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2016年春节故事(一)  

2016-02-04 08:15:42|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屈指一算,我已有近半个月的时间没有写一篇反映我心情逐渐老去的博客日志,从某种程度上说,博客日志不再是我生命重要组成部分,而我也日渐习惯每天没有日志羁绊的凄苦日子。有半个月的时间没有出现在大家面前,肯定有朋友在想,吹须老道是不是在春节期间开车出了事故格老子一命呜呼了,即使没有跑到鬼门关向阎王爷报道,肯定也是缺胳膊少腿的。恕我直言,吹须老道各个身体零部件非常健全,昨天早上8点钟还开车离开安徽省黄山市徽州区琶塘村,历经16个半小时的辛苦驾驶,于晚上11点30分平安回到涪陵的父母家中,行驶里程高达1369公里。不能自诩地说开创了一个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至少不揣冒昧地认为一个四十多岁的糟老头,独自驾车连续行驶近1400公里的路程,当今世上,能出吹须老道之右的有几人?昨天晚上,等我吃罢继母早早煮好的红薯稀饭,洗漱完毕躺在床上摆弄着手机浏览感兴趣的八卦新闻时,已是深夜12点30分。但全身的疲惫和晚睡并没有影响我今天的早起,凌晨5点25分被一泡尿憋醒后我就毫无睡意,可这几天涪陵的天气春暖乍寒,凌晨的气温在5度左右,我只有躲在被窝里蜷着身子浏览手机里的新闻。到了清晨7点钟窗外的世界出现晨光的时候,我再也沉不住气,于是一个鲤鱼打挺滚下床,邀约年迈的父母一道到楼下的一条窄巷里清洗爱车。2月12日,正月初五,我陪同一群葭莩之亲开车到安徽黄山徽州区出席某位亲戚的婚礼,乘坐我车的几位家伙全是老烟鬼,毫不夸张地说,把车厢弄得是乌烟瘴气。回到重庆,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想找个地方好好清洗爱车,其中父母居住楼房下的一块屁股般大小的窄巷就是最好的洗车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虽然清洗爱车时冰冷的自来水有点冻手,但是能节约几十元的洗车费,尤其是,可以把爱车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故,今天早上,即使冒着天寒地冻的鬼天气,我也执意要求自己动手洗车。和父母一道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洗好车,我就简简单单地吃了一碗面条,然后忙不迭地开车护送年迈的父母到乡下某位亲戚家做客。但我没有留在这位亲戚家里做客,把父母送到亲戚家后,就慌不迭地开车返回重庆。不仅工作上有一大堆鸡零狗碎之事等着我去做,单单就缺失半个月的博客日志,我就应该尽早回到家里枝枝蔓蔓地向大家讲述我2016年的春节故事。即使你们对我的博客日志不再有兴趣,我也要孤芳自赏地把日志焚膏继晷地坚持写下去,只是因为有两个星期没有写日志,我发现自己的心情再一次有点慵懒。今天中午12点回到家顾不上做一碗面条敷衍塞责地填一下肚子,就匆匆剥掉身上所有的衣服快速地冲进卫生间里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热水澡,洗罢澡和吃了几块难以下咽的饼干后,我就躺在床上蜷着身子美美地睡大觉,什么工作上的戋戋琐琐之事,什么博客日志,都给我通通见鬼去。一觉醒来,想到诸多烦心事需要去做,我情不情愿地滚下床,打开电脑,慌不迭地在各种文档里查找有没有适合初三年级学生一开学就要考试的历史试卷。

