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三)  

2016-12-04 18:17:04|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文渊终于金榜题名,作为父亲的武宏伟肯定感到非常高兴,不仅要护送孩子到其就读的学校报名,而且还在解放碑某家大型的百货商场破天荒地花了150枚大洋给孩子购买了一套灰色的西服。说句心里话,这让武文渊心里感动不已,眼眶里情不自禁地噙了一泡泪水。父母,寒耕热耘地辛苦一辈子,从未购买过上百元的服装,而自己,仅仅是因为考上大学,就得到父母一辈子从未享受过的待遇,这怎么不让武文渊有一种骨鲠在喉的感动?之前,武文渊身上的衣服全是从地摊上购买的,如果是炎炎夏季,上身通常穿的是一件五六元的印有“潇洒走一回”或者是“九百九十朵玫瑰”的文化衫,下身,则穿的是一条只含化纤成分的薄裤,即使地摊上的小贩狠狠地在武文渊身上宰一刀,无外乎就15元人民币。脚上穿的是一双塑料泡沫凉鞋,塑料泡沫凉鞋非常便宜,即使同样被商贩狠狠地宰一刀,也无外乎5元人民币。塑料泡沫凉鞋算得上物美价廉,但是有个缺点,不耐滑,如果是在泥泞的羊肠小道上行走,经常会莫名其妙地摔一跤。就因为经常摔跤,造就武文渊身体平衡性比较好,如今,武文渊在走路的过程中,要是不小心踩到一块西瓜皮或者是一绺香蕉皮,武文渊在感到脚底下有点不对的时候,会快速调整好身体的平衡,直言不讳地说,再也不会出现摔跤的现象。不过,有些人的身子骨与他的心胸一样小气,上周星期四傍晚,武文渊单位上一位姓聂的美女同事,在校园里行走,自己走路不看路,前额撞在前方停泊着的一辆货车的车屁股上,不幸撞了一个小包。这下,如同捅了一个蚂蜂窝,这位美女同事像一名骂街的泼妇,在货车周围大吵大闹,不仅给学校领导打电话,而且还要报警,最后,这辆货车的驾驶员闻讯赶来后不得不支付好几百元的医药费才算了结此事。即使武文渊时常想着心事埋头在校园里行走,但是绝不会因为自己的不小心一头撞在汽车的屁股上,即使前额撞在汽车的尾部不幸出现一个血污的肿块,也绝不会找到驾驶员无理取闹。出现同样的事为什么会出现的不同的结果,老夫不揣冒昧地认为只因女人太小气,而且,以武文渊所见识的女人做一个判断,没有女人不小气,否则,两千多年前的孔老人家,也不会感叹这个世道上“唯女人与小人最难养”了。尽管武文渊一张蜡黄的脸非常小,属于尖嘴猴腮型,放在大明王朝,属于典型的奸诈小人,但是武文渊的额头非常宽平,可以跑马和遛狗,而这样的男人往往是心胸像大海一样宽广的男人。但是,我们这个社会不是以心胸的宽广来判断一个男人是否属于优秀的男人,而是看他裤兜里是否有足够多的孔方兄,以及他的帅气。单位上一位从事美术教学姓王的老师,不仅家境优渥,而且帅气逼人,海拔高度又是一米八,年级组的美女同事,无论是才踏上工作岗位没两年的年轻妹儿,还是脸上沟壑纵横的半老徐娘,对这枚姓王的小鲜肉总是虎视眈眈,恨不得一口把其咬在嘴里。当然,饮食男女人之大欲,人们都爱好这一口,如同当年的武文渊同志,一看见年轻貌美的小钟老师,照样不是哈喇子淌了一地。
       如果不是经历多段避坑落井的感情挫折让武文渊对女人有提防心理,说不定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看见美女同事后,照例是一双斗鸡眼大放光彩。不过,我们得把武文渊同学犯下的诸多丑事先搁置在一边,毕竟当年武文渊就读大学的故事我们还未切入正题,尤其是,武文渊同学迈着罗圈腿步入大学象牙塔,还未把地皮踩熟,就开始疯狂地追求一名让他心仪的女孩,老夫认为这点丑事更有嚼头。当然,刚刚考上大学的武文渊此时看上去非常羞涩,如果老夫的记忆力没有出错的话,刚刚迈入大学校园的武文渊,上身穿的是一件淡黄色的衬衣,从表面上看这件衬衣色彩不错,至少非常鲜艳,但布料的成分却是纤维。纤维布料制作的衬衣有一个优点,那就是洗衣服时不容易褪色,但是有一个不可争辩的缺点,那就是一旦遇上浑身冒汗,衣服的布料就会紧紧地粘附在皮肤上,既影响美观,又让皮肤感到不怎么舒服,故,武文渊夏季的衣服多是文化衫。