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班上的学生离不开我  

2016-03-24 21:09:42|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上午本该到位于万盛区的重庆四十九中参加全市初三年级工作会议,因为学校不愿意给我报销爱车的油费和高速公路通行费,我像往常一样于7点25分如约赶到学校按部就班地吃早餐和工作。其实,今天我也无法离开学校,原因是因为广西柳州有几所中学大约有100名老师到我所在的学校进行参观和访问,如果我执意到重庆四十九中参加初三年级工作会议,那班上的学生因为群龙无首将会乱成一团糟。就在此时,我接到教研员打来的电话,问我是否赶到四十九中参加初三年级的工作会议,我非常坦诚,直言不讳地告诉教研员我没有去。原因是因为学校不愿意给我爱车报油费和高速公路过路费,每个月我的工资只有可怜巴巴的三四千元,总不能自掏腰包去吧。到重庆四十九中参加全市初三年级工作会议的老师肯定很多,我真不知道这位姓胡的教研员为什么会单独牵挂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教研员突然给我打电话只是希望会议结束后能搭乘我的顺风车返回重庆。当得知我没有参加本次会议时,教研员情不自禁地勃然大怒,并信誓旦旦地表示要向我所在的学校反映此事。昨天下午,我所在历史组的教研组长在电话中明确告知我学校只会给我报销40元的大巴车费,而不是报销油费和过路费,更不可能给我报销在万盛区入住宾馆的费用,姓胡的教研员也不掂量其有几斤几重,天真地认为向我所在的学校抱怨一番后就能改变我在学校中孤雏腐鼠的地位。如果我是教研员,绝不会就此事向学校反映,因为反映的结果不仅不能解决问题,而且还会激化教师进修学院与学校之间的矛盾。可女人天生就是争强好胜,任何事情总想搞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结果却适得其反。按照教研员的个性,她肯定要给学校领导反映这事,反映的结果不是解决了问题,反而使问题变得更加糟糕,说不定,学校领导会找到我严肃批评老夫没有参加如此重要会议的荒唐行为,问题如果再严重一点,说不定以此为由扣罚我200元大洋。如果这一问题果真按照我最坏的打算发展,那我遭受的损失将非常惨重,下次教研员到学校来集体视导,我绝不会再提自己开车参加教研活动之事。今天早上不愿意匆匆忙忙地开车赶到四十九中参加教研活动除了学校不愿意给我报销油费和高速公路通行费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不容忽视,那就是柳州好几所中学的老师到我所在的学校进行为期一天的参观和考察。外校老师一来到我所在迷宫似的学校,都会东逛逛西转转,几转几转说不定就转到我所在的班级,如果看见教室里乱成一团糟或者遍地是狼藉,肯定会严重损害我所在单位的光辉形象,校长大人得知后必定勃然大怒,到时我肯定是吃不完兜着走。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我只有放弃外出学习的机会,一大早就拎着沉甸甸的电脑包冒着凄风冷雨赶到学校工作。虽然坐在办公室里我是噼里啪啦敲打键盘干自己的事,但是每到课间休息时间我都会走进教室查看学生的休息情况,一是看看有没有学生追逐打闹,二是看看教室的清洁卫生保持得怎样。不要小看学生的追逐打闹,有一句话叫乐极生悲,在狭窄的教室过道里追逐打闹极有可能发生学生受伤的情况。前天中午,有两名男生在教室嬉戏,一名男生把衣服一甩,衣服上的拉链就重重地甩在另外一名男生的嘴唇上。

我不知道是因为那名男生的牙齿是用石膏制作的缘故,居然把他一枚门牙击成两瓣。这事发生后,我立即把此事告知了双方家长,并且建议家长自行去解决。如果无法达成赔偿协议,那就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总之,我除了把乐极生悲之事及时告知家长外,只能两手一摊表示自己无能为力或者是爱莫能助。教室里的清洁卫生也是时时让我感到揪心的事,现在的学生,几乎个个都是造粪机器,教室的清洁原本做得干干净净的,但是有很大一部分学生不爱护清洁卫生,用纸巾或者是用作业本纸擦拭了鼻涕后直接扔到地上,一会儿,教室里遍地是狼藉。不要指望学生能自觉养成爱护清洁卫生的习惯,也不要与虎谋皮地指望家长能与老师配合共同教育好其子女,当外校的老师到学校来参观和考察时,我能做的就是加强对学生的监管。很难想象如果我去参加全市初三年级工作会议教室里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无需多说,教室里肯定是沸反盈天,地面上遍地是垃圾,甚至某些老师的课堂会乱成一团糟。从某种程度上说,班上的学生离不开我,如果离开了我,毫不夸张地说,是一群霸气外露的土匪。如果学校领导追究我今天为什么没有去参加初三年级工作会议,我除了强调其不给我报销油费和过路费外,还得特地强调班上那群霸气外露的“土匪”离不开我的掌控。前天晚上发表的一篇名叫《不堪回首的往事》日志里,不经意间写下一句这样的话,“我讨厌一张嘴就轻易提出分手的女人,爱情这东西不是儿戏,直言不讳地说,爱情这玩意是人类所有感情中最神圣的东西,既然你深深地爱一个人,怎么能做到一次又一次残忍地提出分手?”今天我又一次提及这句话,不是含沙射影地指责我曾经倒廪倾囷爱过的一个女人,甚至可以说,我讨厌那些一张嘴轻易就提出分手的女人绝不是指自己曾经焚林而田竭泽而渔爱过的一个女人,老夫只是就事论事,心直口快地表达不大喜欢把分手放在嘴边的人。别看我曾经有过好几段悲悲戚戚的感情故事,其实我是一个专情的人,否则我怎么会在爱情面前老是扮演一位受伤者的角色?四年的初恋故事,如果不是在1999年6月步入死胡同,我是绝对不会想到分手,更不会天真地认为分手是解决问题的最佳办法。说句心里话,在没有面临人生十字路口处的转折点时,我从未想过分手之事,毫不夸张地说,在与初恋女友共同经营那段美丽的爱情时,我是幼稚地认为我们爱情的结果必然是种玉蓝田并蒂莲之,但万万没有想到毕业后因为天各一方而劳燕分飞。1998年9月29日,正当我企足矫首地等待又一年国庆节即将到来可以趁机赶往德阳中江看望心爱的女友时,这天下午,我突然收到初恋女友邮寄的一封分手的信。初恋女友提出的分手理由可以说是有礼有节有理有据,一是她的工作环境恶劣,作为西南师范大学的“高材生”降贵纡尊来到一所乡镇中学任教,刚一踏入校园就被其他老师排挤,这让初恋女友很痛苦。二是其居住的环境很差,她居住的寝室是一幢破破烂烂如同商彝周鼎的老瓦屋,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没有单独的卫生间,生活在如此糟糕的环境里,心爱的人儿怎么能不迷离怎么能不彷徨?在苦苦找不到未来的方向时,只有牺牲我们的爱情向我无奈地提出分手。我能懂初恋女友的心境,但是无法接受其分手的事实,当天晚上我就迫不及待地向校长大人请假,第二天早上6时冒着夜色乘坐一辆破破烂烂的大巴车赶往中江县城。

