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该用什么方式拉近与学生的距离  

2016-03-04 20:05:11|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下午和办公室里一位姓万的同事就怎么处理学生离家出走的问题进行了激烈的探讨,可能是因为立场迥然不同的缘故,我们的讨论几乎到了兵戎相见的地步。看着美丽的万老师争得脸红脖子粗,哮喘病仿佛又要发作,我立即偃旗息鼓,不再和万老师就怎么处理学生离家出走的事进行探讨。我本来是处于好心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地规劝万老师对学生多一些包容和理解,切记与学生和学生的家长斗气,没想到万老师对我的规劝不领情,气得是脸红脖子粗。那名姓雷的学生是通过新生入学考试凭着真本事进入实验班学习,由于学习成绩不怎么好又常常没有按时保质地完成家庭作业,班主任万老师非常生气,于是隔三差五地请其家长到学校来配合老师的教育。这名学生虽然在口头上答应要改邪归正,而且还写下一份又一份好好学习的保证书,但是没过几天不按时完成家庭作业的毛病又犯了。为了杀鸡给猴看,也就是给班上其他学生一个以儆效尤的作用,万老师就常常让这名学生背着书包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独自接受寒风的洗礼。本学期开学报到注册时,这名姓雷的学生再一次没有完成作业,万老师为了警示其他学生每天必须要完成家庭作业,就让这名有着浓郁厌学情绪的学生回家去补,接连补了好几天,寒假作业始终没有补齐。家长为了让其孩子早日回到学校上课,就不厌其烦地带着孩子来到学校向班主任万老师要求回校上课,可万老师坚持要求学生把寒假作业和家庭作业补完了再说。在家长和班主任老师双重挤压下,这名姓雷的学生不堪重负终于于上周星期日晚上出现离家出走的现象。昨天,我是处于一片关爱之情劝说万老师不要生气,同时苦口婆心地向她讲解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道理,没想到与万老师发生龃龉,美丽的万老师气得脸红脖子粗差点哮喘病发作。万老师与那名姓雷的学生的家长闹到今天这个不可收拾的地步,毫不客气地说,班主任老师和家长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我的孩子每天早上到了学校后被其班主任老师安排在教室外的走廊上接受寒风的洗礼,我肯定会又气又急,甚至会出现情绪失控,像这位姓雷的学生家长跑到学校冲着班主任老师就是一番不给自己留退路的大吵大闹。但是当我委婉地建议万老师从家长的角度换位探讨解决问题的办法时,万老师勃然大怒,脸红脖子粗地向我指出,她的孩子绝不可能出现因为家庭作业没有按时完成而被老师责罚的现象。万老师认为,学生没有按时完成作业就应该接受处罚,由于家长没有肩负起应有的监护其孩子学习的作用,应该到学校来陪同其孩子接受惩罚。不揣冒昧地认为万老师这番话没错,但是前提得看被处罚的学生究竟是一名什么样的学生,如果这名学生的学习还有拯救的希望,可以采取严厉的方式逼其学习。但是,如果这名学生非常厌学,同时学习成绩又差,你用严厉,甚至带有残忍色彩的方式逼其学习,那后果只能是适得其反,其中学生离家出走的现象就难以避免。由于万老师坚持不让这名学生上学,该生家长就找到一位分管教学工作的副校长取闹,搞得这名副校长也是焦头难额。换句话说,由于万老师的固执己见,导致其在家长和学校领导面前都不讨好,憋着满肚子的怨气,哮喘病不幸发作。

可能是因为我的小孩正在念初中的缘故,我对班上一大群不学无术的学生的包容心比过去强了很多,以往要是遇上学生惹是生非或者是没有按照我的要求做事,我立即勃然大怒,走上前去,手一扬,就给调皮捣蛋的学生两记耳光。我知道拳脚相加的教育方式不对,但是一看见学生玩世不恭或者是调皮捣蛋的模样,我就怒火中烧,控制不住愤怒的情绪,手一扬,随手就赏了学生好几记耳光。但现在自家的小孩也在念初一年级,有时我会胡思乱想,自家的小孩不听话时,其班主任老师是不是像我一样随手一扬就给孩子两记耳光?和以往对学生冷若冰霜的态度相比,最近这两年,我发现自己对学生充满了发自内心的关爱,有时,这种关爱无法驾驭,上课时总会不经意间用自己的咸猪手在学生的臂膀上触摸一下。比如我在初三年级上历史课时,我迈着碎步在教室里走来走去给学生讲课,总喜欢在乖巧学生的臂膀上,哪怕她是一名可爱的女生,我总是用手轻轻地抚摸一下其臂膀。虽然有男女之别,但是我这轻轻的抚摸与性别无关,在我的咸猪手轻轻触摸学生的臂膀时,仿佛我的一颗冰冷的心融入学生朝阳似火的心里。我认为自己这一看似荒唐行为不是在耍流氓,因为我在触及学生那柔软的臂膀时我的心灵深处没有一丝亵渎学生的念头,而是一名父亲对子女的一份关爱。当然天气转热,当学生身上的衣服日渐单薄时,我会停止对学生的爱抚行为,毕竟有时情不自禁接触了异性学生的身体属于流氓的举动,即使不是流氓举动也是一种心理变态行为。从我不小心触及学生的臂膀而学生没有异常表情的反映来看,初三年级的学生,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对我上课时偶尔轻轻拍其臂膀没有表现出反感或者是厌恶。当然,我不是对所有学生有这样的亲昵行为,比如,我对自己班上的学生,每天中午守着学生自习和午休的时候,我就没有伸出一双咸猪手轻轻拍打一下学生臂膀的行为。可是一到初三年级给学生上课,看见大多数学生在课堂上乖巧的模样,我心里就会情不自禁产生疼爱学生的冲动,这份疼爱与性别无关。只要学生在课堂上认真学习历史,我迈着轻轻的脚步经过她身边时,右手总会轻轻触摸一下她的臂膀,触摸的方式非常简单,就是轻轻地拍一下她的臂膀。这不是提醒她要好好学习历史,而是对她一种发自内心的关爱,临文不讳地说,是父亲对子女的一份亲情和一份疼爱。只是乖巧的学生中男生相对较少,故,每次上历史课用咸猪手轻轻地爱抚学生的臂膀时我仿佛是特别青睐女生的臂膀,其实,女生和男生都是与我十指连心的子女。就是因为在课堂上常常与学生有亲昵的身体接触,班上的学生对我也有一种特殊的亲情关系,当我用胳膊夹着书本来到初三年级教室时,无论是女生还是男生,都会走上前向我问好,甚至还会主动挽着我的胳膊给我一个深情的拥抱。与学生这份看似荒诞的亲密关系是过去不曾有过的,以往我在学生面前,哪怕她是乖巧的学生,我总会板着自己冷若冰雪的面孔,结果学生老是远远地躲着我。因为缺少了一种亲和力,学生对我所教的历史毫无兴趣,结果每次考试,学生的成绩总是糟糕透顶。但是如今这一届初三年级的学生却给我一份惊喜,比如上学期末考试,虽然是一群学习不怎么用功的学生,但是考试成绩偏偏就好了很多,至少在期末考试成绩分析会上,我不再是那位任人批斗的恶贯满盈大地主黄世仁。

