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对1998年的印记(二)  

2016-07-12 18:28:33|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月8日讲述完毕《对1998年印记(一)》的故事后,我本该一鼓作气讲述《对1998年印记(二)》的故事,但是7月8日这天晚上,我呼朋引类地邀约妻儿和一位姓熊的朋友及其家人在南坪东路一家名叫“桃花盛开”的火锅店敞开肚子松下裤带大快朵颐地享受饕餮大餐,不幸吃撑了肚子,导致第二天整整一上午老夫的肚子疼痛个不停。那种疼痛的滋味真的可以用痛不欲生一词来形容,从早上6点开始,一直疼痛到午后1点,每次肚子出现剧烈疼痛时,我除了冲进卫生间大汗淋漓地蹲坑之外,似乎找不到更好地治愈肚子疼痛的良方。如果再次到这家火锅店享受饕餮大餐,我宁愿不停地举杯畅饮醉得是玉山倾倒,也不敢多吃菜来少喝啤酒。醉得玉山倾倒时,冲进卫生间里歇斯底里呕吐一番后,肠胃的不适感很快就消失,但是吃了太多的美食,撑得肚子像要爆炸,那痛得满地打滚和全身大汗淋漓的痛苦滋味真的是生不如死。1998年7月,我护送初恋女友回到德阳中江后,立即忙不迭地坐车返回重庆,只是没想到这一次乘坐长途大巴车返回重庆老夫花了两天两夜的时间。回到熟悉的地方,也就是西南师范大学桃园一舍那间破烂的寝室,我浑身上下都是泥浆,眉毛、额头和发梢,无一幸免。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冷水澡,接着把布满泥浆的衣裤和鞋袜简单冲洗下晾在走道上的晾衣杆上,第二天早上,穿上没有完全干透的衣裤和鞋袜就慌不迭地乘坐公交车回到老夫签约的单位。我签约的单位只是一所普普通通的中学,每年100多名考生参考,能考上30名大学生,在我在的区县,如果仅从升学率来看,应该算是一所不错的学校。但是规模很小,占地面积也只有屁股般大小,高中部每个年级,顶多三个班,不到150名学生。初中部每个年级的学生也只有100多名,有时分成三个班,有时又分成两个班,在办学规模如此小的学校里工作,老夫的事业发展注定是永无出头之日。但是我签约的这家学校地理位置不错,处于南坪五小区核心区域,如果某天老夫不幸下岗,可以在学校院墙外摆一个地摊,说不定能养家糊口。临文不讳地说,当年我没有丝毫踌躇就在“卖身契”上签字画押,不是因为受到那位自称是“汤司令”的校长大人一番搬唇递舌的蛊惑,而是因为我天真地认为这个地方处于闹市中心,能为自己将来不幸光荣下岗留下生存的退路。当然更为主要的是,这时我迫切想解决自己的工作,把自己的工作单位落实后可以一心一意地给初恋女友在重庆谋求一份工作,但事实是,老夫这一如意算盘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当初,老夫的正确做法是应该让初恋女友前来我签约的这家学校签订一份“卖身契”,由于这所学校办学规模偏小,很多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是不屑来到此处工作的。如果时光能倒流让老夫对自己的人生重新做一个选择,我就陪着初恋女友来到南坪五小区,看见初恋女友怯生生地走进校园后,老夫就在学校附近找一个花木扶疏的地方耐心地等候。当初带着书本来到这所学校幼稚地认为校长大人会安排我上一节课,看看老夫的教学能力咋样,没想到校长大人及其几位中层干部直接带我来到学校附近的一家火锅店,酒足饭饱后,掏出一份人员聘用的协议书让我签字画押。想到校长大人如此器重我,而且一节示范课也不需要上,我没有丝毫犹豫就签字画押,但这一时冲动地签字画押给我命蹇时乖的一生埋下伏笔。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当初要是让初恋女友夹着书本来到这所学校参观,求贤若渴的校长大人同样不会让初恋女友上一节示范课,而是在学校附近一家火锅店宴请初恋女友胡吃海喝,然后掏出一份“卖身契”让初恋女友签字画押。当初如果初恋女友能到我签约的学校工作,兴许我这段美丽的初恋故事就不会以伯劳飞燕的方式而结束,更不会有2008年那段凄美的情感故事和2011年那段悲戚的网恋故事,当然,我与家里那位有着肥硕身躯的黄脸婆的故事也不会发生。作为一名男性,尤其是作为一名不怕遭遇挫折和困难的男性,在初恋女友签约一家单位后,我可以凭着自己的智慧和坚韧不拔的精神,在重庆主城另外找一所学校。

