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八)  

2016-12-09 20:59:46|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本认为柔媚姣俏心地纯良胡欣茹同学高不可攀,没想到是一名平易近人的女生,胡欣茹同学偶然间轻启朱唇燕语莺声说的话让武文渊感到仿佛是来自天外的天籁之音,尤其是一句“你的瞳子好清澈”瞬间让武文渊飘飘然。当然,此时的武文渊没有被这飘飘然冲昏了头脑,因为他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必须得放长线钓大鱼,只要胡欣茹不反感自己,就有希望与胡欣茹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上午一共听了四节课,四节课的时间在两人轻轻松松地学习与交流中快速地度过,这让武文渊第一次真真切切地体会到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下午,美美地在寝室睡了一个午觉后,武文渊就来到胡欣茹身侧的座位上落座,尽管心里有几分忐忑,也就是不敢确信胡欣茹走进教室后是否坐到自己身边。不过,心里的忐忑转瞬即逝,因为胡欣茹很快袅袅婷婷地来到教室,没有丝毫犹豫,非常大方地坐在武文渊的身侧,甭说,此时武文渊心里的高兴劲是溢于言表。别看胡欣茹的一双美丽的眼睛清澈得如一泓清泉,其实也有轻微的近视,只是处于对眼睛的保护,暂时没有戴眼镜而已。以往遇上看不清黑板上老师扭扭捏捏板书的字时,胡欣茹只能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可现在,自从身侧坐了一只“四眼狗”,也就是坐了一位名叫武文渊的家伙后,就再也不用担心看不清黑板的问题啦。这天是星期五,下午放学后,武文渊如同一只哈巴狗陪着胡欣茹来到了女生寝室外的廊道上,很想邀约胡欣茹于即将到来的周末一道到嘉陵江畔游玩,或者是攀爬缙云山,但想到感情这玩意需要用温火不疾不徐地烘焙,于是把心一横,热情地说了一句“周末快乐”就回到寝室,不过心里始终有一丝失落与寂寥。周末,没有胡欣茹的陪伴,武文渊感到了度日如年的痛苦滋味,好在身边还有几位算是谈得来的室友,如每天晚上与其脑袋顶脑袋一同睡觉的一位名叫于佳槐的室友,还有那位时常背叛自己,同时又兼任狗头军师的一位名叫黎明珠的同学,周末有这两位同学相伴,心里的痛苦与寂寥,似乎少了许多。这个时候,武文渊的学习热情非常高涨,梦想时时刻刻都坐在教室里上课,这样,就可以长时间地陪着心爱的人儿。故,当又一周的星期一到来时,武文渊感到非常兴奋,很早就从床上爬起来,到食堂打了一壶开水,在寝室走廊尽头的洗漱池,把鸡窝似的猪头清洗了一下。经过这番搭理,原本蓬头垢面的武文渊,立即变得帅气起来。很多同学到了清晨7点半时才一个鲤鱼打挺滚下床,顾不上刷牙洗脸和吃早饭,拿着书本拎着裤子慌不迭地往教室跑,可武文渊同学在这个时间点上,则是带着兴奋的心情迈着方步雍容大度走进教室。在固定的座位上坐下,掏出一张皱巴巴的餐巾纸,给心爱人儿的座椅擦得干干净净,然后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胡乱翻阅书本等待心爱人儿的到来。即将8点开始正式上课时,心爱的人儿穿着一件绿色的连衣裙像一只百灵鸟飞进了教室,没有丝毫踌躇,直接来到武文渊身侧的座位上大大方方地落座,然后冲着武文渊,微微的一笑。这勾魂摄魄的一笑,让武文渊同学瞬间灵魂出窍。坐在心爱的人儿身侧上课,即使戴着一副老花眼镜的老师仍然是拿着教材照本宣科,讲的内容仍然是味同嚼蜡,但是武文渊却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生动。
