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2016年春节故事(四)  

2016-02-17 19:11:22|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次听见手机颤颤巍巍地传来短信铃声我就感到胆战心惊,害怕打开短信时看见一条我在某某高速公路因为超速行驶而被罚款和记分的记录。昨天晚上,梦境中的我一口气收到好几条短信,颤颤巍巍地打开短信一看,倒,我在沪渝高速公路湖北恩施段留下了超速20%的违法记录,被交通管理部门处以罚款200元和记3分的处罚。当闪了一个尿筋从睡梦中醒来后,我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一看,嘻嘻,没有发现手机里有交通管理部门发送的违章信息。正月初二赶往四川省南部县途中,我在沪蓉高速华蓥至广安的一段最高时速为70公里的区间测速路段,肯定有超速的违法行为,只是没有超速多少,暂时没有遭遇四川省交通管理部门的惩罚。今天是2月19日,离2月9日在沪蓉高速公路超速行驶已有10天的时间,从理论上讲,不应该会遭遇处罚。2月9日晚上在一家四星级宾馆吃罢一桌丰盛的晚餐我们又到一家歌城嗨歌,直到第二天凌晨2点时才身心疲惫地躺在宾馆房间里床上睡觉。我下榻的酒店肯定不是那家四星级宾馆,而是那家四星级宾馆附近的一家商务酒店,酒店的房间不咋样,连透风的窗户也没有,好在有热空调,再加上身心疲惫,匆匆地洗漱一番,倒在床上很快就进入梦乡。第二天一早我们沿着一条狭窄的乡村公路赶往弟弟的老丈人家,这条乡村公路虽然路面比较平坦,但是非常狭窄,遇上对方有车驶来,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把右侧车轮驶上道路外侧的农田里。到了弟弟的老丈人吃罢早饭,我们就到附近的山头上寻找乡土的气息,说句心里话,这天天气真心不错,一早太阳公公就羞涩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只是我只顾寻找乡土的气息,忘记了掏出相机拍摄几张乡村的美景。这天中午在弟弟的老丈人吃午饭,但是一桌丰盛的菜肴全是弟弟的杰作,从某种程度上说,弟弟的烹饪技术我不能望其项背。吃罢午饭,大约是午后1点,我们就忙不迭地开车返回重庆。准确点说,我们这天下午的目的地是重庆南川,大嫂的娘家人正在张罗着丰盛的晚餐等着我们去品尝。根据导航的提示,四川省南部县到重庆市南川区大约有370公里的路程,从理论上讲顶多4个半小时的时间我们就能赶到大嫂的娘家,但事实是,我们从南部互通刚刚驶上兰海高速公路就遇上大规模的塞车。毫不夸张地说,塞车塞得非常严重,整条道路堵得几乎是动弹不得,我们足足被塞了近两个小时,堵得水泄不通的车流才开始缓缓向前蠕动。据我以往的行驶经验来看,如果前方车辆出现堵得水泄不通的现象,通常是在隧道里发生了交通事故,果不其然,这一次在兰海高速南部县城段遭遇大规模的塞车,原因就是因为南部县城附近的元山子隧道发生了5车连环相撞的事故。

大嫂一看见前方出现大规模的堵车,为了赶时间,就迫不及待地驶上应急车道,而胆小怕事的我害怕被交通管理部门处以记上6分和罚款200元的处罚,只能老老实实地呆在行车道上。这天下午我们由南部返回重庆,至少看见三起交通事故,其中两起事故是在隧道里发生的好几辆车追尾,另外一起事故可能是因为驾驶员疲劳驾驶单车撞在道路右侧的防护栏上。临文不讳地说,这单车引发的事故非常严重,一辆白色的小轿车被撞得支离破碎,隐隐约约还能看见地面上的血迹。在高速公路上行驶时,一定要避免大家挤在一块打拥堂,大家和和睦睦地挤在一块,只要其中一辆车来一个突然的急刹,后面的车随时都有追尾的可能。故,只要前方出现拥堵或者是缓行的现象,只要能超车,我一般是见缝插针地不断变道超车,当然,前提是你的驾驶技术非常娴熟,否则不断地变道超车也会遭遇交通事故。就因为在兰海高速南部互通附近遭遇大规模塞车,当我们一路疾驰来到重庆合川境内时已是傍晚5点,如果不再遇上大规模的塞车,我们极有希望于晚上7点时赶到南川,可上帝非要折腾我们,刚刚驶入合川境内,不幸遇上更大规模的塞车。不要说重大节日,单单就周末,甚至是平时,兰海高速合川至重庆主城段经常是堵得水泄不通,这要怪兰海高速公路的设计者,当初设计这段高速公路的时候为什么不修建为双向六车道?一遇上塞车,大嫂又是冒着被记分和罚款的危险驶上应急车道,而我则老老实实地呆在行车道,想到合川至北碚,以及北碚至重庆主城段可能会更加拥堵,我打算在合川沙溪互通转道经重庆三环高速公路赶往南川,不过,这要多行驶近200公里的路程。在合川沙溪互通转道重庆三环高速公路时已是晚上7点,如果继续赶往南川肯定会是在9点半时才能到达,在电话中匆匆与大嫂商量一番,决定连夜开车回涪陵。从合川沙溪互通转道重庆三环高速公路后,我是以时速140公里的速度一路狂奔,先后经过铜梁区、大足区、永川区、江津区、巴南区、南岸区和长寿区,于晚上10点时回到涪陵城。在涪陵城南门山十字街口处,刚刚驶过这个红绿灯路口,突然听见前方传来震山响的“砰”的一声,瞬间几辆车就堵在面前。下车一看,是一辆出租车不幸撞在一名横穿公路的行人上,尤其要命的是,单向两车道刚好被出租车和躺在地上的被撞行人占据。在这里鼓捣大半天,我后退到红绿灯路口处,经人民西路、建涪路、高笋塘、兴华中路和武泰路回到父母的家中,回到家一看时间,我的神,已是深夜11点。等继母做了一锅粥稀里哗啦地吞下肚,再洗脸刷牙躺在床上一看时间,偶买噶的,已是凌晨1点钟。我是一个习惯于早睡早起的人,但春节期间常常被各种突发的变故打乱,好在凌晨1点钟睡觉我照样能迅速进入梦乡,只是5点30分从睡梦中醒来后我再也无法入睡。

