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六)  

2016-12-07 21:00:23|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了朝天门小什字汽车站,武文渊拎着一个硕大无朋的皮箱艰难地走下了车,此时,四周全是黑漆漆一片,很难找到一株人行道树给以施肥,迫不得已,武文渊只有找个角落蹲下身子把嘴里憋了大半天的酸水吐掉。就在歇斯底里吐满嘴酸水的时候,武文渊突然感到周遭的空气有点压抑,抬起头,看见几个黑影围了过来。还未站起身,一名家伙用手紧紧拽住了武文渊的胳膊,用低沉的语气道:“小子,识相点,给点烟钱,否则老子一刀捅死你”,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这个黑影没有忘记抬起一条腿狠狠地在武文渊屁股踹一脚。武文渊所处那个年代的男人,几乎都是三等残废,换句话说,眼前这位恶狠狠说话的家伙,海拔高度顶破天也只有一米六六,和武文渊的身高不相上下,唯一的区别是,这条黑影的周围还有几道个子不怎么高的黑影。别看武文渊不懂得人情世故,也不知道社会的凶险,但是此时,武文渊表现得格外地沉着与冷静。武文渊左手紧紧拽着大皮箱,右手做好还击的准备,同时嘴里非常客气地说,“兄弟伙,小弟五年前砍伤了一个人,如今这家伙仍然半身不遂地躺在床上,小弟也不幸关进了鸡圈,在鸡圈里坐了5年终于把牢底坐穿,这次才从大牢里出来,请兄弟伙给小弟一条生路”。眼前这几条黑影听见武文渊说的这番话,不由得愣了一下,原本认为蹲在地上正在歇斯底里呕吐的家伙是一尾任意宰割的鱼,没想到却是在鸡圈里待过的梁山好汉,这几道黑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正在想办法怎么解决此事时,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拎着沉甸甸的大皮箱往朝天门港口的方向拔腿就跑。后面的几道黑影再次愣了一下,没想到眼前这名梁山好汉如此胆小,于是拔腿就追,但是没想到前方有一个治安亭,而且里面灯火通明,而那名自称是梁山好汉的家伙正站在治安亭的门口与里面的协警说话。几经犹豫,几道黑影只有放弃这名梁山好汉寻找新的猎物。说句心里话,此番经历把武文渊吓得不轻,因为口袋里只有20枚大洋,刚好购买一张回武陵的船票,如果这20枚大洋落入那几位黑影手里,武文渊只有撅着屁股趴着回到武陵。临文不讳地说,武文渊的“绝顶聪明”绝不只是大家胡说八道,而是实至名归,遇到一伙黑道上走的魑魅魍魉之徒,武文渊没有表现处惊慌失措,而是非常冷静地戏耍了这几位常在道上走的朋友。同时,在逃跑的过程中,武文渊没有选择盲目的逃跑,而是有的放矢跑到一座灯火通明的治安亭。老夫猜想,这天早上武文渊同学之所以会遇上这一幕,主要原因除了是因为早上出门太早,让这几位劫贫济富之徒寻找到发财机会之外,更为主要的原因是武文渊手里拎着的那个大皮箱。在治安亭附近站了一会儿,等天色亮开后,武文渊推着箱子非常从容地来到朝天门港售票大厅,买了一张开往武陵的船票。不过,一月份乘坐轮船,侵肌透骨的寒风会从四面八方吹过来,一会儿身子骨几乎被冻成冰柱。当然,原本有办法避免寒风的侵扰,如在港务大厦售票大厅购买船票时,把心一横,花上20元人民币购买一张四等舱的船票,上船后就可以躺在充满汗臭味和脚臭味的床上,免受凛冽寒风的肆虐。
        只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要最大限度减少回家的成本,硬着头皮购买了一张普普通通的散席舱位的船票。为了打发时间,在即将登船时,武文渊特地从一位小贩手里花了一元人民币购买了两份不同的报纸,在船舱里找了一个避风的地方坐好,立即埋头翻阅手里的这两份报纸。通常,两份报纸逐字逐句地阅读完,包括把报纸中缝刊登的深沪两市的每只股票的最新收盘价逐一看完,武文渊乘坐的客船刚好驶入武陵港。其实,每年的5月至10月,从重庆朝天门港乘坐普通客船回武陵,不需要购买四等舱的船票,只需花上15枚大洋购买一张散席舱的船票,坐在轮船的甲板上就感到非常惬意。