        武文渊在课堂上的任务很简单,就是认认真真地听课,并做好相应的笔记,坐在身侧的胡欣茹听课也很认真,有时会扭过头来与武文渊深情地对望一眼,当无法看清黑板上老师龙飞凤舞写下的板书时,会把脑袋靠近武文渊的肩膀,仔细查看武文渊认认真真其实是鬼画桃符般做的笔记。这个时候,武文渊嗅到从胡欣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体香,不禁不由地心猿意马起来,于是故意用手臂装作无意识地碰一下胡欣茹冰清玉洁的臂膀。此时,已是骄阳似火的六月,两人都穿着短袖,手臂上不经意间的肌肤相亲让武文渊第一次感受到女性冰肌玉骨般肌肤的柔滑。之前,曾经有过与中学时期一位名叫张芸的女孩手拉手的经历,但是,没有与胡欣茹肌肤相亲时心里有一种被电击的感觉。胡欣茹对武文渊“无意识”时的肌肤相触没有持反感或者是排斥态度,至少,武文渊的手臂有意无意碰了一下胡欣茹的手臂时,她没有向左侧的空位挪一挪身子。忘了告诉大家,自从5月27日早上第一节课,武文渊大胆地与胡欣茹坐在一块后,无论是上英语课还是上历史课,两人总是形影不离地坐在一起,其中,胡欣茹坐在左边,武文渊则坐在右侧。女左男右的坐法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在听课的过程中,右手在认真做笔记的同时,左手可以轻轻抚摸一下心爱人儿的白皙大腿。只是这个时候火候不成熟,但是得为将来做好准备,那些还未谈过恋爱,或者是正在谈恋爱,却不知道你坐的位置有这样一门高深学问的朋友,何不参考一下当年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的经验。每天有胡欣茹相伴,武文渊总感到白天日子太短,某天下午,在放学的路上,武文渊内心世界挣扎了好一会,终于鼓起勇气向胡欣茹提出一道上晚自习的建议。大学时期,学校没有硬性要求学生们上晚自习,但是每天晚上,周末除外,7点至9点这段时间,寝室里的灯被寝室管理人员统一关掉,总不可能一直在漆黑的寝室里玩耍吧,所以,绝大多数学生都会主动地到教室上晚自习,但是没有统一要求,也没有统一管理。原本,武文渊是在寝室附近的政治系教学楼里上晚自习,这是一幢修建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苏式风格的建筑,也就是用青砖碧瓦修建的教学楼,可能是因为教室里各种设施太陈旧,在此上自习的学习寥寥无几,可以用冷冷清清一词来形容政治系的教学楼。但是,就因为这份冷清,政治系的教学楼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学习地方,同时,又是众多热恋中的学子们谈情说爱的地方。你在谈恋爱的时候,不可能拉着你心爱人儿的小手往人堆里钻吧,所以,要想以上自习为名好好地谈恋爱,必须得找一个环境优雅,至少是人少的地方。文荟楼,顾名思义,是大部分文科专业所在的教学楼,主要囊括商学系、法学系、历史系、教育系、外语系、心理学系和中文系的教室,单单剩下政治系的教学楼偏安一隅。文荟楼是刚刚修建不到两年时间的综合性教学楼,教室里的设施,尤其是桌椅,全是崭新的,而且灯火通明,故,很多学生上晚自习时都是优先来到文荟楼,除非是每间教室人满为患你不得不重新寻找另外的教学楼。武文渊与胡欣茹,坐在一块在老师眼皮下学习,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连正式的恋爱尚未来得及确定,故,武文渊邀请胡欣茹一道上晚自习时不可能把地点选择在政治系那幢苏式教学楼,而是选择人流如织的文荟楼。
        但是,在文荟楼哪一间教室上自习,这可苦了俺们的武文渊同学,好在武文渊聪明伶俐,在浓重邀请胡欣茹一道上晚自习时,就把地方定在了白天一道上课的阶梯教室。这间教室比较大,至少可以容下100多名学生学习,同时,又是一间综合性的教学楼,晚上来到这里,如果遇上霉运,夹着书本来到这里会发现教室里正在举办面向全校师生的讲座。武文渊心里一心一意地想着与心爱的人儿一道学习英语或者是历史,对各种各样的讲座毫无兴趣,毫不夸张地说,四年的大学生活,武文渊从未认认真真听过一节讲座。不过这天晚上运气很好,仿佛上天也要成全武文渊与胡欣茹的爱情,吃罢晚饭,快速地刷牙,用凉爽的自来水匆匆冲洗一下油腻腻的脸,带着英语教材和四级英语单词表,脚上安装风火轮似的,快如闪电地来到阶梯教室。白天听课时,武文渊和胡欣茹选择的是第三排座位,可是晚上上自习时,由于没有老师讲课,仅仅是学生自行学习,所以,武文渊选择了教室最后一排靠近窗户这侧的座椅。尽管武文渊坚信胡欣茹会如约来到教室,但是在企足矫首等待的过程,仍然感到一种煎熬,甚至有可能等到这样一则消息,胡欣茹因为有事,今天晚上不来上自习。