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学一学袁大人用智慧糊弄人(一)  

2016-10-19 21:46:28|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在如火如荼举行的运动会我对学生的参与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关心,但是此时坐在电脑前敲打键盘试图写几句日志时,却有一种身心疲惫的感觉,究其原因,一是因为班上一名女生跑完1000米的长跑后当场昏厥,二是因为有一名学生家长不愿意其孩子参加综合实践活动打电话向教wei投诉,这两件突兀而至的烦心事让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就大了。一个聪明的人,做任何事情不是亲力亲为,而是指使身边的人或者是手下的一群马仔做事,作为班主任的我,不仅耳鬓早已是苍苍白发,而且头顶上也没有几根头发,一看就是聪明绝顶的人。如此聪明绝顶的人,从事班主任工作,居然出现这样的烦心事,说句心里话,让我原本轻松的心情一下就跌入冰窖里。千万别像办公室里的黄大姐总是不厌其烦地夸我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聪明的男人,其实,我是一个迂腐之人,对很多事情想得太天真,经常被妻子指责为没脑子,要说有什么优点,那就是老夫没有城府和心机,不懂得人情世故,不懂得斲方为圆。说句心里话,历史上工于心计,善于耍政治手腕的人,可以说是不胜枚举,其中老夫最敬佩的耍手腕的政治人物是袁世凯,他不仅把满清皇族玩弄于股掌间,而且还狠狠地戏耍了一番孙中山。我很想从事文学写作,无奈写作功底太浅,同时无思想、无题材和无语言,导致我迟迟不敢下笔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写作。但是又不甘心如此这般沉沦下去,所以,每天晚上从睡梦中醒来,我心里总是在挣扎,也就是何时执笔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创作。把日志园囿于心情故事,肯定会导致我的写作能力长时间裹足不前,即使辛辛苦苦左铅右椠地坚持写一辈子的日志,最终的结果,无需多说,肯定是韩卢逐块白费功夫。所以,什么时候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写作,以及如何创作一部作品,就摆在老夫的议事日程上。如果要创作一部作品,那该创作一部什么样的作品呢,老夫想了大半天,认为创作一部历史题材方面的作品对我来说相对要容易一些,毕竟念大学时我就读的专业是历史教育学。大学时期就读历史教育学虽然不能说明老夫的历史知识丰富多彩,也就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是最基本的历史知识和用历史唯物主义分析问题的能力我是有的。遗憾的是我对历史没有兴趣,如果对历史有着浓烈兴趣的话,创作一部历史题材的小说对我来说倒是一件易如拾芥之事。袁世凯,近代史上一位叱咤风云的历史人物,如果以袁世凯的故事创作一部《一代枭雄袁世凯》的作品,说不定能大红大紫。历史虽然非常严肃,容得不世人的调侃,但是用严肃的观点和语言来创作历史著作,说句心里话,这样的作品辛辛苦苦地创作出来必定是无人问津。网络红人“当年明月”编著的《明朝那些事儿》之所以会成为销售上千万册的名作,临文不讳地说,不是因为这部作品的质量有多高,老夫甚至认为这部作品没有丝毫的文学色彩,但是其通俗的语言,尤其是用调侃的方式通俗易懂地讲解历史故事吸引了普通市民的眼球。创作一部作品,不是为了孤芳自赏,而是为了是否能流传百世,所以,曾经我激烈批评“当年明月”用调侃的方式讲述历史,如今不得不变成一种赞许,就如同邓老爷子说的,“无论是白猫还是黑猫,只要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当年明月”编著的《明朝那些事儿》能够大红大紫,成为千家万户喜欢阅读的枕边书,这本身就说明这部作品适应了时代、社会和大众的需求。所以,如果某一天,我要以苏轼或者是袁世凯的故事来创作一部历史题材的文学作品,一定得在语言上下功夫,同时,摈弃传统以严肃的观点和语言来创作作品。