那时交通不怎么发达,重庆到遂宁,无非就200公里的路程,可是一路颠簸至少得需要五六个小时的时间。到了遂宁后,乘坐一辆同样是破破烂烂的乡村客车赶往遂宁的蓬莱镇(如今叫大英县,这里有著名的中国死海景区),到了大英县后再转车赶往中江南部的苍山镇。等我到了苍山镇时,已是傍晚7点,这时已经错过最后一班由苍山发往中江县城的班车。此时我要么是花上几十元人民币在苍山镇找一家家庭小旅馆入住,要么是花一笔不菲的钞票乘坐摩托车连夜赶往中江县城附近的龙台镇。为了早点与心爱的人儿见面,我放弃了找家私人小旅馆入住的念头,到处寻找摩的司机,终于找到一名驾驶员,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终于以50元的价格让其护送我到龙台镇。到了龙台镇四处打听,找到夜色中的龙台中学,一名保安人员非常热情地护送我来到一幢破烂的瓦房前。当看见初恋女友居住的那间破烂的房间时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房间大约有10个平方般大小,左侧是用木板搭建的木床,木床上挂着一顶灰色的蚊帐,右侧堆放一大摞书,靠窗的位置有一个电饭锅。还有那扇黑黢黢的木门,毫不夸张地说是用几块废旧的木板简简单单地拼凑而成。木板之间的缝隙几乎容得下成年人的手指,临文不讳地说,这几道手指般大小的缝隙让心爱的女友没有一点隐私。故,当初恋女友打开房门,看见房间如此破旧和房间里的设施如此简陋时,我的内心世界突然感到一酸,眼眶里的眼泪直打转。我把初恋女友拥入怀里,除了紧紧地抱着她和轻轻吻她额头外,心里的悲痛让我骨鲠在喉。在没有看见初恋女友居住的房间前,我天真地认为我所处的环境如同地狱,没想到初恋女友身处的环境比我所处的环境更加糟糕。大学毕业踏上工作岗位后,我被单位的领导分配到一套公寓入住,每套公寓有一间独立的卧室、一间狭小的厕所和一间不到3个平方的厨房,不过真正让人感到难受的是三个人居住一套公寓。那位与我从同一所大学毕业,从事政治学科教学的姓李的同事为人还算不错,但是另外一位在同一单位从事园林工作的即将退休的老头脾气却非常古怪,每天一回到寝室,老夫都要受他的气。这名即将退休的老头真的很可恶,他害怕我用电,把厨房、卫生间和卧室里的电源开关全部砸坏,这让我每天晚上只能早早地躺在床上与周公的老婆撩云拨雨。如果我居住的环境不是如此之糟糕,兴许我不会主动地向初恋女友提出分手,当时的校长大人每天都在给我灌输人生哲学,也就是力劝我早日与初恋女友分手,然后在单位里找一位女孩结婚,只要夫妻两人都在同一家单位工作,就可以媳妇熬成婆等待单位分配一套住房。不说别的,一旦与单位上一名女孩结婚,我立即就拥有一间单独的卧室,虽然是两家人居住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屋,但是我能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至少不会受寝室里那位即将退休的老头的气。这名从事园林工作的老头脾气古怪至极,每天晚上回到寝室遇见他如同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毫不夸张地说,工作之初的那一年多时间里我几乎是在地狱里生活,但是一看见初恋女友居住的房间,我认为自己所处的环境算得上是天堂。明天中午1时我将跟随初三年级的同事乘坐学校的大巴车到垫江县的某所中学学习和考察,晚上就在县城入住,第二天上午到垫江乐天花海欣赏著名的牡丹花后于当天下午返回重庆,看来,明天的日志将会出现缺失。

班上的学生离不开我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班上的学生离不开我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班上的学生离不开我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班上的学生离不开我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班上的学生离不开我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班上的学生离不开我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班上的学生离不开我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班上的学生离不开我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班上的学生离不开我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班上的学生离不开我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