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七)  

2016-12-08 20:58:24|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武文渊同学不知道该怎么向胡欣茹表达爱慕之情,但是在室友某色达洛不断“催促”下,如同被赶上架的鸭子,决定硬着头皮冒险向暗恋长达好几个月的胡欣茹表白心里的仰慕之情。有一句古话叫“不成功便成仁”,武文渊打算背城一战,写一封投石问路的信果断地向其表白,如果不幸被拒,就拾掇好一颗伤痕累累的心,从此挥泪斩断情愫心无旁骛地学习。当今世界,不分黄童白叟,有很多人把爱情视为儿戏,可那时的武文渊同学,却把爱情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毫不夸张地说,是用壮士断腕的精神给胡欣茹写那封具有投石问路性质的信。人们常说书到用时方恨少,这句话很有道理,由于平时不学无术,到写情书时却发现自己没有文思泉涌的创作灵感和文不加点的写作能力。如果这事发生在今天,写一封情书,就不需要绞尽脑汁,只需打开电脑,在百度搜索引擎里输入“情书”字样,成千上万封情书便出现在眼前。可那时没有这玩意,同时,手里又没有一本《知音》,怎么办,只有闭门造车地胡编乱造。怎么造,纵然武文渊搜索枯肠创作出一部华丽的篇章,但是人家不感兴趣,照例是白写了,思来想去,武文渊决定用寥寥几字简单明了地向胡欣茹表达自己的仰慕之心和爱慕之情。这封情书真的写得很简单,简单到一页信笺纸只寥寥一语写了十几个字,“我想与你做朋友,给我一个机会好吗?”写好信后,找了一个牛皮纸信封,龙飞凤舞地在信封封面上书写“胡欣茹亲启”字样,然后找到那位轻易就背叛武文渊的“蒲志高”同志,千叮嘱万嘱咐,要求他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把这封信交到胡欣茹手里。这事,“蒲志高”同志,也就是那位名叫黎明珠的同学倒是快速地完成武文渊下达的鱼传尺素驿寄梅花的任务,但是他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完成这一任务的,换句话说,全班每一名同学都知道此时的武文渊同学开始向其心爱的胡欣茹女生发起了爱情的总攻。毫不客气地说,这次攻势阵仗非常大,可以用雷霆万钧一词来形容,可结果是,武文渊除了遭受同学们的白眼外,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如果胡欣茹像高中时期一名姓徐的女生把这封信撕碎,再回寄给武文渊,兴许武文渊会死心,对胡欣茹不再抱有幻想,可事实是,胡欣茹对此没有丝毫反应,这让武文渊彻底没辙了。但同时也说明一个问题,胡欣茹对武文渊的爱慕之情没有反感,也没有愤怒,更没有拒之于千里之外,无疑,武文渊不会因为一封投石问路的信没有起到相应的作用就感到灰心沮丧,只是暂时不知道该怎么办而已。在递交这封信之前,武文渊胡乱猜测了多种结果,如把信撕碎后返回给武文渊,或者是简简单单写几个字告诫武文渊不要癞蛤蟆吃天鹅肉,抑或是把武文渊劈头盖脸地痛骂一顿,但是千般假设万般想象,没有想到胡欣茹会以雁杳鱼沉的方式对待武文渊绞尽脑汁写的那封投石问路之信。随后的两个月时间里,毫不客气地说,每时每刻武文渊都感受到一种痛苦的煎熬,放学后,再也没有心情尾随在胡欣茹屁股后面打探其消息。
        同时,寝室里那位名叫某色达洛的室友是变本加厉的讥诮武文渊,甚至多次扬言要挥舞着锄头不惜一切代价把胡欣茹追到手,在内外交困下,武文渊不得不静下心来努力寻找用什么样的方式接近胡欣茹,至少要让武文渊搞明白胡欣茹对武文渊的爱慕之情究竟是怎样的态度。放弃是一种懦弱的表现,在没有明确知晓胡欣茹对武文渊究竟是什么样的态度时,武文渊必须得执着地坚守这份仰慕之情,直到明确知道胡欣茹是态度非常坚决地拒绝这份仰慕之情时才会想到用李白这句“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的古诗词迫使自己放弃。在度日如年的痛苦等待过程中,不知不觉来到桃花运泛滥的五月,每到桃花运泛滥的五月,时间万事万物都蠢蠢欲动,连小蝌蚪也谈起了恋爱,小麻雀也怀了孕。