亩多的土地,这年的8月,收割完毕玉米和水稻,把玉米和水稻卖给邻居后,武文渊一家人就匆匆地搬家。新家位于武陵城郊师院附近的乌江边,三室一厅,九十多平方米,不过这个新家与武文渊同样没有任何关系,武文渊只是暂时寄居在这里。搬家之前,也就是这年的五一节,武文渊和胡欣茹跟随父亲看望继母时曾来到这里,当时,看着三室一厅的这套房屋和房间里盛放的各种家具,尤其是那套家庭影院,武文渊心里情不自禁地幻想,这辈子无论如何必须得努力奋斗,早日拥有这样一套住房。其实,这套住房,当时的售价非常便宜,2001年,继母卖掉这套住房进入城区核心地带居住时,这套有着九十多平方米面积的住房只买了六万多元。不过这个价格对当时的武文渊来说,同样是一个天文数字,因为武文渊工作的第一年,节衣缩食,也只存了六千元人民币,要想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拥有这样一套住房,至少得工作十年。如果是在重庆主城拥有这样一套住房,必须得工作三十年,由此可见,拥有一套房屋,成了武文渊心里隐藏着的一个最大梦想,而与胡欣茹的爱情有一个完美的结果,不知不觉,竟然退居到第二位。

其实,只要你去翻开历史篇章,你会发现1998年对咱们国人来说是极其不平凡的一年,翻开“川教版”八年级下册历史教材,你会看见有一节内容讲述了这年长江洪水泛滥之事,看来,曾经那英与王菲合唱的《相约九八》并没有给国人带来好运。这年的洪水有多厉害,说句心里话,武文渊感受并不深刻,而真正感受深刻的是1981年的那场洪水。严格意义上讲,1981年,武文渊还只是一名穿着开裆裤的小屁孩,那为什么会对这一年的洪水会有深刻的记忆呢,因为这一年的夏天,武文渊站在自家的院坝上,看见波涛汹涌的洪水几乎把附近乌江边一家大型水泥厂的厂房全部淹没,而1998年的洪水,并没有把即将搬迁的这家水泥厂的厂房淹掉。当然,也不能说武文渊对1998年的洪水完全没有记忆,如武文渊居住的小山村,几百年没有出现大面积的滑坡现象,而这一年,武文渊一家人即将搬离这片故土的时候,出现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和最严重的滑坡。这个滑坡有好严重,直言不讳地说,不仅惊动了当地的区政府,而且还惊动市政府,整个小山村,至少有一半的村理解这年家乡出现的大规模的滑坡现象,这一年雨水出奇地多是不争的事实,否则就不会在历史上留下九八年大洪水的印记,但是这时的家乡,植被非常茂盛。真的让人难以理解,好好一座大山,连同半山腰的村落,就因为几场狂风暴雨,就滑落到山脚下的溪沟里,形成了一座大型的水库。好在这次史无前例的自然灾难没有造成人员伤亡,究其原因,不是因为人们防范意识很强,而是因为滑坡的过程非常缓慢,如果是以疾雷不及掩耳迅电不及瞑目的速度滑坡,无疑会造成上百村民的死亡。还有,这次滑坡,没有影响到武文渊当年居住的那五间大瓦房,也没有影响到五间大瓦房后面母亲的坟茔,但是给武文渊造成巨大的心理阴影,在随后的十多年里,武文渊做梦一遇见家乡,就看见当年居住的五间大瓦房外侧的山崖发生大规模滑坡。当然可以不用担心当年那五间大瓦房的安危,因为这五间瓦房早就被一位姓王的邻居,也就是当年购买房屋的买家,夷为平地后重新修建了一幢一楼一底的小洋房。武文渊担心的是母亲的坟冢,毕竟母亲长眠于此,这里是母亲的家,万一出现滑坡破坏坟冢该怎么办?不过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当年家乡出现的大面积的滑坡,只是在1998年7月出现,随后近20年的时间,再也没有出现滑坡的现象。当年家乡出现滑坡时曾经有村民在山脚下汹涌澎湃的溪流里看见一个巨大的东西在翻滚,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有可能是传说中的龙,就因为这条巨龙沿着溪流涌向大江大河,导致武文渊当年居住的小山村出现滑坡的现象。这种说法带有神秘色彩,不足以让世人相信,但有时武文渊倒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否则,好好的一个小山村,从来没有出现坍塌的现象,怎么会在武文渊一家人即将搬离这个地方时出现大规模的滑坡?就因为这次剧烈的滑坡,导致进城之路被中断,武文渊一家人扛着各种各样的东西,不得不绕道行走,这使本次迁徙之路格外艰辛。当然,在举家迁移的时候,武文渊心里最惦记的人儿还是其苦苦恋了三年多时间的女友,不知道她在中江过得怎么样,是否如愿在城里找到一所学校。从武文渊内心来讲,很想在开学之前赶到中江看一眼心爱的人儿,至少打听她的工作单位,同时给她人生带去信心和勇气,无奈自己家里琐事太多,只有在夜深人静孤寂地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光如水银泻地洒向房间时,才会静下心来思念山遥水远之外的心爱的人儿。