一是此时天气炎热,坐在甲板上,习习江风吹拂在脸颊和瘦削的身子骨上不会有丝毫的寒意。二是沿江两岸的风光非常优美,这时,手里两份不同内容的报刊武文渊只是蜻蜓点水浏览一番,就盘腿坐在甲板上,如果是遇上风和日美的好天气,还故意坐在阳光下,享受着和煦的阳光,欣赏长江沿岸的壮景。不过,大学毕业踏上工作岗位后,随着沿江高速的修建和高速铁路的修建,再也没有机会盘腿坐在普通客船的甲板上欣赏沿江两岸的美景。1995年1月中旬的这天,是武文渊迈着罗圈腿进入大学后第一次独自乘坐客船回武陵,清晨8点,乘坐的客船起航,在寒风中航行四个小时,于中午12点抵达武陵港。正常情况下,应该是在武陵港口附近找一家小餐馆吃一碗河水豆花把肚子勉强填饱后,再步行两个半小时的山路不疾不徐地回到家里,但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一向以神仙自居,也就是不吃不喝,坚持饿着肚子回家。艰难地拎着大皮箱,走下船,在河滩上沿着一条鹅卵石的小路往大东门方向行走,突然一条“恶狗”气势汹汹地从河滩上跳了起来,几步蹿到武文渊面前,晃动着手里一把散发着寒光的匕首,叫嚣着:“兄弟,给老子一点烟钱”。倒,怎么今天这么倒霉,早上乘坐公交车来到朝天门附近小什字车站,刚刚下车,蹲在地上呕吐时,几名黑影不分青红皂白地围上来要钱,好不容易把那几名黑影摆脱,回到武陵,刚下船,又遇上一个走路都走不稳的家伙突然蹿出来要钱,这他妈的是什么世道?武文渊把手里的大皮箱提了起来,脸上没有丝毫的惊慌,可以说是非常淡定地给眼前这名可能是吸粉的兄弟说:“老兄,小弟刚从鸡圈里出来,身上没有钱,要是有钱的话,谁他妈的走这条鸟不生蛋的小路啊,说不定小弟早就打车回到家了。看在老兄缺钱的份上,你跟我走,我家就在大东门箱子街处,看看能不能从父母那里要点钱孝敬老兄。”不需多想,大家已知道这番话是武文渊同学胡编乱造的,但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面前这家伙愣了一下,居然转身自行离去了。的确,此时虽然有很多乘客下船,但是都是沿着港口的石梯拾级而上,到沿江公路时再乘坐公交车,毫不客气地说,除了武文渊同学以外,没有任何乘客选择经河滩上这条乱石路回家。武文渊为了节省乘坐公交车的费用和走捷径,才会选择走这条无人问津的乱石路,走过这片鹅卵石,前方就是大东门箱子街,所以,不管从何种角度讲,刚才那只从河滩上蹿出来的“恶狗”没有理由怀疑武文渊胡编乱造的谎话是假的。
        尽管这起奇遇的结果也是虚惊一场,但是把武文渊同学吓得不轻,后来,不管是遇上放寒假还是放暑假,武文渊都不敢随意拎着那个大皮箱回家。武文渊饿着肚子枵肠辘辘地回到家后开始享受快乐无边的寒假,如今的寒暑假,武文渊无外乎是整日价地待在家里与电脑相伴,也就是坐在电脑前焚膏继晷地写一篇日志和品读几页名家大作的内容,可当年的寒暑假,毫不客气地说,武文渊的假期生活非常丰富。一是和父母一道务农,务农不仅是技术活,而且还是一项体力活,仅仅是为来年的春播锄地,武文渊的双手常常打起一个个黄豆般大小的乌黑血泡。二是打扫家里的清洁卫生,这个家务事和干农活差不多,是一项体力活,把五间大瓦房的清洁卫生做完,至少需要四五天的时间,再把床上油腻腻的被褥和衣橱里胡乱丢放的衣服洗完,不知不觉又花了两三天的时间。也就是说,刚把家里的清洁卫生做完,一年一度的春节就悄然来临啦。春节,应该在大门门框上张贴春联,同时在窗户玻璃上贴一个倒着的“福”字,还得买几幅年画张贴在墙上,这样,年味就出现了。可是在武文渊家里,春联、“福”字和年画统统的没有,甚至连大年三十晚上放一串鞭炮的事也省了。正月初一,家家户户的乡亲都要拎着鞭炮上山,找几个祖坟拜祭老祖宗,可是武文渊早已去世的爷爷婆婆的坟墓都不知道在哪儿,所以,祭拜祖先的事也省了。在孩提时代,每年的春节,父母还要进城买一绺棉布染成蓝色给武文渊兄弟俩各做一套新衣,同时买几斤猪肉好好地吃上几天,到武文渊念高中时,做一套新衣服的事也省了。最后,只是宰杀一头300多斤的肥猪好好地过一个春节,而1995年1月的春节也不例外。自从家里每年腊月宰杀一头肥猪后,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每天晚饭都有一份猪肉,瘦骨嶙嶙的武文渊身子骨开始丰满起来。