某天晚上,武文渊躺在寝室里那张一翻身就嘎吱嘎吱作响地铁床上,再次痛下决心,必须找到一个有效的办法零距离地接触胡欣茹,至少要从胡欣茹樱桃小嘴里打探清楚,辛辛苦苦暗恋大半年的女生对自己究竟有什么看法。尽管无法正确知晓胡欣茹对自己的爱慕之情有何看法,但是有一点武文渊很清楚,那就是胡欣茹对自己不怎么反感,至少在遇上胡欣茹诸位室友时,她们的脸上不再是冷若冰霜的表情,而是多了一份微笑。这份微笑给武文渊透露了一条极其宝贵的信息,即,胡欣茹寝室的女生不怎么讨厌自己,甚至还有少许的好感,否则,在上学之路上无意间相遇时,怎么会露出礼貌性的微笑?当然,如果不进一步采取行动,胡欣茹室友们的友好微笑是毫无意义的,武文渊必须趁热打铁,抓住她们对自己尚有几分好感的千载难逢机会,当面向胡欣茹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突然,武文渊猛地一拍大腿,“啪”的一声惊醒了寝室里所有的同学,面对室友们愤怒的谴责,武文渊只有不好意思地说,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被一条恶狗撕咬,迫不得已,只有挥舞双手驱赶恶狗。但事实不是这样的,刚才武文渊在冥思苦想寻找办法的过程中,突然想到一个非常可行的办法,那就是主动坐在胡欣茹身边一道听课,在课间休息时,故意找话有一搭没一搭地与胡欣茹聊天,通过聊天,增加彼此间的感情和信任,然后再发动排山倒海般的进攻。事实证明,武文渊这个方法非常有效,甚至不需要发动排山倒海的进攻,胡欣茹就已经被武文渊牢牢地握在手里。大一年级和大二年级,武文渊的功课主要分为学习历史和学习英语两大板块,其中历史专业课被安排在文荟楼阶梯教室,英语课则是安排在李园理科综合楼教室,武文渊决定在文荟楼阶梯教室里上历史专业课时主动在胡欣茹身边落坐。尽管同学们的座位不是辅导员精心安排的,毫不客气地说,全是同学们以约定俗成的方式形成的,但是同学们的座位是固定的,没有同学愿意打乱这一约定俗成。通常,胡欣茹与她寝室里几位室友坐在教室的第三排座椅上,武文渊则坐在第四排,虽然不是在胡欣茹正后方,但是每天上课时,都可以做到全方位的观察胡欣茹。除了少数几名学生早早地坠入爱河而坐在教室最后一排座位上外,前面三排座位落座的学生全是女生,后面几排座位坐的学生全是男生,但第四排座位看上去有点特殊。
       第四排,一共有十多个座位,但只有武文渊独自一人坐在第四排,本想坐在胡欣茹的正后方,上课时可以一心一意地欣赏胡欣茹美丽的背影,但害怕其反感,于是找了一个保持一段安全距离的座位。事实证明,武文渊这一做法是正确的,至少胡欣茹对武文渊从未有过反感心理,有时,还会偷偷地打量一下这家伙,毕竟这位貌不惊人言不压众的家伙曾经给自己大胆地写了一封情书。只是情书的字数太少,内容也是乏善可陈,至少暂时还不足以打动胡欣茹的芳心。从这种角度上说,武文渊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写的那封投石问路的情书,其投石问路的目的已经达到,至少让胡欣茹开始关注武文渊。教室的最后一排,通常也坐着四名同学,不过是两男两女,显然,这两男两女正处于热恋阶段,否则,谁会有病坐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听课,只是暂时不知道,这排座位是否会出现武文渊和胡欣茹的身影?想好了如何拉近与胡欣茹距离的良策后,武文渊烦躁的心情顿时平静下来,很快就进入梦乡,在梦境里,竟然破天荒地遇见了娇小可爱美丽动人的胡欣茹。第二天是星期四,武文渊在上学的途中,就琢磨着这事的可行性,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尽管武文渊对这个计划的成功胸有成竹,但是还得找那位狗头军师,也就是名叫黎明珠的同志好好参谋一下,确认可行后,再付诸实施。名叫黎明珠的狗头军师智商有限,和武文渊商量了大半天,除了只会点头随声附和外,提不出任何建设性的意见。算了,就按自己的方法进行,于是武文渊对这名蒲志高同志,同时兼任狗头军师的黎明珠安排了相应的任务。