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打扫清洁卫生的计划被全盘打乱  

2016-02-02 21:18:38|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来计划这两天好好打扫家里的清洁卫生,但事与愿违,直到此时心情慵懒地写这篇日志的时候,我还没有拉开架势打扫家里的清洁卫生,看来,在春节之前打扫家里清洁卫生之事极有可能泡汤。严格意义上说,今天是打扫清洁卫生的好时机,至少从中午躺在冰冷的床上美美地睡一个午觉开始,连续多日的淫雨霏霏的鬼天气终于雨停云散,和煦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身上浑身上下都感到暖洋洋的。美美地睡了一个午觉后,我得听着优美的《驿动的心》敲打键盘述说今天的心情故事,看来,打扫清洁卫生之事只能无限期地拖延下去。不过,我没法抵制窗外明媚的阳光,日志写到此处,也就是不到两百字的内容,我就迫使自己暂时搁置日志,先把家里的清洁卫生简单打扫一下再说,至于日志,等吃了晚饭再简要写几句。今天的日志不一定非要凑足3600字的内容,此时精疲力竭的我已经吃罢晚饭,但是时钟的指针已经指向7点,如果我有文思泉涌和下笔千言的“创作”能力,兴许在9点半时能把3300字的日志写好并发表在博客里。昨天上午11点30分坐在电脑前正噼里啪啦敲打键盘写日志的时候,一位姓熊的朋友打来电话,小心翼翼地询问我中午是否有空,我天真地认为他会宴请我到某家火锅馆吃大餐,没想到是陪他到“交通事故定损中心”给他受伤的爱车定损。其实,我不知道交通事故定损中心在哪,在我脑海里,知道江南大道与辅仁大道交汇处有一个“重庆市机动车交通事故快速理赔中心”。2014年11月16日,我带着妻儿开车到位于北部新区悦来镇重庆国博中心参观年末的汽车展,结果刚刚驶离所在的小区不到5分钟,在南坪西路上海城附近遭遇一起诡异的交通事故。此路段车水马龙,不时有行人横穿公路,当时我是直行,速度也慢,时速在20多公里左右,突然我看见右前方从上海城地下车库快速蹿出一辆黑色小轿车,如果我及时停车,兴许这辆车就撞不到我。但这时我想到自己是直行,这辆车肯定会让直行车,于是我一脚油门试图在它冲到主干道之前快速通过,可万万没想到它仍然风驰电掣般地驶来,猛地一下就撞向爱车右侧后车门处。我及时停车,打开双向灯,下车往这辆黑色的丰田卡罗拉轿车一瞧,倒,这家伙之所以不按常规出牌,原来是他妈的一名女驾驶员。这名女驾驶员姓曹,比老夫大三岁,人们常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是坐地吸土”,而这名满头金发的女驾驶员恰恰处于四十如虎的年龄,所以开车时是格外地凶猛。我走近这辆丰田卡罗拉,只见这名女驾驶员是非常淡定地坐在车厢里,我敲了一下车窗,她才慢慢悠悠地摇下玻璃。想到这里是主干道,如果不及时撤离现场,等会交巡警来到此处发现是我们的小擦挂导致的大规模的塞车的话,肯定会不由分说把我们各打五十大板,于是我让这名女驾驶员立即给其投保的保险公司打电话。可这名半老徐娘做事慢腾腾的,在车厢里翻箱倒箧地寻找了大半天,才找到一张某位保险公司工作人员留下的电话卡。在这名老女人给其保险公司打电话的时候我也没有闲着,掏出随身携带的相机,对事故现场拍了照。说句心里话,我不知道该怎么拍摄交通事故的现场,只是拿着相机胡乱地拍了几张。

同时担心这名女驾驶员置我被撞坏的爱车于不顾而一走了之,我及时拨打了报jing电话,一位jing官打来电话让我们自行到昌龙城市花园附近的交巡警平台接受事故的处理。于是我和这名女驾驶员撤离现场,开车来到昌龙城市花园交巡警平台。由于此次事故的责任非常明确,我就等着对方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前来给我受伤的爱车定损,然后我开车到4s店进行维修,但是姗姗来迟的一位太平洋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在给我爱车定损时非说被撞坏车门下方的门栏是我以前事故撞坏的,不愿意对被撞坏的门栏进行赔偿。听到这话,你们不知道当时我有多生气,毫不夸张地说,真有一种食其肉寝其皮的感觉。明明是这辆丰田卡罗拉轿车前保险杠撞坏我爱车右侧后车门下方的门栏,可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是打死他舅子也不认可,我在交巡警平台气得是三尸暴跳七窃生烟。此时我好想交巡警帮我伸张正义,可是他双手一摊表示爱莫能助,用他的话来说,他只管对事故的责任进行划分,但是怎么定损他无能为力。