即使无法找到一所学校,我可以回到涪陵工作,而涪陵离重庆主城不过2个小时的车程,回到涪陵后,凭老夫就读的西南师范大学这块招牌,说不定在事业上老夫能大展宏图。1997年7月,在我还未进入大四年级时,涪陵的档案局和司法局,在当地人才市场摆上摊位大肆招收应届的优秀大学毕业生。我曾经打探过档案局的工作人员,像西南师范大学的应届毕业生能否进入档案局工作,引用这位工作人员的说法,只要品行优良和成绩优异,能轻松进入档案局工作。老夫的品性是不容质疑的,从牙牙学语到如今四十一枝花的年纪,老夫没有做过一件作奸犯科之事。熟知我的人都知道,老夫为人处世一向秉承的原则是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有时待人接物看似冷漠,其实内心非常善良,至少老夫不会恶意伤害身边每一位亲朋好友,也不会伤害任何一位与我擦肩而过的路人。即使当年回到涪陵没有办法进入档案局或者是司法局工作,但是随便进入一所普通的中学任教是有可能,毕竟那时我的身份是统招统分的大学生,当地政府有责任给我们安排工作的。只不过各地都有保护主义政策,比如德阳,需要优秀的应届大学毕业生时,只招生户籍来自德阳的学生,换句话说,当年老夫想到德阳中江某所学校工作,除非有盘根错节的社会关系,一般的学子,只能望洋兴叹。不过,争取和初恋女友有一个完美的结局,不完全是没有机会,只是没有多少人生阅历的我不懂得该怎么抓住这个机会。大学还未毕业,我和初恋女友就已知道这辈子我们的人生极有可能天各一方,1998年2月,也就是寒假即将结束必须得回到学校上学,我陪同心爱的初恋女友从德阳中江乘坐一辆破破烂烂的长途大巴车返回重庆,夜宿在遂宁长途汽车站一家小旅馆时,我们一番缠绵悱恻后,总能看见躺在身侧的初恋女友其脸上流淌着冰冷的泪水。如果不是因为毕业后我们天各一方,而是在一个地方工作,毕业后我们极有可能立即结婚生子,但是残酷的现实却击碎藏在我们心中的这一美梦。说句心里话,这天晚上看见初恋女友脸上流淌的泪水,我只是认为心爱的人儿可能是因为某件事触景伤情而已,全然没有认识到此时的初恋女友心中已经预感到我们的爱情即将分崩离析。位于遂宁长途汽车站附近的这家小旅馆,我想初恋女友与老夫一样这辈子是难以忘记的。1996年7月,当年暑假开始的第一天,也就是在我们苦苦相恋一年后,我第一次护送心爱的恋人回其在德阳中江一个名叫梓潼村的家。这天早上老夫非常兴奋,因为护送初恋女友回家就意味着我们的爱情已经得到其父母的认可,否则生性柔弱的初恋女友没有胆量敢让老夫护送。就因为心里兴奋,一起床,我就不禁不由地喝了两大杯开水。在桃园四舍外的通道上与初恋女友汇合后,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步行到学校大门处乘坐公交车赶往319国道线上的沙坪坝区青木关镇,这里,打算乘坐一辆由重庆开往遂宁的长途客车赶往遂宁。这是我第一次乘坐长途客车赶往一个陌生的地方,不仅不懂得临行前要把屎啊尿啊给拉干净或者是撒干净,反而喝了两大杯开水,结果还未抵达青木关镇,老夫就感到裤裆里的蔫茄子被尿液憋得胀痛不已。而此时的初恋女友也是一路晕车,我不得不忍辱负重地憋着裤裆里那泡尿,手忙脚乱地照顾面容苍白的初恋女友,其实老夫也是满脸的苍白,而且苍白的脸上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是不停地往下掉。好不容易到达青木关,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下车后,初恋女友立即蹲在路边哇哇地吐个不停,我则快步流星地冲进一家餐馆的卫生间里掏出裤裆里的家伙酣畅淋漓地撒了一大泡尿。各自解决憋了长时间的痛苦后,我们挤上一辆开往遂宁的长途卧铺客车。那时的长途卧铺车没有空调,躺在热得发烫的凉席上,全身汗如雨下,更为让人感到难受的是,凉席上散发着浓郁的汗臭味和脚臭味,我们躺在窄窄的铁床上一路颠簸着赶往遂宁,如同是掉进了地狱。说句心里话,第一次乘坐长途大客车太他妈的难受了,尽管有心爱的人儿相伴,但老夫仍然感到是一种痛苦的煎熬。

一是车厢太热,尽管我们把车窗都大大地打开,但窗外的滚滚热浪吹进车厢里,感到弱不胜衣的身子骨瞬间要被融化。二是老夫裤裆里那根蔫茄子在青木关某家餐馆的卫生间酣畅淋漓地撒了一泡尿,很快又被新的一泡尿憋得胀痛起来,老夫一直咬着牙忍着,后来实在无法忍受,只有憋着那泡尿来到驾驶室央求司机停车让老夫下车撒一泡尿。可驾驶员找各种理由搪塞,在颠簸途中,老夫紧绷的神经要是稍稍放松,那泡憋了大半天的尿极有可能尿在裤子里。后来,驾驶员见我一张清秀的脸憋得像一副猪肝,而且满脸都流淌着豆大的汗珠,如果再不停车让我撒尿,老夫要么是尿一裤子,要么是被这泡尿憋死,不得已,才在路边停车。车门还未完全打开,我一个箭步就冲出车厢,来到后轮轮胎处,掏出裤裆里的家伙,对着滚烫的轮胎,痛快淋漓地撒了一泡热气腾腾的尿。