但文化衫太丑陋,在家里穿穿还行,哪怕是在中学校园里穿穿也不错,但是一旦迈着鹅行鸭步的碎步走进大学校园,说句心里话,无论你多么帅气,穿一件文化衫看上去总有几分不伦不类。重庆的天气,一年四季的区分不怎么明显,或者说,只有夏季和冬季,几乎没有春季和秋季,也就是说,只有寒来暑往没有春去秋来。就一件衬衣,你可以从每年的阳春三月穿到十一月,到了十一月低,一场秋雨一场寒,天气开始变冷,也就是进入滴水成冰咳唾凝珠的冬季。那时的武文渊,别看身子骨长期保持瘦骨嶙嶙的身材,但是既不怕热也不怕冷。遇上炎炎夏季时,因为从早到晚得在地里劳动,在炽热的阳光暴晒下,额头、前胸、后背和腹股沟上容易长出一颗颗亮晶晶的痱子,冬天里,因为天寒地冻的缘故,耳垂和脚后跟容易长冻疮,但是夏天穿一件文化衫冬天在文化衫外面套一件薄薄的夹克衫,毫不客气地说,是晴天霹雳的响雷也撼不动的规律。当然,脚上穿的鞋会随着寒来暑往而发生变化,通常,夏天穿一双塑料泡沫凉鞋,冬天穿一双解放鞋或者是白色的回力鞋,除此之外,就难以有变化。1994年9月3日,上午在九宫庙一带游玩,下午跑到解放碑,买了一套西服,晚上则回到九宫庙一位姓田的葭莩之亲开设的小面馆里,用桌椅拼凑而成的“木床”凑合着住了一宿。由于前一天晚上武文渊躺在客船上狭窄的木床上一宿没合眼,第二天又脚不沾地在大街上溜达了一整天,晚上躺在坚硬的桌椅上,来不及烙烧饼,很快就进入梦乡。第二天一早,在这位亲戚开设的面馆里吃了一大碗牛肉面,武文渊在父亲和四舅的陪同下,乘坐公交车赶往菜园坝火车站,因为这里停泊有学校接待新生的客车。只是这天早上武文渊晕车的毛病又犯了,杨家坪到菜园坝,至少有七八公里的路程,武文渊在杨家坪车站下车后,不得不在父亲和四舅的陪同下,艰难地步行两个小时来到菜园坝火车站。在火车站广场上看见了武文渊即将就读的大学用一张废弃的桌椅摆设的新生接待处,同时看见傍边停放着一辆大客车,客车车门上用白色漆料印刷的“西南师范大学”字样。
        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组织,武文渊情不自禁地松了一口气,但是必须得耐心地等待,毫不客气地说,武文渊一行三人在广场上足足等了大半天的时间,到下午5点,停放在广场上的客车才缓慢启动。那时没有地图可以查询,武文渊认为只需乘坐一会儿大客车就能赶到就读的学校,没想到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才抵达位于缙云山山脚下的校园。在校园里一个名叫“圆顶舞厅”的地方下车,拎上一只装有几件破旧衣服的编织袋,跟随历史系一位学长,找到了学校安排的寝室。这个名叫“桃园一舍”的寝室,将伴随武文渊度过四年的光阴,由于武文渊是踩着时间点来到学校,寝室里四张铁架床的上铺都名花有主,武文渊只能选择下铺。其实下铺也不用挑选,因为武文渊是寝室里最后一名到达学校的学生,其他几位同学早在几天前就来到学校占据寝室里最好的床位。武文渊的床位是下铺,靠近大门的位置,这个地方不仅没有隐私,而且床铺通常是同学们的座椅,有些同学屁股部位沾满了灰尘,甚至还粘附着几粒老鼠屎,他们走进寝室后,不需要武文渊的邀请,非常热情地坐在武文渊的铁床上。所以,建议那些在学校住读的莘莘学子们,开学时一定要早一点赶到寝室抢一个好的床位,否则,你的床位如同当年武文渊就读大学时的床位一样,总是他人的座椅。毫不客气地说,武文渊是拎着一个小包来到学校,除了几件可以换洗的夏装,也就是几件文化衫外,被褥、床单和牙刷等,什么都没有。在寝室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床位后,武文渊跟随父亲和四舅,来到数学系附近的香樟林,这里有一个临时的市场,学生们需要的各种东西都能购买,不过没有一样物品算得上价廉物美。这里,武文渊的父亲,不知不觉又花了200枚大洋,购买的物品主要有床单、被套、被褥、枕头、牙膏、牙刷、洗脸盆和开水壶等。