我再一次向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据理力争,可利令智昏的他根本不听我解释,他简单地对我爱车受损部位拍了几张相片后就驾车扬长而去。不得已,我只有要求那位撞我爱车的姓曹的老女人给我被撞坏的爱车门栏进行赔偿,可她不耐烦地翻着眼皮表示只愿意按照保险公司工作人员的赔偿方案进行赔偿,倒,难道我爱车的门栏就白白地被撞吗?一名交巡警看见我无助的样子,建议我开车到海峡路“交通事故定损中心”进行鉴定,如果鉴定的结果是对方车辆的碰撞导致我爱车门栏受损,那就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纷争。额的神,一想到“司法途径”这四字我就感到脑门的头皮发麻,但事已既此,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明明是对方的车辆撞坏我爱车门栏,我总不能稀里糊涂地由自己出钱来维修吧。在妻子的陪同下我开车来到海峡路,可是来回转了几圈也未找到交通事故定损中心,向路人打听,他们也不知道定损中心在哪,最后,一位出租车驾驶员告诉我直接开车到“重庆市交通事故快速理赔中心”进行事故的评估和定损,于是我就开车来到江南大道与辅仁大道交汇处的快速理赔中心。一名姓姚的工作人员告诉我,需要双方的驾驶员一道到理赔中心进行定损,我只有给那名姓曹的老女人大电话,求爹爹告奶奶地央求她立即到快速理赔中心给我爱车定损。求人的滋味真他妈的难受,我拨打了好几个电话,低三下四说了几大箩筐的好话,这名姓曹的老女人才极不情愿地来到“交通事故快速理赔中心”。不要认为这家“交通事故理赔中心”是一个政府部门,给我的感觉是一家销售荣威汽车的4s店搞的,因为它是同一家公司挂的两块牌子。随后的修车和维修费问题全部交给这家4s店,也就是“重庆交通事故理赔中心”打理,经过一个星期的维修,我终于如愿拿到了维修好的爱车,只是得由老夫先垫钱提车,然后开车到上海城,提心吊胆地等了大半个小时,那名姓曹的老女人才把2000元的维修款交到我手上。这事最终是圆满地解决,但是我却经历了与他人斗智斗勇的艰辛过程,从此往后,开车在道路上行驶时,我是格外注意与前后左右的车辆保持若即若离的安全距离。也就是说,既要防范自己剐蹭他人,也要提防他人剐蹭自己,这不,一位姓熊的朋友在前天晚上也是躺着中枪,昨天中午不得不邀请我陪同他到“交通事故定损中心”给其无辜被撞的座驾定损。

和2014年11月我遭遇的那场飞来横祸相比,这位姓熊的朋友遭遇的横祸是更加的荒诞不经,如果我没有预料错的话,其赔偿的过程将会是更加地坎坷和更加地艰辛。前天晚上,准确点说是昨天早上凌晨两点钟,其在楼下停泊的座驾不幸被一辆出租车撞坏了前保险杠和大灯。严格意义上说,这不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而是一起刑事案件。听这位姓熊的朋友说,他是于凌晨两点钟被派chu所的民jing打来电话才知道其座驾被一辆出租车撞伤了,之所以被一辆出租车撞伤,原因是因为出租车驾驶员和乘客发生矛盾,当驾驶员和一名男乘客下车后在公路边争执时,另外一名女性乘客趁机猫腰钻入驾驶室放下了出租车的手刹,出租车向前滑行不幸撞向了姓熊的朋友的座驾。出租车驾驶员见状立即拨打了报警电话,由于这是一起刑事案件,出租车投保的保险公司可能不会赔偿,驾驶员耍赖也许会把责任推卸给那两名乘客身上,故,这位姓熊的朋友座驾其维修费用究竟该谁出直到今天还未有一个明确的答案。昨天中午我就陪着这位朋友来到“交通事故快速理赔中心”,一位美丽的工作人员告知我们必须要双方的驾驶员到场才能快速理赔,可那名出租车驾驶员不愿意到“快速理赔中心”办理定损和理赔手续,而是要求姓熊的朋友先开车到“交通事故定损中心”定损。我们在海峡路进行地毯式的搜索,终于在一家名叫东洲的汽修厂找到“交通事故定损中心”。毋庸置疑,这个所谓的“交通事故定损中心”同样不是政府的职能部门,而是这家汽修厂和某些部门勾结挂的一个欺骗大众眼球的牌子。由于右侧车灯需要拆下来后才能最终定损,同时这家汽修厂因为临近年关不再接纳维修业务,昨天中午我们在这里呆了好几个小时,工作人员都没有办法给这位姓熊的朋友的爱车定损,最后,只有陪同这位朋友悻悻地开车回家。就因为这事,全盘打乱我昨天的“工作安排”,原本想彻彻底底打扫家里的清洁卫生结果没有时间打扫。今天我也没有时间打扫,上午,陪同妻子开车到麦德龙超市买了3桶“鲁花”牌食用油和3袋“金龙鱼”东北大米,不要小看这几桶食用油和几口袋大米,足足花了我六七百枚大洋。这些油和米是带回涪陵送亲戚的,等两天回涪陵到亲戚家吃团年饭时我不可能只带着嘴巴去。买了油和米,我又开车赶到南坪步行街给一张有着6年历史的民生银行卡设置新的密码和开通手机短信。