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四)  

2016-12-05 20:54:48|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大学时期的军训多数时候是拿腔作势地作秀,但是在武文渊就读大学的那个年代,无论是学校的领导还是部队的教官,都把军训看得重如泰山,新生入学,至少得花一个半月的时间用于军事训练。早上5点半起床,把被褥折成豆腐块,就急急忙忙地跑步来到操场,如果动作慢了一点,一位教官会气呼呼地走过来,抬起腿就给你屁股狠狠地一脚。大汗淋漓地在操场训练大半个小时,精疲力竭时就到学校食堂吃饭,吃罢早饭回到操场又开始忙不迭地训练,到了晚上9时,一天的训练终于结束。此时的武文渊累得四肢百骸散了架,回到寝室匆匆地洗了一个冷水澡,躺在凉席上,还未来得及摆一个“太”字的造型,便酣然进入梦乡。军训期间,除了平时的训练让武文渊心里感到难受外,关于打靶的事同样让武文渊同学感到难受,而且是极其的难受。北碚城区龙凤溪附近有一座山叫鸡公山,这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某天上午突然来了一只队伍,唱着节奏欢快的《打靶归来》的战歌器宇轩昂地走了过来,响彻云霄的歌声,整齐划一的步伐,雄赳赳气昂昂。但走进一看,原来是一群乌合之众。来到半山腰处,大家趴在地上,撅着屁股,举着步枪打靶,一阵噼噼啪啪的射击声后,武文渊瞄准的那个靶子仍然是零环,而身边同学们的靶子,居然有的高达六十多环。请注意,每名同学手里的步枪只有5发子弹,即使你每枪都打中十环,五枚子弹,打中的靶数总计不过五十环。那为什么有的同学的靶子上会打中六十多环呢,原因很简单,武文渊有几枚子弹打在同学们的靶子上。这事绝不是老夫在这里胡编乱造,毫不客气地说,这是当年武文渊打靶时的真实写照。打靶对武文渊来说,不是一件易如拾芥之事,为什么如此之艰难,主要原因在于武文渊一双斗鸡眼近视得非常严重,即使把同学的眼镜借来,加上自身的眼镜,一共戴了两幅眼镜,仍然看不清100米外的靶子,趴在地上,只能凭着感觉开枪。第一枪还算是瞄准了靶子后再扣动扳机,可是子弹飞出枪膛的一瞬间有一股非常强劲的后坐力,结果后面的四枪就没有瞄准靶子,完全是凭着感觉,一口气扣动四下扳机。打靶这玩意真要武文渊的命,由于成绩严重不合格,不仅被教官恶狠狠地骂了一番,还得掏钱补考,也就是再打五枪。不需要多说大家就能知道,不说再打五枪,即使让武文渊同学再打五十枪,其靶子上打中的环数也是零,除非遇上一位像猪一样的队友,其把子弹一股脑地射击在武文渊的靶子上。既然环数是零,肯定还得掏钱补考,可多次补考的结果,仍然无法摆脱零环的命运,思前想后一番,武文渊决定花钱雇佣班上一位名叫齐浪的同学为自己补考。齐浪来自贵州,对军事非常热爱,同时人如其名,在泡妹妹上也有一套独特的功夫。第一次开枪打靶时,这家伙就趴在武文渊身边,连扣五次扳机,次次弹无虚发,尤其让人感到惊奇的是,他的靶子居然被打中了60多环。无疑这是一名神枪手,故,在交纳五十元的补课费后,武文渊再花上十元人民币,请这位喜欢戎马倥偬的家伙再打五枪。
        教官应该知道武文渊投机取巧的事,但这又不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换句话说,武文渊每颗子弹都打不中靶子对国家的安全没有影响,于是就默认了武文渊花钱请人打靶的事。但这事对武文渊来说很重要,如果老是出现打不中的现象,不知道要掏多少钱进行报考。每年九月的天气,虽然不甘退居幕后的秋老虎总要来骚扰几天,但是气温开始降低是不争的事实,有时,还会遇上一场雷霆万钧的狂风骤雨。遇上疾风骤雨的时候,就没有办法在操场上迈着罗圈腿军事训练啦,于是,武文渊屁颠屁颠地跟随一群同学来到荟文楼,这里有一间阶梯教室,大家来到此处目的只有一个,也就是上军事理论课。上课的老师还是那名身材孔武有力的教官,别看教官在操场上训练学生时意气风发,偶尔还要给一名学生赏赐一脚屁股,但是站在讲台上,面对下面黑压压的一群学生,这家伙一张黝黑的脸被憋得像猴屁股一样,而且说话也是结结巴巴的,原本颐指气使的模样荡然无存。