不要小看这些破烂玩意,武文渊居然使用到大学毕业,毕业后,乘坐单位派遣的双排小货车离开学校,这些东西武文渊全部留在寝室里,算是给学弟们留下的不朽的纪念品。9月4日晚上,武文渊在寝室里那张一翻身就嘎吱嘎吱作响的铁床上睡了一宿,父亲和四舅则到学校招待所住了一晚上,当然,睡觉之前,得把寝室里的同学逐一认识一下。寝室里有八张铁床,但是入住的同学只有7名,剩下的一张床,同样靠在寝室大门一侧,主要是存放同学们的箱子。在武文渊念书的那个年代,箱子非常有用,当然,主要的用处在于存放暂时不需要穿的衣服,否则,你只能随便扔在床上。还有,武文渊很想购买一床蚊帐,有了蚊帐后,同学们就不大好意思继续坐在武文渊的铁床上。故,第一学期,武文渊节衣缩食,主要目标就是购买一个箱子和一床蚊帐。靠在武文渊这侧的上铺,住着两位同学,一位姓阳的同学来自贵州兴义,另外一位姓贺的同学则来自重庆璧山。璧山离学校不远,每个周末,这位姓贺的同学就要回到其璧山的家里改善一下生活。那时的璧山,主要的工业是生产皮鞋,寝室里的同学,包括武文渊在内,如果需要购买皮鞋,一般都是委托这位名叫贺忠强的同学在璧山购买。
        靠近武文渊铁床这侧的下铺,除了武文渊本人外,在靠近窗户一侧的下铺,住的则是来自绵阳安县名叫于佳槐的同学,这位同学与武文渊的关系不错,每天晚上不仅头顶头地睡觉,而且有说不完的话题。因为他在其父亲的陪同下从绵阳赶往重庆途中,与之一道上学的还有班上一名女同学及其家长,而这名姓胡的女同学则是武文渊后来的初恋女友。寝室的另外一侧,上铺住的同学全是来自四川大凉山的彝族同胞,一位叫洛木加,但由于是彝族人,辅导员刘老师第一次点名时先入为主地认为,凡是彝族同胞的名字一律四个字,于是擅自把洛木加的名字改为洛木力口,你还别说,念起来倒有几分朗朗上口。另外一位彝族同胞名叫某色达洛,这家伙身高如侏儒,但是牙尖嘴利,大学生活这四年,给武文渊惹来不少的麻烦。下铺靠窗一侧,住的是一位姓汪的同学,来自河南新乡,由于是北方人,从小吃包子馒头长大,不仅个头高,而且还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深受女生们喜爱。当然,寝室里那两位名字有着四个字的同学老是说鸟语,他们聚在一块叽叽喳喳说笑个不停的时候,你根本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班上的彝族同胞不少,至少有八位,不过全是裤裆里操家伙的,这些同学由当地教育部门保送而来的,整整四年美好的大学时光,给武文渊的感觉是,他们除了玩就是耍,偶尔还要耍耍嘴皮子或者是打架斗殴。在乘坐客船离开武陵港时,四舅就诲人不倦地教育武文渊,要好好珍惜与班上每名同学的友谊,因为大家从五湖四海聚到一块非常不容易,尤其是,要是他们当中有人将来成了达官贵人,在你落难的时候,看在曾经是同学的份上,说不定会伸手帮扶你一下。一向对四舅的教育是言者谆谆听者藐藐的武文渊,这次可用心记住了四舅的教诲,但是在与班上同学交往的过程中,武文渊没有做到投机钻营,与男同学的交往,主要限于寝室里那几位室友。与女同学的交往,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与班上的女同学说过一句话,要说有,也是在使出浑身解数把心仪的初恋女友泡到手后,与初恋女友及其所在寝室的部分室友有过礼貌性的问候,更多的时候,武文渊选择的是沉默寡言。当然,与班上一名来自辽宁的姓黎的同学和一位来自四川宜宾雅号名叫“阿露”的同学关系不错,之所以不错,主要原因在于大家海拔高度差不多,在女同学眼里属于三等残废。可能是因为同病相怜的缘故,三人之间就有太多的共同话题。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绝不是重色轻友和忘恩负义的家伙,即使后来勾搭上了班上一名女同学,也就是其初恋女友“二胡”,可爱的武文渊同学仍然陪伴着黎明珠和“阿露”同学玩耍,当然,一旦看见心爱的初恋女友,武文渊会立即抛弃身边这两位裤裆里操家伙的同学。在寝室里住了一宿,第二天早上,在父亲和四舅的陪伴下,来到学校行政楼学生处完成了新生报名注册手续。办完武文渊的入学手续,父亲和四舅立即马不停蹄地打道回府,武文渊则留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开始了全新的人生。当年,所有新生入学后,在未来一个多月时间里,主要任务就是军训。