可能有朋友认为,主动和胡欣茹坐在一块很简单,对你来说也许很简单,因为你的脸皮比城墙倒拐的地方还厚,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脸皮比一张纸还薄,没有胆量夹着书本龙章凤姿地走进教室高调地坐在胡欣茹的身边。即使要厚着脸皮坐在胡欣茹身侧,也必须得用委婉的方式,让自己和胡欣茹,都有一个心理准备。怎么做才会让羞涩的两人都有心理准备呢,其实方法很简单,所付出的代价也不过是让武文渊的那位狗头军师打头阵。武文渊的做法是,让蒲志高同志,同时兼任狗头军师的黎明珠踩着时间点走进教室,其实也不需要踩着时间点,看见胡欣茹走进教室在其固定的座位坐好后,黎明珠把武文渊的课本放在胡欣茹身侧空着的座位上就行。为了防止胡欣茹把武文渊的课本扔掉,武文渊特地在课本的封面上用一手漂亮的“武体字”书写“武文渊”三个大字,别看武文渊私自创立的武体字不怎么样,但是在当时,至少在班级里,武文渊拿手的武体字是最漂亮的。看在一手漂亮的武体字上,武文渊坚信,胡欣茹绝不会把他的书从窗户上扔出去。但是,也有不确定的因素,尽管胡欣茹不会把武文渊的课本从窗户上扔出去,但是有可能挪动座位,如果不幸遇上挪动座位,那武文渊零距离接触胡欣茹的梦想将泡汤。所以,把具体任务安排下去后,武文渊的内心世界一直处于跼蹐不安中。1995年5月27日,对武文渊来说是一个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日子,这天早上7点30分,让狗头军师黎明珠夹着武文渊的书本走进教室后,武文渊独自在文荟楼外的花园里徘徊。
       看着时钟的指针即将指向清晨8点,把心一横,龙骧虎步地走进教室,按照既定的计划,武文渊直接走到阶梯教室第三排的座位,在胡欣茹身侧坐了下来。坐下来后,当看见自己的书本正安安静静地躺在课桌上,身侧的胡欣则茹若无其事翻阅其课本时,武文渊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激动,同时,一颗踧踖不安的心安然落入腹腔。说句心里话,武文渊没有想到结果是如此之完美,在走进教室之前,武文渊设想最多的是,胡欣茹看见武文渊的课本后,会挪动一个座位,但是让武文渊万万没有想到的事,胡欣茹是心如止水地坐在那里,好像眼前的一切与她无关。可是,这对武文渊来说,却是成功的先兆,因为胡欣茹没有挪动座位,至少可以说明胡欣茹对武文渊没有任何反感心理,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有可能是欲说还休。李清照有一首词叫《点绛唇》,里面有一句词是这样写的,“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尽管武文渊不知道此时的胡欣茹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但是和羞走的心理是极有可能的,否则,胡欣茹应该挪一个座位。想到胡欣茹有可能是和羞走的心理后,武文渊的心情非常轻松,这节历史课,虽然老师戴着老花镜站在讲台上,仍然是拿着书本摇头晃脑地照本宣科,但是武文渊听得格外地认真,时不时地在课本上认认真真地作笔记。这就是爱情的力量,让一名不学无术的家伙开始迷恋上学习,同时,利用老师喘口气喝口水的机会,偷偷地看一眼坐在身侧的胡欣茹。胡欣茹很美,是武文渊这辈子爱上的最为美丽的女孩,坐在她身材,尽管胡欣茹一直保持沉默,但是武文渊能感受其像小鹿乱撞的心跳,能嗅到从她身上散发的淡淡体香,一想到这些,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不禁不由地开始心猿意马。好不容易等到下课,武文渊利用这千载难逢的放风机会与胡欣茹热情地交流起来,原本认为胡欣茹罕言寡语,不会与武文渊交流,没想到胡欣茹除了认真聆听武文渊海阔天空般的胡说八道外,偶尔还要主动插一句,其中,有一句话让武文渊至今难以忘怀,那就是夸奖武文渊的眼球非常清澈,深邃的瞳子看上去分外美丽。也许有朋友会怀疑胡欣茹的眼神有点问题,其实不然,胡欣茹的评价非常中肯,毫不夸张地说是一语中的。那为什么要夸奖武文渊的瞳子非常清澈呢,只因当时武文渊一双斗鸡眼近视得不怎么严重,即使佩戴一副有着夸张似大镜框的眼镜,但是度数不高,在300度左右,尤其是没有时常戴眼镜,黑如点漆的眼球没有变形,故,看上去就如同一泓清泉。