说句心里话,听一名教官讲军事理论课毫无意义,这名20岁的教官,年龄可能和武文渊的年纪差不多,羞涩地站在讲台上,花了几个小时的功夫,顶多是结结巴巴把教材中的某些内容念了一遍。下面的学生,听得是晕乎乎的,一会儿就趴在课桌上打起了瞌睡,或者是埋着头,互相满嘴跑火车地窃窃私语。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坐在教室里第四排座位上,这排座位算得上是黄金位置,一是不用吃这位教官站在讲台上吐沫横飞讲课时四处飞溅的口水。二是不需要看教官的脸色,可以肆无忌惮地做自己的事。只是让人感到遗憾的是,这时没有手机,坐在座椅上,躲在前面正襟危坐的女生背后却无事可做。不得不承认,四年的大学生活就这般白白地浪费掉了,如果那时有人给武文渊指点迷津,如建议武文渊多拜读名家大作,每天焚膏继晷地写一篇类似于日记的作品,说不定武文渊先生早就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作家。武文渊这辈子什么样的人都不崇拜,单单崇拜作家,不为别的,看看网络作家“唐家三少”,仅仅是瞎编乱造创作一些同样没有传播社会正能量的作品,每年就轻轻松松赚取上亿元人民币的版权收入。当然,像“唐家三少”这般疯狂“敛财”的作家毕竟是凤毛麟角,但是我们可以退而求其次啊,“唐家三少”成不了,我们可以成为“小桥老树”或者是“南派三叔”啊,靠自己向壁虚造创作的作品,每年挣个几百万元也行。南山风景区有一个名叫“山语城”的小区,里面修建的全是非常漂亮的花园洋房,其中每套花园洋房的售价为120万元人民币,如果某天武文渊废言赘语写的牛溲马勃的东西转化成了孔方兄,除了鸟枪换大炮购买一辆途安面包车外,就是想在这里购买一套洋房。这个地方位于南山风景区,空气清新,鸟语花香,退休后,在此地安享晚年,可以真真切切感受到什么叫世外桃源的生活。不过,不要杞人忧天地担心武文渊这个梦想能否实现,对人生没有多少追求的武文渊只是胡乱说几句而已,并没有想过这个梦想能否成真。当年,武文渊坐在阶梯教室里趴在桌椅上昏昏欲睡地听着一位脸红脖子粗的教官吞吞吐吐地讲课时,仍然做着类似于肥皂泡的美梦。
        这个美梦同样很简单,那就是认认真真地学习,争取大学毕业后能回到武陵城区找一所好一点的中学工作。突然,前面一位头发非常短的女生的背影深深地吸引了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的眼球。可能是因为军训的缘故,前面这位脖颈非常白皙的女生,头发短得刚刚齐耳,从背后看上去非常美丽,这一下把武文渊的思绪从未来拉回到现实。武文渊天生就喜欢短发的女孩,可能与中学时代曾经暗恋同桌汪一菲有关,但也有可能武文渊从打娘胎里出来就喜欢短发的女生,喜欢了几十年,到如今年纪一大把时仍然没有改变。毫不夸张地说,这天上午坐在教室里上军事理论课,除了开始那段时间想着自己迷茫不知的未来外,剩下的三个小时的听课时间,武文渊全是偷偷地欣赏这名女生短短的头发、如凝脂般细嫩的脖颈和斜肩细腰的背影。虽然迈入大学象牙塔已经近一个月,寝室里的室友早已混熟,但是对班上30多名女同学武文渊却是一无所知,如眼前这名女生,虽然从背影上看非常漂亮,但是其姓甚名谁,有什么兴趣爱好,来自何方,临文不讳地说,武文渊一无所知。故,当教官宣布上午的军事理论课正式结束时,武文渊猛然从座位上站起来,拿着军事训练理论教材,试图跑到这位女生的前面,扭头仔细看看她那一张美丽的脸。有句俗话说得好,看见一名女人,从后面看想犯罪,从侧面看想撤退,从前面看想自卫,同样一名女人,从不同角度看一眼,为什么会有不同的反应,原因是因为女人那张脸非常重要。什么样的女人才叫美,从远处看身材要好,也就是婀娜多姿玲珑有致,从近距离看,娥眉淡扫杏脸桃腮唇白齿红。当然,如果看上去风情万种柔媚姣俏,那这样的女人就叫可以称为有闭月羞花之容沉鱼落雁之貌。武文渊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凡夫俗子,对女人难免不会出现轻佻鄙俗的看法,但事实是,一个女人的美不能只在外表,而要看她的内心世界。那怎样看一名女人的内心世界呢,武文渊天真地认为看两人的属相,如属鼠的男人与属牛的女人,或者与属猴的女人,就属于绝妙的婚配。