很难忘记,有心爱人儿陪伴的美好日子里,每天晚上两人躲在教室某个角落一道上自习时的场景,趁周边的同学没有注意时,武文渊会悄悄地把他那双手咸猪手伸向心爱的人儿大腿根部,有时是袭击其胸前那对可爱的小白兔。尤其是周末在政治系教学楼里上自习时,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武文渊会在学习的过程中,总是悄悄把魔爪在心爱的人儿温软的身子上游走,可这一切,随着大学毕业两人各奔东西而不得不变成凄美的回忆。要想与心爱的人儿重温当年卿卿我我的美好日子,只有耐心地等待1998年国庆节小长假的到来,而在国庆节小长假之前,武文渊只能把思念隐藏在心里。其实,这年的上半年武文渊在陪同心爱的人儿四处在重庆找工作的过程中,武文渊还曾犯下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向继母的儿子求助。别看继母的儿子,也就是一位姓彭的大哥,只是一名小小的建筑包工头,但是他与当地某个街道的政府部门的关系非常融紧密,如果此时的武文渊求助这位比自己只年长两岁的大哥,说不定他有办法把胡欣茹安插在街道所属的中学任教。遗憾的是,武文渊在寻找工作中的没有想过求助继母这家人,结果丧失了最后两人分配到一块的机会。哎,不得不承认此时的武文渊总是把社会想得太简单,也把其人生未来想得无所谓,结果,不仅导致那段美丽的爱情走向死亡,也使自己陷入跋前疐后动辄得咎的窘境。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这番意境看似很美丽,其实具有悲戚的色彩,当初,只要武文渊稍稍懂得人情世故,知道需要用投机钻营来面对残酷的社会,说不定,与心爱的人儿就不会天各一方。可一切皆因武文渊心地稚嫩变成了悲戚的回忆,要是能穿越时空回到过去,武文渊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与心爱的人儿在一个地方工作,并早日与胡欣茹步入婚姻的殿堂。在纷繁复杂的事务中,武文渊等来新的一学期开学,此时的武文渊工作非常积极,毫不夸张地说,除了在夜深人静时思念远方的人儿外,其余的所有时间,武文渊都是非常热情地忙于工作。武文渊工作的这所学校,是一所普普通通的子弟校,规模不大,但是从小学到高中,每个年级都有,只是每个年级的学生不多,尤其是高中,每个年级只有两个班或者是三个班,而每个班的学生人数不过四十多人。但是论待遇,老夫不揣冒昧地认为,当年武文渊工作的学校,老师们的待遇比许多地方学校老师的收入要高一些,同时,工作压力相对来说也要轻很多。故,在武文渊工作的子弟校,绝大多数老师都是正规的本科毕业生,甚至有的老师还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不像某些地方学校,其大多数老师属于专科毕业生。不得不承认,子弟校的所有方,一家大型的军工企业对单位里每名本科生非常关照,如规定,凡是第一学历是本科文凭的职工,哪怕是子弟校的教师,每月的工资不会低于800元。结婚后,立即安排临时的住房,如果遇上单位修建福利房,本科生会优先得到一套住房。如果是在地方学校,刚刚从大学象牙塔走出来的年轻老师,每个月的工资不会超过350元,加上课时费、晚自习费和周末时的课时费,不会超过500元。可1998年的武文渊同学,踏上工作岗位后,每个月不仅可以领取800元的工资,而且还可以领取三四百元的课时费和补课费,说句心里话,比地方学校的老师,每个月的收入高出一大截,否则,武文渊工作的第一年,就不可能存下6000枚大洋。但是,这份收入并不能解决武文渊面临的问题,也就是如何解决与心爱的人儿两地分居的问题,怎么解决这一问题,让武文渊感到一片迷茫。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