刚才我在日志开篇之语说袁世凯是我国近代历史上一名聪明绝顶的历史人物,甚至对这个卖国者怀有几分敬佩之情,说句心里话,我这看法绝没有拔高或者是褒奖袁大头的意思,而是真心敬佩其把各类历史人物玩弄于股掌间的政治手腕。1908年,影响中国差不多半个世纪的光绪帝和慈禧太后相继去世,三岁的溥仪,即满清最后一个皇帝宣统帝被扶上了龙椅。此时的溥仪,穿着开裆裤,露出小丁丁,吃饭得需要奶妈的喂食,这么一位光着屁股的三岁小屁孩,怎么能去处理国家大事?于是溥仪的父亲载沣就当上摄政王,帮助其儿子处理军国大事。不过,慈溪死掉后国家大权落在河南人袁世凯手中,袁世凯,戊戌变法时期的蒲志高同志,靠着投靠慈禧太后和建立北洋新军起家,逐渐掌握了清廷的大权。载沣当上摄政王后,发现两手空空,于是以袁世凯走路一瘸一拐的严重影响大清帝国的伟大形象提前让其回到河南老家项城早早地过着隐居山林的生活。

袁世凯和我一样,一双罗圈腿因为患了风湿痛成了老寒腿,那时,没有天气预报,要想知道未来的两三天内是晴是雨,说句心里话,就靠着袁大人这双老寒腿。2006年,老夫的老寒腿同样具有天气预报功能,一旦遇上天气变化即将下雨,双腿上的膝盖骨就疼痛得非常厉害,有好厉害,毫不客气地说双腿几乎无法正常行走。如果是在平坦的道路上行走,膝盖骨的疼痛感倒比较轻,只是走路一瘸一拐的,有损我在学校里的形象。从某种角度说,老夫也敬佩大清王朝末代摄政王载沣,寻找各种理由试图把袁世凯赶下台时,竟然找了一个让袁世凯无法辩驳的理由。在平坦的路面行走,老夫趔趄着罗圈腿,一拐一瘸地勉强能行走,但是遇上攀爬楼梯,我就感到膝盖骨和大腿根部的胯骨是格外地痛。直言不讳地说,2006年,老夫的老寒腿,其风湿痛的病症非常严重,只要遇上天气突然发生变化,膝盖部位和髋骨部位就会疼痛个不停,到老丈人家晚饭,原本只需步行一刻钟就能到达老丈人家,可这一年,每次到老丈人家蹭饭,我都得一瘸一拐地步行大半个小时。之所以会有严重的风湿痛或者是关节炎,我猜想,与当年,也就是念中学时每天早上上学过程中两只裤管和鞋袜,被雨水或者是被茅草上的露水不幸浸湿有关。为了尽最大努力节约各项费用,2007年,我开始坚持步行上下班,通过一年无比艰辛的步行上下班,老寒腿上的风湿痛或者是关节炎突然就不知所踪。到现在,也就是2016年10月,尽管每天早晚我都是坐在四个轱辘上上下班,几乎没有步行锻炼身体,老寒腿上的关节炎或许是风湿痛并没有复发。那时,我步行上下班非常辛苦,每天早上7点出发,呼着汽车的尾气至少步行一个小时才能赶到学校,下午上完课,当又一节课的《在希望的田野上》的上课铃声响彻校园时,没有最后一节课的我,已经离开学校,艰难行走在学校附近一处林荫小道上。如果每天只来回步行一趟上下班,也就是总计步行两个小时的路程,这对我来说倒没什么,想当年,也就是念中学时,每天来回步行近四个小时的山路上下学。但是2007年,有时遇上上午是一二节课、下午是三四节课时,我于上午上完一二节课后是艰难地步行一个小时的路程回到家中,吃罢午饭美美地睡一觉后,再步行一个小时的路程赶到学校,换句话说,这天我是艰难地步行4个小时。还有,有时遇上守着学生上晚自习,9点30分学生下了自习后,我仍然坚持步行一个小时的路程于晚上10点半时才艰难地回到家中。这一年步行上下班,我穿坏了三双鞋子,虽然每双皮鞋的价格顶多150元,但是三双皮鞋的价格加起来不少,为了节约每个月四五十元的交通费而穿坏了三双皮鞋,从某种角度说有一种得不偿失的感觉。不过,这一年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每天早晚坚持步行上下班,而是每当遇上有晚自习的时候家里贤惠的妻子总是默默地给我炖一小锅排骨汤。我不是肉食主义者,毫不客气地说,老夫天生就喜欢吃素食,虽然每逢有晚自习的时候妻子总是无怨无悔地给我炖一锅排骨汤,其实,老夫真正感兴趣的是那一锅汤,以及汤里的海带或者竹荪,对色香味俱全的排骨,说句心里话,老夫毫无兴趣。平时,家里的饭菜以清淡为主,通常为三样菜,分别是两份素菜和一份荤菜,其中两大盘素菜被我吃个精光,而那份用青椒爆炒的肉丝,则原封不动地摆在餐桌上。有时,为了改善生活,妻子炖了一锅排骨汤,汤里主要辅料是海带、竹荪或者是大腿菇之类的美食。接连三个晚上都吃这锅香飘四溢的排骨汤,到最后,汤喝光了,里面的海带、竹荪或者是大腿菇也吃完了,就剩下那几块无法引起食欲的排骨残留在锅里。