所以,武文渊在踧踖不安地等待过程中,不停地查看左手手腕处一块非常廉价的电子表,当时钟的指针指向晚上7点时,终于看见教室的门口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错,正是自己心爱的人儿,于是武文渊兴奋地站起来,疯狂地挥舞双手,如同当年的哥伦布先生在茫茫大海上艰难地航行了八九十天,终于看见了一块鸟不拉屎的小岛,猛地一头跪在海滩上高声地欢呼起来。胡欣茹才在寝室里洗了头,毫不客气地说,是带着一股袭人的香味来到武文渊身边,待胡欣茹坐定,武文渊趁此机会兴奋得抓住胡欣茹的小手。胡欣茹如凝脂般的小手握在武文渊手里感到特别地柔软细滑,如果不是因为教室里有太多的学生在学习,真恨不得把胡欣茹一把揽入怀里,狠狠地在其香唇上亲上几口。当然,爱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悄悄地握了一会胡欣茹肤如凝脂的小手,两人开始认认真真地学习英语,偶尔也翻阅一下历史教材,不知不觉,两个小时的晚自习便结束。晚自习结束后,武文渊与胡欣茹,肩并肩说笑着回寝室,经过政治系教学楼外的操场,武文渊很想拥着胡欣茹来到操场外侧树丛里畅谈一会儿人生,但想到两人认识仅仅只有一个星期时间,如果一时冲动,把其拥入怀里又摸又啃,极有可能遭遇心爱的人儿的反感。武文渊的脑子快速转了几圈后,决定暂时放弃冲动的念头,而是继续选择放长线钓大鱼的做法。随后的几个星期,白天武文渊与胡欣茹,一道坐在文荟楼阶梯教室或者是理科综合教学楼上课,晚上一道上自习,逐渐,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感情越来越深,晚自习结束后,有时还会兴趣盎然地在校园里散步。但是,两人的肌肤相亲,仅仅停留在偶尔拉拉小手上,像拥抱和接吻这些技术活,还停留在虚幻的梦想里。时间太瘦指缝太宽,不知不觉到了1995年的暑假,这个时候,武文渊本该承担护送心爱的人儿回其老家,也就是回到德阳中江的重任。但是两人的相识刚刚只有一个月时间,尚未深入发展,结果,武文渊在暑假到来时,只想早点回到家里看望终年辛勤耕耘的父母,忽视护送心爱的人儿回家。
        不得不承认,这一疏忽,武文渊万万没有想到给这段美丽的爱情带来不赀之损的影响。暑假正式到来的时候,武文渊与胡欣茹是同一天离开学校奔赴各自的老家,不过,两人离开学校后,却是朝着南辕北辙的方向行进。武文渊的家位于重庆东南120公里之外的武陵乡下,从朝天门码头乘坐客船到了武陵城后,还得花上两个半小时的步行才能回到家里。胡欣茹的家则在重庆西北300多公里之外的德阳中江,准确点说在中江县城南部的广福镇,辗转好几趟客车来到中江一个名叫会龙镇的地方下车后,同样需要步行两个半小时的山路才能到达其家中。可能就是因为距离重庆太远的缘故,武文渊在1995年暑假就放弃了护送心爱的人儿回中江的梦想。其实,主要原因不在于距离的长短,因为爱情是没有时空距离的,有一句话叫“两人同心其利断金”,只有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屁往一处放,不仅能种玉蓝田喜结良缘,而且还能创造出幸福的生活,所以,这年暑假,武文渊没有大胆地护送胡欣茹回家。当然更为重要的原因是,两人的感情还未发展到需要让对方家长知晓的地步,你总不能让武文渊护送胡欣茹到了中江后立即折返回到重庆吧。不过,要是武文渊知道暑假结束回到学校,两人的爱情要经历一场濒临死亡的震动时,还真应该早早地护送心爱的女友回家,并且一鼓作气,把生米煮成熟饭,一旦成了熟饭,胡欣茹就像煮熟的鸭子,飞不掉啦。这年的暑假,对武文渊来说同样是度日如年,好在每天都在身不由己地忙碌之中,没有时间思念山遥水远之外的心爱的人儿。但是到了晚上,躺在散发着霉臭味的凉席上,听着群魔乱舞的蚊虫嗡嗡声,思念与孤寂,像潮水般涌进武文渊心里。当年的暑假,除了每天身不由己地忙碌外,其实有很多值得回味的地方,如房前屋后,栽种有大量的桃树和李树,暑假伊始,每天,从早到晚,武文渊的小嘴没有闲着,不是吃香脆的桃子,就是吃有果酸味的李子,即使要换个口味,也是在午间时分啃几根玉米棒。熟知武文渊的人都知道,这家伙最喜欢吃的水果是樱桃、枇杷、桃子、李子、葡萄和红桔,为什么会对这几样水果情有独钟,主要原因是因为当年武文渊家里就摘有这几种水果。不过,有一句话叫“桃养人,杏伤人,李子树下抬死人”,听说李子这玩意吃多了对身体有害,但武文渊不管这些,只顾从早吃到晚,老夫猜想,“李子树下抬死人”,不是因为被李子毒死,而是因为吃了太多的李子被其撑死。