这张银行卡是2010年4月我在京翰教育中心挣外水时为了结账办理的,辛辛苦苦奔波了两个月,银行卡里有近2000元的外水,但是我一直未使用这张银行卡。想到每年要扣除200元年费,如果再不去注销这张银行卡,说不定哪天这2000元不仅扣个精光,而且还得补交年费,故,今天上午买了油和米后我就忙不迭地开车赶到民生银行处理这事。没想到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我这张银行卡不仅不收取任何年费,而且还可以免费开通手机短信提示功能,想到某天网购时我需要一张银行卡,就没有注销这张卡,但是这一折腾,再一次彻底打乱我的“工作安排”。好在下午我搁置了日志把家里的地板前简单单地擦拭了一遍,但是这严重影响我这篇日志的出笼,此时是晚上8点40分,我这篇日志不知不觉凑足了3600字,看来,大家有希望在9点30分时看见我这篇一气呵成写成的日志。

打扫清洁卫生的计划被全盘打乱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打扫清洁卫生的计划被全盘打乱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打扫清洁卫生的计划被全盘打乱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打扫清洁卫生的计划被全盘打乱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打扫清洁卫生的计划被全盘打乱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打扫清洁卫生的计划被全盘打乱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打扫清洁卫生的计划被全盘打乱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今天做清洁时拍摄的卧室,也就是我的狗窝,其中,这床被套是好友“阿芳”送的,大冬天里,有“阿芳”这床被套,足够暖和打扫清洁卫生的计划被全盘打乱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不要问我家里黄脸婆的枕头到哪里去了,不好意思,为了照相,我一把给扔了打扫清洁卫生的计划被全盘打乱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打扫清洁卫生的计划被全盘打乱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打扫清洁卫生的计划被全盘打乱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等我阅读完毕金庸名作《天龙八部》,打算拜读刘小川先生编著的《品中国文人》,幻想将来某一天,有人来品我打扫清洁卫生的计划被全盘打乱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打扫清洁卫生的计划被全盘打乱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打扫清洁卫生的计划被全盘打乱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打扫清洁卫生的计划被全盘打乱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打扫清洁卫生的计划被全盘打乱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打扫清洁卫生的计划被全盘打乱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这些书看似不错,其实都是他妈的盗版书打扫清洁卫生的计划被全盘打乱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打扫清洁卫生的计划被全盘打乱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打扫清洁卫生的计划被全盘打乱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这是我的爪爪,五指并拢后缝隙太大,按照我们这里说法,这属于典型“月光族”的手打扫清洁卫生的计划被全盘打乱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