学生的考试成绩有所提高,除了我在教学方法上总是在不断地探索外,有一个重要因素不能忽视,那就是在课堂上,我总喜欢有意无意地用自己一双咸猪手轻轻地拍打一下学生的臂膀。除了极少数特别调皮捣蛋的学生我没有对其有过亲昵的举止外,初三年级,我担任历史教学的四个班级总共200名学生,毫不客气地说,至少有80%的学生,其臂膀都被我不同程度地安抚过。别小看那轻轻地触摸,学生能感受到我对她无微不至的关爱,同样,当我用胳膊夹着书本来到初三年级教室,一名可爱的女生跑过来用其十指芊芊的小手拽着我胳膊时,我也是尽情享受这份子女孝顺的天伦之乐。说句心里话,我是多年未感受到学生给我的这份快乐,要说多年前曾经有过这样的快乐,至少是在十多年以前的时候。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当一名楚楚动人的女生搂着我的臂膀,甚至是紧紧地搂抱着我散发着汗臭味的身躯拥抱一下时,那是于2004年6月学生参加完毕高考在区府后面一家火锅店举办的谢师宴上。这一年我刚好三十岁,即将当上父亲。不是我在这里王婆卖瓜自吹自擂,当年的我除了身躯不够高大威猛外,整个人看上去还有几分帅气,否则丈母娘无意间看见我后也不会急匆匆地找一位月下老人给我和其女儿牵线搭桥。妻子常说这辈子瞎了眼,否则怎么会摊上我这类不学无术的男人,其实依我斗鸡眼来看,当年丈母娘的眼神也好不到哪去。但是有一点让我感到非常纳闷,当年一位姓马出生于1981年的小女生,为什么老是在背地里诽谤我是一名小帅哥。如果不是考虑到我们的年龄相差了7岁,在听见她不厌其烦诽谤我是一名小帅哥时我差点死皮赖脸地对她展开炮火连天的追求。不要小看这名姓马的小女子,与我一道工作不到2年,就蹦进一家大型国营企业从事共青团的工作,听说,如今在重庆机电控股集团当了一名领导。如果某日我遇上了这位可爱的小马姑娘,我肯定会感到自惭形秽,不仅在事业上我是一事无成,而且两鬓斑白,头顶上的头发也没剩下几根,额头上全是沟壑纵横的皱纹,满脸都是岁月镌刻的沧桑,当她不经意间看见我这张核桃脸时,我猜想她再也寻不见我当年身上小帅哥的模样。岁月就是一把杀猪刀,看看《泰坦尼克号》里那位帅气的小李子,不就是20年光阴过去了吗,看看如今的小李子,早已成为满身横肉和老态龙钟的大叔。2004年6月,在学生举办的谢师宴上,我清楚记得一名姓黄的女生,挥舞着小手与我道别时,猛地一头扑入我怀里,搂着我弱不胜衣的身躯,来了一个狠狠地熊式拥抱。后来,可能是因为有了自家小孩的缘故,在学生面前我开始摆起了一副猪肝色的面孔,结果与学生的距离变得遥不可及,彼此再也迸发出想相拥在一块的火花。但是从去年下期小孩步入中学学习开始,我冰冷的内心世界发生奇妙的变化,其中一个重要的变化是,在课堂上,总喜欢轻轻触摸一下学生的臂膀以表达我对她的关爱。尽管她是一名不可亵渎的女生,但是经过她身旁时,总有发自内心企图走进她心灵的一份欲望。这份欲望与变态的亲昵举动拉近了我与学生的距离,今天上课时,一名女生就“厚颜无耻”地说,“吴老师好帅气,唯一的缺陷是头顶上的头发没剩下几根”。听见这话,在感到欣喜的同时也感到一丝悲哀,就如同一名父亲看见自己女儿长大成人后自己却日渐苍老了。    

该用什么方式拉近与学生的距离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该用什么方式拉近与学生的距离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该用什么方式拉近与学生的距离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该用什么方式拉近与学生的距离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该用什么方式拉近与学生的距离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该用什么方式拉近与学生的距离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该用什么方式拉近与学生的距离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该用什么方式拉近与学生的距离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该用什么方式拉近与学生的距离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该用什么方式拉近与学生的距离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