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随时做到推心置腹地与学生家长坦诚地交流  

2016-10-23 22:25:10|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老夫要面临一个重大的挑战,也就是一名姓凌的学生的家长要赶到学校与我谈心,说是谈心,不用猜想老夫就能知道,她想把其逃课一个多月时间的孩子强行送到学校来就读。首先声明,老夫不是一盏省油的灯,2010年3月,班上来了一名姓卢的不速之客,这家伙的父亲是区政xie委员,而且还创办一所曾经非常著名,后来破产被政fu收购的私立学校。更为主要的是,这名姓卢的学生的舅舅是政fu某个部门的副处级局长,有了雄厚的家庭背景和社会背景,这名姓卢的学生胡作非为,把区内所有中学读遍了后来不得不辗转来到我所在的班级就读。对于学生过去犯下的陈芝麻烂谷子的故事,我向来是不闻不问不理不睬,毕竟谁都有其难以启齿的过去,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只要悬崖勒马回头是岸,我会非常大度地接纳他。所以,当这名把区内所有中学读遍最后不得不辗转来到我所在学校就读的时候,我没有拒绝,采取了一种非常友好的包容态度。其实,我也没有权利拒绝,对着镜子,看看自己在镜子里鸠形鹄面头童齿豁的外貌,掂量自己这把夜壶有几斤几两,突然心里有一种自卑的感觉,毋庸置疑,老夫既没资格又没权利,拒绝一位官二代到我班级就读。这名姓卢的兔崽子心里有严重的疾病,明明裤裆里是带枪的家伙,可是他的衣着却非常女性化,每天都是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来到学校。其下身,时时刻刻穿的是一条紧身裤,于是我就想当然地把这家伙称为“紧身裤”。“紧身裤”不仅喜欢穿着怪异的服装,而且还要戴上女士的花帽,手里时常拎着女人独有的小坤包,甚至戴着耳环,唇上涂着口红,脸上抹着胭脂,说句心里话,老夫一看见这幅举手投足都要伸出其兰花指的模样,就感到肚里翻江倒海,有一种不可压制的恶心感。不过,真正让我难以忍受的是其隔三差五地逃课,而且时常与班上的科任老师发生顶撞,最终,因为在体育课上喝酒,发酒疯,与班上一位从事数学教学的曹姓美女老师发生激烈的争吵导致其灰溜溜地离开学校。说句心里话,我对学生算得上是关爱有加,只要其不打架斗殴、不出现离家出走、不与老师发生恶意顶撞,一般情况下,我会容忍其各种各样的毛病,即使是伪娘我也认了,绝不轻易把其赶出学校。班上的学生,真的如同老夫自家的孩子,甚至把其认定为自己的心肝宝贝,也是未来不可预测的财富,但是,对这名“紧身裤”,当时我真的是无法容忍。在与学校领导和学生家长斗智斗勇的过程中,我与班上几名科任老师团结一致,同仇敌忾,终于把这名喜欢穿紧身裤的伪娘赶出学校。说句心里话,这名“紧身裤”没有把学校当成学校,没有把班级当成班级,没有把老师当成老师,体育课上,躲在操场的某个角落,与高年级的女生喝酒。回到教室上数学课时,突然向曹老师发起了酒疯,如果不是几名学生生拉拖拽,这名兔崽子极有可能冲上前暴打曹老师。有严重暴力倾向的学生,我们是没有办法管理和教育,在把其母亲请到学校后,“紧身裤”当着其母亲的面,仍然恣意横行地发酒疯,而且高声叫嚣着,“姓曹的,我与你他妈的没完,我随时要拿把菜刀把你砍成几段”。倒,看看这嚣张劲,我是气得一张小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白,家长也是气得脸红脖子粗,如此嚣张的学生,腰无尺寸之刃手无缚鸡之力的我没有办法管教,只有恳请家长把其孩子带回家认认真真教育一番后再来说解决问题的具体办法,不过家长非常机灵,第二天早上就带着孩子返校。想到前一天下午在办公室的嚣张气焰,而且第二天早上到了学校后仍然拒不认错,我和姓曹的同事要求家长把其孩子带回家再次进行深刻的反思。这位“紧身裤”的父亲著名的实业家,当时创办有一家从小学到高中的大型私立学校,从理论上讲,算得上是一名教育家,可是其孩子,说句心里话,属于典型的牛鬼神蛇,作为家长,把孩子培养成这样,我有一种悲哀的感觉。尤其是,在其孩子惹出层出不穷的事端后,这名教育专家从未来到学校配合老师的工作,我猜想,这名家长肯定是无脸到学校与我们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由于我和科任老师,乃至与年级组长,都坚决地要求“紧身裤”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某天下午,我刚刚一口气声嘶力竭地上了两节课回到办公室,就看见一位满脸怒容,同时带着酒气的家伙坐在老夫的椅子上。即使我把教材“啪”的一声扔到办公桌上,这位满脸怒容的家伙只是把屁股抬了抬,并没有站起身来给我让座。