生肖属相这玩意,不能看成是封建迷信,而是一门科学知识,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它是几千年来中华文明的结晶。遗憾的是武文渊对生肖属相的认识比较晚,否则,当初寻找结婚对象时,不能老是盯着对方看是否漂亮,而是看两人的生肖属相是否符合。对了,不能老是把话题园囿于生肖属相的科学知识上,前面那位短头发女生已经离开座位啦,不知不觉走到教室中间的过道,准备离开教室。武文渊急急忙忙地往教室中间的过道上赶,刚刚来到过道上,只见一堵“墙”挡住了武文渊同学的去路。不管从哪种角度看,眼前这堵“墙”绝不是女生的背影,因为他虎背熊腰、高大威猛,看上去,应该是一名巍峨帅气的男生的背影,可他却偏偏挡住了武文渊的路。迫不得已,武文渊只有把双手放在这堵墙的背部,推着他前进。走了不到两步路,这堵“墙”猛地一下回过头来,吓得武文渊离开放下双手,瞠目结舌地站在那里半天没有缓过神来。眼前这堵墙非同凡响,它有一张红扑扑的大脸,一双怒气冲冲的眼睛,从其丹凤眼和柳叶眉来看,应该是一名女生,难怪,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一下就吓得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
        后来武文渊搞明白了,这名有着铁塔似的身材的女同学姓章,来自雪域高原的拉萨,可能是因为一日三餐总是吃奶酪和牦牛肉,练就了一副虎背熊腰孔武有力的身材。我猜想,这名膀大腰圆的女生被武文渊用一双小手推着往前走的时候,她同样会感到好奇,冷不丁地扭头往后查看是谁冒着天下之大不韪推着她走,纵然给她成千上万的假设,也想象不到是一名小男生用一双咸猪手推着她的肩膀。不过,这名小男生狗胆太小,回头只是怒目望了他一眼,居然把这小子吓得傻乎乎地站在原地不动。武文渊看着这名高大威猛的女生消失在人群中后,才敢迈开罗圈腿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可此时,前面那位娇小可爱的女同学早已不见了踪影。但是没有关系,武文渊自诩自己是如来佛,而那名女同学则是有着七十二般变化的孙猴子,孙猴子再厉害,也逃不了如来佛的手掌。逐渐,武文渊从寝室里的室友中打听到这位娇小玲珑的女同学姓胡,来自德阳中江,随后大半年时间里,无论是上学还是放学,武文渊的任务就是做好收集情报的工作,不仅多方打听这名女同学的兴趣爱好和喜怒哀乐,而且时常尾随在这名女生的背后,偷偷地欣赏她美丽的倩影。那个时候,还没有国庆节小长假之说,也就是说,到了国庆节时,如果没有遇上周末,也就不过一天的假。国庆节假期一结束,大一年级的新生穿着几乎是一个月没有洗的军装,其实就是一身草绿色的衣服,扛着某某连的旗帜到附近的缙云山拉练。可能是因为“某某连”后面“历史系”这三个字太显眼的缘故,校园里的学长学姐们看见“历史系”这三个字纷纷露出鄙夷的眼神,这时,武文渊才知道,“历史系”这三个字将会给自己未来的人生造成不赀之损的影响。当初填报志愿时为了能考上大学武文渊胡乱填涂了“服从调配”,没想到这一不经意间的“乱涂乱画”使自己从米箩兜跳入糠箩兜。尽管当年武文渊填报的专业是英语,但是英语成绩只有116分,离英语系的要求相差4分,被学校招生办的负责人像拉壮丁似的调配到历史系。如果从社会地位和赚取孔方兄的角度看这一问题,来到历史系,无疑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尽管这样的选择是被迫的。但是从后来武文渊迷恋上“写作”来看,从事历史教学无疑为武文渊不伦不类的“写作”提供了宝贵的时间。试想,从事语数外等学科的老师,虽然每天他上的课与武文渊上的课,从节数上看差不多,但是,从事语数外等主科教学的老师,每天得花大量的时间用于批改学生的作业。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由于在初中部从事历史教学,按照学校要求,不能给学生布置家庭作业,故,除了上好那几节课和时常关注学生在学校不要踢天弄井外,或多或少,每天都有一点时间忙里偷闲地写几句日志。只是,武文渊写作水平还停留在蹒跚学步的阶段,每天枝枝蔓蔓讲述的心情故事全是无病呻吟的东西,离真正意义上的写作还有很长一段道路需要去走。今天,办公室一位名叫“万万”的美女同向像武文渊浓重推荐了一部网络名作,即由“银河九天”编著的总计400多万字的《首席御医》,武文渊在线阅读其“引子”部分内容,感觉写得不错,至少符合武文渊的口味。
