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暑假时得准备写作素材  

2016-06-01 21:40:08|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天早上狗颠尾巴似的赶到学校后,需要做的重要事情除了清点学生到校人数和组织好学生早读外,就是打开电脑敲打键盘思绪飞扬地写几句日志。自从5月18日足球经理世界游戏关门大吉后,每天晚上老夫发表的日志,其字数都在4000字以上,有时还会高达4600字。如果我每篇日志的字数都凑足4000字,按每年“创作”350篇日志计算,那老夫一年“创作”的“作品”其字数将高达140万字,即使与那些每天都在忙于写作的著名的网络作家相比,老夫每年140万字的“作品”也算是高产。唯一让我感到遗憾的是,老夫的高产不属于高质,同时也没有把这几大箩筐的蚊子尸体变成体现其价值的孔方兄,如果我的愚作能转化为生产力的话,那老夫早已是腰缠万贯。昨天下午在初三年级办公室与一位姓文的同事漫无边际地讨论当代文坛一位名叫张嘉佳的网络作家,这位作家来自江苏,毕业于南京大学,属于八零后,代表作是《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听说,这部作品正在拍摄为同名的电影,前段时间,邓超、白百何和岳云鹏等明星纷纷来到重庆取景,趁机在南滨路某家餐馆喝夜啤酒和吃火锅。我没有拜读张嘉佳创作的这部作品,也不会去购买这部作品用心拜读,原因是因为我不喜欢这部作品的名字,甚至认为这个题目是病句,即使没有,也有哗众取宠的嫌疑。如果是我来命这部作品的题目,老夫会把这把作品的题目命名为《从你的世界路过》,我真搞不懂张嘉佳为什么要在世界之前加一个“全”字,加了这个“全”字导致作品题目非常拗口,而且也使这个题目成为病句。《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这部作品被成为“睡前文学”,我不知道什么叫睡前文学,以我望文生义去理解,应该是临睡前用来催眠的作品,就如同曾经我放在枕边的《东周列国志》。我在百度网站上搜寻了这部作品的相关章节,从其章节的题目来看,就知道这部作品没有一丝文学色彩。再来看根据这部作品改编的同名电影,从几位主要角色的人物名字来看,作者的文采也不咋样,陈末、幺鸡、茅十八、猪头、荔枝、小容和燕子,说句心里话,这些角色的名字太俗。老夫不揣冒昧地认为,一部作品,要想流芳百世,不仅作品的语言要优美,思想要力透纸背,内容需闳中肆外,而且人物角色的命名也很有讲究。看看陈忠实老先生创作的《白鹿原》,里面的白嘉轩、鹿子霖、白孝文、白孝武、鹿兆鹏,毫不客气地说,都是作者用心命名的角色,哪怕是田小娥和黑娃这两位命蹇时乖又普普通通的社会底层者,陈忠实先生命名的名字也是结合了当时的时代背景。看看张嘉佳在《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作品里命名的这些人物的名字,什么幺鸡,什么茅十八,什么猪头,岂能简单地用一个俗字来形容。如果老夫某天有了写作能力想大胆地从事写作,先不要说作品的故事情节该怎么设计,语言该怎么组织,单单就作品的名字和作品里的每一位人物的命名,我都会精心构思。听说,陈忠实老先生援笔濡墨创作的《白鹿原》,老先生总计花了5年的时间进行精心准备,再来看看张嘉佳创作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里面每一集睡前故事都是任由作者思维在弹指一挥间天马行空胡乱编造的,毫不夸张地说,里面每一集故事作者都没有进行深思熟虑地构思,纯属瞬间的创作灵感。这样的作品我认为不应该称其为文学作品,这样的作家也不应该称为真正意义上的作家,如果随随便便写几句虚幻的故事就可以称为作家的话,那老夫同样是一名高产的作家。张嘉佳这部睡前文学最初是以博客日志的形式出现在大家面前的,由于荒诞的故事和幽默的语言迎合了无数青少年的胃口,张嘉佳的博客像芙蓉姐姐S型的身材瞬间走红,一部旷世奇作《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便横空出世。