武文渊是在念高二那一年苦苦哀求父亲,准许其在某家眼镜店配制一副眼镜,配制眼镜原因倒不是因为武文渊的斗鸡眼近视得严重,而是执拗地认为,戴上眼镜后,整个人看上去非常有文化、有修养和有几分帅气。如果知道戴眼镜的人被称为“四只眼”或者是叫“四眼狗”,尤其是,自从戴上眼镜后,一辈子花在配制眼镜的费用是一个无底洞,说句心里话,当年,即使你挥舞着砍刀要索取武文渊的性命,武文渊也不愿意央求父亲陪他到眼镜店花20多枚大洋购买一副眼镜。武文渊的眼睛出现近视,既是遗传因素的结果,又是自己用眼不当造成的。
        说是遗传因素造成的,因为武文渊的父亲武宏伟也是一名老眼镜,而且度数高达六七百度,在镜片还是玻璃的那个年代,六七百度的镜片毫不客气地说是相当的厚,架在鼻梁上,鼻梁几乎被厚重的镜片压塌。但是,如果你继续往祖辈追溯历史,你会惊奇地发现,武文渊的祖辈,无论是爷爷还是婆婆,都不是“四只眼”。婆婆是地地道道的农民,爷爷原本也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只因新中国成立后武陵建立了一家陶罐厂,主要是为当地的榨菜厂提供菜坛,通过招工,武文渊的爷爷由一个根红苗正的泥腿子一夜之间变成了工人阶级。所以,武文渊所在的家族出现戴眼镜的光荣传统,临文不讳地说,从武文渊的父亲武宏伟那代开始的。只是没有想到遗传基因非常强大,到了武文渊这代,兄弟俩先后都出现了严重的近视。给我的感觉是,武文渊家族眼睛近视这一遗传基因越来越厉害,到了武文渊小孩这一代,还未念到小学四年级,眼睛就开始近视,不得不花大价钱配制一副眼镜。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武文渊小孩到了20岁,也就是成年时,说不定配制眼镜其度数高达上千度。不排除到了武文渊孙子那一辈时,小孩刚从娘胎里出来,就不得不找一家眼镜店配一副眼镜。武文渊眼睛的近视,当然也有后天的因素,这个因素不是因为武文渊学习非常用功,而是指,晚上在灯光下敷衍塞责地做作业时,灯光非常昏暗,长期在昏暗的灯光下做作业,久而久之,眼睛就出现近视。但是不怎么严重,至少坐在教室里第一排能看得清黑板上的字,也就是老师们书写的蝌蚪文。由于武文渊的家地处穷乡僻壤,也就是经常挂在大家嘴边的鸟不生蛋的地方,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末,家家户户才开始用电。尽管用上电,但是为了节约电费,家的白炽灯顶多不过15瓦,15瓦的白炽灯发出的灯光感觉和煤油灯的亮度差不多,唯一的好处是,遇上刮风的鬼天气,不用担心这盏白炽灯被大风吞噬。长期在昏暗的灯光下做作业,武文渊的眼睛出现了严重的近视,还伴随轻微的散光。武文渊是怎么发现其眼睛出现近视的呢,一是在上学之路上,遥望乌江对岸某家化工厂厂房里的灯光,突然发现不怎么清楚,当把眼睛瞄成一条缝,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瞄人缝”时,才能看清楚远方的灯光。二是坐在教室里上课,如果遇上教室里的光线有点黯淡,即使坐在教室里的第一排,也无法看清黑板,而之前从未出现这样的现象。向身边的“四眼狗”打听,才知道自己的眼睛出现了近视,但是不怎么严重,至少不影响学习。可此时,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天真地认为,凡是戴着眼镜,管他是否是歪瓜裂枣,看上去总有几分帅气。为了彰显自己也是一名帅气的男生,武文渊天天扭着父亲武宏伟的胳膊,非要父亲陪着他到城里某家眼镜店。父亲武宏伟原本不同意早早地给孩子配一副眼镜,但是每天晚上武文渊放学回到家后,总是扭着自己的胳膊要配一副眼镜,尤其是担心孩子看不清黑板上的字影响孩子的学习,武宏伟只有痛下决心带着武文渊到城里一家眼镜行花了20多元人民币购买了一副眼镜。但是,花大价钱配的一副眼镜架在鼻梁上后,并没有给武文渊带来丝毫的帅气,看来,一副眼镜不能改变武文渊歪瓜裂枣的模样。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