当得知我就是班主任,这名年龄为50多岁的老头“唰”的一声站立起来,用拳头在办公桌上狠狠地一掼,面目狰狞,同时非常严厉地质问我,“姓吴的,你凭什么不让我的侄儿回到学校上课,这是义务教育,你没有权利剥夺孩子学习的权利。”瞧他说话时颐指气使的模样,老夫猜到了这名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的家伙就是人们传说中的某个部门的局长,不过,我从不把局长当成一回事,脱了裤子说不定其屁股比老夫的屁股还要肮脏。我的工资是国家给的,不是这名某某局长打发的,其孩子踢天弄井钻穴逾墙,到学校来,不放下架子主动求和,而是耍起官腔,试图以官威让我屈服,休想!老夫可不是吓大的,到茅坑里拉屎,同样是蹲着茅坑脸朝外的铁铮铮的汉子,凭什么屈服这位局长大人的淫威?我调整了一下心情,明确告知家长,义务教育不能随便把学生赶回家不假,但哪里来哪里去,为什么不回到当初就读的学校读书呢?接着再次明确告知家长,其侄儿到学校来就读后,如果仅仅是不学无术和擅自逃学老夫也就认了,但是其公然在课堂上酗酒,酗酒后还要顶撞老师,多次扬言威胁老师人身安全,请问,这样的学生我们怎么管理和教育?我们与这名学生已经没有办法相处,如果其执意要回到学校上学,我只有撂担子不当班主任,班上的科任老师也纷纷附和,说不想在我管理的班级教学。可能是看见我们反对的态度非常坚决,这位局长只有悻悻地站立起来,气呼呼地说了一句“我去找你们的校长”便夹着尾巴扬长而去。我猜想,这位自认为高高在上的局长并没有去找校长大人,原因是因为其扬长而去后,再也没有人来到学校或者是办公室,颐指气使地要求我让这名“紧身裤”回到教室上课,换句话说,这位局长负气扬长而去后,“紧身裤”从此消失在我的视线里。如果,这位高高在上的局长放下身价,摧眉折腰地请我们到南滨路某家餐馆吃大餐,吃罢大餐,再给我们每人一个胀鼓鼓的信封,说句心里话,这事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可这位局长不知趣,偏偏用其乌纱帽压制我们,却没没想到我们这七八名老师个个都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与我们斗争的结果,只能是其夹着尾巴滚蛋。昨天晚上,正当我辛辛苦苦写好日志并发表在博客里,准备刷牙洗澡上床和周公的老婆撩云拨雨,突然从微信里看见一位姓凌的学生的家长发送的一条信息。“吴老师,在吗,明天我能到学校来找你吗?”看见这条信息,老夫的心里情不自禁地咯噔一下,隐隐约约有一种预感,这名姓凌的学生的家长主动约我极有可能要求其辍学长达一个多月的孩子回校上学。昨天,我到银行给与高速公路ETC电子收费系统挂钩的银行卡缴纳几百元人民币的高速公路通行费,接着到五小区某家综合服务厅缴纳九月和十月的燃气费,再到农贸市场买了几斤排骨和猪肉,回到家里,打算一口气写两篇日志,也就是把上周星期四和星期五带着学生到綦江农博园参加综合实践而不幸缺失的日志补上,却没想到第一篇日志写了不到3000字的内容,妻子打来电话,要求我陪同她到茶园新城一位姓熊的狐朋狗友家里吃美味佳肴。接到妻子的电话,说句心里话,老夫心里有点踌躇不决,如果到这位姓熊的朋友家里蹭饭吃,那中午我不能拉直身子躺在床上美美地睡一觉,尤其是,在这位朋友家里喝酒极有可能喝到晚上十点,不仅导致我没有办法睡午觉,而且对我当天计划写两篇日志产生不赀之损的影响。尽管老夫每天辛辛苦苦写的日志,内容是乏善可陈,全是无病呻吟的东西,但是我已经习惯每天焚膏继晷地写一篇日志,甚至把博客日志当成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一想到几乎一整天的时间都用于毫无意义的吃香的喝辣的上,我就想待在家里与电脑为伍。