        在当当网上查询了价格,总计13册的《首席御医》,即使以6折的价格销售,也得需要350元的大洋。不过,为了“写作”的需要,我们可爱的武文渊或许会不惜一切代价花钱购买,这就叫“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属鼠的男人都很小气,但是在购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时,比如当年购买音乐卡带,如今购买名家的鸿篇巨制,武文渊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大方。明知“写作之路”对武文渊来说是死路一条,但是秉着不见棺材不掉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执着精神,我们可爱的武文渊会坚持把这条道路走下去。不过1994年10月,国庆节小长假结束后,武文渊跟随着班上的同学,扛着“某某连历史系”的旗帜,在泥泞的道路上艰难行走时,发现人生之路非常曲折和坎坷。这天天公不作美,从早到晚淅淅沥沥下着小雨,但是作为冒牌军人的同志们,没有因为这场小雨而屈服,一大早,也就是清晨7点,准时在学校校门口集合,然后唱着嘹亮的歌声,踏着整齐的步伐,雄鹰展翅、英姿飒爽地向缙云山进发。当然,这支队伍看上去总有那么一点别扭,原因是因为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喊着口号,踏着步伐,一双罗圈腿,看上去总有一点滑稽的色彩。从学校出发,经著名的北温泉公园和澄江镇,花了三个多小时的拉练才到达缙云山。到了缙云山的缙云寺,辅导员要求几名学生干部站在缙云寺大门处的花台上照一张合影。倒,这时的武文渊才搞明白自己原来是一名学生干部,主要负责军训期间班级的新闻报道工作,也就是大家熟悉的宣传部长。宣传部长,相当于明朝时期内阁成员啊,如果好好地混,说不定能混上内阁首辅这一宝座,也就是当上班长,代表辅导员管理班上60多名同学。遗憾的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没有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说一句难听的话,如果不是辅导员刘再云老师要求全体班干部合影照相,武文渊早已忘记其是一名内阁成员的身份。作为班上的宣传部长,武文渊同志在军训期间应该扛起毛笔大笔如椽地写几篇新闻报道,最好是每天写七八篇新闻报道,在学校里各类媒体上发表。同时,每天在辅导员刘再云老师面前做到早请示晚汇报,时时把一张热脸紧紧地贴在刘老师的屁股上,说不定军训结束后,武文渊同志能顺利成为内阁首辅,也就是班长。一旦成为班长,就有机会竞选学生会主席,到了大学毕业前夕寻求工作分配时,不愁自己找不到好单位。可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志,军训期间被猪油蒙了心,尤其是在军训理论课上,本该好好琢磨写一篇新闻报道,但是他却趴在桌椅上望着前面那位短头发的女生的背影发呆。从某种角度说,到了大学毕业时活该武文渊同志感到一事无成,也就是四年的大学白读了。本次班干部合影,还有一位内阁成员需要简单地提及,她姓胡,来自德阳中江,军训期间,担任班上文娱委员,可这名女生和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志一样,是占着茅坑不拉屎,结果军训结束后,双双被踢出内阁。虽然两人都是占着茅坑不拉屎,但是却拥有彼此的第一张合影,只是两人还未说过一句话,尤其是,这位名叫“二胡”的内阁成员不知道另外一位名叫武文渊的内阁成员每天从早到晚虎视眈眈地盯着她。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