不过,到了周末,尤其是星期五晚上,我特想在附近的火锅馆大吃一顿,即使囊中羞涩不能吃火锅,找一家小火锅馆吃几串串串香总行吧。小区附近一家“我要去”的小火锅馆,毫不客气地说成了老夫家的食堂,几乎每个星期五的晚上,我们都要在这家经营串串香的小火锅馆就餐。喝两瓶瓶酒,吃几串牛肉、肥肠、海带、豆腐干、鹌鹑蛋和黄瓜条什么的,说句心里话,感到这样的人生特有小资情调。我们一家三口,每吃一次串串香,大约需要八九十元的就餐费,别看只有八九十元,可把我肚子撑得像圆鼓鼓的皮球一样。故,当陪同妻儿到外面就餐选择吃什么样的美食时,我一般都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价廉物美的串串香。很难忘记2007年步行上下班的故事,不仅让我重温妻子当年对我的关爱,也让我一双老寒腿没有当年天气预报的功能。

不过听大舅说,老夫罗圈腿上的风湿痛或者是关节炎出现自行治愈是暂时的,等到了艾服之年,关节炎或者是风湿痛会再次复发,所以,我得做好到了耳顺之年全身骨骼和肌肉痛得渗入骨髓的心理准备。曾经叱咤风云的袁世凯,要是当年其一双老寒腿没有患上严重的风湿痛,也就是走路时不是一瘸一拐的,说句心里话,摄政王载沣要想把袁世凯赶下台还真不容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老寒腿上的风湿痛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几乎要了袁世凯的政治生命。不过,袁世凯的政治生命并没有因此而结束,1911年10月10日,著名的武昌起义爆发,不到三天的时间,革命党人占领了武汉三镇,满口之乎者也、满口仁义道德、长相面善的黎元洪,从清廷的协旅摇身一变成了湖北军政府的都督。姓黎的家伙不是好人,武昌起义爆发后,他是接连枪杀了好几名劝他起义的革命党,后来是革命党用枪顶在其脖颈上逼他当上了湖北军政府的都督,尤其可见革命党人的软弱性和妥协性,从某种角度说,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活该失败。武昌起义爆发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南方各省纷纷脱离清政府,北方诸省,如陕西,也宣布起义,成了革命党的地盘。不过不要被到处插的红旗蒙蔽了你钛金狗眼,每次讲课给学生讲到此处,老夫都要给学生用“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个成语来形容武昌起义后南方各省的革命形势。江苏省,虽然自称是革命党人掌握了政权,可是那位来自重庆云阳的都督程德全,本身是清王朝江苏巡抚,看见周边省市都在革命,于是用装逼的方式革了一回命,一夜之间,全班人马由清廷大员变成了革命队伍。程德全装逼的方式很简单,换上革命党人的服装,用一根竹竿子把“江苏巡抚”的牌匾捅下来,狠狠地踩几脚,就表示革命成功,其也由大清帝国的江苏巡抚摇身一变成为革命党的都督。他是真正的革命党吗,毋需多说大家都知道这是一名潜伏在革命队伍的反革命分子,后来,孙中山为什么要把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交到袁世凯手中,说白了,就是这些混入革命党中的反革命分子支持袁世凯成为当时中国的最高领导人。辛亥革命后为什么南方各省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快速地脱离清政府,我认为与北洋新军不作为有关。北洋新军不作为其实可以理解,因为他们真正的统帅是袁世凯,摄政王载沣以袁世凯一双老寒腿走路时一瘸一拐有损大清形象剥夺了袁世凯权利并让其马放南山,说句心里话,袁世凯心里肯定不服,所以,武昌起义爆发后,载沣命令北洋新军火速赶往武昌镇压革命党的起义,毋庸置疑,北洋新军在没有袁世凯的同意下肯定是按兵不动。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匆匆组织军队试图镇压,但很快发现革命党人的红旗已经插遍大半个中国,于是通过扶持袁世凯来取代扶不起的清王朝成为新的代理人。