2月11日,正月初四,整整一上午我就躺在父母家里客厅沙发上要么是心情慵懒地翻阅手里的名家大作要么是浑浑噩噩的睡觉,中午吃罢午饭,就开车护送妻儿返回重庆,不过当天晚上我得再次开车回到涪陵,原因是因为第二天,也就是正月初五,我将陪同哥嫂等一大帮亲戚开车到安徽黄山参加某位亲戚女儿的婚礼。这位亲戚与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他是大嫂的二哥,我是看在他无助的前提下,才同意大嫂的请求开车护送这帮亲戚到安徽黄山的。为了能清楚地讲述这段故事,我把这位二哥称之为汪二哥,他的女儿在江苏无锡打工期间,与一位来自安徽黄山的青年谈起恋爱,恋爱还没谈两个月,小孩倒是很快地就揣上了,不得已,只好在正月初八这天举行结婚仪式。汪二哥有好几个兄弟姐妹,大家竞相想到安徽出席其女儿的婚礼,但是怎么去却成了一个难以破解的难题。重庆到安徽黄山有直达的航班,但是一去一来人均2400元的机票让汪二哥承受不了。我粗略估算了一下,随同汪二哥参加其女儿婚礼的人数是16人,即使我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也能准确地计算出单单就往返的飞机票其费用就高达3.84万元,这对以打工为生的汪二哥来说无异于是一笔天文数字。如果不给其亲戚摊上这笔费用,那只有汪二哥老两口独自去,无疑,这会丢汪二哥一家人的脸,无论如何,在其女儿的婚礼上,直系亲属的娘家人都应该到场。如果乘坐火车去,虽然票价或许便宜一点,但是春节期间的火车票是一票难求,迫不得已,汪二哥只有想到开车去。但是开车去必须得有车和驾驶员,板着手指掐来算去,只有委屈我开车护送他们到安徽。说句心里话我是不愿意护送这帮亲戚到黄山,原因不在于我小气,而是因为开学在即我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首先,我得把开学时初三年级考试的历史试题命好,其次,3月1日需要上交的新课程改革的论文我是一个字未写,再次,开学要检查的教案我是只字未写。最后,我的博客日志已经荒废了近10天,毫不夸张地说,这是我于2011年10月养成每天写一篇日志的良好习惯以来第一次出现大规模日志缺失的现象,如果再不更新博客日志,肯定有朋友认为吹须老道在春节期间已经呜呼哀哉了。但是直到正月初四的中午汪二哥该怎么到黄山一直没梳理出头绪,为此是整夜整夜的毫无睡意,看见汪二哥与我毕竟是亲戚的份上,我只有违心地同意护送他们到安徽黄山。2月11日晚上在老丈人家吃罢晚饭,回到家匆匆地洗了一个热水澡,我就独自一人冒着夜色开车回涪陵。尽管涪陵离重庆只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但是回到涪陵城父母家已是深夜11点,匆匆地刷牙洗脸就躺在冰冷的床上睡觉。2月12日早上不到6点钟我就一个鲤鱼打挺滚下床,吃了一碗汤圆,于清晨7点半时开车出发往安徽黄山赶,但是好事多磨,没想到第一天在沪渝高速湖北恩施段遭遇大规模的塞车。

2016年春节故事(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6年春节故事(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6年春节故事(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6年春节故事(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6年春节故事(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6年春节故事(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6年春节故事(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6年春节故事(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6年春节故事(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6年春节故事(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