        你可以说现在学生的军训是拉大旗作虎皮,可当时的军训,是名副其实的军事训练,不说别的,单从一个多月的训练时间看就很不一般。的确很不一般,因为这一个多月的军训给武文渊的心里留下挥之不去的阴影。好在现在是和平时期,如果发生战事,需要武文渊上战场,老夫敢肯定地说,这家伙只要一听见与“军”字有关的东西,立即吓得屁滚尿流。偏偏武文渊有一个堂弟叫武文军,春节期间走亲访友,一听说要到武文军家里看望大婶,武文渊立即吓得浑身打颤。不过,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迈着罗圈腿进入大学象牙塔后,没有忘记大放厥词这一嗜好。某天傍晚,吃了晚饭,武文渊和黎明珠一道在北碚文星湾大桥上溜达,天南地北地把各自中学时代的奇闻轶事说完了后无话可说时,武文渊冷不丁地蹦出一句话,“大学四年我绝不谈恋爱,一定得好好念书”。这句豪言壮语无论从语法上看还是从内容上看没有任何毛病,但是不知咋回事,仿佛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一夜之间,班上的同学都知道武文渊这句豪言壮语。男同学听到这句豪言壮语倒没关系,但是,要是女同学听见了该怎么办,俗话说“青菜萝卜各有所爱”,要是班上有女同学暗生情愫,武文渊大言不惭说的这句豪情万丈的壮语不是要拒绝人家于千里之外么?同志们啊,我们身边有太多的蒲志高同志,在大庭广众说话时一定得高度警惕,千万别学武文渊同学,一张嘴就信口雌黄满嘴胡言。这不,武文渊很快就成为班上同学们嘲笑的对象,尤其是,他居然忘记其曾经掷地有声说下的豪言壮语,居然厚颜无耻地追求班上一名让他暗恋大半年的女生。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迈着罗圈腿在进入大学校园的一瞬间,似乎就丢了他那张蜡黄的脸。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武文渊应该用“万言万当不如一默”的原则来处理与同学之间的关系,而不是站在那里张着臭嘴白说绿道。军训期间其实很辛苦,早上6点就来到操场上集合操练,而且起床时得把被褥折叠像一块豆腐一样,这可难为了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武文渊虽然有折叠被褥的良好习惯,毫不客气地说,军训结束后,寝室里只有武文渊一人坚持折叠被褥,但是其折叠被褥的技术太差。因为这事,军训期间没少受教官的批评。在操场上没日没夜地训练走正步,这对武文渊同学来说,又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挑战。主要原因不在于武文渊不努力,而是其一双罗圈腿走不好正步,迈腿甩手时,时常出现同手同脚的现象,结果又被教官狠狠地臭骂一番。从迈腿甩手老是出现同边手同边脚的现象,应该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武文渊的手脚不怎么灵活,但是后来驾驶手动挡小轿车过程中,武文渊的手脚表现得非常灵活,被同事们公认为是单位上200多名教职员工中驾驶技术最为娴熟的奇人,请问,这又是为什么?由于走正步时老是出现同边手同边脚的现象,在军训汇演时,武文渊同学是班上六十多名学生中唯一一名被教官一脚踢出汇演队伍的学生,这不得不说有点丢人。不过,军训期间武文渊犯下的臭事很多,你们还得耐心等待老夫娓娓道来。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