摄政王载沣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在帝国主义的施压下,他任命袁世凯为湖北省的巡抚,希冀北洋新军能早日南下荡平南方的革命党。袁世凯对“湖北巡抚”这个宝座感兴趣吗,这个时候,要是老夫是袁世凯,无需多想,对“湖北巡抚”这枚烫山芋肯定没有兴趣,毕竟,当一个人手里有军队的时候,他觊觎的不是做一名地方要员,而是掌握国家大权成为首脑中枢。说不上袁世凯有政治野心,要是老夫有袁世凯的本领,也会有雄心勃勃的政治抱负。不过,接到摄政王载沣以其儿子宣统帝之手颁发的任命诏书时,外表憨厚,实则充满狼子野心的袁世凯并没有直白的拒绝,而是说他老寒腿的风湿痛症状仍然很严重,走路时还是老样子,即一瘸一拐,严重损害俺们大清帝国的形象。由于此时帝国主义已经公开扶持袁世凯,于是对清廷不断施压,摄政王载沣顶不住帝国主义的压力,只有任命袁世凯为内阁总理大臣,于是袁世凯重新掌握了大清帝国的命运。袁世凯掌握了大清帝国的政权后,会对南方的革命党人进行残酷的围剿吗,每次把这问题抛给学生时,几乎每名学生都说“是”。说句心里话,只有脑袋进水或者是脑袋被门夹扁了的学生才会说“是”,你们可以静下心来想一想,迫不及待地把革命党人的脑袋一股脑地砍光,同样具有远大政治抱负的载沣不会卸磨杀驴过河拆桥吗,说不定又是以袁世凯走路一瘸一拐的严重影响大清帝国形象剥夺了袁世凯大权。所以,袁世凯被载沣任命为内阁总理大臣后,对南方的革命党是边打边谈,聪明绝顶的袁世凯对南方革命党边打边谈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一石击二鸟,既要一脚把大清帝国踩死,又要一脚踹翻孙中山从而坐上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大总统的宝座。请问,袁世凯的目的达到了么?达没达到没有关系,老夫会在明天的日志里继续讲述有关袁世凯的故事,只是明天要带着学生到綦江农博园体验生活,不知道有无时间讲述明天的心情故事。

学一学袁大人用智慧糊弄人(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学一学袁大人用智慧糊弄人(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学一学袁大人用智慧糊弄人(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学一学袁大人用智慧糊弄人(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学一学袁大人用智慧糊弄人(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学一学袁大人用智慧糊弄人(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学一学袁大人用智慧糊弄人(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学一学袁大人用智慧糊弄人(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学一学袁大人用智慧糊弄人(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学一学袁大人用智慧糊弄人(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学一学袁大人用智慧糊弄人(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学一学袁大人用智慧糊弄人(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学一学袁大人用智慧糊弄人(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学一学袁大人用智慧糊弄人(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学一学袁大人用智慧糊弄人(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