我发现,吸引青少年眼球的作品都是一些虚幻的神魔小说,而著名的网络作家唐家三少、梦入神机、浅尝辄逝、灵遁者,包括张嘉佳在内的网络作家,其作品无一例外都是讲述毫无实际意义的虚幻神魔故事,这些故事,临文不讳地说,对青少年的思想只会有腐蚀和荼毒作用。不管世人怎么看待,我是极其讨厌青少年书包里塞的那些毫无文学价值的口袋文学作品,先不要说作品的内容,单看作者的名字,什么唐家三少、什么梦入神机,什么浅尝辄逝,毫不夸张地说,全是虚无缥缈的网络名字。一个真正的文学家,比如陈忠实、余秋雨,或者是名不见经传的刘小川,他们都是以真实的名字给自己的作品郑重署名。如果某一天老夫东施效颦地学习这些名家也创作一部作品,我肯定不会用“吹须道长”这一博客马甲,而是非常神圣地落下老夫的大名。试想,一名作家,连真实的名字也不敢标注,而是用一个不承担法律责任的网名,你能说他的作品质量很高?唐家三少、天蚕土豆、我吃西红柿和梦入神机等这些知名的网络作家在各大小说网站创作了不少的神魔虚幻小说,每一年把孔方兄赚得盘满钵满,这为我的“创作”提供了成功的榜样,至少老夫有一种画饼充饥、望梅止渴或者是指雁为羹的感觉。但是我不会像这些网络作家那般势利,如果某一天我有勇气从事真正意义上的写作,老夫肯定会用心去撰写,而不是任由思绪自由飞扬随意地写几句骗取痴男怨女荷包里的孔方兄。有点后悔自己接触文学比较晚,听说,一个人在创作上的黄金时间是在其三四十岁时,比如刘小川先生编著《品中国文人》是在其45岁时,路遥创作《平凡的世界》是在其46岁时,陈忠实先生编著的《白鹿原》是在其48岁时。《白鹿原》一出世,评论界欢呼,新闻界惊叹,读者争相购阅,一时“洛阳纸贵”,其畅销和广受海内外读者赞赏欢迎的程度,可谓中国当代文学作品中所罕见。我的写作目标就是瞄准于今年4月29日不幸去世的陈忠实先生,希冀能像他一样在有生之年能创作一部同样是洛阳纸贵同时又是流芳百世的作品 ,也就是说,如果老夫想大胆从事写作,那就创作一部“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作品。这个过程非常艰辛,甚至有可能赍志而殁,除非我能在短短的两三年时间之内熟练掌握近5万条成语典故。既然是文学作品,必须得有优美的语言,其中大量使用博大精深的成语典故是美化语言的最主要方式,如果我出生于书香门第之家,或者是早早地接触文学,兴许我学习成语典故就不会像今天这般费劲。我深知一部作品能否吸引世人的眼球,尤其是能否流芳百世,取决于多种因素。比如曹雪芹编著的《红楼梦》,之所以成为我国最优秀的古典小说,几百年来经久不衰,其原因就在于这部作品,无论是其故事情节的安排,还是其纵横捭阖的写作技巧,抑或是奇文瑰句的诗词歌赋,毫不客气地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清代有一位名叫得舆的学者在《京都竹枝词》中这样写道:“开谈不说《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由此可见《红楼梦》在中国文学史上无人能撼动的地位。当年老夫念高中时,一位尖嘴猴腮的大老爷们特别喜欢阅读《红楼梦》,当我还在好奇地探究曹雪芹是男是女时,这位家伙已经把《红楼梦》熟读了好几遍。课间休息时,这位须眉浊物就不厌其烦地给我们讲述《红楼梦》里诸多精彩故事,由于时隔久远我忘记了这位说话时老是翻着眼睛皮的家伙是否给我讲了贾宝玉游历太虚幻境的故事,也忘记他是否给我讲解荣国府和宁国府错综复杂的家族关系,只是依稀地记得这位有着死鱼眼睛的家伙每次给我讲解《红楼梦》时都会伤心地流泪。一个大老爷们,在讲解《红楼梦》里精彩故事时泪眼婆娑,这不是看《三国演义》掉眼泪替古人担忧么?说句心里话,每当看见这位同学泪眼婆娑地给我讲解《红楼梦》时,我都是上撕短袖下撕短裤是百思不得其解。不就是一部经典的反封建礼教的小说么,在讲解的过程中值得长吁短叹和悲从中来?