呵呵,抡圆斗鸡眼查找了大半个小时,终于找到一套可以应付了事的历史试题。我把初2012级字样改成初2016级字样后,就把这套试题迫不及待地用扣扣邮箱发给了初三年级一位姓夏的年级组长。做完这事心里承受的压力顿时减轻了许多,但是不能松懈,一是我今天的博客日志需要我饿着肚子敲打键盘述说,二是在新的一学期开学前的这三天里我还得胡编乱造一篇关于课程改革的论文,三是得张牙舞爪地书写几页教案。四是得忙里偷闲地把家里清洁卫生简要收拾一下,2月21日妻子生日这天,我不想让父母以及一大帮亲朋好友看见家里满地狼藉的景象。好了,在讲述2016年春节故事之前我废言赘语地说了一大堆废话后,该静下心来讲述又一年的春节故事。2月4日,一位姓张的堂兄,也就是继母的女婿,在涪陵城郊一家酒楼里招待我们吃团年饭。为了赶上这餐团年饭,这天早上,我顾不上写日志,拉了一泡屎,再撒了一泡尿,简单地收拾下行头,就带着妻儿忙不迭地开车回涪陵。可能是因为一大帮亲人围桌而坐快快乐乐地吃团年饭让我心情比较好的缘故,这天中午我是松下裤带和敞开肚子畅饮,结果不胜杯酌的我不幸喝得是玉山倾倒,到卫生间里吐了一地又一地。保守点估计,这天中午我喝了约五两的泸州老窖高烈度白酒,如果是慢慢地“品尝”这五两白酒,或许我不会喝得是酩酊大醉。可这天我他妈的像饿死鬼投胎一样,还未吃几口菜,就迫不及待地和一帮“酒囊饭袋”之徒推杯把盏,结果两大杯高烈度白酒一下肚我就感到头重脚轻和找不着北。说句心里话,这天中午的团年饭非常丰盛,毫不夸张地说全是大鱼大肉,可习惯于粗茶淡饭的我对这些美味佳肴不感兴趣,如果这天中午我们吃的是火锅,兴许我就不会醉得一塌糊涂。如果你做东宴请我在某家酒楼里吃饭,切忌不要摆上一桌丰盛的大鱼大肉,对我来说,只需炒几盘时令蔬菜就足也。即使非要大鱼大肉,切忌鱼不要清蒸,我喜欢吃麻辣鱼不喜欢吃清蒸鱼,鸡汤里记得多添加菌类的美食,我可以喝光你用温火煎熬的鸡汤和吃尽汤里的菌菇,但偏偏对鸡肉没兴趣。以前还要吃一块鸡屁股,可如今年纪一大把后,对鸡屁股和鸭屁股之类的美食也不再有兴趣。故,即将到来的妻子生日,我打算在五小区一家名叫“王少龙”的火锅馆大大方方地宴请老丈人一家人,自己的父母和哥嫂,以及弟弟一家人,开开心心吃一餐火锅。就因为这天中午酒喝高了,“酒足饭饱”后,我只能让一位年轻妹儿给我开车,可这美女一路上没有控制好离合器发动机老是熄火,最后是走走停停地帮我把爱车开回到父母居住楼下的院坝里。俗话说酒醉心明白,我耷拉着脑袋斜靠在后排座位上看着她走走停停地开车,心里是惴惴不安,幸好一路上没有发生剐蹭之类的事故,否则这天我摊上的事可就大了。就因为这天中午醉得一塌糊涂,随后的几天我对“琼浆玉液”再也没有兴趣,每次吃饭,我总是乖巧地给自己倒上一杯鲜橙多,再也不敢冒险成为高阳酒徒。2月4日这天回涪陵时,我特地带上笔记本电脑和相机,原本冀望每天能写一篇心情故事和拍摄几张相片发表在博客里,可事实是我既没有写博客日志也没有拍摄相片,近两个星期的春节假日,感到是浑浑噩噩地浪费掉了。