通常,是先吃瘦肉再吃肥肉,在每天晚上都有一份瘦肉吃的时候,武文渊按照父母的要求和自己的想象,常常把瘦肉煮成滑肉,逐渐,武文渊对滑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滑肉的做法其实很简单,先把瘦肉切成肉丝,接着添加蒜泥、姜末、花椒、辣椒和食盐,来来回回搅拌后,添加少许的苕粉粉末。用手再次简单地搅拌一番,揉搓成拇指般大小的团状,丢进油锅里煮。此时,记得把火调小一点,如果用沸腾的油水猛冲一番,你煮的滑肉将会成为肉羹。武文渊很喜欢吃滑肉,当年宰杀年猪后,每次用瘦肉做一份菜时,武文渊都是优先考虑做一大锅滑肉。这年的寒假,就是在锄地、打扫家里清洁卫生、清洗一家人的衣服、不断地做滑肉和吃滑肉中度过,当把房梁上悬挂的精瘦肉全部吃完时,该拎着那个给武文渊惹了不少是非的大皮箱返回学校上学。每年春运期间,很多莘莘学子都得为回家和返校的事犯愁,原因是因为火车票不大好买,不过,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不用为此事发愁,因为他不需要乘坐火车返校。当然,也没有办法乘坐火车返校,谁叫武陵火车站那块招牌上加了“无轨”二字呢?但不用乘坐火车返校,并不能说明返校的过程中不经历一番“挤累压”的辛苦,到了武陵地区轮船公司的售票大厅,大厅里人头攒动,拖着那个硕大无朋的大皮箱,辛辛苦苦排了大半个小时的队伍才买到一张带有床位的船票。
        当然,这与那些通宵达旦排在火车站售票大厅购买车票的学弟学妹们相比,武文渊同学,花了不到大半个小时的时间,就顺顺利利地购买到一张四等舱的船票,老夫不揣冒昧地认为这算得上是一种幸运和幸福。购买了船票后,往往离登船的时间还有好几个小时的时间,由于拖着一个沉甸甸的大皮箱,武文渊哪里也不能去,只能老老实实地坐在售票大厅耐心地等待。不用担心武文渊同学的晚饭问题,中午武文渊一口气吃了三大碗滑肉,把肚子撑得像胀鼓鼓的皮球似的,所以,晚饭这事可以省了。即使撒了几泡尿和拉了一泡屎把肚子掏空了后有一种饥肠辘辘的感觉,但也不用为武文渊晚饭的事犯愁,因为武文渊手里拎着的一个塑料口袋里塞了好几个用汤圆粉油炸的饼子,如果遇上肚子饿得咕咕叫的时候,就掏出一个汤圆饼,狼吞虎咽地吞进肚里。到了晚上9点,终于等来某某轮船公司“河”字号系列客船,春运期间,为了尽可能多运输旅客,各大轮船公司使出了杀手锏,同一班次的客船,居然同时开行好几艘。如,这天晚上9点的轮船航班,每家轮船公司都有开往重庆的轮船,像某某轮船公司这类主要经营以重庆到丰都航线的航班,竟然同时派出三艘轮船进行运输。你们可以想象一下,重庆到武汉沿线,大大小小几十座城市,每座县城都有自己的航运公司,像武陵这类不大不小的中小规模的城市,也有三家轮船公司。这些航运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每天不分昼夜,派出多艘客船运输旅客,而每运输一名乘客,就是一笔不菲的收入。虽然各家轮船公司在春运期间赚得盆满钵满,但是对急着赶回学校上学的武文渊来说,何尝不是好事,至少能按时返校,而且还不用遭受“挤累压”之苦。回到学校后,武文渊突然发现有一种失落感。寒假在家期间,每天忙得脚后跟翻到脚背上,即,不是忙于做家务,就是跟随父母到地里种地,没有功夫挤出时间思念自己看中的那名女生。但是假期结束后一返回到学校,突然发下宽广的心胸空荡荡的,尤其是夤夜时分被一泡尿憋醒后,心里对近在几尺的心仪女生的思念格外强烈。上书法课时,也就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给学生讲怎么书写毛笔字时,武文渊从颜真卿代表作《多宝塔碑》里试图寻找“胡欣茹”三个字,想加以不断地练习,让人感到遗憾的是,把《多宝塔碑》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欣茹”二字。尽管武文渊几乎把胡欣茹所有的情况打探得一清二楚,但是怎么向其表白,说句心里话,武文渊是茫然不知,此时才后悔平日忙于学习,忘记了向猎艳寻芳之徒学习泡妞秘籍。真的是感到茫然不知所措,每天除了在放学的路上邀约班上那位“蒲志高”同志一道尾随胡欣茹外,实在是找不到更好的撩妹方式。不过,正当感到走投无路时,寝室那位名叫某色达洛的家伙,有事无事就拿武文渊心仪的女生开涮,而且口无遮拦说了几大箩筐难听的话。不管胡欣茹是否是自己的女友,武文渊是强烈地反对寝室里不学无术的家伙把自己暗恋的女生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故,每次某色达洛恶语中伤,说一大堆关于胡欣茹的坏话说,武文渊捋着袖子,真想扑上去,狠狠地与某色达洛打一架。