可是,我又必须得接受这位朋友的邀请,虽然是妻子要求我陪同她到这位姓熊的朋友家里胡吃海喝,但是真正幕后的主使是这位姓熊的朋友,人家非常热情地请我吃大餐,我却把尾巴高高翘起,说句心里话,这会严重影响我与这位姓熊的朋友之间的情感。故,老夫掂斤播两地踌躇一番后,毅然决定放弃博客日志,立即关掉电脑,陪同妻儿,屁颠屁颠地赶往茶园新城。无需多说大家就能知道,我的狼心狗肺是整整一下午浸泡在酒精里,从某种角度说,我也是酒精考验的战士,如果不是晚上要开车回家害怕被交警逮住我是酒驾,说不定到了晚上我的狼心狗肺仍然浸泡在酒精里。这里,我想给好友“月光”说声对不起,无论从何种角度讲,我都应该义无反顾地为你写一篇不知道究竟是写什么内容的稿子,老夫之所以会拉下马脸严词拒绝为朋友两肋插刀,原因在于我每天忙得脚底板翻到脚背上,说句真心话,真的是没有时间为你撰写稿子。

每天我需要上三到四节课,同时挤出时间教育学生,上班期间留给我写日志的时间几乎没有,即使有,也是像女人挤出那道美丽的事业线似的努力挤出时间心情慵懒地写了几句。晚上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我的主要任务就是把当天日志的内容凑到5000字,然后发表在博客里。任何事情我都可以放下,单单就日志不能放下,就如我刚才说的,博客日志已经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我真的没有时间为“月光”撰写论文。这段时间,工作上戋戋琐琐之事,毫不客气地说是多如牛毛,今天早上,老夫于凌晨5点半起床,急不可耐地坐在电脑前,不是为了拜读“砖娃”先生的大作《大明万妃传》,而是抡圆斗鸡眼手忙脚乱地敲打键盘填写班上每名学生的信息。今天早上赶到学校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是把这份学生的信息及时上交到一名负责学生购买商业保险的同事手中。还有一件工作上的琐事让人感到蛋痛,那就是在网上填写教师管理信息系统,听说,很大一部分老师花了四五个小时的时间也没有把这份信息填写完整。老夫做事历来有临渴掘井的习惯,也就是屎胀了才去忙不迭地挖茅坑,按照学校的要求,本周星期五,所有老师都得把这份教师管理系统的所有信息填上。老夫猜想,本周星期四和星期五,我的博客日志将会出现重大的缺失,因为我得花上大量的时间填写这份信息。不宁唯是,本周星期五下午,学校将在各个年级检查每个班级开展的“珍爱生命感恩生活”的主题班会,尽管我是以敷衍塞责的态度组织学生做这事,但是需要花大量时间制作主题班会的课件,至少不能让德育处的领导检查主题班会时指责老夫对此次活动缺乏责任心。别看我每天都在废言赘语地写一篇5000字的日志,其实我对撰写论文之事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同时,又不愿意绞尽脑汁搜索枯肠地去写一篇论文,否则,我就不会为自己工作近20年居然没有一篇论文而感到焦头烂额。我对各种各样的论文,包括教学论文,一是毫无兴趣,二是冥思苦想也写不出来,所以,今天下午刚刚上了一节课,回到办公室,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试图写几句博客日志,看见好友“月光”在微信里的请求时,我没有丝毫踌躇就给予拒绝。我不大懂得待人接物要八面玲珑,或者是虚与委蛇,老夫只知道,答应别人的事情必须得手足胼胝地去完成,即使前方是刀山火海,我也必须得奋勇向前。故,感到自己无力完成“月光”下达的任务时,我只有残忍地给予拒绝。老夫的“忙”绝不是停留在口头上,今天上午参加完毕教研活动,回到办公室顾不上喝一口水,或者是抬一下屁股放个臭屁,那名姓凌的学生的家长晃动着胸前两团rou球气势胸胸地走进办公室。由于我隐隐约约地预感到这位家长极有可能提出其孩子回学校读书的请求,今天早上凌晨5点从睡梦中醒来后我就在想以怎样的托词拒绝家长的请求,思来想去,打算说三点不成熟的想法。第一点想法是,由于这名姓凌的学生已经无故逃课一个多月时间,无论是我,还是年级组长,都没有权利采取什么样的措施解决这事。