这里不得不说身为男儿身的好处,如果老夫是女儿身,敢在轮胎处酣畅淋漓地撒一泡尿么,为了防止别人的偷窥,至少得蹲在公路外侧的草丛里撒一泡尿吧。酷暑难耐的夏季,露出白花花的屁股,躲在草丛里撒尿,白花花的屁股要么是被蚊虫叮咬,要么是被茅草割几道渗出血液的伤口。作为男儿身,即使躲进草丛里撒尿,只需掏出裤裆里的家伙就行,不需要露出白花花的屁股让蚊虫叮咬或者是让茅草亲吻。这时的初恋女友,晕车不怎么严重,但是滚热的高温和车厢里的汗臭味,让心爱的人儿一直紧锁眉头,万万没想到第一次回娘家之行竟然充满了擢发难数的艰辛。大约是午后2点我们乘坐的长途卧铺车终于抵达遂宁长途汽车站,此时我们可以继续前行,换乘客车赶到中江南部的仓山镇找一家宾馆入住,但是经过6个多小时的颠簸,我们都已精疲力竭,于是在遂宁汽车站找了一家破破烂烂的小旅馆入住。这旅馆真的是非常破烂,一是每个房间没有单独的卫生间,要想撒一泡尿或者是拉一泡屎,得走到过道尽头的那间灯光非常灰暗的厕所里解决。二是我们入住的房间没有窗户,也没有空调,只有头顶上一把破破烂烂的风扇在嘎吱嘎吱地转个不停。没有空调我能承受,毕竟在我念大学的那个年代,空调这两字还是新名词,或者说,老夫只能在报纸上新闻里看见空调这个字眼。但是房间没有窗户老夫就很难忍受,房间没有窗户,会导致空气不流通,同时房间的采光非常差,即使外面是烈日炎炎的大白天,房间里也是黑黢黢的一片,唯一的好处是随时随地可以和心爱的人儿来一场激情四射的巫山云雨。忘了告诉大家,别看当年老夫是一副病怏怏的身子骨,但当年却是一夜七次郎,和初恋女友身处一室,老夫好像没有别的事可做。可能有朋友指出为什么不找一家环境好一点的宾馆,不是老夫不想找,而是因为囊中羞涩。说句心里话,能够找一家小旅馆入住确保人身安全,对我来说已属不易。那时我们没有结婚证,拿身份证开房时,我是单独开一间房,不过房间设施非常简陋,没有窗户,也没有单独卫生间,除了一张用门板拼凑的床外,就剩下头顶上那扇转动时总是嘎吱嘎吱作响的风扇。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时,我就望着头顶上那扇嘎吱嘎吱作响的电风扇情不自禁地想,要是风扇上方的铁钩断了,快速转动的风扇砸在老夫头顶上会是怎么样一个情节,一想到此,我就把身子骨往木床的另一边挪了挪。心爱的女友开的房是几名女人合住的一间房,价格也很便宜,但是非常吵闹,有时,我就抱着初恋女友温软的身子不放,不愿意让她回到沸反盈天的环境里。在我记忆里,遂宁街头的小面很好吃,之所以感到好吃,是因为当地的小面里添加了海带,而老夫对海带情有独钟,每次到火锅店吃火锅,海带与鹌鹑蛋、九尺鹅肠、毛肚和鳝鱼,是我必点的菜。吃罢一碗面条,我们就回到小旅馆的房间里,开始是胡乱说几句话,然后相拥在一块卿卿我我,最后扯掉对方衣服进入实质性的缠绵悱恻。不过,1998年2月,我们从中江返回重庆途中,在这家小旅馆的同一房间里缠绵悱恻,激情褪去后,初恋女友总是泪流满面,看来,一段美丽的初恋故事最终只能以无可奈何的分道扬镳的方式而结束。

对1998年印记(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对1998年印记(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对1998年印记(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对1998年印记(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对1998年印记(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对1998年印记(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对1998年印记(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对1998年印记(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对1998年印记(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对1998年印记(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对1998年印记(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对1998年印记(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