        由此可见,腰无尺寸之刃手无缚鸡之力的武文渊同学,其骨子里有血性男儿的英雄气概。每当武文渊拉开架势准备与某色达洛狠狠地打一架时,这家伙立即嘴软,说,只要武文渊能把胡欣茹追到手,他就不再造谣中伤说有关胡欣茹难听的坏话。怎么办,好像除了把胡欣茹追到手外,似乎找不到别的有效解决问题的办法。毫不客气地说,武文渊是被室友某色达洛赶鸭子上架逼迫迈出追求胡欣茹的步伐,不是武文渊不愿意迈出这一步,而是因为武文渊狗胆太小,迟迟没有胆量迈出这步。其实,武文渊暗恋胡欣茹之事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全班60多名同学,兴许只有胡欣茹不知道这事,即使她知道,也会装着不知道,总不能主动给武文渊写一张纸条,告诫武文渊不要对其痴心妄想吧。1995年3月20日,开学刚好三个星期,武文渊冥思苦想后,决定写一份投石问路的信,让自己的跟班,也就是那位名叫黎明珠的男生,把这封信转交到胡欣茹手里。应该说,这是极其重要同时又是极其危险的一步,不要忘记当年念高三时,全年级的男同学都喜欢一名姓徐的女生,于是大家一致给姓徐的女生写情书。不大喜欢用脑子做事的武文渊,矮子看戏人云亦云,跟着“写”了一封情书。从“写”字加引号来看,大家可以知道这封珠玑咳唾的情书不是武文渊的原创。身边很多帅气的须眉浊物给这名姓徐的女生写的情书纷纷石沉大海,就如同在水池里扔了一粒石子,没有掀起一层层涟漪,水面仍然一片平静。但是武文渊写的这封情书,可能是因为词华典赡,居然在姓徐的女生心里掀起了层层涟漪。两天后,一名陌生的女生尾随而来,把其手里的一封信强行塞在武文渊手里,挤眉弄眼地说,这是某个班一名姓徐的女生的回信。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可以想象得到武文渊收到这封信后心里凫趋雀跃的心情,武文渊怀着这份喜悦的心情紧紧地把信拽在手里,直到这封信可以拧出水来时,才找到一个四周无人的地方,心里像有一头四处乱窜的小鹿,哆嗦着手打开这封信。把里面的信札取出来的时候,武文渊心里咯噔一下,突然认识到有点不对,因为手里这封信被撕得七零八碎。颤抖着双手展开一看,倒,这不是两天前自己胡乱写的那封信吗?实话实说,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写的求爱信被撕得粉碎并没有给武文渊带来糟糕的心情,因为武文渊不怎么喜欢这名姓徐的女生。当然,这种不喜欢的感觉是一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在作祟,如果这名姓徐的女生同意与武文渊谈一场荡气回肠的恋爱,武文渊肯定会高兴地感叹这是其几辈子修来的福缘。那为什么又说武文渊的心情为什么没有遭受重大影响呢,因为一开始武文渊就没有把此事当真,或者说,不敢奢望与之有一段轰轰烈烈的恋爱。但是,这不能说明武文渊的心情一点也未遭受影响,至少自己胡乱撰写的情书被撕得粉碎是一件极没有脸面的事。有一句话叫“头可以断血可以流,但是皮鞋不能不擦油”,这句话告诫武文渊,作为男人,脸面是何等的重要。故,从此以后,如果喜欢某位女生,需要向其表白时,武文渊坚决不会用写情书的方式表白。但是,这次暗自恋上胡欣茹后,尤其是被寝室的室友某色达洛赶鸭子上架后,究竟用什么方法向胡欣茹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说句心里话,这着实让武文渊不知所措。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