这是老夫打的亮瞎家长钛金狗眼的太极拳,目的是想让家长自行找学校领导,如果家长没有知难而退之意,而是执意在学校领导面前要求念书,说句心里话,面对领导的妥协我拿到这事还真没办法。第二层我想表达的意思,是想告知家长,其孩子无缘无故逃课一个多月,如果再平安无事地回到学校上课,请问,这对班上其他学生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说不定大家跟着逃课,有一天感到百无聊奈时再齐声要求回到学校读书,作为班主任的我,请问该怎么处理此事?第三点不成熟的想法是,我想明确告知家长,其孩子已经辍学一个多月,即使回到学校肯定是无心上学,还不如找一家职业中学就读,说不定将来会成为国家栋梁之才。不过,老夫绞尽脑汁酝酿的这三个观点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今天上午,简单地和家长寒暄一番,我就直言不讳地向家长询问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想把其孩子送回到学校读书我是没有决定权。家长见我阴沉着脸试图要撕破脸皮,立即说她来到学校并不是想让其孩子回到学校读书,而是请求我帮她找一所职业中学,听见这话,我明显感到自己阴沉的马脸瞬间露出灿烂的微笑。说句心里话,这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好事,于是非常热情地给这名学生家长推荐了某所职业中学。年级组的同事非常敬佩老夫的三寸不烂之舌,一直想知道我是用什么办法成功游说某些家长让其孩子早早地报名就读职业中学,其实方法很简单,那就是“推心置腹”地与家长交流,让家长错误地认为我对学生充满了无私的爱。说句心里话,除此之外真的是别无他法。

随时做到推心置腹地与学生家长坦诚地交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随时做到推心置腹地与学生家长坦诚地交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随时做到推心置腹地与学生家长坦诚地交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随时做到推心置腹地与学生家长坦诚地交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随时做到推心置腹地与学生家长坦诚地交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随时做到推心置腹地与学生家长坦诚地交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随时做到推心置腹地与学生家长坦诚地交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随时做到推心置腹地与学生家长坦诚地交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随时做到推心置腹地与学生家长坦诚地交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随时做到推心置腹地与学生家长坦诚地交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随时做到推心置腹地与学生家长坦诚地交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随时做到推心置腹地与学生家长坦诚地交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随时做到推心置腹地与学生家长坦诚地交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随时做到推心置腹地与学生家长坦诚地交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随时做到推心置腹地与学生家长坦诚地交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