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垫江牡丹和长寿古镇之旅(三)  

2016-03-28 22:04:44|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说昨天我的主要任务是写三篇总计约11000字的日志,那今天老夫的主要任务是批阅试卷,经过几乎一整天手忙脚乱地忙碌,到傍晚临近放学时终于把几大叠试卷批阅完。上周星期四和星期五,初三年级举行了又一次月考考试,星期四上午考的学科是语文和历史,当天下午就可以评阅历史试卷,可这天我心情慵懒,在写好3000多字的日志后并没有及时评阅试卷,这就导致今天我是格外地忙碌。每周星期一虽然我没有一节课,但是要完成的事务却很多,比如早上赶到学校清点完毕学生到校人数和组织好学生早读后,我得参加每周星期一例行的历史教研活动。参加完毕教研活动和升旗仪式,我得从爱车后备箱里拿出一个塑料水桶到卫生间提一桶水简单擦拭一下爱车车厢里的灰尘,接着忙不迭地打开电脑噼里啪啦敲打键盘写日志,但是今天因为要评阅试卷我这按部就班的工作流程全部打乱。原本想利用今天的教研活动认认真真地评阅试卷,但教研组长非要我书写历史组承办的黑板报,参加教研活动时,我只有在一块破破烂烂的黑板上张牙舞爪地书写一篇《考试兴衰与大国命运》的文章。这篇不知道是谁写的文章,其内容写得挺好的,“如果考试是一种奢侈品,那它只和自己的命运有关,如果考试是一种必需品,那么它就一定和国家的命运有关”。为了赶时间,我拿着粉笔龙飞凤舞地一阵乱写,书写的《考试兴衰与大国命运》一文大有颠张醉素的韵味,即使没有,也有苏东坡先生创作的《寒食帖》的风韵。当然,这事老夫有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之嫌,事实是老夫的粉笔字不值得一提,只是我所在的历史教研组每名成员都非常低调,不愿意在同行面前展示他们遒文壮节的书法,故,只有由脸皮比城墙倒拐拐的老夫出马。由于要抓紧时间阅卷,我花了20多分钟的时间就书写好黑板报,但是春蚓秋蛇书写的粉笔字其质量不敢恭维,感觉像是蚯蚓文或者是甲骨文。办好黑板报和参加完毕升旗仪式,回到办公室我就手忙脚乱地批阅试卷,经过几乎一整天的努力,到下午5时,所有的试卷批阅完毕。在批阅试卷的过程中,我的心情不怎么好,原因是因为学生的考试成绩太糟糕,毫不客气地说,工作近20年来我还未遇上成绩如此之糟糕的学生。在学校领导眼里,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学生的成绩一旦考得糟糕透顶,所有的责任都会归咎于老师身上。说句心里话,这辈子我犯下的最大错误并不是当年冲动地向初恋女友提出分手,而是因为家庭贫穷的缘故不得不硬着头皮报考师范院校,以至于大学毕业后不得不从事教书育人这一职业。2001年7月,我可以进入一家大型国有军工企业从事文秘工作,只因自己“年少”无知,从事了一周的文秘工作就回到学校。进入企业虽然在将来的某一天可能面临光荣下岗的危险,但是不与踢天弄井的学生打交道,即使收入比现在还低,可是我心情愉悦。作为一名有着近20年教龄的老教师,我对自己的收入一点也不满意,如果没有从事班主任工作,每个月的收入还不到4000元,这点可怜巴巴的收入连维持家庭正常运转都很困难,难怪妻子常常抱怨这辈子她瞎了眼错嫁给我这位樗栎庸材。

老师不仅是收入低,而且平均寿命只有59.8岁,比全国人均寿命低10多岁,换句话说,即使老夫没有赶上延迟退休这一为民谋福祉的好政策,但是还未到60岁正式退休时,就两腿一蹬双眼一闭到阎王殿向青面獠牙的阎王爷报到了。面对自己当年的错误选择,我只能调节心态寻求自我安慰:“教师是个好行业,虽然下班晚,但是上班早啊!虽然不起眼,但是责任大啊!虽然奖金少,但是扣得多啊!虽然人员少,但是任务多啊!虽然福利薄,但是高帽多啊!”上周星期五中午,吃罢午饭,我们就乘坐学校的大巴车赶往垫江,历经三个小时的颠簸来到垫江县城,找了一家与蓝丁格尔没有任何关联的蓝丁国际大酒店寻找住宿,安排好住宿后,我们就马不停蹄地赶到垫江城市中心区域的一所中学进行考察和学习。这是名符其实的学习,在两个小时的学习时间里,双方学校的领导都做了激情四溢的讲话和颐指气使般的指示,听得我瘫坐在主席台下昏昏入睡。晚上在垫江县城一家非常有气势的火锅馆就餐,我们考察的这所学校的领导非常热情,不仅点了一大桌的美食,而且在就餐的过程中频频与我们推杯把盏,不胜杯杓的我痛痛快快地喝了两大杯白酒后就感到天旋地转昏昏沉沉,最后是由一位姓周的同事搀扶着我髀肉复生的身躯回到酒店。此时我几乎失去了知觉和意识,但是我还是走进厕所酣畅淋漓地撒了一泡尿,接着刷牙和洗脸,不过来到床上我不知咋回事就自行躺下,来不及脱掉衣裤和鞋袜,一把扯过被子盖在身上就浑浑噩噩进入梦乡。我这人不仅睡品好,而且酒品也很好,每次醉得玉山倾倒时,我顶多跑进卫生间里趴在便池边歇斯底里地呕吐一番,接着回到床上呼呼大睡。星期五这天晚上可能是因为只喝了两杯白酒没有彻底醉倒的缘故,回到酒店房间我并没有趴在厕所便池边呕吐,反而是清醒地撒了一泡尿和刷了牙,最后是用冷水清洗一下脸后,才倒在床上呼呼大睡。有的人酒喝醉后就不会像我这般安静地睡觉,比如办公室里黄大姐的老公,也就是我所在学校教务处一位姓姜的主任,每次酒喝高了后回到家里就废话连篇,有时还会对着床头柜或者是衣橱掏出裤裆里的家伙撒尿。当然,这不是酒品最差的人,有的人酒喝高了后回到家里与妻子大吵大闹,甚至是动手打人,即使不动手打人,也得把家里的彩电、冰箱,或者是家具砸得稀烂。我酒喝高了后通常只有一个表现,那就是躺在床上安安静静地睡觉,即使有第二个表现,也只是趴在卫生间里便池边歇斯底里呕吐一番。上周星期五晚上虽然我酒喝高了找不着北,但是没有呕吐,也未在同事们面前献丑,算得上是美丽“醉”人。毫不夸张地说,上周星期五晚上我是一口气睡到第二天凌晨5点30分才从睡梦中醒来,这个时间点在我孩提时代就养成的生物钟,无论前一天晚上我睡得有多晚,哪怕是凌晨两三点钟才睡觉,只要时钟的指针一指向5点30分我就会情不自禁地从睡梦中醒来,同时这个时间点也是我每天早上蹲坑的时候。