有半个月时间没有更新博客日志,不知你有没有牵挂我,也许有一丝牵挂,但更多的是没有,即使有一丝牵挂,也只是在胡思乱想我是不是遇上什么意外不幸呜呼哀哉了。因为弟弟要到其老丈人家,也就是四川省南部县过春节,原本于正月初一到乡下的母亲坟前拜祭之事不得不提前到腊月27日,也就是2月5日这天。早上,匆匆吃了一碗稀饭,我和弟弟各自驾驶着轿车赶往乡下,也就是童年居住的地方。严格意义上这个地方就是我的家,每天晚上都要做梦的我梦境中的地方大多数是我鸠车竹马时代生活过的这片故土。当年没有乡村公路,只有一条泥泞的羊肠小道,可如今,我沿着一条蜿蜒逶迤的柏油路开车可以到达当年我家那五间破烂的大瓦房之前的院坝上。只是物是人非,当年的五间大瓦房早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幢三层小洋楼,不过,这幢小洋楼是他人修建的,我们在这里,除了能看见母亲破破烂烂的坟茔,再也寻觅不到孩提时代的一草一木,甚至脑海深处的很多记忆随着时光的流逝都已经模糊了。拜祭母亲的仪式很简单,先是简要梳理一下母亲坟茔上的枯枝败叶,接着在坟茔前烧钱化纸,化纸时心里默默地祷祝在天堂里的母亲保佑我们一家老小在新的一年里平平安安和心想事成。2013年1月在母亲坟前拜祭时我还曾冀望母亲能保佑我与你那段凄凄怨怨的故事有一个完美的结果,不过母亲不是上帝,无法拯救那段凄苦的爱情。在母亲坟前完成烧钱化纸和默默拜祭的简单仪式后,我们就在一块空旷的地方噼里啪啦地燃放爆竹,和往年寒碜的燃放爆竹相比,今年我和弟弟在母亲坟前噼里啪啦燃放了一大箱爆竹,毫不夸张噼里啪啦的鞭炮声足足响了大半个小时,原本祥和而又安宁的小山村顿时被震山响的爆竹声和漫山遍野的烟雾所笼罩。拜祭完毕在天堂里的母亲,我们又忙不迭地开车赶到涪陵天台乡一个名叫石门的地方,原因是因为继母的一位亲戚正在举办60岁的生日宴会。父母、我家三口和弟弟的一家三口,刚好坐了一桌,不过在人山人海堆里吃饭有点尴尬,或者说,很多素不相识的人围在你身边看着你一口一口地吃饭,你会有闲情逸致和悠闲自在的感受吗?农村举办的寿宴一般要坐上七八十桌人,但是七八十桌酒席不是同时举行,通常要分为三到四轮,也就是说,第一拨人酒足饭饱后第二拨人在餐桌上的残羹冷炙收拾干净后再围桌而坐,很多人和我一样都是饿死鬼投胎,在第一拨人围桌而坐吃饭时第二拨人就如蚁附膻地站在第一拨人身边,当某人吃罢饭还未起身离开,第二拨人中就有人迫不及待向前占据座位。不过占据座位得有耐心,第一拨人全部吃毕和收拾完餐桌上残羹冷炙以及摆放好干净的碗筷,至少得企足矫首地等待一个小时。因为天台乡场镇附近的公路老是被钻探页岩气的工程车堵得是水泄不通,这天中午我们在一位素不相识的亲戚家吃罢午饭,不得不绕了一个大圈子从白涛回涪陵,只是没有想到白涛附近的武陵山还积垫有皑皑白雪,否则这天下午真应该到武陵山森林公园或者是大木花谷欣赏银装素裹的美景。一位亲戚随后告诉我们,他们在除夕之夜的上午开车到白涛附近的兴顺乡风力发电站就看见漫山遍野的白雪,而且积垫的白雪足足有一尺厚,而皑皑白雪恰恰是我非常渴望欣赏到的美景。(2016-2-17)

2016年春节故事(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用手机拍摄的,不过鸟蛋摸多了拍摄时手发抖画面不清晰,这是我坐在爱车里在安徽省黄山市屯溪区街头上等人

2016年春节故事(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正月初五赶往黄山途中一路上都是大规模的塞车

2016年春节故事(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6年春节故事(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6年春节故事(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6年春节故事(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6年春节故事(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6年春节故事(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6年春节故事(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6年春节故事(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6年春节故事(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黄山这座城市与我想象的城市相差甚远,但是徽式建筑很有文化韵味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