说句心里话,无论是影视剧还是文字作品,还没有一部作品让我感动得涕泗纵横。没有被影视作品或者是被一部文学作品感动就误认为我是一名冷酷无情的人,其实我心地纯良,感情细腻,每次浏览到悲戚或者是伤感的内容时,我都是默默地合上书。比如,无论是看黄日华主演的电视剧《天龙八部》,还是拜读金庸先生编著的这一名作,只要阅读到乔峰和段誉陪同虚竹在西夏王宫里娶了西夏公主这部分内容时,我就合上这部著作或者是关掉播放器,原因是因为我不想看见乔峰在乱军中不躲避箭雨故意万箭攒心的悲戚画面。还有,阅读到乔峰在一个雷电交加风雨如晦的夜晚一掌劈死其心爱的阿朱这部分内容时,我也是选择合上书。1997年,美国大片《泰坦尼克号》以狂风暴雨或者是排山倒海般的气势袭击内地各大影院,我和初恋女友在学校大礼堂手拉手地观看这部由著名导演卡梅隆拍摄的经典灾难片,一看见杰克漂浮在冰冷的海水里守护着心爱的女友露丝被冰冷的海水无情地冻死时,我同样是埋下头不看这部分悲戚的画面。《红楼梦》一书里也有这样悲戚的情景,比如黛玉葬花,只要是心地善良的人,阅读到这部分内容都会黯然神伤。“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说句心里话,每次拜读这首著名的《葬花吟》,我心里就有不可名状的戚戚然,读罢这首《葬花吟》,你会感受到爱情真的是痛得不可方物。说曹雪芹伟大,不仅在于其作品气势恢宏的场面,而且其草蛇灰线狐延千里的写法也让人叹为观止,书里一首首优美的诗句,我想,除了李白和杜甫,几乎是无人能超越。尽管我喜欢优美的诗词,比如2012年3月,老夫写下的很多日志的题目都引用经典的古诗词,但是我对诗歌却是一窍不通,对现代诗歌也没有浓厚的兴趣。我念中学的那个年代,很多同学喜欢汪国真的诗,可老夫除了知道汪国真是一位著名的诗人外,对其作品是一无所知。即使到了今天,如果你叫我背诵一句汪国真写下的著名诗句,恕老夫直言,我这辈子就没有阅读过一句汪国真先生写下的诗词。近代诗人徐志摩是个名人吧,他与林微因的爱情故事更是让人唏嘘不已,但是徐志摩的诗我只能记得一首,那就是著名的《再别康桥》,徐老先生其他的诗词,恕我孤陋寡闻,是一首也不知道。老夫能记住《再别康桥》这首名作,不是因为我喜欢徐志摩先生的诗,而是因为2011年11月,当我与心爱的人儿出现龃龉时我想引用这首诗词来向心爱的人儿告别。“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我对诗词歌赋不能说完全没有兴趣,至少唐诗宋词中一些经典的名言名句我是爱不释手,但是我对诗歌缺乏应有的文学细胞,故,以后创作一部作品时,我肯定会避实击虚,不会在作品里轻易留下只言片语的原创诗词。但是如果可以借机引用,老夫绝不手软,一定会在作品里引用大量的古诗词,有了这些古诗词的点缀,老夫形同流水账的作品就会显示出方枘圆凿的文采。今年暑假,没有足球经理世界游戏的羁绊,每天坐在电脑前除了坚持焚膏继晷地写一篇日志之外,我打算在百度网站上地毯式地搜寻经典的唐诗宋词。同时,还得搜集有关明朝历代皇帝各种各样的资料,如果有时间的话,把收集的资料进行整理和汇编。还有,我对北宋时期的苏东坡、王安石、司马光、欧阳修和范仲淹等文学家,同时也是政治家,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暑假,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会搜集以上这些文人的事迹和诗词歌赋。既然我决定将来的某一天要静下心来写作,那我得做好各种各样的准备,岂能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当然,优美词句的搜集也是必不可少的,比如今天老夫在整理过去摘抄的成语典故时就看见一句“西施浣纱鱼沉水,昭君出塞雁落沙”的诗句,这些诗句,是我将来写作时不可缺少的素材。

暑假时得准备写作素材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暑假时得准备写作素材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暑假时得准备写作素材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暑假时得准备写作素材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暑假时得准备写作素材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暑假时得准备写作素材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暑假时得准备写作素材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暑假时得准备写作素材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暑假时得准备写作素材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暑假时得准备写作素材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