对武文渊来说,李子吃多了的后遗症是牙齿发酸,吃什么东西牙齿都无力,可是,每次暗自下决心决定少吃李子时,一来到李子树附近,会情不自禁地再次爬上李子树并采摘李子吃。暑假期间,回到家里除了饱足口福外,还得跟随父母收割玉米和水稻,等把水稻收割完毕,就该回到学校开始新的一学期大学生活。如果没有与胡欣茹谈恋爱,新的一学期即将开学时,兴许武文渊不会急急忙忙地回到学校,但是与胡欣茹确定恋爱关系后,武文渊的所有心思都在心爱的人儿身上,刚刚收割完毕水稻,还未来得及把新谷晒干,武文渊就迫不及待地向父母道别,不顾舟车劳顿之苦风风火火地赶到学校。但是,武文渊没有想到返回学校后,几乎是接连半个月没有看见胡欣茹,这让武文渊心情在40多度的高温天气里瞬间跌入冰窖。
       1995年9月1日返校后,武文渊原本天真地会快速迎来心爱的人儿返校,但是左等右等,心爱的人儿没有等来,等来的却是一年之中最热的高温天气。每年九月,重庆就会迎来暴戾恣睢的秋老虎,如果遇上有来自西伯利亚的冷空气南下,秋老虎折腾之下后会迅速离去,但是,要是不幸遇上十多天的连晴天气,那这十天半月天天都是40多度的高温天气。尽管武文渊习以为常,连连都要遭受秋老虎的摧残,但是1995年开学后接下来半个月连晴高温天气仍然给武文渊留下了抹不去的记忆。每年的七、八、九这三月,只有接连几天都是阳光灿烂的晴好天气,原本35度的气温俯仰之间就会飙升到40度,有时甚至高达42度。当气温攀升到38度时,家里的任何物品,包括凉席,触及到皮肤后,第一感觉就是发烫。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因为我们人体的温度只有37度,当气温和物体超过这一温度,皮肤就会有一种烧灼感。在三峡大坝即将竣工时,成千上万的专家撰文指出,三峡大坝修好库区蓄水后,重庆夏季的平均气温会比以前低两三度,可事实是,至少武文渊感受到的气温一点没有改变。但是,40多度的连晴高温天气通常出现在7月中旬至8月底这段时间,即使9月初会出现高温天气,但已是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所以,像1995年9月上旬,接连半个月时间出现的40多度高温天气极为罕见。武文渊所住的寝室是点式楼,通风和采光都不怎么好,加上每间寝室都住了七名学生,毫不夸张地说,寝室热得像蒸笼。从早到晚都是38度以上的高温,大家热得受不了,学校不得不放高温假,但是放高温假,不能说明给莘莘学子带来一丝清凉,顶多是暂时不用到教室上课而已。不用到教室上课,对武文渊同学来说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在未来的半个月时间里没有机会亲近心爱的人儿,连见一次面的机会也没有。如果没有这高温假,武文渊每天早晚都可以陪着心爱的人儿,可如今,接连好几天都没有看见心爱的人儿,甚至无法确信她是否回到学校。怎么办?说句心里话,这这苦煞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让其每天时时刻刻坐卧不安。寝室里的同学们倒是因为高温天气暂时不用到教室上课兴奋不已,知道一位姓陈的同学为什么其雅号叫“阿露”吗,因为此时的他从早到晚什么都不穿,学习魏晋时期的大名士刘伶,以天地为屋,天天在寝室里裸奔。不过,更让人感到生厌的同学是那位人如其名的名叫齐浪的家伙,这家伙同样是什么都不穿,你穿不穿衣服那是你的自由,但是不能老是扛着其胯部那把雄赳赳气昂昂的三八大盖“步枪”到处得瑟啊?你看人家“阿露”同学,抑或是武文渊同学,同样胯部时常扛着一把三八大盖“步枪”,但是人家低调很多,至少用一块遮羞布扭扭捏捏羞羞答答地遮掩着。当然,这时的武文渊同学,没有心情去批评齐浪同学的狂妄,也没有心情去褒奖“阿露”同学的内敛,他只想怎么才能打听到心爱人儿的消息,至少得知道心爱的人儿是否平安地返回学校,同时想知道心爱的人儿平安地返回到学校为什么不及时与自己联系?导致接连十多天没有与心爱的人儿见上一面有可能是因为心爱的人儿变了心,也有可能是因为两人的感情原本还肤浅,武文渊同学在心爱的人儿心里说不定仍是一粒附赘悬疣的尘埃。但是,无论是何种情况,必须得想办法早日见到心爱的人儿。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大学校园(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