故,每天早上,哪怕是即将到来的清明节小长假我要在凌晨6点钟就要开车挈妇将雏地带着妻儿外出游玩,我绝不会给手机设置闹铃,从某种角度说,老夫的身体就具有闹铃的功能。可能是因为酒喝高了损伤脑细胞的缘故,星期六这天早上凌晨5点30分从睡梦中醒来后我就毫无睡意,按照上帝约定的时间到卫生间酣畅淋漓地拉了一泡屎,就回到床上用数据连接浏览各种各样的新闻,到清晨7点感到躺在床上实在难受才慢慢悠悠地起床,和同处一室的学校大巴车驾驶员天南海北地狂吹一番。我们之间唯一的共同话题就是讨论驾驶技术,每次和各种各样的朋友讨论驾驶技能时我就感到自己有卖弄的嫌疑,有一句轻佻鄙俗的俗语叫“狗改不了吃屎”的本性,我就怀疑自己就是那只天性就喜欢吃粪便的汪星人,每次和朋友们讨论驾驶技能,我吹牛皮的毛病再一次犯了。原本计划于8点出发赶往新民镇太平牡丹园,由于几位美女同事做事总是磨磨蹭蹭的,直到8点30分我们才从宾馆出发赶往新民镇,不过,在赶往新民镇之前得找一家餐馆品尝垫江的特色美食石磨豆花。川东地区的人,包括涪陵人,对豆花情有独钟,但是涪陵的豆花与垫江的豆花有字面上的区别,比如,涪陵街头各大餐馆经营的豆花其名字叫河水豆花,而垫江街头各大餐馆出售的豆花叫石磨豆花。垫江这座城市有点怪,虽然其名字里含有一个“江”字,但是垫江境内没有一条大江大河,也就是说垫江无江。江与河的意思差不多,曾经我认为大一点的河叫江,小一点的河就叫河,其实不然,如果你仔细研究我国地图,你会发现,北方地区的江一般都叫河,比如黄河、辽河、淮河、渭河、汾河和海河等,但是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和嫩江除外。南方地区的河一般都叫江,比如长江、嘉陵江、金沙江、乌江、岷江、沱江、汉江、珠江、沅江、湘江、赣江、黄浦江和闽江等,有些小溪流,比如潼南区崇龛镇油菜花景区里那条小溪,就叫琼江。由于垫江无江,其餐馆经营的豆花就不能叫河水豆花,于是换个名字叫石磨豆花,意思是指做豆花的豆浆是用石磨碾压出来的,可谁又知道不是机器粉碎的。涪陵处于长江和乌江的交汇处,如果不是因为地势崎岖不平的缘故,这里会是一座大城市。不信?请你再次研究我国的地图,在长江与嘉陵江交汇处有一座大城市叫重庆,重庆是西部地区唯一的直辖市,与北京、天津、上海和深圳共同组成我国五大中心城市。汉江与长江的交汇处,有一座城市叫武汉,武汉被称为九省通衢之地,是我国中部地区的经济、政治和文化中心。2021年,俺家小孩参加高考,如果能考上武汉大学或者是华中科技大学,我睡觉时肯定会开心地笑醒。如今,老夫的心愿主要有两个,一是企盼我现在居住的这套房屋能早日办理好房屋产权证,二是希望孩子将来高考时考上一所能改变其命运的重点大学。涪陵因为临江的缘故,各大餐馆经营的豆花统统命名为河水豆花,其实和垫江的石磨豆花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也可以说有区别,比如在涪陵餐馆吃豆花,那真的是吃豆花,可是3月26日这天早上我们在垫江城区一家餐馆吃豆花,每人除了吃一碗豆花外,餐桌上还有红烧肥肠、粉蒸排骨、海带猪蹄汤和粉蒸羊肉等,感觉不是吃豆花,而是在吃肉。

垫江牡丹和长寿古镇之旅(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垫江牡丹和长寿古镇之旅(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垫江牡丹和长寿古镇之旅(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垫江牡丹和长寿古镇之旅(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垫江牡丹和长寿古镇之旅(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垫江牡丹和长寿古镇之旅(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垫江牡丹和长寿古镇之旅(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垫江牡丹和长寿古镇之旅(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垫江牡丹和长寿古镇之旅(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垫江牡丹和长寿古镇之旅(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